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评论 > 散文研究 >
  • [散文研究] 红孩谈散文:从梦呓中醒来 ——读韩少功散文集《山川入梦》 日期:2020-06-15 11:18:37 点击:671 好评:0

    从梦呓中醒来 读韩少功散文集《山川入梦》 红 孩 在中国当代文坛,韩少功的名字够响亮的了。其响亮程度该到了谁也无法忽视的程度。多年前,他以小说《爸爸爸》和《马桥词典》而轰动文坛。后来,他又从湖南到了海南,当作协主席和文联主席。不过,他没拿主席...

  • [散文研究] 红孩谈散文|我是在做人生的学徒——从铁凝的获奖感言谈起 日期:2020-06-15 11:13:20 点击:839 好评:0

    我是在做人生的学徒 从铁凝的获奖感言谈起 红 孩 这个标题不是我起的,我是从铁凝那里偷来的。在古县牡丹杯2011年度华文最佳散文奖颁奖典礼上,铁凝主席以获奖作家的身份委托评委会向大家转达了问候和并发来贺信。铁凝说:人们有时会把写小说称为作小说,但...

  • [散文研究] 散文的诗与志——以周明散文为例 日期:2020-06-15 11:09:58 点击:914 好评:0

    散文的诗与志 以周明散文为例 红 孩 长期以来,在文学理论中,一直有诗言志一说。所谓诗言志,一般是指人类通过诗歌的形式,把作者的思想情感表达出来。志,在这里特指的是志气、志向。我们在上小学、中学时,老师在给我们讲到诗歌时,灌输的也基本是这个概念...

  • [散文研究] 关于“散文是说我的世界”的通信 孙天才 日期:2020-06-01 12:17:29 点击:1008 好评:0

    关于散文是说我的世界的通信 孙天才 尊敬的红孩先生你好! 首先非常抱歉。因事务繁多,心总是静不下来。加之年末一忙乱,上次见你时草成的那个稿子,也不知丢到哪里去了。但晚一些给你也好,这让我可以深入思考一些问题。 关于散文的创作理论,以我的浅陋见...

  • [散文研究] 红孩谈散文|如果朱自清开出租会说些什么话 日期:2020-05-04 10:51:53 点击:564 好评:0

    如果朱自清开出租会说些什么话 红 孩 已经多年没有听广播的习惯了。忽一日晨起,偶然打开收音机,传来冯远征声情并茂的朗诵,细听之,是在播讲侯宝林先生的传记《为民求乐一户侯》。侯宝林先生的相声是广受国人喜爱的。我以为,侯先生的相声魅力主要集中在语...

  • [散文研究] 红孩谈散文|走入铁凝的第三世界 日期:2020-05-02 00:05:40 点击:1022 好评:0

    走入铁凝的第三世界 读《遥远的完美》产生的联想 红 孩 一 一直想对铁凝的散文写些文字。尽管在很多人眼里一直把铁凝看作小说家。我之所以迟迟未写,其原因是多方面的。想来更主要的原因是关于铁凝我有很多的话要说。铁凝的名字开始进入我的视野,大约是在19...

  • [散文研究] 红孩谈散文|向肖云儒老师致敬 日期:2020-04-14 17:15:19 点击:571 好评:0

    红孩谈散文之一 向肖云儒老师致敬 从形散神不散说开去 红孩 站在这地方谈散文,其实诚惶诚恐,我最惧怕的就是肖云儒老师。说实话,我这人比较狂妄,就全国而言,对搞散文理论的我没有几个看上眼的,但是在肖老师面前,我没办法,我得低头。因为搞散文理论肖...

  • [散文研究] 红孩谈散文|不要把散文当作论文写 日期:2020-04-14 14:57:46 点击:940 好评:0

    红孩谈散文之四 不要把散文当作论文写 红 孩 当前,关于散文的各种说法都有。我想谈谈关于散文的哲学问题。我觉得,文学的最高境界是哲学。 散文充满了确定性和非确定性。我们写了几十年的散文,当别人问我们什么是散文的时候,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回答不了,...

  • [散文研究] 《火花》发表蓝帆文学评论一一论作家王博生及散文集《梅兰竹菊》 日期:2019-03-24 12:19:40 点击:1069 好评:4

    《火花》杂志发表作家蓝帆文学评论 粗犷如砺 细腻如绢一一论多产作家、现代传媒人王博生及散文集《梅兰竹菊》 王博生散文集《梅兰竹菊》 著名作家诗人蓝帆 山西文联《火花》杂志,全文发表著名作家诗蓝帆评论长文一一粗犷如砺 细腻如绢一一论多产作家、现代...

  • [散文研究] 圣母般的光辉照亮灶房:舒文评论王贤根散文《一个生命的诞生》 日期:2019-02-08 01:19:50 点击:779 好评:0

    这篇文章由若干个逼真、动人心魄的画面构成。妈妈怀胎十月,就要生产了,可身边只有一个15岁的儿子。此情此景,令人紧张不安,令故事的发展扑朔迷离,也让读者充满了焦灼的等待。 比如:1964年下半年的一天,母亲挺着蜘蛛那样鼓鼓的大肚,还蹲在地上打箩底。...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