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青春小说 >

垂杨 里----过继

时间:2017-08-11 13:34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垂杨里 ---- 过继 谢老爷提议上次木莲提出来的事,把继恩还给木莲,木笛同意。 谢木莲大喜,他现在需要一个儿子,哪怕这个儿子不在身边,感觉上会比较踏实。他和太太提了,孙小姐有些惊讶,她是真以为继恩是木笛的儿子,赞叹木笛的大方。 她也明白大哥三个儿
垂杨里----过继

   谢老爷提议上次木莲提出来的事,把继恩还给木莲,木笛同意。
   谢木莲大喜,他现在需要一个儿子,哪怕这个儿子不在身边,感觉上会比较踏实。他和太太提了,孙小姐有些惊讶,她是真以为继恩是木笛的儿子,赞叹木笛的大方。
  她也明白大哥三个儿子,如果过继,自然是出自大哥这一房,自然是最小的孩子比较好。她却喜欢小雪,她说能不能过继小雪,谢木莲奇怪的看着太太,我要的是儿子,小雪是女孩子,而且小雪姓沈不姓谢,她是沈家唯一的孙女。
  孙小姐有些感伤,我是真喜欢小雪,我们过继了小雪,将来招个女婿一样的。
  招女婿这话一出口,木莲的脸色变了,他有些生气,太太真是够荒唐的,明知道他忌讳这话还说。
  孙小姐此时看见丈夫的脸色,自然明白唐突了,只好笑笑说,对不起,我也不是有意的,好吧,你们做主吧。
  孙议员比较高兴,他一直担心妹妹不能生育,现在谢家如此安排,自然极好。
  不成想继恩不乐意,他说他不做别人的儿子,他有爹娘。
  大家哄他,称呼可不改,一切都照旧。
  他满心不乐意,对着木莲运气。
  仪式还是办了,谢木莲心满意足了。
  他在喜悦中,接到一个电话,小荷出现了,她要一个姨太太的名份。
  她私下见了木莲,可以不出现在谢家,不让孙小姐知道,但要在木莲身边,反正木莲在南京,孙小姐在香港。
 
垂杨里----将计
  谢木莲望着小荷,她比原来还美丽,而且多了风情。
他万分庆幸,继恩是跟着心仪长大的,没有一点像小荷。她的美当年令他心动,现在才明白,美丽是最靠不住的,他已经知道了她另有图谋。他有些后悔,当年给了她钱,打发了她,没有对她的行踪关注,不知道她这些年的经历,但有一点确定,她此时出现,必然另有打算。
  他欣然点头,他明白,人家如果要对付他,有的是办法,永远的防范,不是万能。
  他让小荷先回南京,去找方家的管家,他会安排她。
  他无心留下,孙小姐自然还是愿意在这里,他就表示感谢她,替他照顾父亲,夫妻二人和和气气道别。
  木笛此时也冷静下来,他不能再这样了,必须回到他的岗位上,做自己应该做的事。
孩子们挺舍不得他,继祖愿意回去,在父亲身边,谢木笛忙阻止了,对他说,上大学的时候,再回去吧。
  大家为他送行,比木莲走时都多了些真实的悲凉。
  他刚走,心杨回来了,他很遗憾,没能和木笛相遇。
 沈太太六十大寿,他是回来为母亲祝寿的。
 沈太太这几年和方夫人关系挺好,二人都是富家太太,不同的是方夫人有政治头脑,安抚沈太太极易。
  沈太太和宗桐的关系不冷不热,方夫人到是劝慰她,儿子满意就好,一家子和乐最要紧。方夫人对宗桐到是很喜爱,欣赏她的冷静和从容。谢家在香港,诸多外面的事务都是她打理。
  宗桐到是方夫人喜爱的那类人,执著而淡定,她能挣钱,却不看重钱。
 
  垂杨里----就计
  小荷到了南京,找了方家的老管家,老管家没和方夫人去香港,还有看房子,平时是木莲过来照看一下。
  管家接了木莲的电话,安排小荷去城外的一个小院子。这里面四外都有木莲的眼线。表面看都是寻常人家。
  小荷也有感觉,并不敢轻易走动。她现在有些后悔,为了钱接这次差事。
  如果木莲就把她放在这里,并不见她,她也没办法。
 木莲回来后,到是来看了她,语重心长的和她谈继恩,并说,孙小姐不能生孩子,他的一切都是继恩的,而且继恩是兄长养大的,那一房也会给他财产,这孩子将来吃不了亏。小荷 做为她的母亲,现在不能认她,可是将来可以,她有后半生的福气。
 他观察小荷的表情,她有些触动,又有些犹豫。
 木莲考虑,小荷受了训练,大约时间短,并不专业,轻易就流露了真实的想法,他希望小荷能说实话,他不想为难她,她毕竟是孩子的母亲,这和方二小姐不同。只要她不是日本方面派来的人,都好办,他能保全她。
  小荷最后一笑,说,我知道呀,我好好的跟着你,将来享儿子的孝敬。
木莲心里叹气,这个女人,还是不相信他。
  木莲让人查小荷这几年的经历,可惜一直没有线索。
  他考虑了一下,让小荷回到城里,在自己住的地方附近租了个公寓,找了个佣人帮忙,这个佣人自然是他安排的。如果小荷不说真话,只好让她活动起来,才能找到线索。
  他在心里祈祷,不要和日本人联系,他不想和自己曾经的女人为敌了。
  开始一段时间风平浪静,小荷身居简出,只是化妆打扮,学做菜,一副贤良的样子,用心奉承他。
 他从不吃小荷做的菜,告诉她,不必费心,他现在谁也不相信,尤其是食物,非常谨慎。他去看她,送她东西和首饰,一次次暗示,有困难和他讲,看在儿子的面子上,他会帮助。
小荷有时候欲言又止,但总是低头了事,木莲怀疑她被胁迫,可惜一直找不到她这几年的经历。令他无从下手,这从没耐心这么对人。
 
 
垂杨里----水落
 
  木莲明白,如果小荷不行动,他不能动手,如果不找到小荷的后台,也不能动手,最好是能争取小荷,为他所用。
  他不得不花心思和精力攻心术,但他不擅长此道,哄女人,和得到她们的心,是两回事。
他要防范她,还要取得她的好感。
 他给心杨打电话,问他当年如何追的宗桐。
 心杨有些奇怪,只说贵在于诚。
  木莲叹气,这不是废话吗,他就没有诚。
  他冷静下来,如果一个女人,甘心冒险,为了什么是利益,还是威胁。
  利益还有继恩的母亲,更大的利益吗,如果威胁,她不相信自己的能力。
  他想到小荷的身世,和家里关系不好,才出来的,那么不会是为了家人,是这几年中遇见的人,是情人还是她另有了孩子。
  他送花送吃的,把继恩的照片给她,她终于在看见儿子相片的时候,泪下。
  他想你能哭就好,然后,他说,孩子挺可怜的,没有生母照看,如果没了生父,那太可怜。
  小荷泪眼盈盈,你大哥对他挺好的,木莲摇头,我大哥好几个孩子,精力总是有限的,而且现在我大哥是看我父亲的面子,我们家的事,你也清楚,他母亲和我母亲有恩怨,没了我父亲,真不好说。
 
   小荷的神情有些触动,木莲说,你要相信我,我坐到今天这个位子,我有我的能力。
(责任编辑:人人新媒体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7-08-13 08:08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