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青春小说 >

垂杨里---唯利

时间:2017-08-11 13:16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小时候,木莲不看重钱,从来没缺钱的时候,父亲给的零花钱不多,他根本看不上,随手给了宗桐。小姑娘就靠那点零花钱,买书买玩具。 谢太太从来怕他委屈,总是大把大把给钱,谢老爷知道了会和太太争吵,说慈母多败儿。 木莲那时的好多兄弟,都是靠钱拉来的,

 小时候,木莲不看重钱,从来没缺钱的时候,父亲给的零花钱不多,他根本看不上,随手给了宗桐。小姑娘就靠那点零花钱,买书买玩具。

  谢太太从来怕他委屈,总是大把大把给钱,谢老爷知道了会和太太争吵,说慈母多败儿。

 

  木莲那时的好多兄弟,都是靠钱拉来的,他太喜欢当大哥的感觉了,前呼后佣太有气派了。

  有时候被父亲撞见,总是一顿好打,有时候不给饭吃,有时候跪祠堂。有一年跪祠堂,他有些害怕,太太的求情无果,被秦妈妈劝走了,半夜里,他有些害怕,后来看见宗桐来了,带了一个饭盒,问他是不是饿了。后来是她陪着他跪了一夜,天明的时候,宗桐推醒他,告诉他,她先走了,让父亲看见会生气,让他知道认错。

  所以谢太太为难宗桐的时候,他总是站在前面,谢太太说他没良心,就知道让她生气,他说,你管教别人我不管,可她是我妹妹,我必须护着她。谢老爷很满意,说他总算有些兄妹情份。

  二姨娘因此对他极好,二姨娘手巧,会做针线,经常给他做衣服,样子也时尚,比母亲找的裁缝强多了。

  现在想起来,谢木笛出现之前,他的日子还是幸福的。

  他唯利是图的个性,是谢木笛出现之后,父亲对木笛的栽培显而易见,若不是谢太太当时保住了他长子的名份,现在看来这个名份没什么用。那时候,他要花钱拉拢更多的人,保住自己的地位。其实都是胡闹。

  他花钱雇了人,找木笛的麻烦,那小子总有办法溜走,他每次都到父亲面前告状,父亲对他的处罚越来越重。

  他暗恼,既生瑜何生亮。

 

  垂杨里---是图

  心杨半是警告半是提醒,所图太大,可能会满盘皆输。人生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有些事不可做绝,万事留个余地。

  那时他刚喝一杯花雕,他看着心杨,微微一笑,我这一生不会输,可以死。

  我不要名,我要权。

  心杨终于摇头。

 

  心杨在想着,和木莲的生意能不能切割开来,可从目前来看,是不太可能。

而且抽一笔钱让木莲退股,他没那么大的资金,除非他拉了更大的股东,而且从势力上也开罪不起他。

  他有些烦恼。

  木莲操纵绑架二小姐的事,让他有些心惊。这个人借苏玉琴的事,逼木笛转了股份,为了报复方家对谢太太的轻视,绑架了二小姐,还演出了捉放曹,如此的翻手为云,令人胆寒,

  他知道木莲狠毒,可是没想到他如此的狡诈。

  因了宗桐,因了他和木莲的生意,他还要在某些地方替他遮掩,这有违他的原则。他感到了痛苦。

  方家有些地方是做得过份,二小姐有些骄纵,可是入赘是木莲自己的选择,可是他要了驸马的好处,又不肯低头,借了方家的势,还要算计方家。

 

 

 

 垂杨里---防范

  心杨开始考虑寻找新的股东,即使不能把木莲清走,也要消化他的股份,可是那样,他的危机也会大。

  一时没有合适的人选。

  那天回来时,也是半夜了,有些微醉,奇怪的是宗桐在待他,他马上精神起来,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

  宗桐看他的样子,递了杯茶给他,反问他,你最近有什么事,你是忙,也不至于一个月都这样吧。

  最近沈氏没有什么大生意呀。你和那些外来的客户谈什么。

  心杨这才明白,他的反常,还是引起了宗桐的注意,宗桐也做生意,商场上有些事她明白。

 他不想瞒她,只好说,想找个大投资商,淡化心杨的股份。

 宗桐皱眉,他做了什么,让你如此戒备。

  心杨知道,下面的话不能照实了,不能提木笛的股份,不能说方家二小姐绑架的事。

  他只好说,木莲现在得罪人太多,他不想受牵连。也有些不满意木莲的行事手法。

宗桐半信半疑,但也只有这个理由,她说,这不是一天半天的事,你也不必急于求成吧,像现在这样子,有些过了,你多长时间没回沈家了。

  心杨估计是沈家有人说什么了。

  他说,我明天一早先过去一趟。

  宗桐问他,你估计我买木莲的一部分股份,他给我吗。

  心杨眼前一亮,他知道木莲是不会完全退出他的业务的,他需要有一个生钱的地方。

  他知道宗桐在谢家分家时有一笔财产,可以转换成现金。

  他想了想,有可能。

  宗桐说这样吧,我和他谈谈,看他肯转多少,大股东不好找,万一碰上一个想吞并沈氏的,反而危险,木莲毕竟不从商,这一点有保证。

 

 

 垂杨里---转让

  宗桐给木莲打电话,问他能不能把他在心杨那里的股份,转点给她。

  木莲马上警惕起来,他问,是你的意思,还是心杨的意思。兄妹多年,宗桐少时就敏感,最是听话察颜之人,意识到了木莲的防范。马上用轻松的口气说,我的意思呀,我还没问他呢,谢家的生意,一直不温不火,沈氏却兴旺的很,而且我想知道沈氏的经营运作。

  这个理由木莲到能接受,这个妹妹,自小可能是缺钱,所以对如何钱生钱,一直有心得。

  他犹豫了一下,心杨那的利润很厚,他舍不得,可是他也知道宗桐的处境,一直无子,一直为沈太太不喜,才会搬出来,心杨现在对宗桐还好,谁知道过几年如何,如果宗桐能对沈氏有些了解,将来分钱到是有了谱,不至于吃亏。

  他说好吧,你也不用转股了,我赠给你百分之五吧。

  宗桐有些意外,百分之五不是小数。她本想买他的百分之十,现在看来,木莲看的紧,百分之十,估计不乐意。她想不能让木莲有了怀疑,就说好吧,百分之五也行。木莲说你要看帐,我可以给你授权书,你替我查帐。但是不能替我决定。

  宗桐说,我给你钱吧,百分之五不是小数。木莲说,没必要,我不差钱,也不要你的。从小到大,我给你钱,给的少吗。

  电话挂了,宗桐有些内疚,木莲其实对她一直照看,不管谢太太多么轻视她,木莲一直都照应了她。

  股份转让的事,就这么说定了。

  心杨也有些意外,他原以为木莲不肯,他知道木莲这几年花销极大,不是收买人就是孝敬上司,所以才会看中在他这里的股份。现在一松手就给了宗桐百分之五,虽然在木莲的股份比例里不是大头,可也是不小的利润。

  他看出来宗桐有些内疚,就安抚她,你哥哥在意的是钱,大不了分红你还给他,就说你在意的是知情权。

(责任编辑:人人新媒体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7-11-29 09:11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