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都市小说 >

远与近

时间:2019-02-25 07:59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远与近 韩雪丽联系电话13832195808微信号hycych 齐云瑶最大的无奈,就是和女儿黄鹂的关系。她觉得她这一生,最对得起的人,就是女儿,可是在黄鹂眼中,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远与近――――往事 对于齐云瑶来讲,黄鹂大学毕业,是她最开心的事。 一个女人,
 
远与近
 
韩雪丽 联系电话13832195808 微信号hycych
齐云瑶最大的无奈,就是和女儿黄鹂的关系。她觉得她这一生,最对得起的人,就是女儿,可是在黄鹂眼中,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远与近――――往事
对于齐云瑶来讲,黄鹂大学毕业,是她最开心的事。
一个女人,最无奈的事,就是离婚。
通常来讲,婚姻中,大多数都是男人不负责任,如果不到万不得以,当年齐云瑶不会主动离婚,
她和老公的婚姻,谈不上恩爱,也说不上多么的难以为持,如果不是因为公婆重男轻女,一直想要个孙子。她和黄文海,还是能维持。
黄文海年轻时,还算通透,没有完全听母亲的,一过了三十五态度就变了。后来也是这个意思,齐云瑶是个痛快人,受不了冷言冷语,直接提了离婚,因为是她提的,自然条件上没有什么优待。拿了那套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就算是全部了,包括了老公付给黄鹂的生活费。
 
远与近――――毕业
  那时候,黄鹂上小学五年级,已经很懂事了,知道父母离婚的原因,此后她到是在母亲面前决口不提父亲的事。
  可是她不喜欢母亲,可能是因为性格的原因,二人性格相似,都是那类要强的个性,反而是黄文海之前,是个笑面虎,对孩子和容悦色,从不打骂。从不发脾气。
  从那时起,母女相依为命。
  二人交流极少,黄鹂的成绩一般,勉强上了大专,齐云瑶有些失望,但没说什么,只是看女儿的表情,有些失望。
  终于到了毕业这一天,齐云瑶还是开心的,这些年,一个人养一个孩子,不只是花钱操心受累,有时候,更多的是心力交瘁,母女都偏内向,交流太少,有时候,无助的时候,她找不到人可以商量。
 
远与近---打算
  齐云瑶早年在工厂,后来下岗后,进了一家广告公司做行政,她的个性不讨巧,好在是,她能吃苦,小公司的老板,都是聪明人,宁可用一个这样的,把活都干了,一个人顶俩,也好过弄一个美眉,娇里娇气不干活。
  齐云瑶的上级就是财务经理,当然财务经理还有一个身份,她是贺总的亲妹妹。几年相处下来,二人关系不错,贺蕊是个风风火火的直爽人,早年和哥哥创业,这公司里,有她40%的股份。她对齐云瑶内心是有些同情的,所以二人相处不错,虽然有时候遇事也争吵,可是贺蕊从没放心上,她现在一直提醒,云瑶,就业是个难题,你家黄鹂的工作怎么办,要是愿意做销售员,我有个同学当销售经理,可以到她那当置业顾部。
 
远与近---感谢
  齐云瑶早就在人才招聘网站上看了几百回,看看女儿的学历,心中摇头,说是学的财会,可是没有关系,没有经验,哪里好做。
  而且她敏感的意识到,她那个女儿,并不细致,也没耐心,其实到不太适应财会工作。
  齐云瑶对于女儿能不能做销售员,也感觉没数。
  在她面前,黄鹂没什么话,有时候看她和同学打电话,一聊一个小时,到不是不能说。可能是对她没话说。
  齐云瑶马上向贺蕊道谢,谢谢了贺蕊。
 贺蕊笑笑,别这么客气,咱们在一起好些年了,这点事应该的。
远与近---应聘
  黄鹂最初还是想做会计的,只是简历投了太多,没有任何回音。勉强有几家面试的,也不是让他们做会计,到有些是推销的性质。她有些烦躁。看看她的同宿舍的女同学杨静,已经上班了,当然是杨静的父亲有关系,给女儿找了家大公司,黄鹂半是羡慕,半是心酸。
  黄鹂知道母亲不容易。
  齐云瑶的老家是村里的,这也是黄文海家当年在离婚财产分割上,敢那样的原因,反正齐云瑶没有关系没人脉。
  现在黄鹂知道,母亲那是靠不上。
  到是杨静劝她,杨静这个人,虽然有些爱娇,爱打扮,心肠到不坏,她说,黄鹂,会计这个工作,没有关系,不好找工作,我虽然进了财务室,也是内勤,就是打杂的。到是先就业,然后找机会考证了,再转行,也算是个曲线吧。
 
 
远与近---感叹
  黄鹂回了家,家是太小了。
 这几年,市里到处盖房子,杨静家的大三居,一个客厅,就等于她家的总面积。
  幸而是六楼顶,光线还好,家里家具不多,母亲有些洁癖,屋子收拾得窗明几净,屋里绿植花草,到也有份清雅。
  黄鹂到冰箱里,拿了冰糕,她最怕热,可是母亲有要求,一天吃一根,怕对胃不好,齐云瑶明明不是学医的,却对医学书感兴趣,定了一堆的杂志,一大堆知识。
  听见母亲开门的声音,黄鹂三口两口吃了冰糕,转身进了卫生间。
 
远与近---公平
  齐云瑶也怕热,却一直反对安装空调,还是有些嫌电费贵,屋里到是有两个落地扇,还有两个小台扇。
  卫生间有哗哗的流水声,是黄鹂在洗澡,天天跑出去在太阳底下找工作,回来一身的汗水。
  齐云瑶不吃冰糕,而是倒了杯温开水,慢慢的喝着,她年轻时火气大,这几年到是稳重了不少,有了些耐心,她有时候,想想对黄鹂是少了些耐心,他们母女的对话,更像是公事公力,没什么温情,这是她的性格所致,可是谁知道她的压力呀。若非找了个重男轻女的老公,她的日子,原不该,如此。她的苦,是为了黄鹂吃的,到是贺蕊说,别这样讲,孩子是你生的,你要对她负责,不能反而怪她,这不公平。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9-07-08 07:07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