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女性文学 > 女性原创 >

垂杨里---等 待

时间:2017-05-15 09:17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垂杨里---等待 太太的庶妹有一句话,说到了太太心里。 谢老太太为何在家里威风,还不是因为谢老爷是她生的,母凭子贵,不管现在你如何得罪了老爷,只要将来保证了木莲的地位,以后几十年,谢家还不是你说了算。 太太既然不指望老爷了,老爷有三个孩子,她只

 

 

 

垂杨里---等待

  太太的庶妹有一句话,说到了太太心里。

  谢老太太为何在家里威风,还不是因为谢老爷是她生的,母凭子贵,不管现在你如何得罪了老爷,只要将来保证了木莲的地位,以后几十年,谢家还不是你说了算。

  太太既然不指望老爷了,老爷有三个孩子,她只有一个木莲。

  那么她就愿意为了木莲扫除一切障碍。

  只是她低估了老爷的反应能力。

  二姨娘一出事,老爷就找了人调查,事情三转两转就明白了,那辆马车虽然让人丢弃了,可是一查是从哪里租来的,租车的人形貌,谢老爷就知道了是哪位。谢老爷把证据弄齐了,只接约见了王家二老爷。

  舅爷是个明白人,一看就明白了,是糊涂的姐姐找了他嫡母的陪房。

  事实面前,舅爷擦了擦汗,这时候,必须保住嫡姐,于是只好把事情往仆人身上推,保证会解决相关人等,而且愿意给二姨娘一笔赔偿。

  王二老爷说话算数,随后给的赔偿金也过得去,他回王家整顿内务,借口家里人多,开支太大,把嫡母身边的陪房,都借机清理了。

  那个多嘴的庶妹是他的亲妹子,若非如此,他早教训了,可是这次事情闹大了,把妹妹找来大骂了一顿,并且说了如果妹子再插手谢家的事务,别怪他把妹妹从族里除名。没了娘家,看妹子如何收拾。庶妹这才老实些,不过她心里却不生气,她是故意出这个主意,那个嫡姐以后在谢家如何风光。反正嫡姐也不照看她,干脆让嫡姐在谢家失势。

  二老爷整顿了内宅,事先和嫡母报备了一下,老太太也恼女儿傻气,分明是自己呆给那个庶妹利用了。

  私下里找了秦妈妈来,再三叮咛秦妈妈,一定看好自家女儿, 谢老爷并不是泥捏的,事关人家的孩子,女儿若是再糊涂,下一次谢老爷不会客气。就算顾惜两家脸面,把女儿送到庙里,却是有可能的。

 

 

 

 

垂杨里---重任

  太太嫁到谢家的时候,陪房不少,但最得利最有机变的是秦妈妈 。

  秦妈妈回了谢家,把自己这边的人收拢一下,开了小会,以后不要让太太回娘家了,若是回去,一定多找人跟着,尤其不能见那个庶小姐了,只要她们在一起,就马上隔开,对庶小姐不必客气,太太这个人,耳朵软,心眼傻,再上一次当,她们也就没地容身了。老爷若是冷了太太,她们这些人,如何立足。大家都点头。

  谢老爷把赔偿的钱,都给了二姨娘,让她给宗桐留着吧。

  谢老爷叹息,自己的孩子,都让人算计了,也只能如此了局。

  难怪当年木笛的娘,宁可自己在乡下,也不进他家做姨娘。

  看来她当时就不相信自己,能护得她们母子周全。

 

  二姨娘的生日过得很隆重,老爷故意抬举二姨娘,扫太太的面子。

  秦妈妈事先把太太弄到庙里给木莲祈福去了,免得太太在家生事。

  太太一早就走了,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所以对二姨娘的生日,她没太大的感觉。

  二姨娘心里也难过,好好的儿子没了,可是她知道身份,现在她受了委屈,她不说什么,别人才会看重她,她要是借机闹事,反而让大家小看了她。

  所以二姨娘在老太太面前,依然如从前,请安问礼一样不少。

  反而是太太和老太太彼此两厌,太太就称病不去问安了,老太太说既然太太身体不好,就不用来了。

  太太现在不管家事,每日只闷在自己的院子里,每天盼望的就是和儿子说说话。

 

 

垂杨里---疏远

  然而事实上太太越紧张木莲,木莲越感到压力。

  从前太太不查问他的功课,成绩好坏都没事,现在太太处处拿木笛和他比,让他超过木笛,这是不可能的,木莲一直怀疑木笛是天份太高,老师说一遍就会,看过的东西,就记在脑子里了。父亲说那叫过目不忘。

  这样了,人家还努力,像个书呆子一样,有书就看,和老师有说有笑,老师们也愿意和木笛讨论问题,都和谢老爷说,木笛前途无量。

  若论功课,木莲感觉,幸而宗桐比他低了两届,如果在一个班,他连宗桐也不如。宗桐不比他和木笛,回了家,二姨娘就拉着宗桐学做针线,还要小姑娘跟着厨房的采购去街市,说女孩子不能不知生活。还要她,学着养花草。

  宗桐其实性子急,可是在这个家里,不好和人发脾气,有时候会和二姨娘闹,嫌母亲管得太多了,她想玩会儿都不成,这时候谢老爷就会说玩去吧。二姨娘就摇头,说老爷太惯她了。

  太太现在诸事不理,就盯紧木莲,一回来就叫了过去,盯紧做功课,还托人找了个老师辅导他,木莲恼火,放学了先在外边玩够了,才回家。太太发现了这一点,非常恼火,有一次母子冲突,太太一怒这下动了手,打了木莲一巴掌,这一掌打下去,二人俱惊。

  木莲从没想到,他心目中对他对最好的母亲会动手打人,那个记忆中温和慈爱的母亲,什么时候成了眼前的样子,目光不再柔和,声音不再清丽,完全是一个不可理喻的人。

  他转身而走,太太心痛的喊了一声木莲,声音太过尖刻,让木莲逃得更快。

  仆人把事情告诉了秦妈妈,秦妈妈只好派人去找少爷,自己先过来劝太太。太太见了秦妈妈,一把扑上来,放声痛哭,她也不知道如何会动手,她就是心急,看了儿子不争气就心焦虑。

 

  秦妈妈温声相劝,只是说孩子还小,不可逼得太紧了,事得其反,反而伤了母子感情。

  太太一面哭一面点头。

  儿子的眼神让她心寒,那种像看一个怪物一样的神情,让她梦中都惊醒。

 

 

 

 

垂杨里---木莲

  木莲没有跑太远,他外表霸王,骨子里胆子不大。

  一个人在花园里转悠,他不好意思和人说母亲打了他,那太丢人。

  他想起,二姨娘教训宗桐的时候,也都是罚小妹妹做针线或者抄经书,从不骂人也不打人,他有的时候奇怪,都说母亲是大家闺秀,为何姿态不及姨娘。姨娘其实不及母亲美丽,当初母亲还说,没想到老太太找的姨娘,既然不美丽也不妩媚。可是现在,太太的脾气越来越大,反而不如姨娘看上去温和,难怪父亲已经好久不来这里了。

  太太打了少爷,还是合府都知了。

  谢老爷原来也头痛木莲玩闹,但太太打了少爷,他还是不喜欢,认为太太越来的没分寸,现在连亲儿子也打了。只是摇头。

  秦妈妈本想让人瞒住,不想事情还是传了开去。

  老太太问木莲的时候,你母亲为什么打你。

  木莲忙说,没有的事,不过是争吵几句,别人误会了。

  老太太心里点头,这孩子虽然顽皮,但总算知道护着母亲,也是可教的。

 

  老太太让人送了《心经》过去。让太太有时间多看看。

  太太当即变脸,刚要发做,却看见秦妈妈摇头,只好恭敬的接了书,打发了来人。

  木莲每天下学不再外面逗留,按时回来,到太太那里做功课,他在太太面前不在顶嘴,显得安份了许多,但是不像从前有什么都和太太说,现在一板一眼尽是规矩,做了功课, 就会走人。

  这一年木莲好像长大了些,不和妹妹弄恶做剧,也不再找茬刁难木笛,他和木笛的关系,始终是不冷不热,父亲面前还有几句问候,离了父亲,二人基本无话。

  谢老爷却感觉这样才好,稳重了许多。

 

 

垂杨里---木

  谢家对于木笛来说,始终没有家的感觉,他的家永远在那个小乡村,在母亲身边。

  他能感觉出老太太对他的维护,是真有祖孙的感觉,但老太太是个重规矩的人,要早请安晚问安的,规矩大于一切。来的路上,父亲就说了,一定要尊重老太太,老太太不容易,谢家没有老太太,早让人吃了。

  木笛真心的感谢老太太对他的维护,让他住在这边,省了许多麻烦,所以仆人们不敢轻视他,各种待遇没有为难他。

  而让他感到亲近的是宗桐,那个花一样的小姑娘,她不是极美的,说眉目之美,木莲和他,都比宗桐美,宗桐的美丽胜在活泼明朗,虽然有时候,她也有隐忍,但整体来说,她是快乐的阳光的,有着温度。

  有一次仆人们议论长相,都叹息,谢家的两个少爷都比小姐美,男孩子美成那样,快成了妖孽。姨娘的女儿,不及两个哥哥美,真是可惜了小姐。

  说的时候,宗桐过来了,杏儿生气的呵斥那两个多事的仆人,反而宗桐大大方方的说,没什么呀,不美就不美,我母亲说,我可以气质好呀。

  仆人快快的走了,小姑娘长叹了一声,杏儿说小姐您别他们胡说,我娘说,你气质好,像个大家闺秀的。

  宗桐说,你以为我喜欢气质吗,我巴不得天生丽质呢。

  木笛经常和宗桐一起做功课,看的出来宗桐很聪明,虽然没有他聪明。题目做不出,她也不急,翻着书看,有时候,木笛等着她请教,她也不问,只是自己在那里琢磨。

  夏天的时候,二姨娘会让人送两碗绿豆汤,冬天的时候,是甜点。二姨娘通常是微笑的,她从不大声说话,语调平和。宗桐有时候扑上去,她就笑着拍拍她的头发,理理微乱的发丝。

  那时候,木笛有些恍然,好似二姨娘和母亲的影子重叠了。

  日子并不难过,尤其是太太不管家事以后,基本上不出自己的院子,她称病不给婆婆请安,自然不能在谢家大模大样的转悠。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7-10-26 08:10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