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短篇小说短篇原创

女混混儿陈大娟子的江湖逸闻

时间:2021-09-16 09:20来源: 作者:半山精舍 点击:
自古以来街头混混儿都是男人的天下,哪怕是几千年以来也鲜有女混混儿能够在圈里立棍儿成功的,一来说明这行儿不是那么好混的,再一个也说明这入不得主流儿的行当也着实是凶险异常。 入了这行儿家人让人戳脊梁骨不说,到死未必能留下一个好名声,远了不提,单
      自古以来街头混混儿都是男人的天下,哪怕是几千年以来也鲜有女混混儿能够在圈里“立棍儿”成功的,一来说明这行儿不是那么好混的,再一个也说明这入不得主流儿的行当也着实是凶险异常。
       入了这行儿家人让人戳脊梁骨不说,到死未必能留下一个好名声,远了不提,单就说曾经为抗战出过力的杜月笙杜先生到死都觉得混混儿都算不上什么正经的行当。有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翻翻杜先生的生平资料读一读。
咱们今天解弦更张另辟蹊径,给大家换换口味,讲讲七八十年代东北的的女混混儿!对喽!您没听错就是讲“女混混儿”
        刚才咱们都说了,混混儿这圈儿里可都是男人的天下,这可怎么又出来女混混儿了呢?您别急,听我慢慢给您到来。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那会儿,在咱们辽宁的锦州还就出了这么一位“女混混儿”。一些道儿上小痞子、小赖子见面儿都得尊称一句“娟姐”或是“二嫂”。别看是一群大老爷们儿可没有没有敢在这位“娟姐”跟前儿炸刺的!
这“娟姐”是何方人物能有这么大的能耐呢,这话还得往前倒。
         这“娟姐”就是咱们今天故事里的主人公,在家的时候小名就叫“大娟子”七十年代那会儿,全国都一个样儿,要是能在工厂里有份工作吃上商品粮,那可是一件了不得的事儿了,家住锦县农村的陈大娟子,祖辈儿都是种地的,到了大娟子爹这一辈儿,一连生了四个丫头,才总算盼来了个带把儿的小子。
         那会儿还有生产队,生活儿也挺苦的,大娟子他爹为了能减轻点家庭负担,也为了今后能让孩子有个好的出路,       就托一个远房亲戚给大娟子在锦州市的纺织二厂找了一份临时工的工作。
         在全家人的眼里这大娟子算是一步登天了,终于过上了全家人梦寐以求的城里人的日子了,这事儿在全村来说也是个不小的轰动啊!
         家人梦想着大娟子在厂子里好好干,过几年一转证就是正式的国家工人了,今后在城里找个好小伙儿,这一辈子就算妥妥的脱离了庄稼地了。
         可怎成想事儿不遂人愿,长相秀丽大娟子刚进厂工作就被车间主人给“瞄”上了,车间主人四十多岁的年纪,在厂里是个人尽皆知的臭流氓,经常借着工作的机会占女工的便宜。
        见自己的车间里来了新人,这坏得冒泡的小子,就又开始打坏主意了,有事儿没事儿的总去和大娟子套近乎,送点小礼物啥的。大娟子虽然家穷岁数小,可也不是个贪小便宜的人,自己几次三番的婉拒了车间主任的“好意”。
        大娟子在车间里人缘不错,小孩会来事儿,不怕吃苦受累,啥脏活累活儿都抢着干,想着这份儿工作来的不容易,是老爹求爷爷告奶奶好不容易才给自己办进来的,自己要是真的干不好岂不是辜负了父母的期望吗?更何况家里到处用钱的地方也实在太多了。
        车间里的老大姐们都挺喜欢这个小丫头的,私下里就告诉大娟子这车间主任没安好心,自己小心点,能离他远点,尽量就离他远点!
         大娟子也就记下了老大姐们对她的叮嘱,把车间里调试线轴的一把改锥,就悄悄地藏在了后腰上。
         大娟子每每见到车间主任,都是对他恭敬有加,远远地保持着距离,这车间主任合计了好几次也都是没有下手的机会,只能看着长相俊美的大娟子干着急!
         一转眼半年的时间就过去了,大娟子由于工作突出,连续几个月被评为了个人先进标兵,奖金一点不比正式员工拿得少。
         大娟子心里这个美啊,想不到自己一个月的收入都快赶上家里小半年的了,这要是转正了,那不得挣得还要多啊!
        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你想啥就会来啥。刚觉得困,就会有人过来给你送枕头,这不吗,一天夜班儿车间主任要找大娟子谈话,想征询一下大娟子关于转正的个人意见!
       其实这玩意儿有啥可谈的,你要是真想给人家转正,没有哪个临时工不愿意转正的。除非是傻子才不爱转正呢!
       这车间主任借着给大娟子转正的名义,在一间没人的办公室里开始对大娟子动手动脚的,又是啃又是抱的,还说这大娟子只要跟了他,不但把大娟子转成正式工,还要给她调到办公室工作。这车间主任在那一刻还真就把自己当成了厂长,认为一个农村种地的丫头,也没啥见识,骗到手了,我办不了你也不能咋滴,你还能满大街嚷嚷去啊?
        那会儿的姑娘都很淳朴、保守,虽说大娟子是个从农村来的姑娘,没见过啥大世面,但人家可是个正经人家的丫头,我在厂子里是做工的,可不是过来和你一个油腻的中年大叔“搞破鞋的”转正咋的?和你搞破鞋才能转正,我宁愿不要这份工作,也不能干这事儿啊!
       车间主任见甜言蜜语不成,就要霸王硬上弓,想强来,就在二人撕扯当中,眼看大娟子就在体力不支之际,顺手把后腰的别的改锥拽了出来,对着压在自身上的车间主任,就连刺了两下,趁着主任捂着伤口大叫之际,捂着脸哭着跑出了办公室。
       车间主任的命根子被刺中了,在以后的日子里再也没机会祸害大姑娘了,而大娟子却因故意伤人被抓了起来判了三年徒刑。车间主任觉得还不够解气,到处造谣说大娟子为了转正想找他疏通关系,要主动和他睡觉,自己没答应大娟子才恼羞成怒,用早就准备好的刀子刺伤他的!
        厂子里的人都暗自骂这个不是人的玩意“呸!你自己个儿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还好意思到处讲究儿别人,不要脸的玩意儿!”
       人嘴两张皮,说啥的都有!不大点儿的锦州小城没出半个月传得满城风雨,在那个脸面比命都重要的年代,大娟子这一辈子就会在了这个人渣的手里。
       没过多久大娟子的村儿里也都知道了这个事儿,一家人忍受着四邻八舍的冷眼,老爹觉得丢人差点没上吊自杀,和老伴儿俩人一天长吁短叹,这下可好,今后找个正经婆家都难!
       大娟子服了两年刑,由于在狱中表现良好,就提前释放了!出狱那天,家里没有人过来接她回家,大娟子漫无目的的四处游逛在人流匆匆的自行车海之中,仿佛不认识了这座城市一样。
       大娟子出狱时早已经是八十年代初了,国家正在打开国门之时,满大街上涌现出了很多新奇的玩意儿,开始出现不少农村人在街头公开的卖些农副产品了,还出现了不少的个人开的饭店。
      大娟子是个不服输的姑娘,不甘心就这么灰头土脸的回到村儿里去种地去,更何况出了这事儿,自己也没有脸再回去了!
       夜色渐浓,大娟子忍受着肚子的饥饿,无力地蹲在最热闹的卫东大街上,望着街上的稀少的人群实在不知道该去哪里,可能是天无绝人之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大娘路过这里,见大娟子可怜就和大娟子攀谈了起来。
      原来这老太太姓马,就在不远处的街口卖茶叶蛋,现在市场经济开始搞活,谁都愿意多挣俩钱,这不吗,街上人少了,就准备自己收拾收拾回家,刚巧在这就遇到这无处可去的大娟子。
       老太太是个热心肠,让没地方安身的大娟子和自己一起回家。老太太老头儿走得早,留下了一儿一女,儿子岁数比大娟子能大上三四岁,是个不着调的货,天天在外面惹是生非,从来不着家。老太太的闺女和大娟子一般大,在市医院做护士!闺女懂事儿,孝顺不用老太太操心!
       老太太念念叨叨和大娟子推着自行车就回到了自己的家。
       大娟子在马老太太这里找到了家的温暖,自己帮着老太太一起煮茶叶蛋,一起去卖茶叶蛋,小日子过得也算是开心。
       就在大娟子在马老太太家住了一个星期的时候,大娟子遇到了马老太太回家中找东西的儿子马二亮。
       在这儿咱要多说一句,七十年代那会儿,马二亮也是锦州有一号的“棍儿”,马二亮小伙长得眉清目秀的很是精神,在锦州城里可是一位有名有号的活阎王,曾经自己孤身一人在女儿河边上和人约架,凭借手里的一把管叉接连刺伤三人,其余的都被浑身是血的马二亮吓得落荒而逃。
        这大娟子和马二亮属于是一见钟情,看对眼儿了,就这么的俩人是真心实意的好上了!马老太太也乐于见到这样的好事儿,毕竟儿子二十六七了,整天的和人争强斗狠谁也不愿意上门儿说媒来。可巧了“捡来”一个貌美如花的好儿媳妇儿。
        老太太这一天天乐的都合不拢嘴,今后俩人结婚就好了,结婚了二亮也就能收收心了,就不能成天在外面和那群小赖子搅和在一块儿了,再过个一年半载的生个大胖孙子,我也就能对的起那死去的老头子了!
马老太太有时候想想睡觉都能笑醒,幸福来得就是这么突然!
        马二亮对大娟子也挺好的,骑着自行车游遍了锦州城好玩儿的地方,见到好吃的,自己舍不得吃也要让大娟子吃个痛快,两个人的感情如胶似漆,走到哪都是手挽着手,像是恩爱有加的小两口似的。
         马二亮带着大娟子和自己总在块一起玩的哥们儿们见了面儿,大娟子的能说会道的贤惠劲儿,让这帮小光棍子都艳羡不已。都早早的改口叫了“二嫂”
        马二亮不再参与街面儿上的“拔棍儿”的烂事了,有家了今后就得好好过日子!马二亮和大娟子两人把老房子粉刷一新,合计着就在“十一”国庆结婚,到时候把所有哥们儿都叫过来,办个热热闹闹的婚礼。
        这些日子马二亮和一些哥儿们,到处求人打家具,大娟子和自己的未来小姑子没事儿就往“二百”大楼跑,看看最近时兴儿啥样的衣裳,寻思着再买点被面儿,自己做床新婚的被子。全家人和朋友们都为马二亮和大娟子的婚事儿而高兴。
       可哪成想天有不测风雨,人有旦夕祸福!就在马二亮和两个哥们儿去取家具的途中,遇到了以前的仇家,一场大战不可避免。
        可好虎架不住狼多,等有人打电话去报告公安的时候三人早已经躺在了血泊之中,马二亮被人扎断了大动脉,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而去世了。
        马二亮一家人伤心欲绝自不必说,虽说大娟子没有过门儿,但依然以夫妻之礼送别了马二亮。
        处理完了马二亮的后事儿,陈大娟剪掉了自己的一双大辫子,像男人一样剃了一个五号儿头,陈大娟子召集了以前跟着马二亮一起玩的诸多癞子们,开始了为马二亮的复仇之路。
        江湖圈里有的人说陈大娟子挑了仇家的大筋,有的说刺瞎了对方的一只眼睛,还有的说陈大娟子把人给杀了。
       但警察没有抓陈大娟子,我觉得把人杀了有点扯!锦州城就是再小也是有砖、有瓦、有王法的现代城市,杀人你逃到天边也得把你抓回来枪毙!“杀人偿命吗!”
        反正锦州城里街(gai)面儿上就有了“二嫂”“娟姐”这么一号人物,争强斗狠丝毫不比爷们儿差,带着一帮兄弟四处“拔棍儿”立威,加上大娟子做事儿谨小慎微,善用脑瓜子算计,出手狠辣,一段时间竟然崭露头角,归拢了不少以前和马二亮齐名的大赖子。
       跟着大娟子混可比跟着马二亮那会儿来劲儿,不但到哪都有面儿,而且还有钱拿,有江湖前辈曾经说过,邓爷爷的改革开放让全中国的老百姓过上了好日子,锦州城里的“娟姐”也是锦州混子圈儿里第一个将“势力”转化为“经济”的女强人。
       那会儿的锦州客运站、火车站、太和一片的菜市场都属于“娟姐”的势力范围,小绺(扒手)、卖假药的、抽签的算命的、要饭的你都得给“娟姐”抽成,不然砸了你的摊子是轻的,做个扣儿,给你一顿胖揍直接送到派出所,说你诈骗,还得给你关上十天半个月的。
        你放心要是不守规矩,折腾你的招儿有的是,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想在这块儿做“买卖”赶紧拿一份孝敬出来。自己的活儿计不济,没蒙住,人家找上门儿来,你原封不动该退钱退钱!用“娟姐”的话讲这就是生意道。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那会儿,关里有不少地方发大水的,上了年纪的朋友可能会有印象,经常会有一些关里人逃难到东北讨口饭吃,对这帮人,“娟姐”还是很同情的,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任何人都不准在这些逃难的人身上打主意。
        在锦州城里出了事儿找“娟姐”能帮你办的,都会打待你满意,有到东北出差的业务员把厂子的借据整丢的,“娟姐”当天就给你找回来,遇到被癞子碰瓷儿的,“娟姐”一句话的事儿,就给你解决了,整个锦州城混子圈里还真没有谁敢和“娟姐”炸刺儿的!
        就说九十年代初吧,在女儿河大桥上一个身材瘦小的老爷们儿一头就栽进了水流湍急的女儿河,这可不是跳水表演啊!这是自杀。
        不少热心的路人纷纷跳下水中,将这不想活了的老爷们架了上来,锦州这地方人热心、嘴碎,抄着质疑世界的语气问道“唉呀妈呀!大兄弟啊,你可咋想的?活得好好的跳啥河啊!你给我们说说,看看能不能帮上你啥忙!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呢。可别想死了!”
      这自杀的老爷们儿是个四川人,来锦州这块儿走亲戚,就在火车站转身的工夫,身边带着的五岁儿子竟然人间蒸发了,找了一上午一点线索也没找到,这不吗,一时想不开觉得自己还不如死了呢!
       有围观的老百姓一拍大腿“嗨!你没去找娟姐吗?赞锦州这嘎达,没有不知道这一号的,放心找娟姐,这事儿一准儿就给你办妥了!”
       在众人的帮助下,这个四川爷儿们找到了“娟姐”,大娟子听了之后也开始了“纳闷儿”咱东北这疙瘩,道儿上还算规矩还真没谁敢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买卖”,大娟子随即安慰了四川爷儿们几句,就安排下面的人扫听去了,见到了直接摁住,这种“歪风邪气儿”决不能在咱们锦州这块儿助长。
      呵!好嘛!这帮小赖子、小地痞就好像得到了特别搜查令似的,一个个儿拔着胸脯子,挺胸叠肚的神气活现,到处和这帮子做见不得人的“买卖儿”家扫听,当天夜里就有人通知大娟子,在客运站跟前儿,有个旅店住了一位关里某省(偷孩子大省)的老娘们儿,带着一个五岁的孩子,孩子不省心又哭又闹的,看着不像好人!
      那就过去看看吧!大娟子带着四川爷儿们还一众兄弟浩浩荡荡的开赴到了旅店门前,旅店前后门儿被堵了个水泄不通,店老板认出来了这不是别人啊!咱锦州的“女棍儿”娟姐,不敢怠慢,赶紧告诉了那个女人住在哪个房间!
大娟子挥了挥手,几个小赖子进去不多一会儿抓着女人的头发就给拖了出来,一个四五岁的孩子,也不知道被吓得还是怎么滴一个劲的喊着“爸爸”
      大娟子见几个小子做事儿没轻没重,就骂了他们几句,让他们别当着孩子耍威风,转过身来又问四川爷们儿,这是你的孩子吗?
      这四川男人一下子抱住了自己的孩子,痛苦不已,孩子见到了自己的父亲,也不在大喊大叫了,那这是妥妥的了,人贩子没少挨揍,最后来送进了派出所。
      若干年后早已满头白发的四川爷们儿还带着孩子回到锦州寻找过当年的恩人“娟姐”这都是后话了。
      大娟子当年在锦州城好事儿没少做,打打杀杀如果说是坏事儿的话,也属实是没少做!我在这里想说的是一个人是无法单纯用好人和坏人来区分的,好人也会做坏事儿,坏人呢!也能做好事儿!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21-09-15 18:09 最后登录:2022-01-21 10:01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