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都市小说 >

远与 近----冷战

时间:2019-03-02 09:05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远与近------委屈 齐云瑶轻声细语,杨静的情绪有了些缓和。 她看着齐云瑶,莫名的信任,莫名的感激,她想,我妈妈,从来不会这样和我说话,总是命令的,我必须怎样,必须,凭什么必须,因为她生了我养了我,就成了我的主人吗,我不是她的奴才。奴才也会反抗
 
远与近------委屈
齐云瑶轻声细语,杨静的情绪有了些缓和。
她看着齐云瑶,莫名的信任,莫名的感激,她想,我妈妈,从来不会这样和我说话,总是命令的,我必须怎样,必须,凭什么必须,因为她生了我养了我,就成了我的主人吗,我不是她的奴才。奴才也会反抗。
看着齐云瑶,并不年轻漂亮的脸,没有任何的脂粉,但有亲切的感觉。
杨静的眼前,是母亲那张高傲的满是化妆的脸,母亲在家里,也是化妆的,只要出了卧室,她就是大方的,修饰过的。
声音永远的说一不二。
 
远与近------诉说
杨静太需要一个人倾听了。
可是她认为闺蜜黄鹂不会懂。
在黄鹂眼中,她是幸福的,穿得好吃得好工作好,家里条件那么好,什么在别人眼中天大的难事,父母都安排好了,连选择都省了,黄鹂曾经说,要是我妈安排好了,我才懒得选择,你知道吗,选择是天下最麻烦的事。不用选,多好。
可是杨静不那么以为。
她反而羡慕黄鹂,黄鹂没有她的条件好,可是在家里,她才是有自由的小公主。
小公主不会知道,她就想要选择权。
 
 
远与近------选择权
从小到大,杨静没得选,上什么学校,考什么专业,做什么工作,去什么单位,都不用选,甚么连见客人的衣服,都不用选,有一次,和母亲的一个朋友吃饭,事先说什么,母亲都写在一张纸上,让她背诵,怎么称呼,怎么聊天,她当时很惊讶,看着母亲,她真的是一个木偶。
她完成了表演。
对方一直称赞,你女儿好懂事好优雅。
母亲脸上是笑容。
满意的笑容。
只是她看得见,母亲的眼睛没有笑。
她见过齐云瑶的笑容,为黄鹂高兴时,人家是笑到了眼睛里。
 
远与近------长大
随着年纪的长大,杨静越来越不接受,这样的生活方式。
最早的冲突,就是着装问题。
母校生气的剪了她的一条裙子,说是太短太丢人。
她气得三天不和母亲说话。
现在的问题,到不是裙子的问题。而是男友的问题。
 
 
远与近------男友
 杨静有时候想,如果不是母亲反对,自己会不会一定选择目前这个男友,其实对他也有不满意,可是好似这是为了宣告主权,不得不和母亲唱对台戏。
杨静断断续续的和齐云瑶说了早上的冲突,她接了男朋友的电话,说是今天下班后看电影,母亲听到了,抢过手机,厉声说,你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女儿有男朋友了,没好意思告诉你,是给你面子,不要再和杨静来往了。
杨静惊呆了。
这样的母亲,她有些不知所措。
 
 
 
远与近------冲突
手机挂断了,杨静才气愤的说,妈,你怎么像疯子,怎么这么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哪里是天鹅。你见过人家吗,你就下断言,人家是癞蛤蟆。
母亲看看女儿,你别给我丢人现眼了,为了个男人,和***这么讲话,毫无教养,真没心肝。你是我生的,和外人有什么关系,你的事,我做主。
杨静感到和母亲的思路不在一条线。
她大声的说,妈,请你尊重我,我已经是大人了,我的事我做主,我告诉你,我就嫁他了,你管不着,我就是要告诉你,你没权力支配我的人生。
一个耳光,突如其来。
 
 
远与近------劝解
齐云瑶看看时间,不好扔下这个孩子。
她给贺蕊打电话,贺蕊说,行,我今天直接去办事,我也不算你请假了,就当你和我一起办事去了。你忙完了,回公司,就成。
齐云瑶拍拍杨静的手。你这孩子,什么话都说,和家里人生气,也不要拿自己的幸福开玩笑,你想想,你才上班不到一年,结什么婚,你这是昏了头,你男友也不大,现在也负担不起一个家,这不是给人家找麻烦吗。
杨静点头。
齐云瑶说,孩子,你的婚事你做主,但这个主,要冷静清醒的做,不是和哪个生气的做,这是你的人生。
 
远与近------冷处理
齐云瑶说,孩子,***再不对,也是***,她是以她的角度,为你好,为你操心,这点你不会否认吧,可是你不喜欢她的方式,她的控制欲,但这是两回事,首先要承认她为你好,其次才说她的方式不好,可是不能因此否认,她对你的关心,哪个父母不疼孩子,只是方式不是你喜欢的,这片心,却是实打实的。
杨静不说话。
她的母亲,方式就成了一切。
她不能反抗不能沟通。哪怕她明白,她为了她。也不能接受。
齐云瑶说,孩子,一会儿半会儿,你也接受不了,这不是几分钟的事,我劝你冷静一下,该上班上班,有些事,要冷处理,我感觉经过今天的事,***肯定也会震动,你找别的亲朋帮着劝劝。
 
远与近------平复
杨静看看表,我迟到了。
齐云瑶鼓励她,给主管打个电话,说有点事,请会儿假,一会儿就到,到了单位,照常上班,分散一下注意力,也利于你的心情平复。
杨静点头。
齐云瑶让她重新洗了脸,用了黄鹂的化妆品。
二人下楼的时候,杨静的神情已经平静了。
 
远与近------担忧
齐云瑶看她的背影,有些担忧。
可是她不知道如何处理。
总不能鼓动杨静离家出走吧。
这是大事,再说,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哪里让人家孩子和家里闹翻的。
她摇了摇头,她一直不敢和黄鹂太冲突,就是怕孩子闹离家。
 
 
远与近-----议论
 贺蕊现在的心情好了,有时间八卦了,你早上说有事,什么事,黄鹂让你操心了,齐云瑶摇头,没有,她现在忙着工作,看来不错,能适应,她那个孩子心粗,不体贴人,不过也不会伤春悲秋的。
听了杨静的事,贺蕊叹了口气,都是债。小姑娘不相信老妈的眼光,其实,当妈的在这些事,比孩子清醒多了。你看吧,这姑娘有得闹,现在拧着,她那个妈,太强势,不好说。
齐云瑶不无担忧。
贺蕊想到了自家孩子,现在还小,就是上学,还好。
孩子越长大,越让人操心,重点是人家还不听你的,好似和你作战,是多么有成就的事。
 
远与近-----家人
贺蕊说,你说怪不怪,好多孩子在家里,和个傻子一样,和家人闹,出了门,完全换了一个人,这什么毛病,都是家里人惯的。
齐云瑶点头,是呀,都是惯的。
可是不惯怎样。
人人都惯,你不惯吗。
齐云瑶叹了口气。
孩子们,永远以孩子自居,就有了特权。和父母叫板的特权。
却不知道,这是最傻的事。
 
远与近----冷战
杨静的冷处理,是冷战。
她到听了齐云瑶的建议,没有和男友见面,男友后来打过一个电话,杨静说,我妈是反对,说我们不合适,是给我介绍了男友,我不同意,才有了那场恶骂,我们的事,我们都考虑一下吧,对方挂了电话。杨静有些失望。以为他会来安慰她,鼓励她,可是没有。
杨静想,可能他不是真的爱她,可是这不等于,她会接受母亲的安排,那个男人,太俗气太势利,她才不会考虑。
她在家里,平静的沉默的不理会母亲。
母女俩到是相对无言。
除了饭桌上见面,她都在卧室里。
父亲杨大山劝她,你和***较什么真,不过是母女几句争吵,多大的事,不要闹了,你低个头,说个好话,事情就过了。
 
远与近----拒绝
杨静对父亲的态度要好些,父亲,这个人也自私也势利,但不那么强势,总还是想做个两面好人。
杨静说,爸爸,我可以重新考虑我和我男友的事,但妈介绍的这个,我不接受,这是底线。现在什么年代,还讲包办婚姻呀,这成什么了,你告诉我妈,我知道她为我好,这点我感激,可是这种形式,我不能接受。不能,我现在长大了,我有我的想法,她不能拿对小孩子那一套来对我,我不是她的下属,不是她的司机。要是她这样,我大不了,搬出去住。
杨大山睁大了眼睛,搬出去,你那点工资,够你花吗。
杨静苦笑,不够就少花,我可以将就,我不是那么高雅的人,能凑合。不过,你提醒我妈,要是我离家出走,她可成了笑话,咱们院的笑话,上次张阿姨的女儿闹离家,她笑话了人家大半年。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9-05-15 07:05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