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都市小说 >

远与近—帽子

时间:2019-03-05 08:17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远与近---惊叹 做为小人物的黄鹂,自然不知道这个插曲,后来还是听小顾说了几句。她是听田晓娟说的,田晓娟说,你可不能得罪段海燕,这个姐们,是真的猛,把李副总弄得心脏病快犯了,那脸色,我都不敢看。 小顾大为惊叹,不会吧,段经理这么厉害,那可是副总
远与近---惊叹
做为小人物的黄鹂,自然不知道这个插曲,后来还是听小顾说了几句。她是听田晓娟说的,田晓娟说,你可不能得罪段海燕,这个姐们,是真的猛,把李副总弄得心脏病快犯了,那脸色,我都不敢看。
小顾大为惊叹,不会吧,段经理这么厉害,那可是副总,又个是小心眼的男人,哪里好这么得罪。
田晓娟也点头,我也想,她表面上服个软, 让李副总顺下气就好了,没想到,她这么强势。
小顾的眼珠转了转,田姐,那老总什么态度,这么刺激的场面,老总肯定会知道,田晓娟想到老总平静的表情,只是淡淡的说,还好。
 
 
远与近—大场面
小顾后来,活灵活现的和黄鹂讲起,有声有色,大家都有些愣神,他们的段经理,不只是对他们厉害,原来,这是人家的风格。
人都散了,黄鹂有些恍惚。
李副总她见过一次,很和气的一个人,在销售中心的时候,友好的和他们聊天,很关怀他们的样子,问他们累不累,有意见就提,他是一个非常民主的人。
那时候,就是因了李副总的好姿态,李璐才敢上前,和李副总说说笑笑,黄鹂面子薄,没敢上前。
现在想想,李副总也怪可怜的,可是他要是不可怜,一味的听李璐的话,自己就要永远在行销组了。
 
 
 
远与近—讲述
黄鹂把这事和母亲说了,齐云瑶皱眉,段经理到是个好经理,有自己的原则,不是一味的媚上,挺难得,不过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
黄鹂说,妈,你不感觉李副总也可怜吗。
齐云瑶看看黄鹂,你傻子呀,他不可怜,他是没安好心,李璐那么个漂亮的小姑娘,他一次次不按规矩的帮她,你说为什么。
黄鹂怔住了。
齐云瑶继续说,你想想,每个领导都有自己的权限,销售中心是段海燕的一亩三分地,他一次次干扰,段海燕要是一次次退让,这个经理不如辞职好了。
 
 
远与近—原来
 黄鹂若有所思,好似是这个道理。
 黄鹂第一次发现,职场好多的规矩,
 她叹了口气,你说,这事不会扯上我吧。
齐云瑶摇头,不会,你就是一个小员工,还不够档次。
 黄鹂这才放松些。
  妈,你说李璐离开了我们公司,经过这事,会不会长点记性。
 
远与近—电话
 电话响的时候,黄鹂正在喝梨水,齐云瑶说,你多喝点,你这几天嗓子不舒服,好似有肺火。
黄鹂对梨水到不反感,反感的是母亲的态度,在这个家里,她也是没什么自主权,母亲的话永远是为了她好。比如现在。
黄鹂听见手机响,脸上三分欢喜。
拿起手机,听见李璐的声音。
这一刻黄鹂有些后悔。
早知道是她,就不接了。李璐的声音有些委屈,有些哭意,黄鹂,你说我怎么办。
 
远与近—安慰
现在接了电话,黄鹂只好说,你别太着急,其实,你这么漂亮,又年轻,找个销售员的工作,不会太难。
这是真心话。
李璐长长的叹了口气,哪里呀,三天了,我投的简历,石沉大海。
黄鹂说,不会那么快,总有个时间,我估计,下周就有人反馈了,你去人才市场看看。
李璐的声音有些气愤,你说段海燕和我有仇呀,那么狠,居然给我开除。
 
 
远与近—可能
黄鹂心想,段经理是有些厉害。
不过她不能背后说什么。
母亲再三叮咛她,不要背后议论领导。
她不说话,只是说,你别急,工作好找,你的条件那么好,她不往段海燕身上扯。
过了一会儿,李璐烦了,挂了电话。
 
远与近—提醒
齐云瑶把梨水端过来,接着喝。
黄鹂说,妈,你说李璐和我关系一般,怎么和我说这些。
齐云瑶摇头,你不要管她了,以后她的电话不要接了,你们段经理,肯定不希望,你们和她有往来。
黄鹂点头,我到不是因为段经理,是我不喜欢李璐,总感觉自己是个大美人,高我们一头似的,有什么呀,要是那样,还不如直接当二奶。
齐云瑶骂她,胡说八道,一个小姑娘,口里说这话,多没教养。
 
远与近—注意
 黄鹂不满意,又不是我说的,我们那的销售员都这么说,小顾就说,她那么娇气,根本就不应该来我们销售中心。
齐云瑶想起了什么,你说话注意些,这种话不要乱讲,我知道销售员工作压力大,竞争激烈,有时候说话不好听,会骂人,你不要学这些臭毛病,影响一个人的气质。
黄鹂翻了个白眼。
总把我当小孩子,这个不许,那个不能,这个不对,那个不好。
此时的杨静,正把这话,和母亲说了出来。
 
远与近—气不顺
  刘云芳今天一进家门,就不高兴。
  单位里来了个美人,一下子让男人们都有些魂不守舍 。
  刘云芳年轻时也是个美人,让她看,她是天生丽质,现在的美人,都是化妆品堆出来的,如何能相比。
 刘云芳后来细思,自己的人生,和美貌还是有些关系,现在年纪大了,自然不能和年轻人相比,水灵是保养不出来的,天生丽质,也只属于青春二八年华。不过她在美容上舍得花钱,比同年纪的人,是年轻了许多。
 可是妒忌,总是让人生气。
 新来的美女,偏生不是化妆品化出来的,是真有些颜色。
 
远与近—教训
  看见杨静,有些恼火,这个孩子,天生不会长,没遗传了她,聪明和美丽一样不沾。
  偏生脾气还不小。
  她拿出几个表格,类似于简历一样,上面有照片,有这个人的基本情况。
你看看哪个合适,本周天安排相亲,还有明后天把你的头发修剪一下,太土气,我安排给你的理发师。
杨大山在一边兴灾乐祸。
自从女儿大了,夫人的眼神不怎么关注他了,到是好事,偶尔喝个酒,也能混过去。
 
 
远与近—烦恼
  杨静的心情也不好。
  她和交往的男友,提了分手。
  事先电话里说了,我妈不同意,她不好惹,我不想生事,你也受不了她。
  男友到是说,我明白,那天的电话,我领教了,不过总要面谈吧。
  面谈并不顺利,男友,反而指责杨静,从一开始就知道过不了母亲那一关,为什么浪费他的时间。
 他的青春损失谁来补。
 
远与近—损失
 
  杨静睁大了眼睛。
  她有些气愤,一时到不知说什么。
  男友继续说,我感觉,你是拿我过桥,从头到尾没诚意。
  要不是你,我去年大学毕业就回老家了。
  杨静终于忍无可忍,你别胡说八道,你老家要是比这好,你不会留下来,我妈的态度,我也是现在才知道,我原来对你还有些情份,现在都没了,我告诉你,损失是两个人的,你一样影响了我的选择,要不是你,我直接答应我妈安排的相亲对象,省得让我妈生气。
 
 
远与近—如此
结果二人大吵一顿,和男友吵架还是第一回。
 男友坚持要损失费。
杨静大开眼界。
 杨静冷笑,你是个男人吗,要女人的损失费,既然如此,我们算算帐,我们谈恋爱,哪个花钱多,杨静一样一样细数,请客吃饭,杨静花的多,她指指男友的书包,这个高档书包,不是我花的钱吗,你的领带也是我的钱,你给我,一个头花,一个发卡,值几个钱,你要算帐,咱们就好好算。
 
远与近—算帐
 二人算了算,到是杨静花的钱多,她买的东西,都有发票,男友的都是地摊上买的,没有发票,这一算杨静才发现自己吃了亏,居然花了三千多,而男友给她的钱,不过几百,她马上说,你还我钱。男友不乐意,我的时间呢,杨静冷笑,我的时间也是时间,
二人就这么吵了起来,后来有人围观,都指点着男友,说这个男人,又不是小白脸,还要人包养。
男友脸红了,气哼哼的走了,临走还说,杨静,咱们没完。
杨静大声说,你给我滚,我不认识你,你要是敢再找我,我见一次骂一次,真不是个东西。
 
远与近—灰心
这让杨静灰心,可是不敢和母亲说,那不让母亲笑话死,就是黄鹂那也没提,感觉丢人。
现在母亲让她相亲,她心情不好,本想缓缓,可是母亲马上生气,你还浪费时间,快二十三了好不好,你要拖到什么,越大越不值钱,你知道不知道,又不是美女,浪费什么时间。
杨静有些惊讶。
母亲怎么这么说。
她叹了口气,点头,好吧。
第二天晚上,去做头发,理发师是母亲常用的理发师,接了母亲的电话指示,也没经杨静同意,就把她的头发弄成了另一样子。杨静自然不乐意。
 
 
 
远与近—委屈
杨静看着镜中的人,有些不认识, 这种发型,好似时尚,可是弄到她的头上,怎么看着那么傻。
杨静欲哭无泪,感觉,什么都在和自己做对。
她想了想,就这样吧,这丑样子,正好让相亲男离开。
于是又乐了。
理发师有些奇怪,小姑娘,这个发型很时尚的,和你的脸型也配,你不要不懂。
杨静笑笑。
 
远与近—郁闷
杨静一进家门,刘云芳大失所望,单位里的年轻小姑娘,好几个是这发型,人家都漂亮,怎么到了女儿头上,有些难看。她闭闭眼,眼不见为净。
她的表情,落在杨静眼中,到是好事。
杨静哼起了歌 。
妈,这是你要的发型,好呀。
她心中冷笑。
进了房间,有些悲哀的感觉。
看看镜子,明天怎么上班。
 
 
远与近—帽子
她在柜子里,找出一顶帽子,先这样吧。
可是在家里,她还是大摇大摆,故意惹刘云芳生气。
在单位里,她一直带了帽子。
有个同事,奇怪的说,杨静,你在房间里戴帽子干什么,现在天不冷呀。
杨静叹了口气,弄了个新头型,不好看。
同事到是说,没事的,都是同事,好看不好看,也都习惯。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9-05-15 07:05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