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都市小说 >

丁 香花—研究

时间:2018-06-10 08:12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丁香花压力 狄宁笑笑,我估计他是有压力了,可能是他的领导,过问这件事。 沈一山点头,那只有田总了,我到感觉田总有派头,不愧是老总。狄宁不想议论经理,她深知,员工第一大忌,就是背后对领导品头论足。 狄宁换了话题,我做了个问卷,你看看可行不可行,
 
丁香花—压力
 
  狄宁笑笑,我估计他是有压力了,可能是他的领导,过问这件事。
  沈一山点头,那只有田总了,我到感觉田总有派头,不愧是老总。狄宁不想议论经理,她深知,员工第一大忌,就是背后对领导品头论足。
  狄宁换了话题,我做了个问卷,你看看可行不可行,要是没意见,我们打印出来,开始做问卷调查吧。
  沈一山认真的看了看,表态可以,对于狄宁的能力,沈一山没什么可置疑,狄宁从业时间比他久,人比他细致,说有缺点吧,就是太含蓄,不过也好,风头可以让他出。
 
丁香花—问卷
 
  问卷调研的结果出来了,市场上刚需要比较认可两室的户型,和小三室的户型,经济实用。当然了如果是针对改善的人群还是大三室。狄宁考虑的是这处位置,有些偏,唯一的优势是交通还好。但周边没什么形成的配套。
  公司的意愿是售价要高于周边楼盘,她的建议是开发商盖一所学校,最好和名校联合,以学位做为卖点,只有这样,提高售价才有依据,才有客户买单,当然了,宣传要跟上。
 
丁香花—抢功
 
  田总召开销售经理会议,肖晨辉也在,田总说问卷设计的比较不错,有重点,沈一山马上说,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好似问卷是他设计的。田总夸奖了沈一山,对项目吃得透。肖晨辉直觉不是沈一山的手笔,沈一山有些浮躁,于是肖晨辉问了几个细节,沈一山果然回答的有些吃力。
  肖晨辉马上说,做工作要注意细节,不要敷衍了事。
  沈一山有些后悔,开口太早,这时候他明白,肖晨辉不是好糊弄的人,肖做事的风格是较真,认死理,而且死追细节。
 
丁香花—花样
 
  散会后,田明劝肖晨辉,公开会议要给销售经理一点面子,有时事,心里明白就好,不必点破,你其实就是要证明,那个问卷不是沈一山设计的。肖晨辉点头,我讨厌他弄虚作假,把人当傻子。
  田明笑笑,他其实是把自己当傻子。
  肖晨辉一愣。若有所思。
  肖晨辉突然问,我一直不明白,汽车代理权的事明明和岳涵无关,您为什么只针对他,不针对李易康。田明看看肖晨辉,你不明白吗,李易康不能直接针对,他的心只在钱上,针对也白针对。我针对岳涵,你说为什么。
 
丁香花—原委
 
  肖晨辉猜不透,他和田明极熟悉,所以有些话敢讲,我不知道为什么,谁的事就是谁的事。田明叹口气,你呀人直心也直,你就不会转弯吗,为什么岳涵会辞去人力的职务,肖晨辉还是不解。不是因为没让他管理销售中心吗。
  田明只好耐心的分析,岳涵不是那样的人,他是明白我为什么生气。
 人力部是有监察员工动向的职责,李易康的事不是一两天,他们俩经常在一起,他居然毫无察觉,这是他的失职,我一开始还以为他也参与了,并不冤枉他。后来他轻易让出股份,我才感觉,他可能不知情。
 
 
丁香花—幽微
 
  肖晨辉摇头,我还是感觉岳涵有些委屈,李易康有一个长处,他要瞒人一件事,没有瞒不过的,这次如果对方不是您的亲戚,您也不会知情呀。岳涵管理的事务挺多,他和李易康在一起,到是为了图个轻松,未必会想着李易康有事瞒他。
  肖晨辉心想,吴海燕更不会监察到高层管理人员的动向,可是这话不好讲,吴海燕算是田明的心腹。
 
丁香花—心知
 
  田明一笑,你肯定想,吴经理还不如岳涵,我知道,吴海燕是干具体工作的。
  肖晨辉不好再纠缠此事,只好说,您怎么知道,那个问卷不是沈一山设计的。田明感叹,你真是十万个为什么。沈一山的风格是直来直去,他哪里有耐心弄那个劳什子的表格,有些表格可以照抄,可是这个问卷,完全是针对我们的楼盘设计的。一看就是下功夫研究了项目的人才能做出来。
  肖晨辉恍然大悟。田明是什么都明白,却什么都不说。
 
丁香花—原来
 
  他本来想问问,为什么要纵容沈一山,可是不好再问了,要是再开口成了问题宝宝。
  肖晨辉只是奇怪狄宁为什么也沉默,好似沈一山不是抢了她的功劳,狄宁还是原来的个性吧,有些事不屑于问,有些人不屑于搭理。
  肖晨辉忍不住轻声叹了口气。
  田明看看他,我可没让你管销售中心,是你自己要管的。不过管理的事,有些事要睁只眼,有些事要闭只眼。要有分寸。不过你有你的风格,我不勉强。
 
丁香花—面子
 
  沈一山发现肖晨辉不好糊弄,他对肖晨辉有些敬畏了。
  狄宁的态度没什么分别,对他依然客气有加。
  他听过狄宁对销售员的培训,重点是销售态度,要始终如一,对客户要耐心,要有换位思考的角度。
  他有些不以为然,把房子卖出去就成了,管那么多干吗,他到是接受建学校的建议,那是最好的卖点。
 
丁香花—学校
 
  公司开会的时候,说了要建学校,而且会和名校联姻,做为卖点,可以和客户大讲特讲。
  另一个开发商是本地的房产公司,只是资金嫌弱,才和明辉联合。这家公司叫致远公司。
 致远公司到是真的想建学校,而且一直和本市的重点小学商谈,想做人家的分校。
 明辉的宣传部,已经开了新闻发布会,将在曲院花香地块的东南角,建一所重点小学,凡购买本小区房屋的业主,均有一个入学名额。
  致远公司的常总有些不悦,事情没有完全落实,现在公布为实尚早,常总给李易康打电话,两家公司的合作是李易康牵的线。
 
 
丁香花—询问
 
李易康和常总认识七八年了,深知常总办事一板一眼,算是个实诚人,他不知道田总的意图,只好解释,这是宣传的策略吧,常总说,八字才一撇,现在宣传早了些。李易康忙说,不早不早,还一个月开盘,总要让客户知道,项目的优势吧。
   常总想想,必竟不是欺骗,学校是必须要建立的,考虑到业主的方便,这是配套之一,只是能不能和名校联姻,要看后续的合同。
  常总想了想,这样吧,投资建学对项目的发展是有益的,我们估算了一下费用,你们那里按规定要负担百分之五十的费用。
 
 
丁香花—上会
 
  李易康说,这样吧,我过去拿一下你们的预算,不过要晚一点答复,岳涵出去旅游了,这类事情,总要他回来才能开会研究。
  常总到是理解,岳涵管着财务,不可能财务总监不在,就谈投资的事,他说,好吧,你抓紧。在开盘前,这个议题要定下来。
  李易康盘算了一下时间,来得及,岳涵会在开盘前一周回来。
  他满口答应,后来才知道答应的有些早了。
 
丁香花—归来
 
 岳涵旅行归来,不得不马上上班,他心中明白,总这样不是事,他虽然明白田总的意思,可是并不认为自己有错,他以为李易康也有权利寻找自己的项目。只是他忽略了,李易康一直是业务经理,用的是公司的时间和资源,还有费用报销。如果项目归了个人,自然是占用了公司的资源。
 不过表面上,要有个姿态,岳涵明白,自己其时没把公司当成自己的,可能是股份少,他的职责一直是管理岗位,所以也有打工的心态。
 
丁香花—表态
 
  岳涵给田总带了些特产,以示心意,自然肖和李都有。
徐媛看见了东西,这些超市里都能买到,她是羡慕人家,就和肖晨辉抱怨,怎么岳涵有时间出去,你都没时间,我们多久没出去玩了。肖晨辉最烦她这样,处处和人比,连人家旅游都要比一比。他心想,和你出去玩,岂不闷死了。他到是想出去玩玩,海边最好,可是不是和徐媛。
  对于徐媛的话,肖晨辉好似没听见,徐媛有些气恼,他们刚结婚时,还会争执,这几年,话都说的少,基本上她在说,他有时听有时不听。
 
 
丁香花—上会
 
  在董事会上,李易康把常总做的学校预算提交了上来,事先到是给了岳涵一份,岳涵计算过,以常总所列的图示,如果达到这个标准,这个费用算是合理。不过签字时,他犹豫了一下,改为,若以此标准的校舍,此费用基本合理。这是句活话。
  李易康自然支持这个提议,肖晨辉不说话,他对费用的事,到也清楚,大约估算了一下,也算合理,只是他心想,这个标准,在全市都是数一数二的,有必要吗,不过他没开口。岳涵明明是同意了,李易康才上会。
 
丁香花—置疑
 
  田明看看表,这个报告我看了一下,感觉费用太高,我这有去年一所新成立的小学的预算,比这个低不少,当然这个配置是好些,有必要这样的配置吗,这个标准比市区的重点小学都好太多,在私立里也是最好的。
 李易康说,我们既然建,就建最好的,说起来,也是明辉的形象。
 田总看看他,这个项目的开发商是致远地产不是我们,我们只是投资高。
 
丁香花—拖延
 
  田总说,我不同意这个标准的配置。这样吧,这样的支出,也不是小事,下次再议吧,我还有事,先这样吧。
  肖晨辉明白,这是田总否了。只不过是给李易康面子,如果下次上会,费用肯定要调整。
李易康当然明白,不过他有些不甘心,当初的协议上说过,相关的配套标准,由致远提供,双方出资金。
  李易康坚持了一句,田总,我们当时的协议上由致远提供相关的配套标准,现在,他们提供了,我们不能不考虑。
 
 
丁香花—搁置
 
  田总说,我没说致远的标准不对,我也会考虑,只是考虑需要时间,如果致远自己要求修改,那就不是我的问题。
  李易康明白了,如果致远在时间上等不及,自然会妥协,可这样好似拿资金压人家。有违厚道,不如实话实说。
  李易康想了想,还要坚持,岳涵用眼神示意他。
  岳涵的态度明显了,李易康不得不沉默了。
 
丁香花—时间
 
  李易康不太懂岳涵的意思,突然间看到那句,开盘之前议定,突然明白了,如果致远一直拖着开盘的时间,田总也有压力,不开盘就不能回收资金,田明前期的投入,就不能收回。
  他低了头。
  李易康找到了办法,可是不能这样直接和常总提,毕竟他是明辉的股东,他只是拖时间,说,田总忙。常经理后来也懂了,他不催了。
  田明有些恼火,他的确不能单方面决定开盘的时间,虽然销售部由他们这一方负责,可是销售中心的财务却是致远的人。
 
 
丁香花—为难
 
田明感觉学校的标准太高,这比费用花的不值,他终于和岳涵摊牌,你和李易康沟通一下,让致远换个方案,这个方案费用太高。如此的投资额度,有些高了。
 岳涵替致远解释了一句,田总,致远的常总有些完美主义,他们公司上个楼盘的幼儿园,也是全市最好的,他的口号是,不做就不做,要做就第一。
田明说,第一是拿钱堆出来的,现在,我不是不同意小学的配套,这是必须的,我的意思是,参照常规的学校就好了。
岳涵继续说,我理解您的想法,不过常经理不会同意,不如各让一步,取其中。
 
 
丁香花—研究
 
  田总只是说,你们试试吧。
  田明不赞成在小学上大笔投入,此时的岳涵更加相信,他对这个项目,真的可能是只做一期。
  李易康有些不满,不过他情商极高,在会议上没有继续坚持。
  私下里,他问岳涵,田总什么意思,前边的流动资金,已经投了不少,现在拖着不开盘,有什么好处。
  岳涵说,你和那位常总沟通一下,把我们的意思重申一下,延期开盘是双方的损失。李易康突然说,不会是公司资金有问题吧。
  岳涵摇头,不可能,公司没有大项目的投资。
 
 
丁香花—虚晃
 
  就在李易康准备和常总会面的时候,田明突然打电话,同意了建学校的事,不过学校的名称,要用明辉。
  李易康半喜半忧,喜的是算是有进展,忧的是,常经理会同意吗,他一直希望用致远的名字。
  果然常经理犹豫了。
 李易康只好说,不必在名字上纠结吧,重点是按期开盘,学校的资金有着落。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06-15 08:06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