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都市小说 >

远与近—安慰

时间:2019-03-10 08:04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远与近恐惧 齐云瑶醒了。 她双眼炯炯,再也不能入睡。 多少年了,梦见黄文海抢孩子,明知不可能,黄文海重男轻女。可是她明白,这一生最恐惧的事,就是黄鹂让人抢走。那几年,她天天接送黄鹂上下学,可不就是怕呀。 她叹了口气,心结。 这是她的心绪。 远与近
远与近—恐惧
齐云瑶醒了。
她双眼炯炯,再也不能入睡。
多少年了,梦见黄文海抢孩子,明知不可能,黄文海重男轻女。可是她明白,这一生最恐惧的事,就是黄鹂让人抢走。那几年,她天天接送黄鹂上下学,可不就是怕呀。
她叹了口气,心结。
这是她的心绪。
 
远与近—奇怪
早上黄鹂看母亲,明显的有些疲倦,你怎么了,黑眼圈那么明显。
齐云瑶苦笑,做了个梦,睡不着。
黄鹂不以为然,梦又不是真的。
齐云瑶笑笑。
她和黄鹂,有时候说不到一块,这孩子心粗,也幸而如此,父母的离婚,父亲的再婚,对她的伤害,才没能影响她的性格。
 
远与近—房子
齐云瑶一提丽日风景,贺蕊点头,我知道,段海燕告诉我的,她要买,我也心动。我想过了,女人不能没钱,尤其是没男人的女人,更要有个保障,我也买一套。
齐云瑶皱眉,期房有风险。
贺蕊说,就是期房,才有利润空间,才便宜,要是现房了,还有什么空间,挣的就是那个盖房子的钱。
齐云瑶沉思。
贺蕊说,你也要考虑。孩子大了,要结婚,一进你家,那太寒碜了。
 
远与近—寒碜
齐云瑶点头。
她也明白,这也是她暂缓给黄鹂找对象的原因,一是年纪不大,二是如果女婿上门,家里是太寒酸。
她下了决心。
现房买不起,那只有拚一把。
她说,好,算我一个。
贺蕊点头,那好办,我和海燕说了,让她多弄些人,数量大些,和那家开发商谈团购,她原来的一个下属,在那是销售经理。
 
 
远与近—不想借钱
齐云瑶这些年,再苦也没和人借钱。
现在存款不够。她想,真的让女儿和段海燕借钱吗。
这可是欠了个人情。
天大的人情。
在职场上这种人情,可不是随便欠。
 
远与近—小题大做
她和黄鹂提了一次,黄鹂马上不高兴,妈,你不要小题大做,好不好,这点钱,对我们是事,对人家段经理不是事,我们已经说好了,到了付款那天,她带过去好了。而且我定了个还钱的计划。
黄鹂说,我现在的底薪不高,才一千二,可是我的提成还可以,我想了,在贷款下来之前,还清段经理,她不要我利息。
她给我个卡号,我每够一万,往上转一笔,你不要介意了, 我算了,交房时,才能办贷款,两年的时间,没问题。
 
远与近—斗志
齐云瑶被女儿感染了。
好,妈也帮你。
黄鹂摇头,算了吧, 你的收入是固定的,维持我们的开销就好了,也算是帮我,要不然,我一个人开火,那也是钱。
齐云瑶惊讶,妈养你是应该的。
黄鹂到是严肃,过了十八,就不应该,我们那个段主管,就是段志军,是段经理的一个弟弟,他十八岁之后,就没花过家里一分钱,现在还给家里寄钱,人家才是有本事。
 
 
远与近—惊讶
齐云瑶记住了段志军这个名字。
这是个好孩子,而且明显的,对黄鹂有了影响,起码这一段日子,她不再开口闭口的羡慕杨静,总说杨静命好,杨静的家里条件多好,现在的黄鹂,还晓得过了十八就应该自立了,知道靠自己是有本事。
齐云瑶有些安心。
齐云瑶说,这男孩子好,有志气。爸妈多有福气。
 
远与近—多有福气
黄鹂心想,我妈开始羡慕人家有个好儿子,我当然也羡慕杨静有个好爸妈,看看杨静住的什么小区,这是一片高档的小区,那绿化,那小桥流水,那像公园一样的家,多好,我这辈子,都没可能吧,就算有了丽日风景,那是什么地段,里面的配套,也没那么好。心里还是酸酸的。
如果不是我爸妈离婚,如果不是我爸爸重男轻女,我也可能过上杨静那样的日子,不用为钱发愁,杨静烦什么,烦的是相亲,我烦的是什么,是没钱,我们俩的差距,就是一个为了精神,一个为了物质,唉,黄鹂叹了口气,我什么时候,不为了钱,而发愁呀,那就是幸福吧。
想到这里,她第一次咬牙切齿。
 
远与近—暗恨
黄文海,你和我没关系。
黄鹂心想,你断送了我的幸福生活,让我永远不可能在杨静面前平等起来,这些年,杨静对我是好,可是***妈的眼神,那么的怜悯那么的轻视。
都以为我不在意,我妈也以为。
可我在意能怎样,我只好不在意。
流泪没有用,眼泪就不必流了。
 
远与近—欣赏
对于段志军,黄鹂有些崇拜。
她搞不定的客户,段志军都搞定了,也不分黄鹂的提成。
黄鹂请他吃饭,他到是吃了,过后却送了黄鹂一条珍珠手链。
黄鹂惊讶,为什么。段志军说,小姑娘们都带这个,我看挺漂亮的,你看,带上多漂亮。你皮肤好。
 
 
远与近—欢喜
想到段志军,黄鹂脸上有了笑容。
那个段志军,不是很帅,可是他精神,永远的有精神,只要一接电话,低沉的男中音,真好听,只要一看见客户,脸上有了光彩,像一个明星。
黄鹂心想,下个月段志军过生日。
送他什么呢。
要有意义。
 
远与近—礼物
黄鹂对段志军上了心,她自己不知道。
她经常在母亲面前提起段志军,黄鹂提的时候,声音是欢喜的,表情是温柔的。
齐云瑶心中一动。
女儿是不是恋爱。
可能她自己不知道。
齐云瑶有一次问,这个段志军多大了。
 
远与近—可能
黄鹂说,二十七了。
齐云瑶故做惊讶,不小了,有对象了吗。
黄鹂摇头,没有,原来谈了一个,去年吹了。
齐云瑶不解,挺好的挺懂事的孩子, 为什么呀。
黄鹂撇嘴,那个女孩子没眼光呗,段志军多好,她傻呀。
齐云瑶摇头,你做为下级看领导,和人家女友看男友的眼光不一样。
 
 
远与近—眼光
黄鹂若有所思。
我说人家没眼光,我呢。
黄鹂心中一动。
她想到了什么,又不想承认。
段志军是挺好的,可是他对销售员都不错,没见对自己特别好,办公室恋情,是个忌讳,段海燕提醒过她,先老老实实挣几年钱,你年纪不大,不要忙着恋爱,现在一穷二白的,身价太低。
 
 
远与近—身价
听到这个词,黄鹂还不解,身价。
段海燕说,你想呀,你漂亮不如明星,你没钱不是富二代,你学历只是普通,你有什么。人家凭什么喜欢你。
黄鹂惊讶,爱情不就是爱情,还看这个。
当然,段海燕说,谈恋爱不看,可你是个女孩子,你不要太在意恋爱,要奔着结婚去,否则,就是让人欺骗。只恋爱不结婚,那是耍流氓。
黄鹂听得目瞪口呆。
好新鲜,好奇怪。
 
 
远与近—不懂
她睁着一双不知的大眼睛。
段海燕有些怜惜。
好了傻丫头,挣点钱,将来找个条件好些的,你有了房子,你和***,生活环境好些,人家看上去像个样,你们住一套,租一套,也好还房贷,看上去也体面,比你现在相亲有条件多了,要不然,成了三无产品。
三无产品,段海燕解释,对呀,没车没房没稳定工作。
黄鹂一知半解。段海燕说,不要怪家长,***养大你不易,你现在这个年纪,你已经不能怪父母了,你要靠自己努力,这才有实力。怪父母,就是变相的承认,自己没本事。
 
 
远与近—道理
黄鹂一愣。
这样的道理,没人和她说过,她的母亲,一直感觉亏欠了她,从不让她做家务,做家务,她不如杨静。
她有些惊讶。
段海燕说,有本事的人,不会说别人没本事,只有软弱自私的人,才会埋怨别人,黄鹂,你刚上班,要好好工作,不要分心,挣钱才是硬道理,别的都是假的,你有钱了,有房有车,日子舒服了,这才是女人该有的生活,不要指望任何人,父母和男人,都不是你。
 
远与近—点头
黄鹂点头,这样的话听着好爽。
她离开了经理室,遇见段志军,看见段志军,她还是高兴。
段志军关心的问,段经理训你了吗。
黄鹂点头又摇头,没有,段经理是教育我。
段志军一乐,这小丫头满可爱,虽然看上去傻呼呼的。
远与近—领导
领导有领导的眼光。
对于段志军来说,江小霜是个能干的,可是很精明,黄鹂是新人里,比较老实听话的,有时候有些傻气,但人家是实在。
段海燕说,这姑娘别看跟母亲长大,***妈应该是个三观正的人,你看她有时候,主动做卫生,帮着领导做些杂事,这就是家教好,不让孩子太刁。
 段志军说,是,黄鹂还算懂事,不错。能培养。
段海燕点头。
 
 
远与近—阳光
黄鹂的心情不错,她本来挺娇气。
可是在这里,她感觉到挣钱的好处,那些辛苦不算什么。
段海燕开会时说,能挣钱就是好员工。
我们要员工有钱,这就是光荣。
段海燕的理论挺新,是黄鹂以前没接触过的,母亲的教育是,稳重踏实。
 
远与近—挣钱
黄鹂和杨静现在在一起,不聊工作。
杨静那里是典型的办公室政治,各有各的派系,她虽然不参与,可是她是张处长介绍来的,自然成了张处长一派,她不喜欢,可是母亲说,你一派不参与,更麻烦,有好事,没人想你,有麻烦,都放到你身上,不要傻了,张处长人不错,和我有点交情,你就老实听话就成了。
杨静只有点头。
而黄鹂只想着如何谈成客户,每个客户都是她的衣食父母,她现在话多了,状态也好多了。杨静真心羡慕。
远与近—相亲
杨静相亲已经三个月,没什么效果,高不成低不就。
因为不吃晚饭,到是苗条了些。
可是杨静不喜欢这种日子。
妈,我找不到男友,是不是就不能吃晚饭了,这是多么不人道。
刘云芳看看她,我就奇怪,你练习瑜伽,怎么没效果。到是黄鹂有效果。
杨静马上说,有效果,有效果,我感觉我现在苗条多了。再说,那也不是减肥。
 
远与近—烦恼
刘云芳是真的烦恼。
女儿真不省心,从小到大,小学中学都安排好了,大学考得不如意,工作也找了人,相亲对象安排了不少,怎么就没一个适合的。
她说杨静,你不要放松,要减肥,无论如何,先结婚了再说。
我想了想,光在饮食上,下功夫不成,吃药。
杨静张大了嘴。妈,我不愿意。
 
远与近—抗议
  刘云芳冷笑,你有什么资格不乐意,你照照镜子,看看你的样子,你不打扮,你怎么结婚。你要强些好不好,不结婚,别人笑话你,你好意思吗。你们同事,咱们的亲戚朋友,还有小区的邻居,你抬得起头吗。
  杨静也生气。
  妈,这是人话吗,怎么不结婚就抬不起头,哪条法律规定必须结婚,不结婚也不是道德问题,名人不结婚有的是,哪个笑话了,他们乐意笑,让他们傻笑好了,我过我的,和他们什么关系,那些浅薄的人,才盯着别人的私事。
 
远与近—争吵
母女争吵半天,最后杨静摔门而去。
  杨静出来的急,只穿了毛衣,现在天冷,她有些后悔,可是也不好意思,回去拿大衣,幸而拿了书包和手机,只是看看脚上的鞋子,还是棉拖。
 她叹了口气,这叫什么事。
她有些怪自己冲动,不理她就好。
她想了想,只好打车去了黄鹂家。
黄鹂正和母亲盘算买房的事,二人是决定了
 
远与近—惊讶
看见好友的样子,黄鹂吓一跳,你怎么了,这个样子。
齐云瑶马上明白。
 她拉过杨静的手,这孩子,穿成这样,不感冒了,快进黄鹂的房间暖和一下,我给你烧姜汤水。
一句话,杨静的眼泪掉了下来。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这脆弱。

 
远与近—脆弱
杨静进了黄鹂的房间。
黄鹂说,又和***吵架出走,你呀多大的人。
杨静却哭了。
黄鹂一看这样,不好再说什么。
喝了姜汤水,杨静情绪平复些。
刘云芳正和杨大山吵架,闺女出门,你也不追,这冷天,她病了怎么办。
 
 
远与近—奇怪
杨大山奇怪,我要追,你说不让追,现在又后悔,这算什么,人是你气走的,你自己管。
刘云芳生气,你傻呀,我气头上的话,能算吗。
这黑经半夜的,有什么事怎么办,一个大姑娘,真不让人省心。
杨大山开始打电话。
可是杨静的手机没电了。
 
远与近—生气
杨静还委屈,我家人也不打电话。
黄鹂看看,你手机没电了,要不用我的手机回个电话,咱俩的手机充电器不通用。
杨静生气,不打了,
明天到了单位再充电。
我的衣服,她有些发愁。
杨静看看黄鹂。黄鹂说,我看看我的衣服,你能穿吗。
 
 
远与近—大人
最后还是穿了件齐云瑶的棉服,这棉服是浅色的,齐云瑶穿了几天,后来就收了起来,杨静穿上到合适。
黄鹂又找了双自己的鞋子。
大小姐,你凑和吧。
杨静点头,挺好的,我喜欢。
她的情绪又好了,
齐云瑶说,你这孩子,还是给家里打个电话。
 
远与近—固执
杨静固执的不肯。
齐云瑶看看黄鹂,使个眼色。
黄鹂摇头,齐云瑶只好出去了。
这一晚上,刘云芳一直做恶梦,天亮了只好起来,心里半是担忧,半是生气。
她想了想,杨大山你有黄鹂的电话吗。
杨大山摇头。没有。
 
远与近—安慰
杨大山说,不要担忧了,一会儿我去她单位看看。
杨静看见父亲,有些欢喜。
杨大山说,你也是的,电话也不接。
杨静说,没电了。
杨大山叹了口气,好了,气也闹了,下了班,回家,杨静摇头,不,我妈不妥协,我不回。
杨大山生气,这不好吧,你回了家,她自然不敢再逼你。你不回家,住在哪,同学那,给人家添麻烦。
 
远与近—斗争
杨静说,你不用管了。
你告诉我妈,她以后再让我减肥不成,我就这样。
让她打电话给我道歉。
杨大山看看女儿,行,你就折腾。
杨大山走了。想想不对,又折回来,你住在同学家里,有点眼色,多干活,少说话,他拿出一千块钱。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9-10-09 09:10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