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女性文学 > 女性小说 >

烟雨遥——意徘徊

时间:2017-10-10 15:30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烟雨遥---花中锦 春桃是眼一分手一分,先接了张婶递过来的水,马上起身接了另一杯给宛如。 她未语先笑,自然三分热情。 吴太太过来寒暄几句,问候了春桃的母亲和兄弟们。 春桃眼睛明亮,对答如流。 宛如端杯子喝水,说蜂蜜放少了不甜,让张婶再加些。 张婶忙
烟雨遥---花中锦


春桃是眼一分手一分,先接了张婶递过来的水,马上起身接了另一杯给宛如。
她未语先笑,自然三分热情。
吴太太过来寒暄几句,问候了春桃的母亲和兄弟们。
春桃眼睛明亮,对答如流。
宛如端杯子喝水,说蜂蜜放少了不甜,让张婶再加些。
张婶忙过来,吴太太叹口气,还是这个孩子气,真愁人。
春桃却是一笑,宛如命好,一看就是福相。
吴太太留春桃吃饭,春桃忙婉拒,却让宛如拦住了,留下吗,我好久没见你,难得你今天没去绣房,要不然一进去一天,又不得自由了。
春桃留下来吃饭,主动去了厨房帮着张婶做菜,她的厨艺极佳,一会就帮着张婶做好了四菜一汤。
吴家父子回来的时候,宛宏鼻子最灵,张婶今天手艺进步了,张婶一笑,是春桃姑娘的手艺好。
饭后已是黄昏,宛如和春桃在院中散步,月亮升起来的时候,二人携手进屋。一弯新月如水,灯下春桃帮着宛如给云朗裁衣,她原帮着章太太做过,自然知道尺寸。
宛如问春桃,你和我姑母在绣房里一起工作,我姑母脾气好吗。
春桃看了看宛如,你不要担心,你姑母脾气最好,从不发脾气,待小学徒也耐心,好多人都叫她大姑。
宛如说,我也这是么想的,可是母亲总说,婆婆是不一样的。
春桃的手抖动了一下,抬眼看了看宛如,灯下的宛如眉目温婉如画,长长的眼睫毛,遮住了一鸿秋水,她安慰宛如,你放心,你是她的侄女,疼你还不及呢。
 
 
 
 
烟雨遥---生辰礼


章太太的生日都是小办,只有极近的人家来送礼。
侄子宛宏来的早,让伙计放下担子,有腊肉有粮食,还有衣料,及母亲腌制的小菜。
章太太对侄子宏哥极是疼爱,宏哥私下说大姑有些重男轻女。
宏哥和姑姑聊了几句,转身到后房找云朗,他把妹子做好的长衫给他。
云朗在习字,母亲的生日不是大办,没什么客人,所以他还是照常的作息。
表兄弟俩从小长大,虽然爱好不一样,情份总是有的,宏哥把衣服给他,我妹子亲手做的,赶了两天。
云朗脸一红,低头接了衣服,宏哥摇头,这妹夫太腼腆,幸而有先生这个职业,要不然他干什么好呢。
二人寒暄几句,宏哥要去铺子里,今天有一批往南方的货,他要盯着发货。
宏哥出门的时候,遇见了春桃,春桃是过来给章太太送自己家做的寿桃寿面,二人擦肩而过,宏哥点点头,春桃低了头。
宏哥看着春桃的背影,若有所思,这个姑娘到是能干,比自家妹子是厉害多了。
春桃刚坐下,不想镇长家的管家来了,居然是镇长来送了礼,说大家都是亲戚了,特送了糕点和酒。
章太太满脸喜悦。
她暗想这个亲到是结对了。
现在和镇长可不就是亲戚了。
她高声喊云朗出来待客,云朗放下笔,出来和管家道谢,镇长的管家姓高,四十左右,人和气谦恭。高管家知道镇长器重云朗,他虽然没看出来云朗厉害在哪里,只是他从小跟着镇长,素知道他家老爷的眼光独到。
所以镇长分派的时候,他没有打发仆人来,而是自己来了。
云朗送管家出门,高管家忙请留步。
高管家注意到院子里新种的花木,杏花已经开了花,紫藤也开始开花,到是热闹。
他心里暗叹,到是有些兴旺之气。
中午的时候,吴老爷过来了,素年生日都是他过来,陪妹子吃面,今年的面是春桃做的,她忙完就从后门出去了,只是和云朗打声招呼。云朗按母亲的意思,换了宏哥带来的长衫,这些事,云朗不愿意让母亲生气。
春桃看着那长衫,那是她和宛如一起挑的布料,还是她给裁剪的。现在正穿在云朗身上,年轻的云朗更加俊朗。
 
 
烟雨遥---春意暖


春桃一直盯着云朗,云朗有些疑惑,忙问春桃我怎么了,春桃笑笑,云朗哥好精神。云朗笑笑,许是新衣的缘故吧,今天是母亲的生日,他老人家图个新鲜。
春桃转身离开,云朗看着她转了弯,才回来。
院子里热闹了许多,有了花木,也显得生机勃勃。
有燕子飞过,杏花在春光里盈盈盛放。
云朗对舅舅自然是极恭敬的,娘亲舅大,他给舅舅倒了酒,吴老爷看了看酒,这是镇长送来的,云朗点头,镇长看了看云朗,他素知镇长一向器重云朗,他可能是见这孩子太多了,总感觉他太书生气,不知民生。
不过这孩子一笔好字,到是人尽皆知,镇长家的春联都是请云朗去写,年年给了润笔,足能让章节过个好年了,吴老爷心中暗想,镇长是故意的,找个理由帮助一下章家。
他一面喝酒,一面和妹子聊孩子们成亲的事,把陪嫁的田产位置告诉了妹子,章太太暗喜,那是吴家最好的三十亩田,收成极好,心中喜悦,也喝了两杯酒。吴老爷没提铺子的事,他想铺子的收成还是让太太私下给吧。他总担心女儿天真,会把收益都给了婆婆,她一口一个一家人,可是吴老爷对妹子并不放心,他怕她难为了女儿,想想只要自己在,妹子是不敢的。
他喝了酒,叹了口气,真发愁宏哥的事,这孩子太挑。长辈们说话,云朗是不插言的,只在旁边给舅舅和母亲倒酒布菜。
章太太笑道,大哥不必愁,多少人家想把姑娘嫁过去,是宏哥眼光高。吴老爷有些恼怒,他挑什么,不过是开个铺子,有什么好挑的。镇长家的公子,都不似他。
提到乔彬,章太太赞叹,大姑爷到是能干的,听说还和洋人做生意,最是见过世面。
 


烟雨遥---三月天


吴老爷点点头,若论做生意灵活还是乔彬,儿子这方面到是老成了些。
章太太想想,宏哥经常去上海,不是看上那里的姑娘摩登了吧。
吴老爷摇头,他敢,那里的姑娘是他敢想的,不过是个小商人。
二人喝罢酒,云朗送吴老爷回家。
吴太太看见云朗,忙让云朗自己做,她先送吴老爷进了里间。
张婶瞧见了姑爷,忙倒了茶,她推介的宋婶子已经来了吴家,太太试用了很满意,这宋婶是张婶打小的姐妹,二人关系极好。
张婶知道自己是随宛如去张家的,那云朗就是自己日后的东家,自然态度殷勤。
云朗对张婶道谢,张婶您忙,我自己来就好。
张婶忙摆手,姑爷别客气。
她转身去了宛如房间,告诉了小姐。
宛如本来要过来,可是父母在家,她不敢出来,忙把房中的点心给张婶,让带给云朗。
张婶笑呵呵的把点心装了盘,轻轻说,是小姐给你的,云朗红了脸。
吴太太安置好老爷,出来看见这一幕,半喜半忧,女儿眼中只有这个表哥,也不知是好是坏。
姑娘能嫁了可心的人,当然是极好的,不像她,嫁来这前,都没见过吴老爷。
云朗不好久坐,和吴太太客气几句,起身告辞,吴太太让张婶把点心装篮子里,让云朗带过去,问你母亲好,家里一堆事,我就不过去了。
云朗点头。
章太太盘算着侄子的婚事,哥哥的几个孩子,她是真疼宏哥,她知道吴家将来还是靠宏哥。想着想着,想到了春桃。
若不挑门第,春桃到是极好的。
 
 
 
烟雨遥---择婚记


乔彬和大舅子常有生意的往来,二人经常一起喝酒,现在宛盈有了身孕,在乔家地位倍增。
这一天乔彬又约宛宏喝酒,宛宏叹气,你可真能喝,应酬客户是没办法,不应酬你也喝。乔彬一笑,小喝怡情,和你在一起,喝不多。
乔彬心情挺好,妻子还有一个月就生了,他终于要做爹了,现在不敢和别人喝酒,怕宛盈闹腾。乔家三兄妹宛盈并不是最美丽的,却是最厉害的,会哄人会发脾气,在公婆面前最是知礼和气,可是回了房间,对乔彬却管束得极严。
宛盈一进乔家门,就接管了家事,镇长太太最不喜操心俗务,乐得让儿媳妇管理,自己找几位太太打打牌,听听戏,逛逛街,宛盈精明强干,不几个月,上下宾服,恩威并用。宛盈在一年的时间里,更换了采买的人,那油水最大,她新换的都是她看中的人。妙在,她用的还是乔家的人,所以有人恼有人喜。实在不服管教的,资格老的,宛盈就让他们营养了,工钱照给,还在外面大肆宣传乔家厚道。
乔彬是在商场冲杀过的,妻子的手段一清二楚,但他满心佩服,这些人以前仗着他母亲仁厚,把乔家当成了冤大头,那可是他的钱,现在妻子整治了,他才放心。
现在他明白,父亲当时的话,娶妻最重要的是德与才。
宛盈是吴家的长女,原先就帮着母亲料理家事,当然吴家人少事少,可是事情一理。
乔彬约宛宏吃饭,是想做个媒人。
他有个商户是外镇的,这位有个妹子,到是与宏宛年貌相当,家境还好。他开了口,宛宏眼前出现的是春桃的影子。
 


烟雨遥---桃花红


宛宏知道妹夫是好意,就说,父母已经相看了人,他回头问问,说这话的时候,他脸有些红,不知是酒意还是醉意。
宛宏送乔彬回家,然后才往回走,路过春桃家,看小院里的桃花正开得炯炯。就是月下,也能感觉明媚。
春桃正走过来,二人打了招呼,宛宏故意说,才从绣房回来呀,也要注意眼睛,我姑母就是不注意,现在眼神都不太好了。
春桃礼貌的谢过。
春桃进了院门,宛宏慢慢往回走。
家里还在等他吃饭,父亲皱眉,又喝酒了,宛宏忙说,就一点,主要是陪乔彬。
吴老爷这才没说什么。
宛宏和父亲说,乔彬说给我介绍个姑娘,我推了。
吴老爷眉峰一动,你也不小了,该着急了。
宛宏不语,到是吴太太好似悟到了什么。
吴太太和宛如低语几句,宛如点头。
 
宛宏一进房门,妹子就溜了进来,脸上有着杏花一样的笑意。
宛如先给哥哥倒了茶,然后轻声问,你是不是有意中人。
宛宏脸先红了。
他不知如何开口,宛如说,你和我保什么秘密,你想成事,总要父母同意,总有人替你争取吧。
宛宏这才说,春桃还没人家吧。
宛如笑了,哥你到有眼光,春桃到是极好的,人能干,也和气,我们最好的。
只是宛如低了眉,父亲不一定愿意她的家境。
宛宏反而坚定了起来,挺直了背,我愿意。
宛如想想,你和妈先说,妈疼你,她点了头,让她帮着说。
宛宏想想,你帮我和妈说一声,探探妈的口气。
 
吴太太在月下散步,她原先也有小儿女情怀,最喜欢看月亮,现在年纪大了,情肠淡了,可是春天的夜晚,花香弥漫,月色温柔,她总是愿意在院里走走。
看见女儿过来,她招招手,宛如过来,附耳轻声说了几句。
 
 
 
烟雨遥---意徘徊


吴太太愣住了。
春桃不是不好,只是她娘家,她和云朗家不同,云朗已经做了镇上的老师,虽然薪水低,可是家中只养一个母亲,不比春桃,春桃还有两个上学的兄弟。
现在都靠春桃一双手在支撑,如果春桃嫁了过去,还要贴补娘家。
吴太太反问宛如,你哥哥态度坚决。
宛如点头,拉了母亲在藤椅上坐下,其实春桃姐姐挺能干的。
吴太太拍拍女儿的手,我知道,你爹不会愿意的。你的事,你爹就不乐意。
还好那是姑太太,他不好说什么,估计后来是想,总要帮扶你姑母,你过去了,也还是如此。
春桃家的情形,还不如你姑母家。
虽有几亩田,可是两个弟弟读书成家,都是事。
宛如扯了扯母亲,可是哥哥的脾气,最是犟,人家春桃好,只是家境差了些。
吴太太想想,这事绕不开你父亲,我和他提提。
吴老爷听了太太的话,到没有一口拒绝。
他的儿子自己清楚,认准了理,九头牛拉不回。
现在儿子看中了春桃,凭心而论,春桃是能干,原也适合自家,姑娘手巧勤快,又吃过苦,做儿媳妇没什么不好,问题是她的家。
吴老爷没说行也没说不行。
他是一家之主,可是不愿意违了孩子的心。
表面上他不说什么,心里最不愿意委屈孩子们。
当初宛盈看中了乔彬,他有些犹豫,怕是齐大非偶,女儿委屈,到是太太说,别小看了孩子,宛盈不是让自己委屈的人。
现在看来,宛盈果然在乔家立的住。
 
 
烟雨遥---相思雨


那天下雨,春桃出门,才想起未带雨伞。
这时候宛宏路过,把雨伞塞给她,自己冒着雨跑了。
第二天她去还雨伞,却见吴家在熬药,说是大少爷病了。她有些内疚。
雨伞交给了张婶,她去看宛如,宛如正在绣嫁衣,时间到松快,婚期是九月,桂花最香的时候。
宛如看见春桃,指着盘子里的点心说,我才做的,你尝尝,我妈总夸赞你手巧。
春桃拿起一块尝了尝,挺好的,比我做的还好。
宛如撅了小嘴,你哄我,我哥吃的时候,一直皱眉,虽也说好,可我知道不好。
春桃笑了,你哥到是厚道。
宛如也笑了,那是,我哥这个人,虽然开个铺子,可是邻里都赞他,连表哥都说他有古君子之风。
春桃听到云朗的名字,眼神一暗,转瞬间又微笑了,她心里想,云朗娶了宛如当然比自己好,他们是青梅竹马亲上加亲,这样的亲事,哪里挑,而且宛如挺好的,天真活泼,待谁都好。小时候在学校,别人嫌她穷,只有宛如不介意,带了好吃的都给她。
春桃问,你的绣活赶得急吗,我帮你些吧。
宛如一笑,赶得急,我妈早些年给我姐准备的时候,有些就买了。
春桃羡慕的一笑,你的命真好。
隔壁的宛宏半睡半醒之间,好似听见了春桃的声音,他勉强坐起来,宋婶端了药,现在家里的活都是宋婶为主,张婶主要是忙着二小姐出嫁的事,经常往章家跑,这是吴太太的意思,让张婶早些和章太太熟悉,了解章太太的脾气习惯。
吴太太心中明白,姑太太绝不是表面的性格,自有她的脾气,让张婶早些熟悉,也好帮着女儿适应。
宛宏喝了药,问宋婶是不是春桃来了,宋婶点头,是呀陪着二小姐呢。
天上下起了蒙蒙细雨,宛宏和宋婶说,你悄悄和二小姐说,留春桃吃饭吧。
 
 
 
 
(责任编辑:君如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7-10-26 08:10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