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女性文学 > 女性小说 >

烟雨遥——灯上花

时间:2017-10-10 15:20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烟雨遥----灯上花 春桃成亲四个月后就有了身孕,吴太太马上不让她去绣房了,说太伤眼睛,春桃也同意了,现在家里的情形挺好了,春帆每月的工钱,足以养家,她心里明白,如果不是乔家看吴家的面子,如何会给那么高的工薪。 吴太太想再找一个人帮忙家事,春桃忙
烟雨遥----灯上花
 
 
  春桃成亲四个月后就有了身孕,吴太太马上不让她去绣房了,说太伤眼睛,春桃也同意了,现在家里的情形挺好了,春帆每月的工钱,足以养家,她心里明白,如果不是乔家看吴家的面子,如何会给那么高的工薪。
 
  吴太太想再找一个人帮忙家事,春桃忙拒绝了,妈不用的,我身体挺好,家里这点活,不用再找人了。
 
  吴太太请了太夫来看,人家也说,春桃一切都好。
 
  吴太太想想,还是让宋婶去章家半天吧,女儿那现在到是稳住了。
 
  宛盈听说了,忙劝母亲,宛如身体弱,还是让宋婶去章家吧,而且还一个月快生了,干脆住在那里,有个事好照应,她从自家安排一个人过来,在娘家照看一年。
 
  宛盈安排的人是她在乔家极器重的刘婶,她和刘婶说了,那是我娘家,别人去我不放心,你做汤水极好,主要是打理厨房的事,采买不用管,只要做好三顿饭就成。
 
 宛盈私下对刘婶说,我给你两份工钱,你不能要我娘家的钱。
 
 刘婶满心欢喜,她家里人口多,多一份工钱,很当事,她是少奶奶当家后,才提上来,已经涨了工钱。
 
 刘婶做汤水果然极好,春桃有心,常往厨房转悠,学了七八成。刘婶想着,这是少奶奶的嫂子,自然不好得罪,她想学不过是为了奉承公婆,也不会抢她饭碗,就特意教了春桃如何煲汤。
 
 吴太太对儿媳妇没什么好挑剔,凭心而论,春桃进了吴家,一年给公婆做四身衣服,针线细密,比外面铺子里还好。春桃话不多,但有眼色,谁爱吃什么,谁爱用什么,看一眼就知道了,是个有心人。


 
烟雨遥---楼台月

 
春桃也给了宛如的孩子准备了小衣服,男女都有。
 
章大姑私下感叹,怕是个女孩子,大夫一直吱吱唔唔的她就猜到了。
 
大家都劝她,先开花后结果,也好,对着大嫂,她也是这么说的,可是她的言不由衷,连张婶都欺骗不了。春桃一直安慰她,有个姑娘多好,可以照看兄弟,小孙子有福气。
 
章大姑点头。
 
春桃去看宛如,看样子是快生了,宛如的气色还好。
 
 那些补药,到底有了效果,宛如现在到是不担心男孩子女孩子了,她看出来,云朗是真心喜欢女孩子,他常看《红楼梦》总说女孩子是水做的骨肉,多好。
 
婆婆在她面前到没说什么,只是眼神有些忧愁。
 
她私下和云朗提一次,云朗安慰母亲,章大姑不想儿子烦忧,就说,自家骨肉都疼的。
 
云朗的假期没到,还是按时上课,家里有几个女人,围着宛如,他真是插不上手。吴太太天天上午过来,家里有母亲和张婶宋婶,宛盈找好了接生婆。春桃的母亲,也经常过去,她和章太太的关系原就好,现在春桃是章家的干女儿,两人成了干亲,更是往来密切。
 
到是云朗一个大男人,在宛如生孩子的问题上,最没发言权。
 
他也盼望着,快做父亲了,自然是欢喜。
 
 
 
烟雨遥---四月天
 
 
宛如的生产并不顺利,也许是因为补的太多了,她本身好静,又不爱运动。
 
幸而宛盈请的接生婆经验丰富,还有个得力的助手。
 
孩子生下来了,并不瘦弱,是个女儿,名子是夫妻俩早就取好的,云瑶。
 
只是宛如却陷入昏迷,宛宏请了大夫来,一番忙碌,最后算是转危为安。章太太多了个心眼,她问大夫,以后还能不能生,这话令吴太太和吴老爷不喜,但也不能说什么。
 
大夫是个老道的,想要说些含糊的话,可对上章太太锐利的眼神,摇了摇头,他知道章家的情形,三代单传,自然看中子嗣。
 
 章太太有些失神,没有进去看宛如,孩子在张婶怀里,她也没去看。吴太太皱眉,要说什么,被吴老爷的眼神止住了。
 
吴老爷低声和云朗说,这些情况不要和宛如说,免得她多想,这个孩子表面娇纵,其实非常的敏感脆弱。
 
云朗忙点头,他到是更关心妻子,马上进去看望妻子了。
 
宛如还在昏睡中,一头的汗水,宋婶在旁边拿热毛巾轻轻的擦拭着。
 
云朗坐在旁边。给宛如掖了掖被子。
 
孩子既然生了,也要准备红鸡蛋,这些到不用章家准备,吴家早就准备好了。
 
章太太推说头疼,回房间睡下了。
 
她的态度,已经让吴太太恼了。
 
吴太太本来想回去,这里交给张婶和宋婶就好,可是看姑太太的样子,是不要指望婆婆管儿媳妇了,她只好留下来,让宏哥和吴老爷先回去,她留下来照顾女儿。
 
幸而云朗忙着忙后,对宛如极照看。
 
吴太太还安心些,幸而这个女婿还好,这才松了口气。
 
满月酒章太太也不打算办了,说是个女孩子,吴太太终于不忍了,她冷笑说,好呀,姑太太不办就不办,我们吴家给外孙女办,我们喜欢女孩子。
 
云朗忙说,当然要办,我都请了学校的同事和同学,已经在酒楼订好了宴席,到时候他们会送来。
 
章太太想要张口,看见云朗不悦的神情,才不好说什么了。
 
 
 
烟雨遥---月儿满
 
 
  满月那天,春桃也过来帮忙,她身子还灵便,人也大方,一直劝慰着章太太,这才让章太太出现在众人面前,有了个笑模样。
 
  吴太太现在是非常恼小姑子,可是也不好说什么。
 
  她不只一次和丈夫说了,你妹子这样子,算什么,儿媳妇不管,孙女不抱,一家子人都忙乎,她到成了老封君。
 
  我不管了,面子已经给了,过了满月把女儿和外孙女先接回来养养。
 
  过了满月第二天,吴太太就过了章家,把宛如和云瑶接了回来。
 
    当然张婶和宋婶也一起回了吴家,吴太太把宛盈安排过来的刘婶也多留两月,她看的出来刘婶极会做汤,想让她给宛如补补。
 
  吴太太私下和刘婶商议,愿不愿意留下来,她多给工钱,刘婶权衡了半天,宛盈最后说,这样吧,我妈给你一份工钱,我把你的小儿子安排到乔彬那里当学徒,刘婶马上喜笑颜开。
 
  张婶现在的活计就是看着云瑶,她还细心些,云瑶生下来,就是她一直抱着,也有了感情,现在云瑶晚上就是和她睡。
 
吴太太是考虑,春桃再有几个月就快生了,到时候,肯定需要人手,春桃的母亲,到是几次说了,春桃生了孩子,她过来伺候月子,大儿子住在码头,小儿子现在也住校,家里就她一个人,她愿意过来。吴太太想着,亲家母照看春桃就好了。
 
云朗天天下班来看孩子,晚了就不回去了。
 
章太太极不满意,现在家里就她一个人,冷冷清清,还要自己开伙做饭,自从娶了宛如进门,都是宋婶料理饮食,她已经没进过厨房了。
 
她原想着,他们住几天就回来,可一个月过去了,吴家没有放人回来的意思。
 
吴太太想着,女儿回去了,婆婆也不搭把手,还不是累着女儿,在这里,女儿吃得好,人也胖了些,气色好多了。
 
她就是不放人,吴老爷这次也沉默,他也恼妹子对待孙女的态度。
 
 
 
 
烟雨遥---下弦月

 
 章太太终于上门了,提了两盒点心。
 
 说是接儿媳妇回家,吴太太笑笑,到不敢劳动您,现在宛如身体还没恢复,回去了也帮不得您的忙,还要累着您,什么时候养好了再回去吧。
 
  章太太脸红了,忙说,我身体还好,能帮他们的忙。
 
  吴太太只是一口咬定宛如身体好了,再说。
 
  居然连午饭也没留章太太吃,春桃本想开口,可是看婆婆一脸寒霜的样子,没敢多话。
 
  她和宏哥说,这也不是办法呀,宛如总是干妈的媳妇呀。
 
  宏哥点头,我妈最是疼宛如,哪里肯让她吃半点亏,这次宛如生了女儿,以后估计不能生了,这是要让我姑母低头呢。
 
  春桃叹了口气,宛如还年轻,未必不能,还是找找大夫,我听人说,上海的洋大夫厉害,回头到上海看看。
 
  春桃这话是听宛盈说的,宛盈是安慰父母的,她早拿了大夫开的药方找人打听过,说是很难。
 
   宛盈想着,等妹妹身体好些了,孩子大些了,自己带妹妹去上海看看,她到是和乔彬去过几次上海。
 
  现在怕父母发愁,才安慰他们。
 
  她和姑母接触少,却知道姑母的执拗,让母亲留下宛如是她的主意,她知道姑姑的个性,不让她吃些苦头,怎会低头。
 
  她说这话的时候,吴老爷居然没反对,宛盈就知道父亲也恼了。
 
 
 
 
烟雨遥---桃李笑
 
 
  几个月后春桃生了个儿子,吴家自然欢喜。
 
  名字是吴老爷给起的,叫天赐。
 
  宛如私下和云朗说,这名字多俗气,云朗笑她,自家说说就好了,可不能和你哥他们说,岳父极喜欢这个名字。
 
  天赐生得结实,胖胖的,春桃生产顺利,恢复的也快。春桃的母亲就住在客房里,一直帮着女儿照看外孙。
 
  春桃生产的前一个月,章大姑三进娘家门,再三表态,才接回了儿子一家人,她是冷清怕了。
 
  春桃生了个儿子,她半喜吴家有后,半是羡慕人家,叹惜自家。
 
  她到是先接受了云瑶,小姑娘生得美,一双大眼睛盈盈明亮,极爱笑,一抱就笑。章大姑也愿意抱着她。
 
  章大姑愿意照看孩子,到是能让张婶轻松些,现在宋婶回了吴家,那也是一大堆事,刘婶只管厨房的事。她在乔家就是分工明确。
 
  宛如还是喜欢刺绣,她在绣房结识了一位外地来的夫人,说是北方某世家的小姐,极爱刺绣,她和丈夫都是刺绣的痴迷者,宛如发现他们的刺绣和这里的不同。
 
  夫人名唤英子,她的丈夫叫李竹木,宛如很奇怪这个名字。
 
  但人家两口子擅长丹青,画的一手好画,英子说,擅画者刺绣更有神韵。
 
刺绣不是临摹,是一门艺术,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有自己的神采。
 
  宛如请他们来家里做客,他们很喜欢云朗的字,说是字有骨胳,宛如听人夸赞丈夫就欢喜,把云朗介绍他们认识。
 
  云朗和李竹木很谈得来,古今中外二人很有话说。
 
  只是云朗总感觉他们有些习惯很奇怪,比如总爱鞠躬,宛如说也许人家重视礼仪呢。
 
  英子很喜欢云瑶,她有两个儿子,极喜爱女儿。
 
 
 
烟雨遥---金兰香
 
 
  英子和李竹木在小镇上开了绣馆,所有的布置都是非常的典雅大气,里面有些东西,是极贵重的古董,乔彬看了大为赞叹,他想要结交李竹木,不过对方是以文会友,先对了下联,才能进馆,乔彬委实奇怪,这夫妇二人身上没有半点商人气息,更像是文人名士。
 
  他是从宛宏那里看到了照片,他是识货的人,恨不能亲眼见到,想要购买,李竹木一句不卖。
 
  宛宏也对不出对联,不过他为人老诚,和云朗一起去的,李竹木到是让他进去了。说宛宏有大才,有君子之风。宛宏听人赞扬,到先低了头,脸还红了。李竹木说宛宏不像商人。
 
   宛宏家里到是有些新青年之类的刊物,是在上海的书店买的,那里面的新名词,自由呀平等呀民主呀,他其实不懂,就是感觉新鲜,好似那是另一个世界。
 
   英子和宛如合绣嫦娥奔月图,二人一起绣了三个月才完成,英子还是有些不满意,总感觉少了些什么,嫦娥的眼神太过喜悦,她以为应该是茫然。
 
  宛如想了想,对呀,她离开自己的家园和亲人,去另一个陌生的地方,就算是做了仙子,也是茫然的。
 
  宛如自言自语,我是不会去的,月宫有什么好,哪里桂花糕好吃。
 
  英子笑了,她说,我们投缘,不如结成金兰姐妹好不好。
 
  宛如忙点头,我长这么大,你是第一个说我有灵气的人,在父母眼里,我是最娇宠的小女儿,他们都说我是最让人操心的。
 
  她们结拜的时候,云瑶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英子过来抱起她,她咯咯的笑着,宛如说,姐姐怎么不把孩子接过来。英子说,下个月二郎就会来了,今年四岁,大郎上学了,家里不让出来。
  宛如和云朗送了李竹木一盆他们养的兰花--=寒鸦春雪。
 
 
 
烟雨遥--- 玻璃纱

 
 
 宛如是最轻松的,现在婆婆开始照看云瑶,毕竟有血缘关系,章太太和孙女相处了两月,马上离不开这个小东西了。
 
  云瑶非常的乖巧,醒了也不哭闹,睁着一双大眼睛,自己啃手指头玩,章太太看她的时候,她就会笑成一朵花,章太太的心就软了。章太太越看越感觉这孩子像云朗,秀气的眉毛大大的眼睛,她抱着云瑶,云瑶的脸贴在她的脸上,她也就笑了。
 
  章太太肯搭把手,张婶的活计就轻省了,晚上孩子还是跟着张婶,章太太睡眠浅,有一点动静就睡不好觉。
 
  宛如忙于刺绣画画,章太太虽然感觉这儿媳妇当了母亲,还是不务正业,可是宛如的刺绣都能卖大价线,每次的工钱都给了她,她才不会说什么了,她发现,儿媳妇刺绣挣的钱,比儿子当先生的薪水还高。
 
  英子也常来章家,她和气温柔,每次来都带了礼物,多是老人和孩子的,章太太很喜欢她,她喜欢温柔的女子,她说英子的笑容像水,说话轻声细语,最是大家闺秀的样子。
 
  英子这次带来了一种纱料,轻盈明净,说是玻璃纱。一种极高档市面不常见的布料,章太太做了一辈子绣女,都没见过这种纱料。
 
  纱粒是浅蓝色,好似云天一样的色泽,她说有个商户想在这种面料上绣一幅山水长卷。
 
  宛如的手指轻轻抚过纱料,这么轻细的布料,她也是头一次见过,她好似记得姐姐宛盈有一块这样的料子,是姐夫从上海带来的。
 
  那块上面还有图案,在阳光下流光溢彩的。
 
 她看了那幅山水画,再看了看布料,好胜心起,答应英子接了这活计,英子先给了订金,宛如吓一跳,这么多钱,英子笑笑,妹妹真孩子气,这幅长卷没有一年半载的绣不成。
 
 
 
烟雨遥--- 梅花阁

 
 
  宛如做事最有耐心,她收拾了云朗书房边上的一间杂物间,那里光线极好,她爱窗前的一树白梅,清盈秀丽,她把这里做了绣室。
 
  每天上午进去,午饭时间出来,下午进去,天黑了才离开,不许人进那间房子,说是不可沾染了气味。屋里只供着鲜花,还是要白色的花朵。
 
  她折腾这些,章太太不以为然,章太太看在银子的份上,没有说什么,只是云瑶只有晚上才见到母亲,小孩子有些寂寞。
 
  英子过来看进展,进了绣室先点头,花瓶里一剪白梅花,幽香静雅,再看绣件,只是刚开了头,山水的样子还没有出来,但光看山的绿意,已经用了七八种颜色,色极细,是一根绣线,又劈开了几股,英子赞叹,难怪妹妹的绣件那般精细,这比别人多花了多少功夫。
 
   宛如笑笑,那当然了,这针下去了,这绣就有了活力,有了灵气,尤其是这幅山水,我看了就画,好像人间仙境。
 
   不过姐姐,估计一年都绣不完,我现在晚上和云朗学山水画,心里有了画,针才有神。
 
   英子赞叹,我不急的,客商那里不急。
 
   英子打量宛如,穿了一件米白色的旗袍,外搭了一件浅耦合色的外衫。
 
站在梅花边,竟是那般的相宜。
 
  她们出来的时候,路过院子里,云朗正抱着女儿,看枝间盛放的白梅,此时云瑶正是学说话的时候,她常见英子,英子经常送她玩具和吃食,她见了英子,张开小手,姨姨抱。英子抱过云瑶,亲亲她的脸,过几天二郎就来了,带你见哥哥。
 
 
 
 
 
烟雨遥---云暗度

 
 
  二郎是一个秀气的少年,只是嘴唇极薄,性子太直,英子把他接来,就是想磨磨他,过刚易折。
 
  五岁的小孩子,做事一板一眼,极有规矩,母亲让她唤宛如小姨,他先行了大礼,倒让宛如吓一跳,他看见云瑶的时候,目光柔和了。这个小姑娘白白胖胖,一双大眼睛,一直打量着她。
 
  宛如让云瑶叫哥哥,一声哥哥,让二郎笑了,他是老二,一直以来没人叫他哥哥,现在有人叫他哥哥,他非常的高兴,摘下衣上的玉麒麟,给了云瑶,英子一笑,难得哥哥这么大方,云瑶收了吧,宛如看太贵重,有些犹豫,英子放在云瑶手里,孩子送的,你收下吧。
 
  云朗在灯下看那块玉,很久才说,太贵重了,你看这玉,好似春水一般,难得的珍品,宛如说,我也感觉贵重,姐姐说,是二郎给的,我只好收下,这样先收好了,别让云瑶摔了。
 
  云朗说,二郎来了,我们也要送些东西。
 
  宛如一笑,我早料到了,我让春桃帮着做了几套孩子的衣服,布料极好,做工细致,上面还绣了竹子的图案,春桃的绣工不如我,不过她衣服做的好。
 
  英子收了衣服,云瑶拉了二郎的手,哥哥试试,衣服是舅母做的,舅母做的漂亮。
 
  二郎居然听话的穿了在身,英子点头,果然合适。
 
  二郎在镇上的学校上学,李竹木特意带了孩子来见云朗,请章先生多关照,该打就打该骂就骂。
 
  并且对二郎说,这是先生,必要尊重。
(责任编辑:君如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7-10-10 08:10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