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青春小说 >

垂杨里---僵持

时间:2017-08-11 13:21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沈校长对夫人的行为真真无语。 沈家不缺钱,不知夫人何以如此。事情没搞明白,就大兴问罪之师,别说那是木莲给妹妹的,就是心杨真的给宗桐,又如何,这家将来不就是心杨的吗,或者说现在的沈氏都是心杨说了算,只要心杨愿意,谁能拦得

  沈校长对夫人的行为真真无语。

  沈家不缺钱,不知夫人何以如此。事情没搞明白,就大兴问罪之师,别说那是木莲给妹妹的,就是心杨真的给宗桐,又如何,这家将来不就是心杨的吗,或者说现在的沈氏都是心杨说了算,只要心杨愿意,谁能拦得住。为这事去闹腾,真丢人。

  他看了看夫人,他知道他的话,夫人听不进去,索性不说,他的原则是一切皆有天意,顺其自然吧。

  女儿派来的人,说了谢家的事,他知道女儿又被连累了。

  他轻描淡写的告诉了夫人,沈太太果然恼怒,又要去谢家,沈校长说,去吧去吧,让女儿也回娘家,不过谢家不会让继祖他们回来,然后你打算让女儿离婚吗。

  沈太太哑然,让女儿离婚,这是不成的,且不说心仪根本不听她的,当然心杨也不听,就算女儿听她的,谢家好好的门第,离了婚,到哪找这样的人家,谢木笛现在的名气比沈校长都大,多少人,因为木笛而高看她一眼。

  她不知所措。

  接下来,一个月里两个孩子都没回来。

  心杨还和以前一样,夫人在哪里,他就往哪里跑。

  神态自若,好似这是正常的事情。

  二姨娘对他还好,谢老爷有些冷淡,感觉这个女婿,实在有些齐不了家。当然他心里明白,他家还有个木莲呢。

  就是木莲让人惊叹,他给沈太太打了个电话,说了股份的事,是他没时间管理,才让妹妹打理,以后沈家的生意里,宗桐是他的代理人。最后他半是威胁的说,谁委屈了她的妹妹,他不会手软,不管是谁,希望沈太太能做到两不干扰。

 

 

垂杨里---畏惧

  沈太太也听说过木莲近几年的行事风格。

  木莲话里的威胁意味,她听了有些心慌。

  她想木莲总要给谢太太面子,她给谢太太打了电话,请谢太太前来打牌。谢太太本来一口答应,可是过后又打来电话说,身体不太好,过几天吧。

  本来谢太太是想来的,她难得遇见几个能玩到一起的人,沈太太和她算投缘,可是她接电话的时候,秦妈妈正在旁边。她放了电话要出门,秦妈妈劝了她,还是不要去了,少奶奶最近都被告知不要回娘家了,你这不是拆老爷的台吗。谢太太冷笑,老爷管不到我。

 秦妈妈耐心的说,这件事木莲少爷不高兴,您去了,少爷知道了会生气。

 谢太太虽然不介意谢老爷,可是她不得不考虑木莲的态度。

 木莲要是生气了,有一次回了这里,也没来见她,只是让人送了礼物来。

 谢太太难得见到儿子,自然要学会妥协,看儿子的脸色行事。

  她叹气,儿子不和她一条心,她还要和儿子一条心,天下父母皆是如此。

她摆摆手,你给沈太太回个电话,说我不舒服,过几天去吧。

 沈太太看谢太太不来,知道是因了什么,有些心不安。可想到,木莲现在未必会动手,宗桐还是沈家的儿媳妇,不至于。

  她有些心神不定。

  女儿也不回来,她让沈校长把儿子找来。

  心杨接了父亲的电话,到是回来了一趟,可是三言两语就要走,沈太太说了木莲的电话,心杨说,他那个人就那样,心狠手毒,最是不留情面。

 沈太太说会不会真的为难自己,心杨看了看母亲,说目前不至于,不过如果再有以后,可能会吃些亏。

  沈太太放了心,可是一想到儿媳妇后面有这做大山,可还是气恼。

 

垂杨里---道歉

  沈校长劝太太给宗桐道歉,说哪怕给谢家去个电话也好。

  沈太太犹豫了半天,打了电话过去,说是那天的事,都是误会,让宗桐不要放心上,宗桐电话里到了客气了几句。

  放下电话,摇头叹息。

  沈太太能有这个态度,并不容易,没想到是因为木莲出头。原来恶人自有恶人磨。沈太太也有怕的,木莲现在的声名这么差吗。

  她为木莲担心,便给木莲写了信去,劝木莲注意名誉,不要弄得天怒人怨,就是表面文章也要做。

  木莲看了信,到是反思了一下,想想也是要考虑一下形象,就参加了几次慈善活动,在报纸上扬了扬名。

  心杨总算劝回了宗桐,和管家叮咛几句,以后要是沈太太单独来,不要让她见宗桐,把沈太太请至客厅就好了。他感觉母亲和媳妇是不是天生犯冲呢。他一向长袖善舞,可是家里的问题,却是弄不清爽。

  心仪又怀了孩子。

  谢老爷和木笛商议,能不能把这个孩子给了宗桐。

  木笛同意了,不过他没和心仪说,而是和心杨谈了,让心杨去和妹妹讲吧。

  心杨本来已经做了打算,过继妹妹的孩子。他直接和心仪谈的,心仪本来舍不得,而且不知是男孩子女孩子,心杨说看天意吧,男孩子女孩子都行,不会委屈了孩子,这样主要是为了缓和婆媳矛盾,宗桐的压力也没那么大了。

 

 

垂杨里---运动

  木笛的一个得意弟子,参加学生运动,被抓了进去。他正忙于活动,想把那个有为青年营救出来。

  他和心杨提了,心杨答应帮忙,可是对方要求借机入股沈氏,又不肯出钱,想拿干股,心杨心中大怒,表面上一副为难模样,我没什么意见,背靠大树好乘凉,只是要问一下大股东。对方问他股东是谁,他打个电话就是了。心杨轻轻的说,谢木莲。

  对方马上变了脸,心杨说,我也没办法,他是我大舅子,我们两家一联姻,他就入了股,成了第一大股东。

  对方这才不再提入股的事,可是放人的事,也搁浅。

  心杨和木笛说了,木笛大骂对方无耻。

  心杨劝他,不如和木莲提,让木莲出面,木笛冷笑,他只想立功升官,和他提,羊入虎口。

  宗桐听见了,想了想说,我和他说吧,就说是我的一个下属的亲戚。

  木莲接了妹妹的电话,头疼的说,到处是学生罢课,一团乱,是有些误抓的,他打个电话吧。

  木莲的电话起了作用,人放了出来,木笛安排学生去了香港。

  宗桐已经回了自家,心杨和她说了过继的事。

  她没什么意见,说只要你父母不反对,这样也好,我也轻松些。

 

(责任编辑:人人新媒体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7-11-29 09:11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