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短篇小说短篇原创

林场老炮儿钱大军

时间:2021-09-16 15:17来源: 作者: 点击:
钱大军是大兴安岭红星林场的一名职工,自小和父母在林区里生活、长大。与其他同龄人一样接父母的班儿,也成为了一名林场的正式职工。 红星林场地处大兴安岭深处,是个只有二百多户职工的小型林场,虽然和其他众多大型林场的待遇是比不了的,但在六七十年代,
       钱大军是大兴安岭红星林场的一名职工,自小和父母在林区里生活、长大。与其他同龄人一样接父母的班儿,也成为了一名林场的正式职工。
     红星林场地处大兴安岭深处,是个只有二百多户职工的小型林场,虽然和其他众多大型林场的待遇是比不了的,但在六七十年代,在林场工作也是一份值得炫耀的事儿。
     林场的日常工作只有两种,伐木和运输。伐过的木材,拖运到山脚下,经由一条货运的小火车,运出大山深处,为国家的建设做出一份贡献。
      那会儿的人们没有环保意识,伐木就是工作,虽说能累一些,但相比那些种田的农民来说要好上不少,听说大山外很多种了一辈子地的老农民还不能吃饱肚子,咱们这儿好歹还能吃上一口饱饭。
      七十年代后期国家调整了经济政策的方向,又政治建设转到了经济建设上来,很多林区的老百姓,也对未来充满了期待,毕竟谁都希望自己的日子过得好一点,自己的收入多一点。
     老百姓是这么想的,当然林场的场长也是这么想的。林场不大,厂长一个人一把抓,什么事儿自己一个人点头就决定了,在红星林场做个场长就和一个土皇帝没啥区别。
      林区的生活条件很是艰苦,国家划拨了不少对林区职工的补助,场长都以各种理由挪作他用,老百姓还是住着破房子,还是和十年前一样没有任何改变,职工们心里有气但只能暗气暗憋,除非你是不想在这儿干了!
钱大军在林场是出了名儿的刺头,不爱干活儿,出工不出力,这面儿伐木呢,他跑到大林子深处套兔子去了,班组长不敢说也不敢管,这个钱大军在林场这块儿向来以生性霸道闻名儿整个林区,别说红星林场了,周边几个林场都让他打遍了。
      前几年因为自己下的套子绊住了一只狍子,被山底下八一农场的几个知青给抬了回去改善生活了,这钱大军抄起自制的双筒猎枪,单枪匹马到山底下就给一个北京知青腿给打折了,这还不算完,用枪管指着这帮子北京知青警告说“今后哪个知青再敢上山,见一个打一个,就地活埋!”
     你看看,就这嚣张气焰在今天那就是不折不扣的黑恶势力,可是这帮十八九岁的孩子,看到这个活流氓谁也没办法,只能下的一声不吭,直到钱大军转身离去,才敢过去查看悲伤之情的伤势。
     这次出事儿,在八一农场和红星林场钱大军可算是出了大名了,林区公安局将钱大军关了半个多月,才托人给放出来,出来之后的钱大军还是依然我行我素,看谁不满意上去就是一个大脖溜子,不少工友都离他远远的,生怕那句话说得让他不高兴了再挨一顿揍。
     如果说林场场长老何是土皇帝,那钱大军就是地下太上皇毫不过分,钱大军在林场是个“棍儿”没人敢招惹,只有从小玩到大的几个发小儿跟着他胡闹,喝酒打架泡病号,谁有事儿和班组长打个招呼“大军找我过去一趟”没人去问干什么,就这么牛气!
     场长老何自己有自己的捞钱道儿,扣着职工的钱不发,自己在山外面倒腾着买卖挣了不少钱,可职工都得要吃饭啊,厂长的政策就是能拖就拖,实在不行就先少给点生活费,再多要眼珠一瞪“你想咋的?蹬鼻子上脸啊?这一百多块钱不够你一家活的啊?”
       很多职工不敢招惹场长,就只能作罢,没钱再去要去呗!整的自己应得的工资像是场长赏赐似的!
       场长敢拖老实人的工资和补助款,可是对钱大军那时毕恭毕敬,借他俩胆儿他也不敢招惹钱大军啊!场长背后总说“穿新鞋还能踩狗尿苔吗?要就给他完了呗!”
      这场长也是个欺软怕硬的货,按说钱大军每月领的工资足够他一家的花销了,可钱大军这人敞亮惯了,有点钱儿就留不住,没事儿就招呼自己的几个狐朋狗友下山买醉去,你就看发工资那几天吧,在林场你肯定找不到钱大军,不定又在哪家酒馆子喝得烂醉呢!
       钱大军这人大大咧咧的惯了,实在没钱又馋酒了,就联合几个工友,找个木头贩子,将山上的木材运出去,换两个钱儿花花。
       当时林场的职工都是安分守己的好员工,再没钱即使勒着裤袋过紧日子,也不敢这么干,这是倒卖国有资产,要是被抓到可不是打架斗殴那么简单,这是犯罪,逮住了至少五年起步。
      钱大军才不在乎这个呢,“我卖几根木头就是犯罪,那场长都够枪毙十几次的了,都怕什么?出了事儿有我呢!”
      从伐木班组长到保卫科、运输队,谁也不敢得罪钱大军,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我们可没和你一起私卖木材。
     钱大军一趟小火车下去至少几百块钱的收入,他这个人也不扣,该给大家伙儿分钱就分钱,自己从不吃独食儿,够自己喝酒快活的就行!用钱大军的话讲“前这玩意儿,够花就行呗!多少钱是多?咱又不做守财奴,整那么多有啥用!整个大林子都够我吃上一辈子的了!”
      钱大军对钱不扣,给大家印象一直不错,这位活阎王吃顺不吃呛,别顶着和他干那就没事儿。
     林场职工家属大家都住在一块儿,平房、木栅栏围成的小院儿,也不是啥家属大院,充其量也就是个不大的小村子,一段时间一来场长老何扣着大伙儿的生活费不发,谁家有点小病小灾儿的还真挺憋手,没钱啊!
      这不三林子家得小丫头也不知道咋整的得了大脑炎,送到了山下的卫生所,卫生所一看这个情况自己也没有就一直的能力啊,就劝说三林子一家赶紧送到哈尔滨,这病可是耽误不得!
三林子掏遍全兜只凑上了一张火车票钱,就这点儿钱别说治病了,你就是连路费都不够啊!这可把三林子愁得够呛!
      红星林场不大,谁家两口子拌嘴,用不了一天功夫儿整个林场基本上就都能知道了,三林子家的事儿,钱大军也早就知道了,都是在一个班组,不过去探望一下不是那么回事儿,一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钱大军看着蔫头耷拉脑的三林子问道“咋的了?还整蔫了?孩子有病赶紧治呗,多大回事儿啊!你看你那熊样儿。操!”
     “我也想治啊!得去哈尔滨,我现在满兜只凑上一张火车票的钱,听说住院得好几百,我上哪去凑啊!上午我去找厂长了,人还不在厂部,说是下山开会去了,啥时候能回来还不一定呢!”三林子捂着脸,边哭边说道。
     “操!咋娘们儿唧唧地,我就见不了老爷们哭,你找车准备去火车站吧!半个点儿我给你送钱过来!啥事儿啊!就知道哭。 ”钱大军就见不得人流泪,自己也是两眼通红的走出了卫生所。
      钱大军还真是有点道行,果然半个点之后就给三林子凑上了三百多块钱,给三林子送了过来。
      “大军,你这让我说啥好!我们两口子给你跪下磕一个吧!”三林子拉着媳妇儿就想给钱大军跪下磕头。
      “滚犊子!赶紧去哈尔滨给孩子看病去吧!净整那些没有的,到那面钱不够,往厂部给我打电话,听到没有?穷家富路,在哈尔滨可别给自己个儿憋住。走了!”钱大军也不废话转身就走。
     这钱是哪来的?这还真就不是钱大军自己的钱,工友们谁家都不富裕,和谁能借出这么大一笔钱去呢!
嗨!满山不都是木材吗!钱大军转身就去找了木贩子,一千方木材换三百元钱,这事儿没有哪个木材贩子不愿意干的!当即给钱大军点了三十张大团结,约好晚上拉木头。
      这 一千方木材至少也得一千多块,要不是急用钱,大军才懒得揽着破差事呢!还让木头贩子拿了一把便宜。
当天夜里按照约定钱大军让人将木头运到了接货地点,说巧不巧让场长老何撞了正着,这平时你偷偷摸摸卖了也就是卖了,老何权当没看见,可撞到了就不能不管了,这要是再不管今后这林场谁都敢倒卖国家资产了。
      “钱大军,你这是干什么呢?这是国有资产你知道不?”场长老何一本正经的向钱大军发问道。
       “知道啊!咋不知道这是违法了?没有今天的木材,三林子家的丫头今儿就得扔在这儿你知道不?三林子上哪找钱去给孩子治病去?”钱大军满不在乎的答道,
      钱大军压根儿就没把老何放在眼里,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喝工人的血,现在到我跟前儿装什么假正经来了。
     “你这个事儿,场里得处理,你知道不?赶紧把木头给我拉回去!”场长老何其实不过是想装装样子罢了,没想真的处理钱大军,只要他能认个错儿,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操!老何,你说梦话呢?还是今天在山下吃馆子撑到了,钱已经给三林子拿去给孩子看病了,木头你说不卖就       不卖啊?我钱大军吐口吐沫砸个坑儿,说话就得算话!啥事儿我一个人扛着,木材今天必须拉走,谁说啥都不好使!装车,拉!我看谁敢拦着!”钱大军也是气势汹汹,没给老何一点面子。
      木材贩子偷眼看钱大军“你看个毛啊?让你拉木头你没听见啊?我今儿把木头算是交给你了!拉不拉你自己的事儿。不拉钱也不给你退了!我走了啊!”钱大军对木材贩子说道。
     木材贩子总和钱大军打交道,知道这位爷,是说得出就能做得到的主儿,赶紧装车吧!不然三百块可就打水漂了!
     气得场长老何是干瞪眼,一点招儿也没有,老何一扭身上了吉普车奔着厂部就去了。
     一千方木材是被木贩子拉走了,可第二天钱大军最终等来的确是厂部大喇叭广播中对钱大军私自倒卖国有资产的指名通报批评。
     一早上还睡得迷迷瞪瞪的钱大军听到喇叭的广播内容,差点儿没气炸了连肝肺“你个犊子玩意,不给发工资,还嫌我倒卖木材?你要是把工资发了我还扯那犊子,大半夜的往外拉木头冻个贼死!”
      钱大军这个莽汉,提起自己的双筒猎就够奔厂部去了。二十分钟之后,整个厂部家属区就知道了厂部发生了什么事儿。
      “轰!”一声猎枪的炸响,就由着厂部的大喇叭传了出来,紧接着就是几个人的拉扯叫骂声“犊子玩意儿,你他妈的还敢给我通报,我轰死你!”“大军、大军你冷静点,场长也没办法,都是为了工作啊!”厂部会计的声音传了出来。
     “少扯犊子!老何你他妈的诚心出我洋相是不是?你把大家伙儿工资开了,我他妈还嫌卖木材费事呢?”钱大军的声音传了出来。
      “ 大军啊!你冷静点,我这不是也有难处吗!你听我说,这个破场长我真不愿意干了!我太难了,我昨天就是给咱们厂子职工争取工资去了!你这都是误会我了,你说你卖木材我撞见了能不管吗?例行公事罢了!你别认真!别认真”场长老何的求饶声又传了出来。
     “少他妈的废话,老何!你不爱干,赶紧滚犊子,听见没有?你今儿马上到区林场是打调离报告还是辞职报告我不管,反正你不能在咱们场子待了,今后红星林场就我钱大军说了算,我给大家伙儿开工资,我就是场长你听明白没有?”“轰”又是一声枪响。
      钱大军扛着双筒猎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林场的场部回家睡回笼觉去了。
       场长老何是吓得不轻,钱大军这个活阎王是真敢拿枪轰了自己啊!可拉倒吧,这些年在红星林场这块儿自己也没少捞,够本了,见好就收吧!更何况这大喇叭一直没关,整个场区早就知道自己丢人的事儿了!
       场长老何当天去跑到区厂部,申请调离去了!
      老何死活都不肯留在红星林场了,区厂部只好将老何“换防”到其他林场工作,但红星林场不能没有负责人啊!只要又调来一位场长走马上任。
      钱大军这个活阎王是和场部对上了,谁来也不好使,都不准出工上山作业,说别的没用!我钱大军就想当红星林场的场长行不行?我当场长都让你们吃想的喝辣的过上好日子干不干!
      工人当然都想过好日子了,谁干不是干!不少起哄架秧子的闲汉,都举双手支持钱大军当场长,可是基层员工认可没有用,这又不是选村长,必须区厂部认可才行!
      区厂部压根儿就不理这个茬儿,就是直接空降场长,你既然空降,那我们就不给你面子,不出活儿!看你咋地?连续几任场长都被气走了,这红星林场渐渐地成了没人管教的野孩子。
       那这事儿就好办多了,按照区下达的任务保质保量,发送木材,有劲头儿多干是咱自己的,一时间还真就成了钱大军口中的全民致富了,别的林场都是私下里偷偷摸摸的倒卖木材,可红星林场上午为国家工作挣工资,下午就是为自己工作挣外快。
      红星林场在钱大军的领导下公开倒卖木材,让全厂职工都没少赚,不少人都死心塌地的跟着钱大军,这人义气、不抠搜!这两点就够了。
      这样的日子一直过了小半年,区林场的干部都认为这红星林场这么干下去,今年的任务指标肯定是完成不了,不行就给红星林场合并到其他林场一起管理,可到了年底已统计,红星林场不但完成了任务指标,而且还是超额完成的,这让所有人都很意外。,
      当初离开红星林场得老何,本来想借着这个机会看看热闹,可是热闹没看成,反倒成了看红星林场的喜报了!
上级领导也乐于看到红星林场这么有序的发展,谁干这个厂长不是干呢!既然钱大军有这个实力,那就让他放开手大胆地去干吧!
       区林场的一纸委任状,使得钱大军这个地下林场场长终于转正了,钱大军为人公道,使得红星林场的老百姓过的都是不错,都觉得这个红星林场就应该是钱大军当家才行!
       老百姓跟着钱大军过了不少年好日子,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深入,钱大军敏感的觉出来,国家今后不能再支持伐木了,今后得为厂区几百号人的生计做打算了。
        钱大军给大家开了个会,把自己的想法儿说了出来“咱得有居安思危的想法儿,如果有一天,我说如果啊!国家不让咱们再伐木了,咱们该咋整?你们寻思过没有?”
       大家七嘴八舌的你说一句我说一句,说啥的都有“不能吧!有林业局一天儿,咱这场子就不能撤!”
       “可拉倒吧!辽宁那边儿,不少企业都开始裁员了!都是没准儿的事儿!”
        钱大军见大家伙儿没有任何的准信儿,就清了清嗓子说道“行了!都别吵吵了!听我说吧,不管国家裁撤不裁撤林场,咱都得想点啥后路,别等到眼前出现了咱该傻眼了!我的意思是,咱去省城买块地皮,先扔着呗!今后盖个楼啥的,咱大伙儿也不能总住在这大山里啊!孩子今后都得上大学,老人看病,都方便,是不是!你大家伙儿觉得咋样?都参谋参谋!”
         这的确是个好事儿,大家伙儿都一致同意,谁愿意还在大林子里住上一辈子啊!
         钱大军打击拍板敲定了这个事儿,用红星林场自己的小金库,加上职工的部分投资款还真就在省城圈了一大片地皮。具体啥时候开工建设,这事儿还没有定,有地皮,啥时候建不行,还差这几天儿了!
        红星林场没等来地皮住宅的建设,反倒等到了红星林场解散的消息,红星林场所有职工全部下岗了,大家伙儿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最后还是钱大军提醒大家咱们在省城还有一片地皮呢!
       这帮林场的汉子,在钱大军的带领下开始开发省城那片地皮,谁也没想到一群没经手过盖房子的林场工人,竟然像摞积木一样,一点一点的把房子给建了起来。
      林场职工每家分到了一所住宅,剩下的房产刚好赶上房价大涨的好时候,又让红星林场的职工狠狠的赚了一笔。
        跟着钱大军有钱赚!钱大军对得起他这个姓,看事儿总比别人远那么一咕噜,一帮子伐木工人和钱大军成立了房地产开发公司全国各地的到处去拿地,盖房子!生意是做得越来越大。
        红星林场较其他林场而言受下岗大潮的冲击并不大,因为它们早就铺好了一条后路,钱大军如今都以七十多了,现居住在三亚养老,谈及当年在林场的往事的时候他依然感叹“还是那时候活得痛快!”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21-09-15 18:09 最后登录:2022-01-21 10:01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