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都市小说 >

桐花雨—兼职

时间:2018-10-18 08:10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桐花雨认真 周桐是个不多话的人,在县里到是认真的做市场调研,不怕辛苦,她去之前请教了黄建立,要了一份调查表,还自己打印了问卷调查,看看价格的心理价位,还有对户型的需求,对物业费有没有认知,对学区房是不是看重,村里的人,有没有进城的需要,是为
桐花雨—认真
 
  周桐是个不多话的人,在县里到是认真的做市场调研,不怕辛苦,她去之前请教了黄建立,要了一份调查表,还自己打印了问卷调查,看看价格的心理价位,还有对户型的需求,对物业费有没有认知,对学区房是不是看重,村里的人,有没有进城的需要,是为了工作,还是为了结婚,或者是为了上学。苏静看了就头大,周桐,你太认真了吧,向总说的那么简单,周桐说,你想呀,向总把赵黎明都派来了,证明他有多重视。我还是做细点,免得以后接着跑,宁可做细。
  周桐也和黄建立联系,都是为了工作,黄建立本想提一句,现在变动的事,可是他也是个不多话的人。所以二人说来说去,都是说的工作。
 
桐花雨—消息
 
  可苏静不同,她是个不八卦会闷死的人,和于芳芳一天三个电话,从于芳芳那里,大道消息,小道消息,听了满满,她没有马上和周桐说,而是确定了周一民收了一期的房源,才和周桐交底。
  苏静叹息,你看吧,我们傻吧,现在公司大变动。
  周桐半信,苏静说,你问梅姐吧,她应该知道。
  周桐给梅雨烟联系,梅雨烟大致讲了一下,她说,你考虑一下,愿意去县里吗,周桐说,策划部为什么非要在县里,好多代理公司代理县里的项目,可公司的策划设计,都在市里呀。
 
 
桐花雨—烦恼
 
  苏静说,我是不来这里的。
  我这个年纪,跑这里来,还怎么谈对象。我现在这个,见了几个月,感情还行,我还是和黄建立说说,看能不能给我留下来,做什么都行,他总需要销售内勤吧。
  苏静马上给黄建立打电话,表达了她的诚意,黄建立想想,是呀,是需要一个内勤,苏静人活泼开朗,也干活踏实,他同意了。
  苏静放下电话,这才有了笑容。
  周桐,你呢,你不要太傻了,我听说,王青成了策划总监,可她不愿意来这里吃苦,你看吧,你要是留下,活是你的,职位钱都是王青的,你要想想,你是黄总带出来的,他也需要策划,你只要表个态,他一定乐意。
 
桐花雨—不平
 
  苏静说,向总这点不对,王青要是做老板娘,就没必要占策划总监这个位子,要是不当老板娘,就不要那么特殊化,这次市场调研,本来要她来,她是策划,可是她不乐意,我听赵黎明讲,她嫌这里不热闹,向总无奈,才换了我。
  周桐心里乱了,不过她还是坚持做完市场调研,她决定,还是回到了青城销售中心,再做打算。
  杨海涛感叹,我和苏静提了,让她提醒周桐,你看周桐吧,还在那里做市场,也不急,真是奇特。
  黄建立到是满意,就要这份稳重和踏实,才是做事的人。
 
 
 
桐花雨—任务
 
  向致远看了周桐的报告,还是有意外的感觉,比他要求的还实在,还有份量,他表扬了两句。
  周桐到是客气几句。
  周桐离开向致远的办公室,去找黄建立。
  她有些失望,到了现在,向致远还不提公司变动的事,这对她不公平,所有人,都知道了,她在外地,向致远现在都不提,这是什么意思。
  杨海涛看见周桐,到是非常的高兴。
 你可回来了。
  黄经理有事找你。
  黄建立知道,他必须开口了。
 
桐花雨—邀请
 
  黄建立说了现在的状况,邀请周桐留下,做策划经理,工资翻一倍,他说,你原来的工资偏低,提成吗,也翻倍,我和周总谈好了,项目的事,我负责。
  杨海涛补充,黄经理说了,你是业内资深人士了,要带带新人,回头招个策划,你来指点她,你也能多学习,不是天天跑市场。
  人要不断的进步,要多学习。今年房展会,黄经理要带我们去上海,长长见识。
周桐有些惊讶,她马上说,好呀,都说上海的房展会好,就是没机会去。
  杨海涛得意一笑。
  周桐,说好了,我们三个,是铁三角,我们继续一起奋斗。大家共同富裕。
黄建立承认,杨海涛的话,很有诱惑力。
 
桐花雨—托底
 
  杨海涛的情绪感染了周桐。
  她心里暖洋洋的。
  工资翻一倍,这还是有诱惑力。
  杨海涛继续说,做生不如做熟悉,咱们在一起,多好。
  周桐说,大家呢。
  杨海涛解释,叶宁肯定是跟向总,苏静已经表态做我们的销售内勤,你们还在一起。梅姐吧,我估计,她也是帮向总善后,县里她是不去的,人家是不会去外地,她快结婚了。
 
 
桐花雨—辞职
 
  周桐说,那你们办手续吗,咱们还用写离职申请吗,杨海涛想了想,这个事,我们和向总直接谈吧,总要有个手续。也许不用吧。他现在成立了明远开发。
  周桐点头,心里踏实了许多。
  从心里而论,黄建立还是她的上级,这是她最踏实的地方,黄建立比向致远欣赏她,而且黄建立懂专业,周桐愿意和黄建立学习些新东西,而且提成了经理,还能带下级,这是很有成就感的。
 周桐说,这我就踏实了,我和梅姐聊聊吧,我刚回来,还没见她。
 
 
 
桐花雨—感触
 
  梅雨烟对于销售中心的变动,心知肚明,但却什么也没参与,不讨论不阻止,沈梅已经离开,叶宁还有些不舍。叶宁说,这些年,我和沈梅最处得来 。梅雨烟笑笑,你以后要学会和人相处,到了县里,我估计你表哥还是和人合作,可能你会有新的同事,那个同事和沈梅的角色一样,都是另一个股东的人,你要注意态度。不要太任性。
 
  叶宁点头,梅姐,你不会也走吧。
  梅雨烟摇头,我总要善后,我估计你表哥也不一定邀请我去县里了,我马上结婚,结婚后去县里也不太方便。如果你表哥在市里留个办公点,还好,不过,我估计他不会乐意,那样租房子,又是开销。
 
 
桐花雨—交心
 
  梅雨烟看见周桐的时候,心知肚明。
  周桐到是依依不舍, 梅姐,我听黄经理说,他其实到是也希望,你过去,他那需要一个核算的人,你考虑吗。
  梅雨烟摇头,你们马上就能上岗,向总这有些手续,还要办理,比如工商的手续,我听他的意思,还有折腾两个月,我听杨海涛说,他们那马上要全部上岗。不太可能,咱们相处几年,都是朋友,梅雨烟写了自己的家里住址,有空去我家玩。我的手机你知道,到时候,我们多联系。周桐,我估计向总有可能希望,你去县城吗,周桐摇头,算了吧,我是做策划的,还是在这里空间大,开发的策划,工作不多。
 
桐花雨—规划
 
  梅雨烟点头,我之所以没联络你,也是感觉,你在黄经理这里比较好。
  黄建立本身是策划出身,比较重视策划,比向总重视,这一点来讲,还是对你有利,况且,王青做你的主管,她的确不太重视策划,本身也有些娇气,我估计,苦活累活都是你的,可所有的机会,都是她的,的确没什么空间,好好在黄总这吧,会有机会的。
  周桐现在心里踏实了,这些话杨海涛讲,她半信,现在梅雨烟这么说,她才放心了。梅姐,你这么分析,我就踏实了,我原来这么想过,还在担心自己是怕苦怕累,梅雨烟笑笑,怕苦怕累也没错,人也不是自找苦死。向总去县里,是为了他的大业。为了他的钱财,你不是呀。
 
桐花雨—名单
 
  向致远看了看名单,他皱眉,销售部的情况,他知道,放着青城项目,跑到县里,还不是马上开盘,销售员自然有所担忧,谢飞只说动了一个销售员,答应提升他做主管,工资翻了一倍,这样也行,向致远想,余下的销售员,在当地招聘,这样成本还低,谢飞做个销售经理没问题。
  别的人,他考虑过苏静,既然苏静不愿意就算了,周桐是他要保留的,他明白,不管是开发还是那个代理的项目,都需要一个踏实的有经验的策划,周桐正好,她有广宇大夏的经验,还有青城一期的锻炼,能力正合适。她和王青相处的不错,王青不愿意干的事,正好她负责。
桐花雨—自愿
 
  向致远说,你们把人都挑了,不合适吧。
  黄建立刚要开口,杨海涛抢先说,也不是我们挑的,我们问过本人,这是大家的意愿,你看谢飞不就不在名单上吗,咱们是私企,也没给员工上保险,合同都没签订,大家可不是来去自由吗。我们也不能勉强。
  向致远有些恼怒,才几天,杨海涛居然这个态度,他平静了一下心情,是吗,自愿,也就是说,只要这上面的人,愿意留下来,你们不会干涉。
  杨海涛点头,是呀,要走要留,谁能干涉呀,我们也不是人家的爸妈,凭什么干涉。
 
 
 
桐花雨—说服
 
  向致远找来王青,你和周桐沟通一下,她做你的副手挺好,这样吧,工资涨一半,王青看看向致远,你呀,还涨一半,人家黄建立给她翻了一倍,提成了策划经理,还给她招人,你才一半,要谈也要涨一倍。向致远点头,好吧,你和她谈。
  王青和周桐一开口,周桐马上说,王青,咱们关系挺好,不绕圈子了,我不去县里,真的,如果向总把策划部设计放在这,还有可能,去县里,我不考虑。真的。
  王青点头,我不愿意去县里,和他提了,他不乐意,说是开发公司,策划自然要在本地,哪有在市里的,也不太可能。我也没办法,好了,你不愿意去,我理解,我都不乐意去,要不是自家的事,我也不想过去。
 
 
桐花雨—交差
 
  王青的交差,让向致远不满意,小青,你用心了吗,你可想好了,从这里再招策划过去不好招,好多人不愿意去县里,当地招销售好说,可是策划不好找,招不到策划,你可要辛苦。王青苦笑,我怎么不用心,她不乐意去县里,我能怎么办,不好说别的,我告诉你,要不是因为是咱们的事,我也不去,好好的去那里干什么。我可和你讲,我是委屈的,我说的话,要兑现,我是周末必须回来的,我不在那。你招策划的事,让梅雨烟先招招看,招不上,到了县里再讲吧,这不是我的事。
  叶宁在一边,有些气愤,王青,你也讲了,这是自己的事,还说什么在哪里过周末,哪里当成自己的事了,太娇气。
 
 
桐花雨—争吵
 
  王青不高兴了,叶宁,你什么态度,我比你大,是你表哥的女朋友,将来是你表嫂,你这什么态度,这是我们家的事,你是亲戚,好不好,有分寸吗,叶宁惊叹,你还没进门呢,说真话,你要是真进了门,我到省事了,你就有责任感了,你现在一点责任感没有,完全是待遇要老板娘的,付出要普通员工的,比普通员工还不如。你就不如周桐能吃苦,你要是有周桐的能力和能干,一个人就能应付了。
  王青火了,叶宁管好你自己的事,我能干不能干,不是你说的,我是凭本事应聘到这的,你呢,你应聘过吗,靠着你姨母,才进来,你能干吗,完全的寄生虫。
 
桐花雨—委屈
 
  叶宁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胡说,你才是寄生虫。要不是你长得像我表哥的初恋女友,你以为,他凭什么看上你,你别做梦了,你一个离过婚的人,我表哥还没结过婚呢,肖悠然比你年轻漂亮,我表哥都没看上,你不过是别人的影子。
  王青不可置信,看着向致远。
  向致远狠狠的瞪了一眼叶宁,叶宁,别胡说八道,你出去,没大没小的,我回头和你妈告状,好好管束你一下,不懂事。
  叶宁生气的哼了一声,看看王青,不过是个替身影子,还真以为自己是仙女呢。
 
 
桐花雨—小心
 
  王青看叶宁走了,向致远你讲,是不是这么回事。
  向致远马上说,没有的事,你不像,是肖悠然有几分像,这也是我当初为什么差点和她结婚的原因,我是因为不想找个替身,才放弃了。我对你怎么样,你不知道吗,叶宁知道什么,她是生气了,胡说八道,我要是骗你,天打五雷轰。
  向致远进一步解释,你想想,你们都是梅雨烟招聘的,不是我呀,只有肖悠然是我找来的,我在外面遇见她,给了她名片,那时候,公司不缺人,我让她挑岗位,她挑了媒介,才让苏静让了给她,是她有几分像。
 
 
桐花雨—有理
 
  王青低头想了想,好似是这样,她的确是梅雨烟招聘的。而那个莫名出现的肖悠然,当时大家都以为是关系介绍来的,后来才发现肖悠然在当地没什么亲戚朋友,还以为就是因为她美丽,现在看来,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心情好些。
  向致远这才放松些。
  小青,你不要胡想,你想想,我们是多久以后才好的,如果你真的那么像我的初恋,我怎么会让你结婚,离婚,我们才走到一起,说不通呀,那是肖悠然。
  王青脸色好些了,她说,我不是别人,我是独一无二的,我不是影子,我告诉你,向致远,我对你一片真心,你要是敢欺骗我,我不是肖悠然,几个钱能打发的。我要的是你。
 
 
桐花雨—哆嗦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那句,我要的是你,向致远心里哆嗦了一下,面色还如常,当然当然,你不要听叶宁的气话,你知道她孩子气,而且一向不喜欢你,所以才故意气你,你想想,你要是生气了,不就上当了吗。
他想了想,从抽屉里翻出一张同学的合影,指了指中间那个女孩子,你看就是她,你们像吗,合影中的女孩子是正面,微笑着,和王青并不像,她和她是侧面相像,王青看了看,果真是个美人,和肖悠然是真相像。向致远说,你看,要是我为了影子,肖悠然才合适呀,对不对。
 向致远的话,让王青有些放心,对,叶宁是故意的气她,她转回照片,看那个年轻美丽的女孩子,青春真好,美丽真好,她的手指尖划过相片上美人的脸,向致远突然有些心疼。他还没反应过来,王青已经把照片撕了。
 
 
桐花雨—气愤
 
  向致远突然间醒悟过来,照片成了碎片。他低头捡起碎片,王青你干什么,这不是她的单人照, 这是我们同学的合影,我就这一张,你怎么这样。
  王青马上变了脸,向致远,你是为了合影吗,如果没有她,你会在意这张合影,不要欺骗自己了,过去的就是过去了,你就是再见到她了,她也变了样子,不是那时的模样,你爱的不是她,爱的是一个记忆,一段回忆罢了,不要再看了,过去的就是过去,和现在没关系。
 
 
 
桐花雨—伤心
 
  向致远有些伤心。
  这段话,无意中说对了什么,他不想面对的。
  也许真的是再相逢,也不是从前的样子,那个美丽的影子,永远是过往。
  向致远手里握着碎片,突然间暴怒了,你给我出去,你没权利动我的东西,我相信你,什么都告诉你,让你看照片,结果,你是这样的人,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王青平静起身,致远,我知道你现在生气,我离开,不过我是为你好,你不要在沉浸在一段回忆里,面对现实,现实是你是向致远,现在千头万绪一堆事,你不要感情用事了。
 
 
 
桐花雨—拼接
 
  向致远放下手头的一切事,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把照片又粘上了,只是效果不好,尤其是女神的样子,更是没有丝毫旧时的样子,他叹了口气,把照片放进信封,他想了想,同学里应该还有人保留了合影,他想了想,回头翻拍一下。
  光线暗了,已经看不清东西,这时候,门被推开了,有人开了灯,光线有些刺眼,他侧了一下头,用手挡了一下眼睛,慢慢的适应,眼前的是王青,她和没事人一样,微笑着,致远,下班了,走吧。我们一起吃饭去。
  向致远有些生气,我不去了。
 
 
桐花雨—撒娇
 
  王青上前,好了,还生气呀。小心眼。我错了成不成,不要这样,你气坏了,我多心疼。不生气了。
  王青笑颜如花。
  向致远心情好些,你就是这样,一会儿好一会儿坏的,王青说对呀,我就是这样,我是为了你,要不是你,我能这样,爱一个人就是这样,情绪容易失控。
  向致远心情好了些,我说了,就此一次,不许撕我的东西,王青眼睛一瞪,你的就是我的,我撕的是我们的东西。
  向致远哭笑不得,好,我们的东西。
  王青这才说,这才对。人重要还是东西重要,要是我不如一张照片,你太过份吧。说到这里,她到委屈了,眼睫毛一眨,眼泪掉了下来,向致远忙说,你还委屈了,我都不计较了。
 
 
桐花雨—和好
 
 二人又和好了。
 可是向致远却有些忌讳了。
  看到那张粘好的相片,他心中就不舒服,有什么被破坏了,有什么不一样了。他有些惆怅。
  叶宁后来和王青碰面,二人基本不说话,向致远劝叶宁,你不要这样,以后我们是一家人,你这样怎么好,叶宁歪头,不是吧表哥,你真动了心,和她谈恋爱可以,要是结婚,你受得了吗,你还是从前的向致远吗,什么都要被她管制,做个木偶,你乐意。
 
桐花雨—现状
 
  向致远挥挥手,这事先放放,我不和你聊了,你找周桐来,我和她聊聊,让王青做她的工作,没做成。叶宁摇头,你也一样,说什么呀,明摆着。
  周桐坐在向致远面前,向致远打量了一下,周桐还是有些变化,比原来看着稳重成熟,向致远说,你是我们公司培养的,也是公司成立后招聘的第一个策划,意义不同,我们到县里,有代理项目,有开发项目,不好吗,黄建立和周一民的合作,时间不会太长,是有风险了。你不要看现在,他们合作愉快,只是表象,一个过渡罢了。
  周桐还是没想到,向致远会亲自和她谈,她心中明白,这是器重,也是无奈,王青不肯吃苦,也没太大的耐性,做工作有些情绪化,才给了她机会,可是这个机会,她只能放弃。
 
 
桐花雨—婉转
 
  周桐坐直了伸子,让自己显得更郑重。
  向总,我非常感谢公司的栽培,和您的器重,其实我非常珍惜您给的机会,只是我必须面对现实,我不想去县里,而且你在县里是长期发展,我这个年纪,到是谈恋爱准备结婚的时期,这时候去县城,不合适,我家人不同意。
  向致远脸色一暗。
  周桐起身,向总,我的选择真的是因为地点的原因。
  离开向致远的办公室,周桐有些惆怅,她从小到大,没拒绝过人,这是第一次,心里不是滋味。
 
桐花雨—失望
 
  向致远有些失望,一个一个的都这样,全是自私势利。
  梅雨烟过来请示工作,向致远有些颓唐,你说人都这样吗,这么自私,一个一个都只为自己考虑。
  梅雨烟有些奇怪,自私,怎么了。
  向致远说了周桐的事,她是咱们公司培养的,公司给了她平台,结果呢,因为一个办公地点,就抛弃了公司。
  梅雨烟笑笑,周桐的事,我说句公道话,公司是给了人家机会,可是她也努力,这几年做事踏实勤恳,任劳任怨,是我最看好的,人家对得起这个平台,现在公司业务发生重大调整,个人有实际的困难,她这个年纪,去县里,家长不会同意,她都二十六了。
 
 
桐花雨—克服
 
 向致远不以为然。
 这点都不能克服吗。
  梅雨烟摇头,你能让王青克服一下她的娇骄二气吗,不能吧,好多事,都是不容易改变的,个人有个人的困难,周桐不是股东,这个公司的成长,和她没有必须的关系,她的婚姻大事,却是迫在眉睫,她不急,家人也急,她总不能不顾父母的感受吧。那不成了不孝顺。
  向致远想说什么,叹了口气,人为什么非要结婚,所有的家长,好似到了年纪,就成了媒婆。
 
 
桐花雨—安排
 
  向致远说,雨烟,你的事怎么样了。
  梅雨烟笑笑,就那样吧,我都三十多了,剩女中的剩女,还能怎么样,找人嫁了,才是最稳妥的事。公司的事,你看我做到什么时候。
  向致远皱眉,工商的手续注销完毕,然后这的家具什么的,有些处理一下,找人收了吧,电脑文件什么的,我先放到我们家地下室,过几天,县里找了办公场所,再搬过去。
 
 
桐花雨—支持
 
  梅雨烟说,你家地下室,有多大的地,你看这些东西不起眼,一搬动就知道多了,这样吧,我们新房的车库空着,可以放一部分,这样,重要的东西,你放到你家地下室,不重要的放我家车库。
  向致远点头,替我谢谢阿亮。
  梅雨烟笑笑。
  向致远叹了口气,哪里找个策划。
  梅雨烟安慰他,别想那么多,项目进展没那么快,到了县里安顿好了,在那里招聘,肯定也有人应聘的。反正王青有经验,指点下新人,没问题。
 
桐花雨—发愁
 
  周桐发愁,杨海涛奇怪,你怎么了,有什么不高兴的。
  向总是缺个策划,县里不一定好招聘。
  杨海涛哑然,你管他呢,车到山前必有路,他缺的人多了,开发公司,策划没那么要紧,这个工程师那个工程师才要紧,他招聘的人多了去。你不用操心。
  周桐点头。
  黄建立到是沉吟了一下,海涛,你不是有个朋友,是专做县里市场的策划,介绍给向总吧。
 
 
桐花雨—表达
 
 
  杨海涛点头,我和他说说,不过,别提是我们介绍的,免得向总多心,我和梅姐讲一下,说是她找的人吧。
  梅雨烟到是奇怪,为什么不提你们,杨海涛笑笑,咱们向总有些小心眼,你不知道呀,现在心里不知多恨我和黄建立呢,他这个人,只许州官放火,他可以开掉我们,不能我们再有选择,他其时早想找机会,撵我们走,结果周总的事,给了我们机会,他就不平衡了, 不信你问他,如果周总不出现,他是不是早晚也要踢掉我们。
  这点梅雨烟到是听向致远提过,是要等机会。
 
 
桐花雨—兼职
 
  杨海涛介绍的人叫苏立军,苏立军到是对县域市场门清,不过他说,他只做兼职,他手里有几个县里的项目,哪个快开盘了,他就过去几天,平时他在市里写方案,向致远对他的能力,到是认可,看了他的两个方案,也聊了聊,感觉不错,     只是对方要价太高,一个兼职策划要的工资是全职百分之八十,这不合适。
苏立军解释,我虽然是兼职,可是自带笔记本电脑,你只给我报销个路费和住宿费,当然你们有车有房,我可以不用报销了。活,我可是都干的。
苏立军到不勉强,话说完了,留下名片,向总,员工,顶好是能干的,上来就能上手,省得你操心了。这是我的名片,要是合适,你找我。
 
桐花雨—放下
 
  向致远心想,先这样吧。看看在县里,能不能招到合适,如果没有,再考虑他也行,反正是兼职,随时能换人。
  向致远算是不用为策划的人员发愁了。
  这里到了搬家的约定时间,周一民到是过来一回,说,他不急,反正销售正常进行,向总可以多留几天。向致远一笑,不用,周总客气了,我明天就搬。打扰了。
  周一民到是极客气,致远,我们相交一场,也是老朋友了,这次的事,全是为了业务,人在江湖,各有不得已,不过抛开这些,我是真心交老弟这个朋友,以后我们是同行,多联络。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10-22 08:10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