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都市小说 >

远与近—畅想

时间:2019-03-09 08:10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远与近三天 黄鹂不解,三天什么意思。 杨静笑笑,如果他在意你,三天会出现,会表白,如果他怕了***的威胁,那么就证明,他并不在意你。不过是闲得没事补偿一下内疚。 黄鹂低眉。 杨静拍拍朋友的手,好了,不要愁眉苦脸了,你都大了,过几年自己都有了家,你
远与近—三天
黄鹂不解,三天什么意思。
杨静笑笑,如果他在意你,三天会出现,会表白,如果他怕了***的威胁,那么就证明,他并不在意你。不过是闲得没事补偿一下内疚。
黄鹂低眉。
杨静拍拍朋友的手,好了,不要愁眉苦脸了,你都大了,过几年自己都有了家,你也是家长了,何必介意这个,你长大了,不是小姑娘了,一定要靠他。现在你是个独立的人。
黄鹂苦笑。
 
远与近—苦笑
黄鹂对母亲的做法,有不满,这几天在齐云瑶面前,动不动就发脾气,有些无理取闹,齐云瑶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不过顾忌女儿的心情,还是忍耐了下来。
三天了,黄文海没出现。
黄鹂叹了口气,心里其实是盼望他出现,告诉她,你是我的女儿,我不怕别人的意见,我带你回我家,你也是我的孩子。
可事实再次证明,黄文海是个自私的人,他的父爱是有条件的。
黄鹂的眼睛湿润了。
 
远与近—房子
黄鹂这几天有些沉闷,有时候发呆,段海燕看见了,招手把她叫进了办公室。
黄鹂到不怕段经理,她看的出来,段海燕对她不错,是有心栽培,段志军说,你投了我姐的缘,她欣赏一个人不容易,虽然你单纯些,不过,她欣赏你的努力。
在段海燕面前,黄鹂坐得直直得,脸绷着,很严肃的样子,段海燕到乐了,行了小丫头,不用在我面前装了,怎么了,看你这几天没精打彩的,不是闹恋爱吧。
黄鹂摇头,不是的,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说了黄文海的事。
段海燕皱眉,黄鹂,***和杨静做得都对,你父亲是一个自私的人,不管是当年的重男轻女,还是如今的态度,都是他心情所致,不是为了你。黄鹂点头。
 
远与近—心情
黄鹂说,我就是生气,他怎么这样,我也是他的孩子。
段海燕苦笑,别说你不在他身边,就是都在父母身边的孩子,也有偏有向,人和人讲缘份,你们没缘。父女缘弱了些。不要再计较了,你都是大人了,上班了,你要为自己负责,不要再希望别人怎么对你,而是你自己强大了,照顾自己,还有你母亲。
黄鹂点头。
我知道的,段经理,我就是有些失望。
段海燕理解的说,我明白。这世上有些人,就是用来失望的。
 
远与近—开朗
不知为什么,段海燕的话,她听了进去,比母亲和杨静的话,有效果。她骨子里认为,母亲对黄文海有诚见,可是却忽略了,这诚见是因了她。杨静的态度,她不太接受,杨静被父亲宠着,哪里懂她的心事。
黄鹂的心情平复了,又恢复了平素的热情爽朗。
江小霜问她,那个人后来没找你吧。
黄鹂摇头,没事了,江主管。
江小霜说,女孩子,要厉害些,要不然被人利用和欺负。
黄鹂点头。
 
远与近—学习班
杨静和母亲商议,妈,你看,你对我的身材不满意,这影响了我相亲,干脆我报个瑜伽班,努力一段日子,相亲的事,咱们放放,你不是说磨刀不误砍柴功吗。
刘云芳看看女儿,只好点头,你别耍心眼,这个班我给你找。
杨静看母亲态度和气,就说,我一个人练习不好,你多出一个人的学费,我让黄鹂陪我好不好。刘云芳想想,点了点头,杨静做事,全看心情,她要是心情不爽,估计会半途而废。
黄鹂的身材比女儿强,她点头。
 
 
远与近—学费
黄鹂到是满心欢喜,她早想学了,可是学费太贵,她有些舍不得。
她高兴极了,和齐云瑶说,妈,我可以上瑜伽班了,陪杨静去,***给我出学费。
齐云瑶皱眉,那钱不少,你怎么好意思。
黄鹂不服气。怎么不成,她要个陪练。我是那个陪练,我不要学费,我可以指导,帮她练习。
齐云瑶皱眉,想说什么,可是怕伤了,孩子的友情。
她想了想,贺蕊送了自己的香水,一直没给黄鹂,她说,你把这个给杨静,我们也要回个礼物,是个谢意。
 
远与近—交换
黄鹂点头。
看了看香水,妈, 这牌子不错。
齐云瑶说,比起那个学费,就不贵了。
黄鹂不以为然。
她和杨静在一起多年,都是吃的杨静的,已经习惯了。
齐云瑶看看女儿,小鹂,我们要知道感谢人家,人家好心,我们要领情。珍惜你和杨静的友情。
你知道吗,有个好友,不容易。
 
 
远与近—友情
黄鹂想反驳,可是字字句句,都有理,无话可驳,只是不喜欢母亲的认真。
她把香水放进了包里,心想,送杨静也不错,起码告诉杨静,我黄鹂也是有尊严的。
黄鹂的心态,齐云瑶不懂。
她回了房间,打开了相册。
相册里,有好几张齐云瑶和一个年轻女孩子的合影,齐云瑶有些惆怅,这是她最好的朋友,当年因了黄文海闹意见,到不是说二人都喜欢黄文海,是她感觉黄文海软弱自私,不是良配,才会反对,结果,被爱情冲昏了头的齐云瑶,和朋友断交。
 
远与近—天真
年轻时最看重爱情,现在才明白,人怎样也要有个好友。
自己当年太天真。
骆惠你还好吗。
她想到了骆惠,多少年没联系。
有些怪自己。可是如今,她叹了口气。
齐云瑶看见黄鹂和杨静,就想到了当年的自己和骆惠。
 
远与近—打听
齐云瑶想,既然后悔了,就应该行动起来,她决定打听骆惠的消息。
他们当年是同学,还是有些联系人。
齐云瑶和同学们都不大联系,只有一个尚磊,因为是班长,他有些大班长的风范,一直和每一个同学都有往来,和齐云瑶这样的,也保证了过年过节,一个电话,一个短信,随时了解同学的近况。是个消息通。
齐云瑶主动给尚磊打电话,到是没有的事,尚磊特惊讶,云瑶,你可是很少和我联系,有事,尽管说,能帮的一定帮。
远与近—消息
听说是为了骆惠,尚磊马上翻出电话本,念了一个手机号。
尚磊附带介绍,找她是难了些,她不在本市,十年前,单位下岗后,就和老公回了他们老家,现在听说,在老家开了个超市,孩子也毕业了,在他们那中学当老师。
齐云瑶问清了地址。
心里有些犹豫,真的大老远跑一趟吗。
看到手机,心中一动,先电话联络吧,她给骆惠的手机发了个短信,留了自己的联络方式。
 
 
 
远与近—短信
短信发出去了,齐云瑶有些后悔。
自己一时感叹,就这样冲动,隔了这些年,骆惠的心中,还记得自己吗。
齐云瑶有些笑话自己。
可是过了十分钟,手机响了起来。
居然是骆惠的电话。
按下接听的那一瞬间,齐云瑶感觉自己年轻了许多。
 
 
远与近—叙旧
骆惠的声音,还是大嗓门,那样的清晰,亲切。
她大声的说,云瑶,多少年了,你还记得我呀。
齐云瑶马上说,记得,就是一直忙,不好意思,才联络你。
骆惠说,我也是,现在孩子上班了,才算轻松。
二人接下来,聊了一个小时,才恋恋不舍的挂了电话。
 
远与近—不理解
  齐云瑶只顾着讲电话,居然忘记了做晚饭。
  黄鹂进门时,清锅冷灶,有些不满,妈,你怎么不做饭。
  齐云瑶这才恍然大悟。
  忙说,一讲电话就忘记了。
 黄鹂有些猜疑,哪个的电话,不是会有了对象。
 齐云瑶脸一红,胡说八道,我的一个女同学,好几年没见了,才联络上说的多了些。
黄鹂哼了一声,连肚子不知道饿了,可真行。
  齐云瑶有些烦,嫌女儿不懂事,不过还是没发作,好了,我去煮点挂面,很快的,你也是,人家骆惠的儿子,都在家做饭,你个丫头,不做饭,还有理。
  黄鹂心想,骆惠是哪个。
 
 
远与近—抱怨
黄鹂说,妈,我现在累死了,你都不好好给我开小灶,还闲扯,有什么意思。
齐云瑶不想和她说话了,只是最近考虑到,她上班是辛苦,也不愿意指责她。匆匆去厨房做饭。现在的黄鹂,很有成就感,做销售多好,她现在的收入,比母亲都高,她感觉,这个家,她有主人的感觉。洗衣机是她买的,母亲到知趣的没说费水费电。
在饭桌上,齐云瑶问黄鹂,你最近花钱太大手大脚,你总要存些钱吧,黄鹂点头,我有个伟大的目标,购房。
齐云瑶好像听错了,你说什么,房子。
 
远与近—天方夜谭
对于齐云瑶来说,不可置信,你说什么,我们为什么要购房,我们不是住的好好的。黄鹂看看母亲,妈,你别老土了,你不是七老八十的,好不好,你要明白,我们现在的居住条件有多差,这房子,冬冷夏热的,你上楼不累吗。
齐云瑶说,我知道,可是要多少钱。
黄鹂说,先吃饭,吃了饭,我和你讲规划。
吃了饭,黄鹂把母亲拉进了房间,妈,你看,这是二环外的一个楼盘,比我们的位置要差些,不过是个正规开发商,他们的房价要便宜些,现在是五千一平。这个两室的八十平,下来四十万,首付就是十二万。我们贷款,好不好,现在这个项目,正在建围档,这是期房,要不然不是这个价,两年后交房。
远与近—如梦
齐云瑶,看看那个楼盘的单页。
一个大坑,扔进十二万。
黄鹂点头,妈这叫楼花,楼花懂不懂,只有这样,才是这个价格。
齐云瑶心想,十二万,我们也没有。
黄鹂说,妈,购房还是投资,我现在学了好多房产知识,我们段经理讲,房产会热的,将来肯定会涨价。
 
远与近—投资
黄鹂说,这样,段经理和你们那个贺蕊熟悉,你问问贺蕊,她好像要买这个房子,你商量一下。
齐云瑶想了想,我想起来了,这个项目叫丽日风景,对不对。
黄鹂点头。
齐云瑶说,我考虑一下,我们没这么多钱。
黄鹂点头,这个好办,我负责借。
齐云瑶惊讶,你借,你和哪个借。你不要乱交朋友,有些人,不能开口借。
 
 
远与近—借钱
黄鹂看看母亲,妈,你想哪里了,段经理同意借我,她说,十万以内,她马上给我,我自己还有三万,和她借九万就成,我只是要你同意,这是我们的新家。
齐云瑶惊讶,段海燕这么大手笔。
黄鹂咯咯的笑,妈,她也买,不过是她是倒房,这房子能更名一次,她是为了倒差价,和我们不同。
齐云瑶有些惊讶,她有那么钱。
黄鹂点头,当然,她做了十来年销售了,从销售员做到今天,你别小看她,虽然才三十多,人家可是房车都有。
 
 
远与近—考虑
齐云瑶点头。
好吧,我考虑一下,这是大事。
齐云瑶心想,孩子是不一样了。
她回到自己的小床,心情有些复杂。
感觉黄鹂长大了,这种感觉好奇怪。
半是欢喜半是惆怅,这孩子能做主了,自己以为天大的事,在她眼中居然这样简单。
 
 
远与近—畅想
她也欢喜,有自己的房间,这些年,她一直住在这个一进门的过道里,她也感觉委屈,可是为了女儿,她不介意,可是能有一间房,多好。
想到这里,齐云瑶有些失眠,真的能实现吗,她感到怀疑,总感觉不真实,像是做梦,她看到主卧室的灯关了,黄鹂已经睡下了,她却不能入眠,她打开报纸,看了看本地的房产,二手房比新房贵,都在九千左右,那是太贵了。而且首付也不是三成。她叹了口气,期房,是便宜了不少,可是风险也太大。她感觉不踏实。可是因为不踏实,就拒绝这个诱惑,她也不甘心。她想和贺蕊商量。看看表,算了太晚了,明天和她请教。
 
 
远与近—好梦
这一晚上,都是房子的梦,一会儿搬了新家,进去了,发现,有人占了,一场大吵,房子才要了回来,发现没钱装修,只好就那样搬了进去,一会儿又是开发商跑了,钱打了水漂,债主来要钱,不给钱,就搬东西,可是他们的家,没什么,只有一台洗衣机,人家抢走了,黄鹂突然成了小时候的样子, 坐在地上大哭。
这还罢了,黄文海出现了,一脸的得意,说她是个傻女人,会教坏女儿,带走了黄鹂,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齐云瑶醒了过来。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9-07-08 07:07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