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都市小说 >

桐花雨—蜜月

时间:2018-10-19 08:28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桐花雨应酬 向致远毕竟是商场中人,这个场合,也能谈笑自若,说起来,自己不是失败,这个一期的房源,是卖给了周一民,至于二期,不是他们做的不好,是开发商的内部调整,与他无关,这点他能看得开。 而且他要进县里,做开发了,以后说起来,他是开发的老总,
桐花雨—应酬
 
 向致远毕竟是商场中人,这个场合,也能谈笑自若,说起来,自己不是失败,这个一期的房源,是卖给了周一民,至于二期,不是他们做的不好,是开发商的内部调整,与他无关,这点他能看得开。
而且他要进县里,做开发了,以后说起来,他是开发的老总,不是代理的老总,周一民再折腾,不就是给开发商打工吧,自己的代理公司,还是挂的别人的名,想到这,他心里平衡了。
  向致远和周一民客气几句,二人友好告别。
 
桐花雨—聚散
 
  黄建立招集大家吃饭,也是送行,杨海涛去请向致远,向致远表面答应,到了约定的时间,只让王青来了,说是临时有个客户过来,只好爽约了,请大家吃好喝好。帐由王青结。王青一副老板娘的派头,招呼大家,好似这个酒会,是她组织的。黄建立到给面子。
  叶宁和周桐咬耳朵,我表哥真是脑子进水,看上她哪一点,论年轻不及肖悠然,论漂亮也不如,我现在真后悔,那时候看不起肖悠然,起码肖悠然世俗就世俗, 也比王青假惺惺的强,我看了她就反胃,真是倒胃口。周桐劝她,你别有成见,她这个人性子娇些,人也不坏,没做过什么坑人的事,你不要太对她有意见,以后她是你表嫂。
 
桐花雨—难说
 
  周桐的话,叶宁不以为然。
  叶宁低声说,我在姨母面前说了她不少事,我姨母现在对她有意见,不太喜欢她,她昨天过去,我姨母没怎么理她,她讨了个没趣,挺不高兴的,放心,我姨母不喜欢的,我表哥不会硬坚持的。看着吧,不一定,我怎么看,他们俩不合适。
  周桐摇头,你何必呢,你表哥多大了,别耽误了他,王青肯去县里,也就是为了你表哥,要不然,才不肯。
 
 
桐花雨—不喜
 
  叶宁摇头,这样的人进了向家,才是麻烦。你说她一不贤惠,二不温柔,三不做家务,肖悠然好歹为了我表哥学做饭,王青呢,不下厨房,就会动嘴,指挥我哥动手,我姨母脸早阴了,她还没个眼色,看不出来,这样的人,会气死我姨母的。
  周桐不知说什么了。心想,也罢人家的事,与我什么关系,我自己成了剩女,还是先操心自己吧,她问叶宁,你的婚事怎样了,叶宁微笑,差不多了,年底结婚,周桐,你也要快点。
 
桐花雨—感伤
 
  黄建立挨桌子敬酒,王青不乐意了,她代表向致远敬酒,梅雨烟劝她,何必呢,你喝多了怎么办,他们销售都是能喝的,你可比不了,意思一下算了。王青不肯,我不能给致远丢人,我是替致远喝的。
  果然王青大醉,幸而赵黎明在这,梅雨烟不放心,叶宁,你送她回去吧,叶宁不肯,我还有事,她乐意喝,自己回吧,有赵黎明呢,梅雨烟心想,让赵黎明把王青弄上五楼,合适吗,她想了想,自己去吧。给阿亮打了个电话,阿亮说,好吧,我到那个小区附近等你。
 
桐花雨—喝醉
 
  赵黎明看看王青喝得不省人事,摇头,这可何必呢。
  梅雨烟叹气,还是孩子气,到是对老向一片真情。
  赵黎明点头。也就这点痴心吧。
  梅雨烟和赵黎明把王青送进家,梅雨烟扶王青上了床,给王青盖好被子,又倒了水,放在茶几上,这才关了灯,锁好门,和赵黎明下楼,她说,黎明,你回吧,我男朋友来接我。
 
  赵黎明开车离开,阿亮的车也到了。
 
桐花雨—打算
 
  阿亮说,你可真是好人,连老板娘也奉承,梅雨烟嗔怪,老板娘什么,我又不在这个公司了,过几天事情就办完了,我到是想想,做点什么。阿亮说,想什么呀,先做新娘子,然后再说。你还是自己干吧,你不是想开个店吗,自己说了算,多好,别看人家脸色了。
   梅雨烟点头,也是,我开个咖啡馆吧,我有个闺蜜,孩子上了小学,现在想出来创业,到是不差钱,和我说了,这样也好,我们俩一起弄,都有个事。
  向致远想想,就是那个田美娟。
  梅雨烟点头, 对,就是她。阿亮摇头,不靠谱,这个女人,享受惯了,吃得了苦吗,我看你还是别和她合作了。
 
 
桐花雨—心思
 
  梅雨烟有些奇怪,你对田美娟怎么那么瞧不上,阿亮点头,对呀,那个女人讲吃讲穿,一身的名牌,也是老公有钱,可也禁不起那么花,年年出国一趟,几万扔进去,说实话,那花钱的做派,不知道的以为是哪个富二代,她老公也不心疼,反正,不像是做事的人,家里用了两个保姆,是干活的样吗。我看她喝咖啡不错,开咖啡馆,到不必。
 
 梅雨烟想想,好似有理,不过,还是有些微微的不悦,你也太损了吧,她也没得罪你,就是爱花钱吗,那是人家老公有钱,没钱怎么花。
  阿亮摇头,你还是少和她往来,我怕她把你带坏了,拿她参照,我的钱挣的就算少了,惭愧。
 
桐花雨—隐瞒
 
  梅雨烟不置可否,好吧,反正没最后定呢,考虑结婚吧,这一折腾,也就三个月后了,再说吧,我看她说的那个咖啡馆规模,我是出不起,说好了一人一半的投资,看情况吧。
  阿亮点头。
  送了梅雨烟,阿亮没急着开车走,在车里抽烟,在梅雨烟面前,他是戒烟了,只是偶尔偷着抽一根,他心想,不能让梅雨烟和田美娟合作,他刚才的话都是找理由,田美娟的一个小表妹,曾经是他的女友,那是他最喜欢的一个,美丽活泼,好的时间最长,小一年了,要不是那个女人,太能折腾,花钱如流水,他当时真有些心动,后来发现,那个女人和别的男人有往来,花的钱,不只是他提供的,他才下狠心分手了。如果老婆和田美娟合作,万一撞上小表妹,事情就麻烦了。那个女人最爱喝咖啡。
 
 
桐花雨—书店
 
  阿亮想,因了婚事,开不开店,也是几个月后,到不急,他打算,建议梅雨烟干别的,不要弄什么咖啡店了。
  他想起有个朋友是开书店的,不行,就建议爱书的梅雨烟,弄个书吧好了,现在流行这个,进书的渠道他有,这样投资也不大,那个爱虚荣的田美娟,肯定对这个项目不感兴趣。
  阿亮松了口气,他决定了,既然要好好过日子,就和过去的人和事断了往来,不能再让过去的事影响了现在,他知道梅雨烟为人做事行得正,不能让她知道他那些过往。
 
桐花雨—婚纱
 
  拍婚纱呀,选婚庆公司,这些事,梅雨烟都不介意,哪都行,阿亮订了就成,阿亮自然不含糊,都是选的名牌的,应该说,穿了婚纱的梅雨烟,也是很漂亮的,阿亮些,梅雨烟打扮打扮还是挺漂亮的,他说,你呀,真是耽误了自己,这不,你看人家化妆师一上妆,挺美丽一个人吗,你就化化妆,干吗呀,谁的青春不是一回,让自己灰头土脸的,多对不起自己。
 
  梅雨烟看着婚纱照,是呀,我还是可以打扮出来的,你说的对,反正没事,这几天我报了个化妆班,学学,她看看自己以前的照片,还真是,不像一个人。真是,明星也离不开化妆,何况我等凡人。
 
 
桐花雨—回家
 
  向致远的公司搬到了县里,这时候才发现,少不了梅雨烟这样一个大管家,找房子,租宿舍,办手续,还有招聘,这些杂事,王青和叶宁都办得乱七八糟,叶宁到还认真,王青不耐烦了,干脆和向致远说,我是策划总监,不是后勤部长,我先回家几天,这的事,上了正轨,我再来,然后就让赵黎明送她回了家,因了要来县城,向致远说服她退了租的那套房子。幸而广宇大厦交了房,哥嫂搬走了,把唯一交给公婆照料,还好,贺春燕是三班倒,经常有时间过来带孩子,她到是疼孩子,一有时间就来。
  姑嫂的矛盾到是缓解了,贺春燕和王松的外债,二人经过两年的省吃俭用还了大半,余下的,是王青给了钱,她说,我哥要在外面混,欠人钱不好,你呢,你兄弟要结婚,催了你几次,我先给你们吧。贺春燕到有些感动。此后极少在王松面前抱怨王青。
 
桐花雨—帮忙
 
  王青走了,叶宁到是高兴,可是发现,千头万绪的事太多,就说找办公室吧,看了几处,不是太贵,就是没气派,向致远批评她做事不牢靠,不领会领导的精神,叶宁生气,表哥,你那位老板娘到是领会精神,回娘家了,你在挑剔我,我也走。看你怎么办。向致远只好哄她,你是自己人,不能这样,那些公章财务章什么的,你走了,我交给哪个。总不能我天天自己扛着吧。
  叶宁这才高兴些,表哥,这些事太麻烦了,我真的弄不成,我做点现成事还行,你还是让梅姐来吧,向致远皱眉,她在忙结婚的事,弄不过来,叶宁说,我看她结婚,还有一个月,先过来几天,有什么,她现在会开车,其实,开车走高速,不过半小时,她就是天天车来车往也没事。
 
 
桐花雨—求助
 
  向致远自己也有感觉,现在少了梅雨烟真是不顺手,他给阿亮打电话,好话说了不少,兄弟先让雨烟过来帮忙成不成。油费我给报销,她愿意住着就住着,和叶宁住一个房间,条件不错的,愿意天天回去就回去,我不限制上下班时间,你想呀,她天天在家,你也受限制不是,不让你抽烟喝酒,你多麻烦。
  阿亮一口答应,原来田美娟这段日子成天找梅雨烟,商量一起开咖啡馆的事,梅雨烟似乎有答应的意思,阿亮想,趁机让梅雨烟给向致远帮忙,先把那个咖啡馆的事放一放。
 
 
桐花雨—成绩
 
  在结婚前,梅雨烟搞定了办公室,也租好了宿舍,叶宁终于不用天天住宾馆了,她是不喜欢宾馆的氛围,总感觉有些怪怪的,不像是居家过日子。
  安置好了办公室,办理好了各种手续,也购买了办公家具,公司象模象样了开了起来。
  叶宁说,梅姐还是你行,我发现你又能干,又漂亮,你的妆化得不错,还有你的脸型,是不是做了什么。梅雨烟说,我做什么,动刀的事,我不干,就是在化妆上,下了点功夫,我的眉形不好看,就是把眉毛动了,有的地方剃了,用眉笔描好。
 
 
桐花雨—叹息
 
  向致远也赞梅雨烟是比原来漂亮,叶宁说,对吧,我姨母就是有眼光,姨母早就说雨烟漂亮,是耐看型的,有的人漂亮是第一眼,梅姐是越看越好看的,可惜,有人的太傻,不珍惜,这才是才貌双全的贤内助。
  向致远的心咯噔一下,母亲自从知道梅雨烟和阿亮结婚,就说了几次,你呀身在福中不知福,当年梅雨烟喜欢的是你,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你创业的时候,一句话,雨烟就辞职出来跟你干,你一个月,才给人二千,人家原来的工作,一月三千五,好不好,不是为了爱情,哪个女人肯如此。你真是糊涂。
 
 
桐花雨—往事
 
  向致远当时不以为然。
  既然已经和王青好了,自然不想别人,可是看着眼前,美丽能干的梅雨烟,想想母亲的话,他有些后悔,现在王青还是没来,电话到是不少,说的甜甜美美,可是干活的事,她叫苦叫累的娇小姐。向致远有些感伤。
  向致远包了一个大大的红包,梅雨烟说,这太多了吧,向致远一笑,我们是老同学了,和阿亮又是哥们,这是双份,还算多吗。
  叶宁说,不多,有什么多的,你想想,要是你不嫁给阿亮,他可不是随双份礼金吗。
 
 
 
桐花雨—惆怅
 
  梅雨烟说好了,休半个月婚假,向致远和阿亮谈了,结婚后,梅雨烟还是过来帮忙,工作时间松散,还管着财务这边,阿亮因为防范田美娟,到也同意了。只是说,如果梅雨烟一怀孕就不能再往这边跑了,现在梅雨烟开车的技术不错,可是天天开车的,阿亮还是不放心。
  王青听说了这事,她现在拿了驾照,可是上高速还是有些不敢,她说致远,既然如此,我还是等梅雨烟上班后,再来吧,我可以天天搭她的车,反正你给她报了油费,那就是公车了,让她上班下班接上我,不就成了。
叶宁马上说,你说的轻巧,梅姐是来帮忙的,你把人家当司机了。
 
桐花雨—敌视
 
  王青马上回答,怎么叫帮忙,她拿了工资,就是公司的员工,油费是公司出,这也是公司的福利,如果我也开车上班下班,还要多出一份费用,叶宁说,你凭什么呀,这里有宿舍,你的还是最好的,给了你宿舍,自然不能报销费用。
  王青冷笑,是吗,我怎么不能有这个待遇,我是策划总监,叶宁讽刺,是呀,一个下属没有的总监,不过是个空名,你也好意思当真。哄你呢。
  王青看向致远,向致远对于她们俩的争吵,已经见怪不怪,这两人,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他现在充耳不闻,现在王青看他,他对叶宁说,好了,你回你办公室,房间打扫一下,今天有个新人过来 ,人来了好好招待一下,以后她也在你们办公室办公。
 
桐花雨—招聘
 
  王青看叶宁走了,马上说,你给我招聘,我要招个下属,这个总监没一个下属,真的是骗人。向致远叹口气,好吧,你去人才市场招聘吧,只能招一个,必须能干,反正是你们部门的工作,下属做不了领导做,工资待遇,按这的行情,不能超过两千。
  王青马上叫了起来,我是总监,不是打杂的,我不去乱轰轰的人才市场,吵得我头疼,向致远说,那你让谁去,叫叶宁去,她招的人不合你的意,你怎么办,要不然等梅雨烟回来,她去,你看吧,权力我给了你,怎么用,是你的事。
 
  王青有些生气,向致远安抚她,小青,不是我不管,你看现在这边公司初建,好多事好多关系,都要我亲自管,这些管理的小事,你不去做,我不勉强你,那你就耐心些,等梅雨烟上班吧。
 
 
桐花雨—无聊
 
  王青闷闷的回了办公室,这是县城最好的写字楼了,位置在最繁华的街道上,可是也只有六层楼,公司占了第三层,空的办公室不少,王青的办公室就设置在向致远的办公室对门,为的是能看见向致远,她回了办公室,却重重的关上门。房间有五十多平,已经是宽敞的,虽然是在北面,可是因为北面没有遮挡,光线也不错。王青看着窗台上的兰花出神。
 
 王青感到了无聊,她就是现在溜出去,也没可逛的, 这里的商业,最繁华的就是这条街,她都逛烦了,她真是不明白,既然现在没她的事, 为什么天天在这里,向致远到是说让她在县城里走走转转,逛逛销售部,了解一下市场行情。
 
 
桐花雨—拒绝
 
 王青一口拒绝,我是总监,不是市场调研员,这事不干,我不喜欢和销售员们磨嘴皮子。
  王青的话让叶宁冷笑,不过她居然没说什么怪话,到是王青灵机一动,我们找个代理公司吧,这活交给他们。叶宁忍无可忍,王青,你脑子进水了,代理是要花钱的,公司帐面上有钱吗,现在花钱如流水,挣的钱一分没有,你是老板娘吗,我怎么看你,怎么像是个败家精。
王青恼火,可是她看见向致远皱眉,她也知道这话有些不合适,就忍了下来,
向致远淡淡的说,王青,你是策划总监,说话注意分寸,不要不过脑子,我们是欧景园的代理公司,好不好。那个工厂拆迁的地块,取名叫欧景园。
 
 
桐花雨—人员
 
 副县长后来居然没安排人来,他要竞争下一届的县长,不想这个时候,让人误会,骆家明安排了他媳妇的一个亲戚,进了财务,他说,本来,我是相信你的,可是我媳妇说,总要安排个财务人员,了解公司的情况,有什么事好帮把手。
  向致远点头,对呀,这是我们的事,你们当然要放个人来,有些事,也省得我解释。骆家明微笑,他不出钱,自然不会参与管理的事,不过,他媳妇说的对,既然是合作,自然要知根知底,我们不多要,可也不能两眼一摸黑,向致远说什么是什么吧。
 
 
桐花雨—傲慢
 
  叶宁不喜欢这位新同事,她叫赵静,赵静人到安静,可是不大理人,说是财经学院的高材生,家人不让她在外地,不得不回来了,找工作高不成低不就,后来是表姐说,这是自家的公司,有股份,你去那里,帮我的忙,别让我吃了亏,你放心那里没人给你脸子瞧。
  赵静也不喜欢叶宁,嫌叶宁叽叽喳喳,没个安省儿。两人的工作,叶宁是出纳,管钱,赵静是做二级帐,目前来讲报税的事,公司找了当地的税务师事务所,梅雨烟这次没参与财务管理,她的职务是办公室出任。
 
 
桐花雨—婚礼
 
 梅雨烟的婚礼是盛大的。
 致远公司的人,都来了,不过现在分别属于两个公司了。两个月没见,到彼此热情的问候。黄建立和杨海涛送的份子钱都上千,杨海涛还奇怪,哥,送这么多,有必要吗,你一出手三千,我也不好太少,只好两千了。
 黄建立说,我挺尊重梅姐的,她其实帮了我不少,那时候,多帮着我协调和向致远的关系。杨海涛点头,这到是个聪明人,听说现在还在向致远那帮忙,帮着前期筹备。黄建立点头,也幸而有她,你说王青和叶宁,哪个是干活的人。
 
 
桐花雨—竞争
 
 王青也来了,向致远有事不能来,只是和阿亮打了个电话,说是回头请他们夫妻吃饭,份子钱他早给了,阿亮埋怨他,你这个人,真是,我还想让你帮我主事呢,你到不来了,向致远一直道歉,我在县里回不去,真是抱歉。
  王青来之前,特意去了美容院,做了护肤,那天穿的衣服,也有些类似晚礼服,叶宁有些奇怪,人家结婚,你穿这么隆重做什么,王青说,你懂什么,我不能让她比下去,我是明远公司的老板娘,她不过是给你表哥打工的,我当然要比她气派,叶宁心中厌恶,好吧,你随便打扮。
  王青果然博得了好多人的注视。
 
 
桐花雨—伴娘
 
  梅雨烟的伴娘是苏静。
  梅雨烟的同学和亲戚都结婚了,只好从公司里找人,自然是想到了周桐和苏静,周桐说,我可不行,喝不了酒,苏静说,我来,我能喝点,梅雨烟说,放心,不会真让你喝那么多的。阿亮给了周桐和苏静一个人一个大红包,那天辛苦你们了,照顾好雨烟。
 苏静说,谢谢姐夫。周桐也忙着致谢。
  苏静是真的感谢梅雨烟,在致远公司几年,她其实是忐忑的,总担心被辞退,因为她的工作,可替代性强,不是策划不是设计,行政也好媒介专员也罢,都没什么特别的技术量,这不,肖悠然出现,就抢了她的媒介工作。幸而每次梅雨烟都帮她调了岗位,这次,她在黄建立这里,成了销售内勤,到是踏实不少,黄建立还指点着她学管理,让她有个销售主管的目标。
 
 
桐花雨—场合
 
  这个场合,苏静是真心为梅雨烟高兴,梅雨烟那几年为了婚事烦恼,她是知道的,只是不好劝,不知讲什么。现在梅雨烟嫁得如意郎君,她是真开心。
  她是机灵的,知道梅姐有一段日子,是心仪向致远的,从心而论,他们是同学,若是成了,也是佳话, 可是苏静感觉,向致远配不上梅雨烟,虽然向能挣钱,人长得帅,可是她感觉向致远有些不知好歹,比如周桐的问题上,一直提拔的是王青,可活都是周桐做,这样一个人,不知怎的,在苏静眼中,不是一个懂得珍惜的人。你看今天,梅雨烟的婚礼,不管是从同学情份,或是同事情份,都该来,他居然不出现了。
 
桐花雨—感触
 
  梅雨烟到没想起向致远,今天这个场合,她的眼神,完全在阿亮身上,今天才发现,阿亮好帅气,阿亮的笑容好温暖,这个人将伴她一生,她知足,有浓浓的幸福感。
  阿亮到有些紧张,他说,我一会儿不会说错词吧,引得周桐和苏静都微笑,梅雨烟安慰他,你是主角,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你高兴就好,不用管什么词不词的,阿亮这才放松些,额头有了汗水。
 
桐花雨—羡慕
 
  苏静说周桐,我们该抓紧了,周桐点头,是呀,今天的梅姐好漂亮,你发现没有,梅姐最近漂亮了许多,苏静点头,那当然,新娘子都是漂亮的。
   周桐的工作相对轻松些,苏静是从头跟到尾,幸而她的酒,早换成了矿泉水,不过就是喝水也够累的。
  苏静看见王青那身红色的晚礼服,真心刺目,她对周桐耳语,这个王青,真神经,你说她穿那件衣服合适吗,周桐皱眉,是呀,有些不适合,梅姐的第三身衣服,和这个有点像。
 
桐花雨—阿亮
 
  阿亮眼尖,看见了,他招手叫来他的表妹,你回我妈那,把那件玫瑰红的衣服拿来,阿亮的表妹奇怪,嫂子不是说,那件太鲜艳吗,换了深红的,阿亮看看王青,你看那个女人的衣服了吗,就是要压过她,那件比她的质地好太多,款式也亮。
   梅雨烟换衣服的时候,看见那件玫红的,还奇怪,不是说用深红的吗。苏静到是明白了,姐,王青那件和这件太像,你要是穿着,不就撞衫了吗。梅雨烟好似记得有个女人穿了件和自己的礼服相似的,到没注意,她本想说没什么,可是看阿亮正望着她,她明白,人家是为了她好。
 
桐花雨—对比
 
  王青还是被比下去了。
  她那件衣服,单看不错,可是和梅雨烟的放在一起,就看了出来,一个是真名牌,一个是A货。
  梅雨烟到是没顾得上和谁比衣服,这个场合,这个时间,她是满满的兴奋,哪里有功夫看王青的衣服,王青的脸色青了。
  王青一个人走了,叶宁看她的背影,活该,自讨没趣。
  于芳芳劝她,算了,你生什么气,她一直就这样,做事不分场合。
  于芳芳现在到是心花怒放,杨海涛到是接受她了,她正想着,怎样快速结婚。
 
 
桐花雨—蜜月
 
  梅雨烟和阿亮飞去巴厘岛蜜月去了。
  王青一个人回了家,脱下那件红礼服,一心的愤怒,有什么可神气的,不就是结个婚吗,我也要结婚,礼服比你的还贵。
  可是王青又冷静下来,她当时承诺过不催婚,可是,她照了照镜子,她叹了口气,她自己明白,明年就三十了,三十的女人,皮肤和二十几岁就是不一样,不是化妆品能遮盖的。不行,一定要快速结婚,真过了三十,就是穿新娘装也不漂亮,别看梅雨烟今天衣服漂亮,可是细看,就是不能和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比水灵。
  向致远,你别打着谈恋爱的名义,拖时间,我一定要结婚。
 
桐花雨—抓紧
 
  王青一个人想心事,首先要扭转向致远妈妈的态度。都是叶宁讨厌,没少说自己的坏话,好吧,报个厨师班,学两道菜,哄老太太高兴。没想到,自己混这一步,她有些悲哀。
  王青是个行动派的,说动就动,她记得贺春燕有个同学,开了个厨师班,对,今天就要报名。
  王青决定了,半年内,一定要结婚。
  她转发了梅雨烟婚宴的照片,在下面备注,新娘子,永远是美丽的。
  她是发给向致远的。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10-25 08:10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