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青春小说 >

桐花 雨—尽兴

时间:2018-09-14 09:11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桐花雨因事 向致远盘算,在他眼中,业务是他的事,即使招人,也是助手,他有几个哥们开公司,太明白小企业的业务员了,做不成的,公司养不起,做成的,自己开门做生意了,不会在别人手底里混 ,都是过渡。他现在忙得过来,即使忙不过来,也只是找个帮手。 所
桐花雨—因事
 
  向致远盘算,在他眼中,业务是他的事,即使招人,也是助手,他有几个哥们开公司,太明白小企业的业务员了,做不成的,公司养不起,做成的,自己开门做生意了,不会在别人手底里混 ,都是过渡。他现在忙得过来,即使忙不过来,也只是找个帮手。
  所以公司里最重要的就是策划部了,方案由策划部出,设计其实到是配合,所以策划部的人要和客户对接,不能全由他一个人反复改方案,所以策划部这个对接客户的人,才是以后策划主管,他本是看好了王青,可是王青的的态度 ,不得罪客户就好了,如何疏通。这里面的分寸,不好把握,如果培养了周桐,那将来的主管位子,归哪个。
 
 
桐花雨—打算
 
  他试探的说,雨烟,咱们自己人,有什么说什么,我本来是培养王青,以后作部门主管的,所以,她的脾气要改,你看能不能劝劝她,适当的随和些。其时王青挺聪明的,天资好过周桐。
  梅雨烟一愣,不好反驳,这是私企,她在职场数年,太懂老板的心思,他们用人,和员工的眼光不一样,比如现在,才几个月,她已经看出,大家对王青都抵触,都不喜欢。可是向致远却要培养她做主管。梅雨烟点头,好的,我找时间和她聊聊,劝劝她,她是新人,只要肯接纳别人的意思,自然好办,若是一意孤行,那也只好,另作她想。这也不是勉强的事。
  这时候热菜上来了,二人吃饭,向致远说,我先吃,你别急,我吃完了,去报社找阿亮。有点事讲。
 
 
桐花雨—原来
 
  梅雨烟认得阿亮,是向致远的好友,同事成好友的不容易,只是梅雨烟不喜欢阿亮,这个白面小生,打扮得油头粉面,家里条件好,不太上进,只是家里有资源,总要他在报社混下去,会关照几个客户给他,到是能完成业务量,这到罢了。他到是仗义,对向致远不错,给向介绍了几个客户,都是那种给钱痛快,事比较少的。
 
梅雨烟皱眉,你找他做什么,有客户吗。
向致远说,哪里呀,是他找我的,他的女友在闹让我劝劝,也是麻烦事,不能不管。
 
桐花雨—如此
 
  梅雨烟叹气,这朋友做的,什么都管,管的多了吧。
  向致远摇头,我们要只是朋友也罢了,不还是客户吗,分不清了,不管他,有的是广告公司要巴结他。
  梅雨烟若有所思,你这个工作也真麻烦,什么事都要管。
  向致远到不当回事,自己开公司就这样,等公司发展了,弄个办公室主任,专门料理这些事。我也嫌烦,现在只好自己折腾,阿亮是不能得罪的,他虽然业务量不大,不过在报社的关系很复杂,好多人买他的帐,尤其是作版那一块,他一个电话,什么都搞定。
 
桐花雨—媒介
 
  梅雨烟听到作版,问向致远,现在稿子少,你跑跑报社,顺便发了,那个化妆品的投放量不少,不可能你一个人跑吧,向致远点头,我正考虑这事,咱们是小公司,一个人顶一个人用,你看苏静愿意做媒介吗。其实这到是个就业出路,广告公司里,有媒介专员这一职务。她的工作,目前就是招聘,我感觉太可不必,我们不可能随时招人,你一个人能兼顾了。别的事,可以交给叶宁,你说呢。
梅雨烟早就考虑过,现在看来,苏静的工作量太少,太轻闲,她点头,包在我身上了。这不是她愿意不愿意的事,她不可能天天无所事事。
梅雨烟说没问题,向致远就放心了。
 
桐花雨—主动
 
  梅雨烟回到公司,苏静正在办公桌子上趴着午睡,梅雨烟看看手表,已经过了上班点,她轻敲桌子,苏静醒过来,看是梅雨烟,马上站起来,梅经理,有事吗。
  梅雨烟指指自己的办公室。
  苏静马上跟过来,进了办公室,先问梅雨烟要不要喝水,这些事,梅雨烟平时都是自己做,她的办公桌子苏静负责打理,但杯子都是自己碰,今天为了拉近和苏静的距离,她把杯子递给苏静,苏静挺欢喜。
  梅雨烟接过杯子,让苏静坐下来,却不开口说话,一个人出神,苏静有些奇怪。
 
 
桐花雨—情况
 
  梅雨烟不说话,苏静感觉到气氛有些压抑。
  梅雨烟看气氛差不多了,叹了口气,苏静呀,其实你工作不错,也非常的认真,脾气性格也好,年纪也轻,找工作不难。你说是不是。
   苏静是个机灵的人,听话听音,感觉不妙,她也发觉她的工作最近太轻闲,刚开始公司成立,跑筹建手续,买办公用品,网上招聘,安排人过来面试,办理入职手续,是有事做,可现在,人员基本招上来了,就显得她没事可做了。她也有些担忧,她明白,这种私企不养闲人,就是养也是关系户。不是她这样的。
   苏静头上冒汗。
   她不想找工作了,她毕业一年了,家里没什么关系,她的专业就是文秘专业,可是这个专业,就业市场量不大。好不易进了致远,她挺喜欢这,向总不管事,也不怎么在公司,梅雨烟是有些冷淡,但规矩分明,一切说在前头,只要不越界,极好相处。其余的同事,和周桐黄玲关系都好,只一个王青,也不是同部门的,没什么接触,她喜欢这个工作环境。
 
桐花雨—媒介
 
  苏静忙说,梅经理,我感觉咱们公司特好,特人性化,您和老板都是好的管理者,我非常喜欢咱们这,如果招聘专员工作量小,我可以干点别的,只要不是跑业务就行,业务员我是做不来。梅经理,您帮帮忙。
  苏静把话说到这,梅雨烟感觉火候差不多了。
  梅雨烟慢慢的喝着水,好似在思索,喝完了水,放下杯子。商量的口吻说,是这样,我是看到一个工作,可能适合你,本来向总要在外面招聘一个有经验的,我感觉你也能做好。是专门跑报社的发稿员,也叫媒介专员,这个工作,只要细心些,就好,咱们单位离报社也近,就是下午去报社把我们要发布的广告稿,送到编辑排版室,第二天上午,拿回来样报就可以。我感觉,这个不用非找有经验的。
 
 
 
桐花雨—主动
 
  苏静眼睛一亮,对,不用有经验的,我有朋友在广告公司做媒介专员,有些细节,我可以问她的,不难,我会做好的。
  梅雨烟还在考虑。
  苏静忙用恳切的语气,梅经理,您看招人要花钱做广告,还要谈条件,有经验的要求多,还不如用我呢。我保证好好做。
  梅雨烟点头,你讲得有道理,好,我和向总去讲,让你做好了,没有放着自己员工不用,倒招一个外人的。
  苏静非常的感激。多谢多谢,梅经理,我一定好好干,不让您失望。
 
 
 
桐花雨—难题
 
  苏静去找王青过来。
  成功的让苏静主动请缨,这对梅雨烟不是难事,可是接下来,和王青的沟通,就有些不顺。
  梅雨烟先是肯定王青的工作能力,也说了公司愿意栽培她,但希望,她的性格有所改变,尤其是对客户,客户是广告公司的生命线,起码要有个诚恳的沟通态度,要热情要大度,不能太冷淡。
  王青沉默。
  梅雨烟又讲,人的性格不同,这是正常的,不过还有个职业性格,就是说,你要根据自己的职业,在职场上改变自己,哪怕你离开了办公室,还是原来的样子,都无所谓,但在工作场合,你的性格,要职业化,专业化。
 
 
 
桐花雨—反驳
 
 梅雨烟说完了,王青还是不说话。
 梅雨烟也开始沉默。
 梅雨烟明白,这是沟通,不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一个人的演出,沟通是,有来言有去语,现在成了她一个人折腾,太无趣,她想适当的沉默也好,王青总不能一直不表态。
王青看梅雨烟不说话了,这才慢悠悠的说,我知道您的意思,不过我认为,一个人最可贵的是本色,本色,而不是变来变去的,那太猥琐了。
 梅雨烟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这哪里成了猥琐,她严重的以为,王青中文没学好,言不达意。她有些恼火,可是多年的职业修养,让她平静下来,她也慢悠悠的开口,王青,我们不谈本色,谈务实,务实是,你如果得罪了客户,公司就会失去一笔收入,我们公司运营是要成本的,这房租水电,这电脑这人员工资,这些钱,都是哪来的。
 
桐花雨—固执
 
  王青还是不冷不热的回话,这不是我考虑的事,在其位谋其政,我是策划不是业务,不是公关小姐。
  梅雨烟端起杯子,出去接水,她只有如此,才能不让脸色太难看,这小姑娘,简直是个呆子。
  梅雨烟平复了心绪。回到办公室。
  她温和的说,王青,我知道,你是个有主意的姑娘,这挺好,不过企业有企业的运营规则,有些事,不能太固执了。如果你不愿意和客户沟通,公司可以考虑,减少这方面的工作,不过,你要想清楚了,这会影响你的职业发展。比如先进,比如升职。
 
 
桐花雨—挺好
 
  王青起身,无所谓,我不看重那些,我看重我的自我意识,活要活得舒心。
  说完了,她转身走了,看着她袅袅婷婷的背影,梅雨烟真有摔东西的冲动,不过,她深呼吸了几次,才平静了下来。算了, 这生什么气,以前的公司,也有这样的人,油盐不进,听不得好话,一意孤行,随便吧,这个小姑娘,聪明面孔笨肚肠,如果向致远要是想多活几天,就不要提她做主管,这个念头都不要有。
  梅雨烟平静了。
  继续写自己的工作日志,这是她多年养成的工作习惯。
  向致远回到家,已经晚上十一点了,这一天,到是有些收获,摆平了阿亮的事,得到了阿亮的感激。不过,他心里有些别扭,劝阿亮,这样不是办法,谈一个吹一个,什么时候是个头,你妈催你结婚,你总是把姑娘甩了,又出钱又出力,折腾什么。
 
 
 
桐花雨—不以
 
 阿亮不以为然,我现在不想结婚,真和谁结了婚,那才是害人呢。阿亮的脸上,还是为人好的模样。向致远不能再说什么,再说下去,伤了和气,想想,阿亮不是他的家人,管不了太多,也没资格管,人家父母也管不了,何况他一个外人,他自从开公司之后,深知分寸二字,原来的年少轻狂,都成了一湖静水。他马上拍拍阿亮的肩膀,我理解,哥们也不容易。
 阿亮喜笑颜开,谢了哥们,明天你找我 ,我给你介绍一个大老板,别小瞧他,人家现在投放量不大,不过这个老板身上有潜力,你不是老叹息代理的利润太小吗,这个单子成了,能给你想像空间。
 阿亮说这话的时候,有些醉意,不过向致远明白,阿亮是有些纨绔,不过从不说大话。
 
 
桐花雨—早到
 
  第二天向致远一早到了公司,他打算上午十点半以后去业务部找阿亮,业务员们基本上都是十一点左右到广告部,聊聊天吹吹牛,找找客户,混一小时,然后组饭局,他决定早点到,盯紧阿亮,把那个客户弄到手,别让别人给抢了单子,阿亮手松,上次一个客户,说给他,结果他晚去了两小时,被另一个广告公司抢了先。阿亮不当回事,一个小单子,我下次再给你一个。向致远现在的客户不分大小,都要抢。
  员工看见他,有些惊讶,这个点向总很少来,向致远直奔梅雨烟的办公室,公司的事要顾,他是问一下昨天中午说的两件事,落实了没有,本来梅雨烟办事,他顶顶放心,只是涉及到王青,有些吃不准。
 
桐花雨—分工
 
  梅雨烟也有些惊讶,你这么早来。
  向致远自己找椅子坐下,早点来,一会去报社,怎么样,两件事有结果了吗。梅雨烟说,苏静那没事,她满口答应。她说,她有个同学是媒介专员,她自己找人问问工作细则,这个你放心,她挺在意这份工作。对跑报社也乐意。她本来性格外向,在公司无事做,也无聊。
  至于王青,梅雨烟皱眉,这姑娘比我们想像得固执,非常自我,就是自我本色,这一点,目前不好改变,她刚上班,不认为自己要有什么职业态度,有些自我。她的意思是,只做策划,不接触客户。
  向致远心里有准备,苏静的态度,到是让他满意,他不愿意辞退人,能另做安排最好,这样他比较轻松。王青,他想了想,就按她的意思吧,你和周桐聊聊,我估计没什么问题,让周桐以后多对接客户吧。
 
桐花雨—同意
 
  梅雨烟对周桐的印象最好,所以没把人弄到办公室,公事公办的样子。到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和周桐苏静一块出去了。
  苏静对梅雨烟非常感激,梅雨烟是她的上级,现在是,以后也是,反正公司的安排,除了业务和策划设计,别的部门都是梅雨烟管理,所以对梅雨烟非常客气,三个人一块吃饭,都是她跑前跑后张落,拿菜单倒水,周桐有些不安,也要起身。梅雨烟按按她的手,让苏静忙吧。我和你聊几句,就是闲聊,你们策划要对接客户,你没意见吧。周桐点头,没意见,不接触客户,怎么知道人家的需求呀,写的方案就有些空了。总要了解客户的需求。
  这话说的明白,梅雨烟不再多说了,这小姑娘脑子清楚,能占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可能她不知道这是换位思考,但一直在做,梅雨烟放心了。
 
桐花雨—房产
 
   现在公司的客户,主要是保健品和化妆品,主要是因为,向致远在报社就是这两个行业的业务员,他把自己的客户带过来不少。
   阿亮介绍的是一个开发商,向致远心中犹豫,房产广告投放量不大,本地也没什么大的开发商,只有几家,这家广宇房产,他原来听说过,有一栋楼盘,现在盖了一半,说是住宅吧,可土地性质是工业用地,顶好转成公寓就不错了,他有些奇怪,这种项目,能有多少广告投放。
  不过,心里怎么想是一回事,脸上的表情,却是热情诚恳,对着沈总,一直很恭敬。沈总和阿亮挺熟悉,后来才知道,阿亮的父亲,帮他联络的银行贷款。
  沈总说,我是必须投广告呀,不投这房子没法卖,阿亮说,人家都是盖好了才卖,你这是卖楼花。沈总不以为然,南方都这样,阿亮摇头,咱们这,难。
 
 
桐花雨—机会
 
  沈总下午有个董事会,他叹苦经,公司三个股东,他虽然是总经理,不过,他们这一支股份量是二哥,有些左右为难,不得迟到,不过去了也发愁,都是愁销量。阿亮说,沈哥,你尽管去,要是散的早,你说一声,我给你支个招,你的事,我这朋友,他指指向致远,他有办法。
   沈总大喜,拉了向致远的手,一个尽摇,好像多摇几下,就能摇出销量,向致远心中不解,脸上却是一脸的信心十足。
   沈总走了,向致远和阿亮找了个茶馆喝茶,向致远不解,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瞧着他投不了多少广告,不过骨头也有肉,我还是要啃的。
 
 
 
 
桐花雨—代理
 
  阿亮笑笑,并不急,这个沈总,是南方过来的,是一家地产公司的副总,他的观念比较新,认可代理,我不是光指广告代理,还有楼盘代理。你明白了吗。
  向致远眼前一亮,你是说,让我签订全程代理协议,不过,我没有卖过房子。阿亮哈哈大笑,卖什么都是卖,都一样,你怕什么,光做广告代理,你挣几个钱,房产代理提成高,我给你个建议,你到市里几家楼盘销售中心转转,看看他们的销售中心怎么弄的,销售员都说什么,心里有了数,就好讲了,另外,看看南方的房产广告,这和沈总就有了共同语言。
  向致远说,你不是还约了沈总晚上见吗。阿亮摇头,你真实在,他那个董事会,不到半夜散不了,我那是放个鱼饵,看沈总上不上钩,他被逼急了,就会争取把代理销售外放,他原来地产公司做副总,不过是管的后勤,对销售策划并不内行。但一直装作内行。
 
 
桐花雨—希望
 
  这到是个希望。
  向致远也在考虑增加公司的业务,他算了算目前的收支,这样的话,勉强持平,他累死累活,到处装孙子,不就是为了钱吗。
  他想了想,他的熟人里,有个做房产销售的经理,心中一动。马上对阿亮说,多谢兄弟指点,我接。放心,你那一份,我一定奉上。
  阿亮到不介意钱,他说,不是为了钱,我不介意那个,这事成了,算我还个人情,如果你招销售,给你个小姑娘,你安排进去,做销售员就成。向致远满口答应。
阿亮接了个电话,匆匆离开茶楼。向致远给那个做销售经理的朋友打电话,对方一听是他的声音,到是很兴奋,向大经理,怎么想起我了,向致远也热情的说,赵大海,哥们不找你,你就不找哥们,是不是挣钱挣到手软了。
 
桐花雨—酝酿
 
  赵大海往茶楼赶,他到是有了车,不过在家放着,平素还是电动车办事,又快又方便。今天看见电动车,有些老旧了,想了想,还是打车吧。
  赵大海到了茶楼,向致远一把拉他上座,赵大海忙推辞,致远,你这是干什么,这不是让我买单吗,还是你上坐。
  赵大海的工作不太忙,他们老板的思想意识太超前,在三环外,弄个别墅,交通还行,但配套什么都没有,到是风景优美,鸟语花香,去看的都喊好,可是下单的寥寥无几,所以销量一般,好在别墅销售员有一句口号,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可是赵大海急呀,销售任务还是有的,完不成任务,他担忧,他的经理职务,公司不会开了销售员,会拿他开刀,
 
桐花雨—询问
 
  赵大海是人精,毕业后一直在地产销售行业转来转去,他和向致远的关系尚可,是过年过节有个问候,平时各忙各的,他知道向致远开广告公司,还大手笔的送了两个花篮,上面打着公司的名义,写的恭贺词,到是给向致远做足了面子,这种钱,他乐意花。锦上添花的行为,最招人爱。
  赵大海一路在考虑,大忙人向致远这个时间,都是泡客户,怎么想起了他,想到是好事,也许有机会,他现在开始找后路。
 
向致远给他倒茶,他忙说不敢。
向致远打听本地的房产情况,赵大海如数家珍,从政策到市场,从银行贷款到客户购买力,向致远用心的听着,时不时的问几句,提到广宇那个项目,赵大海到是知情,他们销售员太闲,公司看不下去,所以赵大海经常组织大家做市场调研,作作样子的好处是,全市的楼盘情况,赵大海心中有数。
 
桐花雨—探询
 
  二人聊得投机,到了晚饭点,向致远拉了赵大海换家饭店吃饭,赵大海说,您太客气了,这样吧,我回去把一些资料,发到你的邮箱,他聪明的不多问,这是多少销售员的素质,该说的说,不该问的不问。
  向致远马上致谢。
  赵大海心中盘算,向致远是接了房产广告的单子吗,那不至于对销售行情,如此介意。难道,他要做楼盘代理,他看过向致远公司的经营范围,到是有这一项,不算超范围。
  赵大海笑笑,作销售管理不易,销售员是天下最精的一群人,又精又刁钻,楼盘不好卖,留不下人,太好卖了,他们弄花活。开发商结账,也是麻烦事,要和财务对帐,催钱。唉,不易。
 
 
桐花雨—尽兴
 
  二人分手时,赵大海诚挚的说,咱们多年老朋友,兄弟帮上忙的事,大哥尽管吩咐,不一会儿,向致远成了赵大海的大哥,向致远也一口承诺,放心兄弟,有事肯定找你。
  赵大海招手叫了出租,亲自送向致远到了家,才一个人往回走,茶钱是向致远付的,到了饭钱,赵大海借故去洗手间,先结了帐,向致远到是有些惊讶,不过随后是欣赏的目光。赵大海明白,要肯花小钱,才有大机会,顶多不过是损失几百块钱饭费,这点眼光他有。他知道向致远顶顶精明,有眼光,有胆识,这个人能交。
向致远没喝太多,不是应酬客户,他一向有控制力,他一直在观察赵大海,心中盘算,如果要广宇的项目,需要一个帮手,最起码,要找业内懂行的敷衍一下沈总,沈总虽然原来是房产公司的副总,可在广宇做了一年总经理,不一定真外行。
(责任编辑:韩昕余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12-06 08:12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