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评论 > 诗歌研究 >

人人诗歌论坛 | 边中元:诗人和诗歌的境界

时间:2017-10-15 16:24来源: 作者:边中元 点击:
2017年人人论坛诗歌论坛“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我未能全面的阐释我的诗歌观点,感到遗憾。经过梳理,写成此文,意在交流,不当之处,敬请批评。

 

    2017年10月5日国庆节期间,人人文学网、人人书画网在京成功举办了诗歌论坛,书画论坛,我应邀参加,本来临行前特意写了一首《厉害了,我的祖国》作为活动中朗诵的篇目,但是我一向不大喜欢那些处处炫耀自己,特别是不分场合的过度夸大其词的赞美自己的作品(明明很烂),这种人不只让人厌倦,而且让人作呕,所以也没有拿出来,回来后发在中国诗歌网和人人文学网等。其实,这是当今诗坛流行的一大怪病:显摆。固然,诗友之间的交流离不开朗诵自己的诗歌,离开作品空谈创作的纸上谈“诗”。可是,个人认为:评论是别人的事,诗人(或写诗的人)的责任是把诗写好。“好酒不怕巷子深”,李杜的诗篇传唱了千年,我们不曾听到(看到)他们自吹自擂的片言只语。现代人则不同,一首很烂的诗甚至不能算作诗的诗,尤其是那些“分行的散句”。所以,第一,诗是留给别人评论的,诗的好坏应该有别人评价。

    喜欢自我吹嘘的诗人(或所谓的诗人)之所以抬高自己,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的诗(有多丑,有多臭),是因为除了自诩的标新立异外一无是处。俗话说“货不够,水来凑。”明明连作诗的起码功夫(基本功)都不懂,简单的以为分行的就是诗,或者押韵的就是诗。因此,我们在微信群,圈子里,博客里经常能够看到所谓的“诗”,特别是一些“美女诗人”赤裸裸的“诗”。恐怕她们到死也不会明白在这个嗜色如命的时代,那些雄性“铁粉”究竟是“欣赏”她们的“诗”还是她们的“私”!这就难怪在一些诗歌评选活动中获奖的作品为什么这么烂却高票当选的缘故吧?所以,我一般不大参与网上投票参赛的拼“人气”“人脉”的赛事,我也劝过诗友不参与这样的所谓赛事。


    第二、诗要雅。譬如什么“垃圾诗派”的诗,譬如什么“下半体诗”,再譬如什么“羔”体,不一而论,孔夫子曾说“一言以蔽之,《诗》无邪。”纵观《诗经》《离骚》及唐宋,中国三千年诗歌史,洋洋洒洒数万首诗篇,我们不曾看到只言片语的淫词荡句,我只在宋元明清的白话小说里那些涉及风月场面的描写里看到过。这就是诗歌区别于小说的缘故。诗要雅!诗要正。可是,我至今不能明白为什么那个脑残的“荡妇诗”却能公然登堂入室,冠冕堂皇的受到官方吹捧,是我们的官媒也一并“脑残”吗?还是我们的社会变态?这恐怕是诗人的境界不高,社会(特别是我们的嗜色如命的读者)逐臭如流吧!低俗的社会,庸俗的诗人,变态的官媒,顽劣的“经纪人”组成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八骏图》。个人认为:诗歌的复兴,不是依靠花样百出,丑态百出的所谓“创新”,不是简单的形式的怪异荒诞,而应是回归到诗歌内容的丰富多彩;思想的端正严谨;主题鲜明的时代特征;语言的绚丽多姿,典雅;奇特瑰丽的想象,艺术形象的丰满,艺术境界的高雅,艺术手法的娴熟运用。这才是诗歌生命力的源泉,而不是操作,炒作。炒热的终会降温,热得快同样凉的也快!比如,我在《考古的罪恶》这样写的:“古迹,是历史结痂的伤口/总有考古学家和盗墓贼/裸露他的痛苦/亦或,让真相彰显后人的/卑鄙”

    第三、诗要驰骋了想象,诗歌讲究意象。可以说,没有想象就没有诗歌,缺乏想象力的诗人绝不是一个优秀的诗人。屈原、李白、苏轼、陆游、郭沫若这样的浪漫主义大诗人不说,杜甫、白居易、柳宗元那样的现实主义大诗人他们的诗篇中也从来不缺乏想象。因为想象是诗歌的翅膀。既使在民歌中,我们也可以信手拈来。诗歌的意象更是借助于诗人和读者的共同想象架构得来,诗人运用想象,勾勒一幅或数幅“画面”,努力塑造出“完美”的意象,给读者美的享受和快感,然后再通过自己的想象和经验补充,使意象更丰富,更具体,更完美。因此,一篇优秀的诗歌应该尽力发挥想象,塑造美好的意象,感染读者。我在《春的咏叹调》里这样打造情人的形象:“我没有浪漫的玫瑰/也找不到浪漫的你/寻寻觅觅/你阑珊的灯火里/瞥一眼,你的迷离/我痴痴地注视着你/那醉人的娇艳/娇艳欲滴/我捧在手心/呵护着,呵护着/这翡翠的情意”给人的画面是一对情人专注地打量着爱侣,可是,结句却又回到美丽的充满生机的大自然,赞美春天的迷人。春天也就变身一个烂漫的花季少女,招人喜爱。

    第四、第四、诗歌的语言要有“跳跃”,要奇拔险峻。诗歌区别于散文最大特点就应该是她的语言,诗歌的语言不能平铺直叙,要有一定的“跳跃”。有的人动手就是长诗,大作,认为只有“长”才能彰显自己的实力,才能显示自己的气度。其实不然,我们看唐诗宋词,没有几篇靠长篇巨制来赢得后人的赞许,都是凭的一字千金的惊人之语。贾岛“语不惊人死不休”,卢延让 在《苦吟》诗中“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诗歌的语言要力求不落俗套,言常人不常之语,给人新奇之感。诗歌靠语言独领风骚,才能在诸多文学体裁中齐军突起,独占鳌头,就是依靠它缤纷多彩,新奇冷拔的语言赢得读者认可。但也切忌流入为新奇而人为地随意“切割”“焊接”语言,枉顾语言自身的逻辑和章法的时病(现代诗最大的诟病)。我在我的《厉害了,我的祖国》诗中这样写道:““力拔山兮”/我背负着上百年的耻辱/脉动沉重的脚步/一路追赶,一路狂奔/身后,一路坎坷,一路艰辛/我的脚印/蹚成了江河,踢出了山峦山峁/我举起了耻辱和落后/填平了东海南海/站起了钓鱼岛,耸起了/华阳岛美济岛赤瓜岛永暑岛/那点亮民族信心的灯塔,驱散了/南海笼罩的铅云/如炬的目光/催促着海警船,巡弋/我们的海疆/身畔,航空母舰/裸露的钢筋铁骨  铮铮/——那不再是任人践踏的脊梁”讲述了我们伟大祖国崛起的艰难和雄起的强大。

    第五、诗人要有境界,立意要远,立足要高。诗人有什么样的境界反映在自己的创作中,就会自然表现出相应的诗歌境界。有了高境界未必写出高境界的诗歌,但是,没有那么高的境界你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写出更高境界的诗歌的。是人的境界我们可以划分为三个层次:1、自我的诗人境界2、大我的诗人境界。大我之诗人急他人之所急,想他人之所想,是一个阶层,一个群体的代言人。3、超然的诗人境界。诗人一旦达到这种境界,他的头脑中就没有了那个原始的自我,他超脱了自我,大我,更多的把目光关注在社会,在人类,与整个宇宙同呼吸共命运。诗人超越了民族,超越了历史,更多的表现为一种新意识,新思维,语言的与众不同,创作技巧上的极大自由。

    第六、诗歌的境界和层次。我认为诗歌至少有三层境界:借用佛家的三层境界以言之,第一层是“看山就是山”,在初涉诗坛的人及肤浅的诗人眼里,他们看到的景物,看到的社会现象,听到的风风雨雨,都会原模原样的搬到诗歌中,直观地反映了社会生活和自然景物,客观地再现自然。其实,诗歌是文学艺术,它要经过作者艺术的“加工”,“创造”,艺术的反映生活,反映生活的本质,揭示生活或生命的意义。所以,读他们的诗歌给人的感觉一目了然,平平淡淡。可是,我们中国的审美传统有别于西方的直抒胸臆,“文贵曲”,“文似看山不喜平”。当然,文学史上也不乏优秀的看似“简单”的诗篇,毕竟凤毛麟角。诗歌的第二层境界应该是“看山不是山”。作者对自己所见所闻的经过艺术加工,原来的“物象”已经赋予了新的意义,它已不再是单纯意义上的“山”,而是人格化了的“山”,它具有了人的思想,性格,品质等,比如“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们早已明了诗句的言外之意。我的《我与你的森林》中这样描写:“隔着山岗/我景仰你的伟岸/你鸟瞰我的高洁/你的枝柯撩起我的面纱/我的叶掌掸去你的风尘/就这样,我们/隔着雨/隔着风/隔着山/隔着水/不能在云雾里瞭望/却把根扎在泥土/翻越了岩石的阻挡/把根扎在你我的心里”。诗歌的第三层境界应该是“看山还是山”。诗歌达到超然物外的境界,那就是返璞归真。诗歌的返璞归真没有书法的返璞归真好理解,但是所有的文学艺术都是相通的,所谓“大道至简”“大道归一”是也。诗人的人生境界一旦达到(应该说是回归)“稚气”,浑然天成,信手拈来,不事雕琢,即大雪无垠的地步,这才是我们诗人的追求。我们看陶渊明的诗歌,俯拾皆是这种看似朴素无华的诗篇,可是仔细玩味,其物外之趣扑面而来。
(责任编辑:慧儿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边中元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6-07-26 07:07 最后登录:2018-10-19 20:10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