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都市小说 >

远与近—衣服

时间:2019-03-07 08:09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远与近惆怅 刘云芳心中有些不舒服。 可是又提醒自己,一个人看更舒服,还没人抢台呢。 只是客厅里除了电视的声音,再没有别的声音。 她有些烦躁。 起身去了杨静的卧室。 杨静正在电脑前,似乎在和人聊QQ. 远与近事情 杨静正聚精会神的和网友聊着,这个网友,
远与近—惆怅
刘云芳心中有些不舒服。
可是又提醒自己,一个人看更舒服,还没人抢台呢。
只是客厅里除了电视的声音,再没有别的声音。
她有些烦躁。
起身去了杨静的卧室。
杨静正在电脑前,似乎在和人聊QQ.
 
 
远与近—事情
杨静正聚精会神的和网友聊着,这个网友,是原来学校的一个师兄,人很风趣。
在学校时,打过几个照面,当时留了QQ,后来有一句没一句的东拉西扯,这才熟悉了起来。
母亲站在身后,她才觉察。
杨静关了对话框。
妈,你进来,又不敲门。
刘云芳有些生气,我在自家,还要敲门。
杨静不悦,我进你的房间必须敲门,这是你的规定,怎么到了我这里,就不成了。
 
远与近—敲门
刘云芳在床上坐下来,和谁聊呢。
杨静不接话题,妈,商量一下,你进我的房间,能不能也敲门,咱们平等一下好不好。
刘云芳冷笑,你做什么事了,不想我知道。
杨静摇头,没有呀,我是感觉这样彼此尊重,挺好。
刘云芳看了看杨静,杨静的发型,长了几天,到是顺眼些。
这孩子,眉眼少了些灵动。
 
远与近—发愁
刘云芳真有些发愁。
一个相貌一般的姑娘,在婚恋市场上,拼的就是家庭背景,可是自己这样的人家,只能往高里找,不好往低里就。
她若有所思,有些出神。
杨静看母亲神游天外的样子。
妈,你有事吗。
刘云芳说,安排了一个相亲的,后天晚上。
杨静有些闷了,妈,你不会吧,一周一个,你哪来那么多人。
 
远与近—联络
刘云芳说,你知道我不容易就好。
我把以前的同学同事,都联络了起来,发动了起来,给你介绍,你现在就占个年纪轻,还好找,要是过几年,成了剩女,更难。
杨静几乎想暴走。
什么事到了母亲口中,就如此的严重。
她不得不佩服。
杨静不想说什么,她就做个木偶好了。
 
远与近—木偶
杨静点头,好,我去。
刘云芳说,你去了,态度好些,不要拉个脸,和别人欠你钱似的,有些笑模样,杨静不以为然,我不会笑好不好。
刘云芳摇头,你怎么一点不像我。
杨静不理母亲了,妈,你要是就这事,我答应了,好吧,您看您的电视去吧,我还忙呢。
刘云芳只好起身,我警告你杨静,不许搞网恋。
 
远与近—网恋
杨静说,我到想呢。
和谁呀。
她继续和师兄聊天。
师兄在倾诉和女友的矛盾,女友总要浪漫,可是又嫌他花钱。
杨静说,你想想不花钱的浪漫。
师兄为难。
唉,女人真麻烦。
远与近—欢喜
杨静看到黄鹂的头像,马上和师兄说,师兄,不聊了,我要休息了。
杨静打开黄鹂的对话框,你干什么呢,昨天打你电话不接。
黄鹂发过一个玫瑰的图片。
我昨天忙呢,我们开盘了。
杨静说,那今天不忙了。
黄鹂说,忙吧,我刚回来,不过心情好,我销售的业绩不错,排第二,段经理表扬了我。
 
 
远与近—表扬
杨静有些羡慕。
你还是小孩子呀,要人表扬。
黄鹂得意的发过一个图片,当然,段经理的表扬,货真价实,我们的收入和销售业绩挂钩,好不好。
接着,她不无遗憾的说,差一套,我就是销冠了。
没想到,销冠居然是江小霜。
不过她也服气,人家江小霜是老牌销售。
 
 
远与近—兴奋
黄鹂说,你知道吗,江小霜就是厉害,不以貌取人。有一个人穿得太邋遢,看着不像有钱,像是捡垃圾的走错了门,大家都不理人家,只有江小霜过去,结果,这主太牛了,一下子买了两套,还是全款,真是让人意外。
我怎么当时不上前呀,后悔死了。
要是我上前了,我就是销冠。
黄鹂悔之不迭。
杨静说,算了吧,你们估计都后悔,这就是经验,江小霜肯定知道,有些人,就是不讲究外形。
黄鹂说,是呀,给我们上了一课。
 
远与近—一课
黄鹂的语调是轻松的。
杨静问她,你是不是喜欢这工作。
黄鹂发过一个快乐的图案。
对,对呀。
这到是第一次感谢我妈,给我介绍的这工作。
我不知道,我原来,能做销售。段经理说,我有天份,看上去亲切,有亲和力。
 
远与近—羡慕
杨静心中有些羡慕。
这工作,比起自己的工作有意思多了。
她叹了口气,还是真诚的祝福朋友。
只是没了聊天的欲望,匆匆下了线。
黄鹂有些失望。
她看见母亲齐云瑶正在收拾窗帘。妈,我今天真高兴。
齐云瑶脸上也喜气洋洋的,你高兴就好。我还怕你不适应。
 
 
远与近—满足
黄鹂到是一脸的满足。
 我适应呀,虽然说,有时候大家抢单子抢客户挺厉害,可是段经理有规定,大不了二人分提成。
 一开始还想谦让一下,小顾说,可不能,你一旦太好说话了,有人就不会对你尊重,我一听也对。
齐云瑶一愣。
她原来是和女儿提过,要谦和,你是新人。
黄鹂脸上的神采飞扬。让齐云瑶开心。
 
 
远与近—庆贺
黄鹂在盘算。
妈,我们发了提成,我想买套好的化妆品,买几身衣服,还有就是咱们买个洗衣机吧。
齐云瑶点头,行了,你的衣服和化妆品你自己负担,洗衣机的事,我解决吧。
黄鹂欢呼了一下。
她快乐的情绪感染着母亲。
   齐云瑶心里松了口气。
可是她想到了杨静相亲的烦恼,自己的女儿,也到了相亲的年纪。
 
远与近—反对
齐云瑶发现自己的生活圈子太小,想了半天,竟不知道,哪家有合适的孩子,和同学们往来不多,离婚后,也隐隐的和同学们疏远了,有一半是因为自卑,怕人家笑话。
现在想想,真是不应该。
过日子吗,是自己的事,管别人怎么看,未必有人真的看不起人。
看不起就看不起,自己不会少块肉。
她有些怪自己太脆弱。
 那几年,是有些敏感。
 现在想想,是自己错了,她决定和贺蕊提一下,可是没想到贺蕊却反对。
 
远与近—摇头
贺蕊摇头。
你也太心急了。
你家孩子刚毕业,不过二十二,哪里这么急。
齐云瑶想到杨静,只好说,她同学的妈,已经安排了好几回相亲。
再说姑娘的年纪 ,也是说大就大。
贺蕊说,到是好好上一两年班的好,这个工作收入还行,到不如让黄鹂挣点钱,学个车,买个车,到好,也显得有身份。
 
 
远与近—未置
齐云瑶点头,她一向不和贺蕊顶嘴,和贺总有争执,也不能和贺蕊有不同意见,只好微笑,你说的有道理,这样,你看着有合适的就帮着介绍,到也不急,你说的对。
贺蕊点头,这婚姻的事,都是缘份。
不过,贺蕊叹了口气,现在的离婚率真高,你看看你和我。
齐云瑶有些尴尬的笑笑。
贺蕊有些出神,饶是这样,大家还是抢着结婚,唯恐落了后。
 
远与近—羡慕
黄鹂给母亲发了个短信,晚饭不要管我了。
她应杨静的邀请,去杨静家,帮杨静选相亲的衣服。
齐云瑶皱眉,杨静对黄鹂是不错,不过她听黄鹂提过,杨静的妈,有些看不起人,这几年黄鹂极少去。
齐云瑶有些替孩子委屈,自己的孩子,自己嫌弃是一回事,别人看不上,是另一回事。
黄鹂进了杨静的家,还是有些羡慕。
 
远与近—装修
杨静拉了黄鹂的手,进了自己的房间。
黄鹂已经看了出来,杨家是装修过。
 她轻声问,你家装修了。
黄鹂的观察极敏锐。
杨静点头,去年弄的,我妈不知道怎么想的,房子不旧,又折腾,她是不折腾新花样,日子就不爽。
 
 
远与近—赞叹
黄鹂说,多好呀,看着那么新,那个客厅的灯蛮好看的。
杨静不以为然,折腾吧,那个灯也要几万,不知道图什么。
黄鹂大大的惊讶。
天呀,那么贵。她脸上的表情,是真心的羡慕。
杨静也有些小小的虚荣感。
不过,她还是叹了口气,打开衣柜的门,我妈给我购置了几套衣服,我哪套穿上都不好看。
 
 
远与近—心情
看着满柜的衣服,黄鹂还是发出了赞叹声。
***对你真好。
杨静皱眉,这是为了把我嫁出去。
黄鹂轻轻抚摸着那些衣服,真心的说,这也值呀,你又不是不婚主义者。
杨静开始试衣服。
黄鹂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杨静,你呢,不显腰,这些衣服,都是要腰细。
杨静点点头。
 
 
远与近—搭配
在黄鹂的搭配下,杨静勉强搭配了两身。
杨静松了口气,唉,总算能应付过去。
她拿出一身,这个送你吧。
你适合。
黄鹂想到母亲的话,不要收人家的东西。杨静说,你别多心,我穿不了这个颜色款式,这可是新的。
黄鹂说,我知道,就是挺贵的。
杨静把衣服塞进黄鹂的手里,我们俩还讲这个,以前在学校,我们也换穿衣服呀。
 
远与近—吃饭
刘云芳看杨静拉着黄鹂手一起出现,到是热情的招呼黄鹂,黄鹂,有一段时间没来了,有空多来,我晚上减肥不吃饭的,你们吃吧。
刘云芳到是善解人意的把客厅让了出来,自己去阳台上了。黄鹂说,***妈还减肥呀,那么苗条。杨静摇头,她就那样,总嫌身材不够好。
黄鹂说,***真是漂亮。那么年轻,都不像是有你这么大孩子的母亲。
杨静点头,是呀,我和她出门,人家看她的多,她有时候,还得意,真是美不够。
两个小姑娘,到是愉快的吃了饭,又在杨静的房间聊了会儿。
杨静想到相亲就发愁。
黄鹂说,唉,你不要发愁了,阿姨安排好了你就去,要是遇见合适的也省事。要是没合适,你全当找个人聊天。
 
 
远与近—衣服
黄鹂回了家,就换了上杨静送的衣服。
齐云瑶看了看,皱眉,这是杨静送的吧。
黄鹂想说不是,可是说谎是母亲最恨的。她只好点头,妈,杨静没别的意思,这件衣服,她穿着不合适,我们关系那么好,这是新衣服,人家没有看不起人的意思。
齐云瑶想说什么,还是摇头,算了,杨静对黄鹂是不错,的确没有别的想法,孩子没个亲姐妹,有个闺蜜挺好的,要是自己说的多了,影响她们的感情。
齐云瑶点头,好吧,我没什么意见,你穿着挺好看的,有空了,请杨静吃顿饭,算是感谢。
 
远与近—心事
黄鹂看看母亲的表情,这才松口气。
她心里有件事,不知道怎么开口。
妈,黄鹂试探的说,要是我爸爸联系我,你说我怎么办。
齐云瑶的脸色变了。这是个禁忌。
黄文海后来娶了个老婆,到是如愿生了个儿子,这几年,一直没联络。
齐云瑶看看黄鹂,他联系你干什么。
黄鹂说,说给我介绍个对象,我到是推了,说我刚上班,也没时间,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黄鹂打量着母亲的表情,齐云瑶摇头,你能不和他往来就不往来,他对你怎么样,你心里知道,这些年,他管过你吗。
黄鹂心里想,我当然知道,可是,可是,黄鹂想到黄文海送给她的项链,还是想,我总是他的女儿吧。
她不知道提不提项链的事,最后还是不提了。她想,母亲接受杨静的衣服,不会接受那个项链,可是项链好漂亮。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9-03-08 09:03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