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女性文学女性散文

两棵老槐树的故事

时间:2018-08-14 22:01来源:原创 作者:王莺 点击:
两棵老槐树的故事 距永定河五里,有个村子叫郭庄子。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正当立秋辰时,在村北大道上,吹吹打打地走来一队迎亲的队伍,可当那顶大花轿走到路边两个大槐树下的时候,却停了下来。 看这两棵大槐树十分奇特。东边一棵西边一棵,一样的高矮,相距




两棵老槐树的故事
 


    距永定河五里,有个村子叫郭庄子。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正当立秋辰时,在村北大道上,吹吹打打地走来一队迎亲的队伍,可当那顶大花轿走到路边两个大槐树下的时候,却停了下来。
 

    看这两棵大槐树十分奇特。东边一棵西边一棵,一样的高矮,相距五十米。西边这棵挺拨向上,威武雄壮。东边这一棵,绿萌如盖,树冠竟和树身一样长!仔细端详,竟找不这棵的主干。这一棵所有的羽状复叶向那一棵靠着;那一棵所有的根,枝都向这一棵够着。两棵树龙鳞状的花纹向着一个方向交织着。
 

    原来,这儿的十里八村有这样一个婚庆习俗,仪式还有一个很动听的名字:对槐盟誓。每当新郎把新娘接出来,都要特地绕道来到这两棵大槐树下搞一场特殊的仪式。新郎戴大紅花走到西槐树下,新娘被婆家女眷搀扶着走到东槐树下。司仪高喊“定契!”,一对新人便恭恭敬敬地分别站于两棵槐树下,拿出红色契约书:男方写“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女方读“忠贞不渝,同心同德”。契约交换了,又极为认真地宣读誓言。
 

    司仪又高喊“定天地!”,鼓乐齐鸣,两位祈福官分别手持铜锣立于东西两棵大槐树前,敲锣顺时针绕树告知天地,一对新人欲求天地成全,老槐树为证。
 

    司仪再高喊“撒谷豆”,只见新娘便向大槐树下抛洒花生粟
 

    原来,这郭庄子村西就是无定河,那年芦龙到这里来镇守河域。这卢王有一美艳的爱妃,育有九子一女,生活美满幸福,尤其对他的掌上名珠安岚公主最为疼受。如花似玉的安岚公主今年17岁,整个人儿实乃若轻云之弊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细端详,肩若削成,龙蛇长腰,婀娜多姿。卢王在无定河司守也算是尽责尽职,多年来周边气象吉安,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可宫中龟丞相垂涎已久,谗言佞语于天宫,设计在无定河上布云行雨,兴风作浪,致使洪水频发,旱涝灾害接连不断。民怨沸腾,天旱时把卢王泥塑在日下暴晒,天涝时任由大水冲毁龙王庙。卢王气急败坏:“天要下雨与我何干?”善良的小龙女一心想出宫查探其究竟。
 


 

    时至清明,春光明媚。无定河水波光鳞鳞。一朵美丽洁白的浪花如莲荷盛开,安岚公主飘飘仙然落至无定河畔。而在河两岸的玉树琼林中一位公子徜徉其中。他身材伟岸,飘逸洒脱,如千年古玉般无瑕的皮肤,衬着水墨色衣衫,一双明亮而清澈眼晴,空灵俊秀。此时的郭庄子村正值雨后晴空,一道彩虹架在万顷绿野之上,男耕女织,和谐详和,好一派欣欣向荣之盛世景象!公子欣然吟颂:“绿染乡野架彩虹,金囤粮仓传丰庆。农家血汗得正果,惟有人间懂此情。”
 

    “唯有人间懂此情”!这妙语佳句贯入公主耳中,打开公主心扉:这种一分耕耕一分收获的幸福与快乐,是多么令我向往啊!公主来到公子面前,定睛凝神,心潮澎湃,脸儿已扉红,身己飘然,从未有过的甜蜜爱情油然而生。
 

    那公子也看见了这花样女子,似曾相识倍感亲切,不禁怦然心动:“你是哪里的仙女下凡人间?”安岚不遮不俺,娓娓道来“我本是无定河卢王小女,因父王发洪水酿灾害秧及无辜,被我劝服,今出宫欲查看实情与究竟”
 

    公子道:“我来自大树王国,木神之子,名东方句芒,司掌万物生长,农耕扶桑,知这里水患频发,故欲植树造林,防风固沙。”
 

    安岚听了,无限敬佩心怀爱慕,当下二人私定终身,并相约:待东方育万木成林,安岚查明实情,二人便在人世间结为夫妻,白头谐老。
 

    春夏秋冬,东方巨芒按不同的时辰托太阳升起,依四季轮回随太阳落山。严谨司政毫无怠懈:他播种的草木花朵瓜果蔬菜五谷杂粮都很快地生根发芽,他种植的小苗都茁壮成长参天揽云。因为他每种下一粒种子,就有清泉浇灌。每栽下一根苗儿,就有甘露滋润。他在无定河方圆五里种植了一排排松槐杨柏,在无定河边筑起一座座拒洪防涝的铁壁铜墙。
 

    金生水,水生木。金木水火土,觅相依,初勿忘,天地皆太平。
 

    安岚公主暗中引清泉降甘露辅佐东方,明里上天入河查看水情,故耽搁了多日才回到宫里。卢王坐卧不安,焦虑万分。深爱着的女儿终于回来了,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安岚把出宫见闻如实禀报并将以身相之事一一道来并说:“非此君终生不嫁”卢王大怒:“龙宫中有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神仙逍遥,为何要落入尘世,在人间操劳?”当即下令,命小龙女再不可出宫。
 

    安岚日夜思想着东方,夜不能寐,以泪洗面。龙王再向无定河发威。大暑时节,炎炎烈日先是大旱又为大涝。因有了那些树,百姓聊以充饥,堤坝暂且安然无恙。
 

    卢王恼羞成怒,带领所有虾乒蟹将鲤鱼精等过郭庄子直奔崇文门。小龙女乘机出龙宫寻东方。
 

    洪水滔天,一排排整齐有序的松柏国槐挺拔耸立,洪水凶猛,一片片灌林小草稳定不倒。东方巨芒一直在他的大树王国里,和所有的树在一起,他们有顽强的意志和毅力,他们是最伟大的生命。
 

    天茫茫水茫茫。安岚狠不得一口吞下无定河.她时而引颈高歌,用舞动的尾,擘画河道,引洪入渠,时而腾云驾雾,用飞扬的翼,驱散阴霾,布满彩霞。
 

    洪水终于退了。
 

    他思念着安岚,他看真切了安岚为他气吐山河。他望着平静的无定河呼唤着安岚。他来到最初相见的地方等待着安岚。一天两天三两……终不见心上人。
 

    此时的安岚已奄奄一息,沉入河底。他的父王又愧又悔又气,虽悉心照料,但任良医神丹妙药仍不见效。
 

    转眼之间到了冬至,一直窥探东方行迹的龟丞相忽来报“那人已化做树了!”安岚闻之一下子扑倒在龙宫大殿门前欲跳龙门,“求父王让我与他见上最后一面!”说罢口吐鲜血晕厥过去,无定河顿失滔滔。
 

    “见上一面吧”卢王心都碎了。
 

    安岚知道,出无定河向东向北近五里,那个魂迁梦绕的地方,那个人间天堂里的他,正在那里等着要和她做夫妻。度日如年的漫长岁月,那个痴心相爱人啊,是否仍在水一方?



 

    阡陌红尘,粮谷归仓,炊烟缭绕。哪里见得东方身影?寻寻觅觅:“你在哪里?”忽见一缕冬日暖阳映衬下的一棵大槐树,:树影斑驳在向她诉说,树枝伸展再向她招手。安岚公主分明看清楚了:那笔直粗壮的干是他的身,那宽厚的枝是他的臂膀,那水墨色的衣衫,那阳光一般明亮温暖的眼睛。当她走向这棵树的时候,还棵大槐树的根迅而破土而生,树身宽厚的胸膛,树枝有力的臂膀,紧紧环绕安岚公主长的颀长的双腿,她的颈,柔细的腰……古玉一样的面庞温润着她的脸
 

    “快,把我的公主拉回来!”卢王似乎绝望了, 一大群大力水怪正在用力试图把他们分开。
 

    她看到棵树的根,龙蟠虬结于深深的土地。撕裂,分离,她看清了他是这样挺拔俊秀。又是一次撕裂,分离,这回她看得更清楚了,这如大伞一样的树冠,她就是那美丽花冠下的新娘。又是更猛烈的撕裂,分离,她感到自己身心已经和他融为一体,幽香的气息弥漫开来……
 

    “住手”卢王老泪纵横。
 

    终于他们拉不断,扯不断了。安岚脚下仿佛生了无数的根,伸展延绵着,向着那棵树深入,交错,相握。浑身上下的脉络饱满而奔涌,肢体蓬勃而坚韧。生根,抽枝,成叶……最后安岚公主也成了一棵树!
 

    这一棵,那一棵,依然枝繁叶茂,依然挺拔向上,依然一树花香。一样的高度一样的威仪,一样的坚守与执着。谁也不可能把他们分离!
 

    光绪年间,一场洪水、房倒屋塌、多少庄稼树木被连根拔起。难民返乡,绝望至极。但人们惊诧于村北那两棵大槐树屹立不倒,形态如初。
 

    多少年过去了,一群群孩子在蹦蹦跳跳唱着那首记不清是从爸爸妈妈还是从爷爷奶奶那里学来的歌谣:两棵大槐树\年岁说不清\月下定终身\真心成鸾凤\根根相接连\叶叶紧相拥。
 

    又是多少年过去了,现如今,在郭庄子双林路两旁,一东一西,在哪儿,仍有这两棵老槐树,身心合一。一棵有粗大大的干,另一树不见了树身。他们仿佛永远分离,却有终身相衣。
 

    不信?你去看看。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各位朋友,下面的相关文章可能对您很有帮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