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女性文学 > 女性小说 >

烟雨遥——丁香结

时间:2017-10-10 15:25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烟雨遥-----丁香结 宋婶到是有几分机灵,假说姑太太家来人,宛如出来了,知道了哥哥的心意。 宛如先说留饭,春桃忙回绝,宛如拉了她,我要自己下厨,你的厨艺好,指点我一二,咱们在我的房间吃,好不好。 春桃发现,宛如的刺绣确实有天份,当然了吴家不舍得
烟雨遥-----丁香结


 宋婶到是有几分机灵,假说姑太太家来人,宛如出来了,知道了哥哥的心意。
宛如先说留饭,春桃忙回绝,宛如拉了她,我要自己下厨,你的厨艺好,指点我一二,咱们在我的房间吃,好不好。
春桃发现,宛如的刺绣确实有天份,当然了吴家不舍得她在绣房辛苦,可是她拿起针来,偶然为之,却格外有灵气。绣房的江掌柜说,可能因为宛如擅画,她的绣品里有艺术的韵味。可是下厨就不好说了, 不是刀划了手指,就是菜糊了。
春桃耐心的一点一点教她,让她不要急,厨房的活计是个耐心活,一点一点,如果实在不行,就和张婶学些熬汤算了,那个还简单些,炒菜是最要技巧的。宛如点点头,我妈也这样说呀,我的点心做的还好,能下咽,只有炒菜最是差劲。
春桃笑笑,你是有福气的人,我听说,张婶陪你过去。宛如点头,是呀,有她在,我能省不少事,起码不用我做饭了。
春桃羡慕的点点头,是呀,章大姑的眼睛不好,做饭就含糊了,现在有时候还是云朗熬粥呢。
宛如微笑。
二人在房间吃饭,宛宏特意让宋婶去街上买了些熟食。
宛如说,你看我哥对你多好,这是为你买的,春桃忙低了头。                      
吴老爷下午回来的时候,看见院子里多了株丁香树,看的出来,新栽的。
他问太太,怎么想起来种丁香了,宛如说,哥要种的,春桃姐说她喜欢丁香花。
 
 
 
烟雨遥-----自思量


吴老爷真有些为难了。
他原想儿子喜欢春桃,晾一晾也好,也许过几日心思就浅了。
他站在院子里,看那株丁香,叹了口气,儿孙自有儿孙福气,如何勉强。
他进东厢看儿子,宛宏已经坐起来了,在算帐,他问儿子,你真的相中了春桃。
宛宏忙点头。
吴老爷想想,我让你妹子问问春桃的意思,如果姑娘不烦你,我让你大姑去提亲,如果春桃没意思,你就死了心。
吴老爷和女儿提了,宛如想想,春桃姐应该不会讨厌哥哥。
宛如提了两盒点心,去了春桃家。
春桃很奇怪,这不早不晚的宛如怎么来了,吴家轻易不让宛如出门,就是出来,也是张婶陪着,这个小女儿,小时候身体娇弱,父母有些惯着。
春桃收了点心,交给小弟,小弟今年十岁,还是爱吃的年纪 ,欢欢喜喜的进了里间。
宛如拉了春桃的手,姐姐比我还大一岁,想过婚事没有。
春桃低了眉,心里多少有些明白。
宛如说,这是早晚的事,我想着,她想起母亲的话,轻声说,你家里弟弟小,你要是嫁到外地,就照看不了他们,不如在咱镇子上,你愿意去绣房还能去,想要贴补娘家也成。
春桃低头不语。宛如说,这几年你妈也愁这个,还和我姑姑提过呢,她想和花婶说呢(花婶是镇子的媒婆)。
春桃心里有些恍然,是呀,女大不中留,她不急母亲还急,她终是要嫁人的,在镇子上是最好的,如果是镇子上吴家还算好的,门风极好,吴老爷吴太太都是厚道人,看他们照看章大姑家就晓得了。
春桃看的出来,宛宏对她的情意,那把雨伞,替她挡了多少风雨。
宛如轻声说,你和我提了句,喜欢丁香花,我哥就让人在他的东厢门外面种了丁香花。
 
 
 
烟雨遥-----东流水


春桃点点头,她对云朗的那些情思,在去年云朗订亲后,就一点一点淡了,她知道他和她无缘,她的生活还要继续,她的家境,只能拖累云朗,如果她争取,就算章大姑喜欢她,可是她若顾了婆家就贴补不了娘家,而且她想想,章家和吴家亲上作亲,原是最好的。
她轻叹了口气,你家能允许我贴补娘家吗。
宛如说,这个你放心,我哥没意见,我回去和我妈提提,看怎么解决。
宛如和吴太太提了,吴太太想,这原不是什么大事,春桃的大弟春江,已经十五了,功课一般,他早就提出来,明年毕业后在镇子上做学徒,小弟小了些,不过是学费,春雨的成绩不错,顶多多上几年学。
吴太太和吴老爷提,吴老爷说这样吧,我们出一笔钱作聘礼,先把春桃家的房子修一修,然后答应他小弟的学费我们管到他十八。
吴太太想,这样也说的过去。
媒人是现成的,就找的章大姑。
章太太原也想过把春桃说给侄子,只是考虑春桃的家境,怕大哥不愿意,现在大哥乐意,她自然愿意去。
章太太配了四色点心,到了春桃家。春桃去了绣房,只春桃的母亲在家。
自然是一说就成,尤其是吴家愿意担负春雨的学费到春雨十八,这就让她极感念了。
吴老爷却把婚期放在了第二年,说今年先找人修了春桃家的房子,自家也要装饰一下。
私心里,吴老爷想九月间先把宛如嫁出去了,明年在办儿子的婚事,他给女儿的陪嫁不少,宛盈已经嫁出了,上月生了儿子,现在忙着做母亲,不会介意娘家妹子的陪嫁,可是嫂子未必不介意。
 

烟雨遥----月儿圆


宛如的陪嫁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嫁衣是分批送的,宛如的衣服,云朗的衣服,都是吴家做了,宛如瞧了,估计自己七八年不用做衣服了。
父亲难得的私下给了宛如一张银票,让她不要拿出来,等到救急在用。他叮咛女儿,明年你哥哥成了亲,家是你哥当,家里有了嫂子,不比从前,以后要在贴补你,容易落人闲话。
宛如一笑,不会的春桃姐不计较的。
吴老爷用手指女儿的额头,你呀,真是傻孩子,现在和以后不一样,春桃自家还有两个兄弟。
宛如叹口气,成家事好多,我真不想嫁了。
她拉着吴老爷撒娇,要不我不嫁了。
吴老爷摇头,我不管你的事了,叮咛你的话记着,银票放好了,连你姑母也不要告诉。
吴太太到没那么担忧,她想着张婶跟着去,照顾日常家务,章家人少,也够用了,张婶的工资自己出就是了,她之前去了章家说好了,章太太到是愿意,她明白宛如做不得家务,也别指望。她若为这个发落侄女,哥哥那一关过不了。
吴太太盘算着那田那铺子,足够章家的生活费用了,章太太和云朗都是节俭惯了的。就算日后有了儿女,也尽够了。春桃家几亩田,也养活了一家子人。
出阁的前一天,宛如到是平静的,她满心欢喜,没有什么担忧的,姑姑是婆婆,表哥是夫婿,和自己家一样的。
宏哥看见的妹子,就是喜眉笑眼的,他心里想,妹子永远这样才好。
 
 
烟雨遥----桂花浓


应该说宛如的婚后生活还是甜美的。
章太太表面上对侄女还是极好的,其实想想也是,家务都归了张婶,采买的事,吴家基本上都顺便相助了。
章太太的日子到是清闲了,她还去绣房,每天去半日,主要是教小学徒们针法。
云朗对表妹一直都极有耐心,想哄小妹妹。
宛如有时候陪婆婆去绣房,也断断续续绣些东西,到不为了赶工,只是随心所绣,她没受到约束,所以绣的花鸟儿反而生动灵气,有着天然的气息,江掌柜反而高价收了。
结婚的时候,母亲给了私房钱,她都买了书册和画本,书是给云朗的,她主要是看画册,山水花鸟居多。
母亲看她如此花钱,到是叹息,和女婿真真一对痴儿。
云朗极爱那些书,都是他爱看,没钱购置的,他懂宛如的心,极欢喜的收了,有时候拉着宛如一起看,那时候宛如想,原来小镇子外面,还有一个更广阔的世界。
她有些向往,云朗说等到明年暑假的时候,和她一起去上海看看,宛如马上就盼着来年的七月。
后来,才发现,极容易的事,居然不易办到。
吴家嫁了女儿,开始忙碌娶媳妇的事,婚期也是九月。
春桃对吴家是非常满意的,她最担忧的就是春雨的学费,吴家答应的痛快。母亲一直说她,要记得吴家的情份。
当年春桃就给吴家二老做了衣裳和鞋子,吴太太到是感叹,生了两个女儿,到没得了她们的针线,还是儿媳妇好。
 
 
 
烟雨遥---红盖头


春桃一针一线的绣盖头,上面是梅花的样子,她记得云朗喜欢梅花,宛如就是因了这个才种了梅花。
春桃是满足的,她打小就知道,她家和别人家不一样,从父亲一过世开始,亲戚都远了,这些年反而是靠了邻居相助,还有就是章大姑。她和云朗感觉亲近,是因为他们是一样的没有父亲,小时候有人欺负她,都是云朗跑来赶来他们。她知道孩子们的势利之后是家人的轻视。
她在绣房学徒,就是章大姑亲手指点的她,那时候,她感觉自己的笨,是章大姑鼓励她,不要急,这是个细致活。女孩子干这个,总好过去卖鱼。
她一直把章大姑和云朗哥当亲人,现在她和他们家真的是亲戚了,只不过是用了这种方法。
她一直给章大姑做衣服,云朗哥的都是章大姑起了头,他收的尾。
这一天她吴家二老送了衣服,她现在心里真心的感谢他们,感谢他们没有嫌弃她家,愿意给春雨出学费,母亲说这是大恩。
春桃去了章大姑家,给章大姑做了抹额和里衣,章大姑眼神不太好,能少用眼就少用。章大姑拉了她的手,她心里也有叹息,如果春桃是她的侄女多好,她暗笑自己贪心,现在春桃成了侄媳妇也好。
春桃看家里没人,挺奇怪,通常张婶都在,章太姑说,去镇长家了,她姐的孩子过周岁。
春桃笑笑,吴家两姐妹都是有福气的人。
章大姑姑拍拍她的手,谁说的,宏哥也有福气,娶妻娶贤,你是好孩子。春桃红了脸,轻轻的问,他们会不会瞧不起我,章大姑摇头,我大哥不是那样的人,你看他对我家,如果他有那个心,会把宛如嫁过来,谁不知道这个小女儿,才是他的掌上明珠。
至于宏哥,那孩子心眼实诚,这婚事就是他的坚持。
春桃安心了些,章大姑安慰她,你放心,我是他家的姑奶奶,他们要欺负你,我给你做主,在我眼里,你和我女儿差不多。
春桃马上站起来,大姑,你认我做干女儿吧。
章大姑沉思半晌,到是使得,自己家娶了哥哥的女儿,现在给了个干女儿,一娶一嫁,也算公平,而且春桃在吴家,以后就是吴家的长媳,关系处好了,将来吴家二老贴补宛如,春桃没意见,才好行得通。
 
 
 
烟雨遥---亲上亲


章大姑褪去手腕上的玉镯子,这是我娘给我的陪嫁,现在给了你,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
春桃惊喜交加。
爽快的叫了声“干妈”。
章大姑说,这样更好,你就是云朗的妹子,他这个当哥哥的就是你的靠山,当然了他这个人就是书呆子,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你多提点。
这次认亲,章大姑很重视,还另买了衣料给春桃,春桃的母亲,原也担忧女儿高嫁,会让吴家轻视,如今成了姑太太的干女儿,身份成了亲戚,也带了两个儿子,前来认亲,给云朗也做了身衣服。
云朗和宛如都很高兴,到是张婶私下和宛如说,这位未来的少奶奶,到是个极伶俐的人,这下子,有了章大姑做干妈,吴家也要再重视三分。
果然吴老老爷把聘礼又加了二成。
吴老爷的想法和妹子相同,他最疼爱的就是诗情画意的小女儿,偏生宛如不知世事,如果宛如和春桃交好,那自然是好事,以后这个家毕竟是长子的,他不担心宏哥,宏哥对两个妹子都好,只担心儿媳妇会不会有意见。
这样到是皆大欢喜。
吴太太和张婶的看法一样,原先只看春桃不多话,当是个老实的,现在发现老实人也有心机,不过到不是坏事。到是吴老爷说,那春桃十多岁支撑一个家,进了绣房,人情世故经的多了,到是明白人。
吴太太和宏哥交待,家里的生意,本来就是你经手的多,不过你心里有个数,春桃有两个兄弟,你有两个妹子,你们都是顾手足的人,你的钱,要留些,总不能当着你媳妇贴补你妹子吧。
吴太太最后决定,生意交给儿子,家事还是自己管吧。春桃的零用钱,她每月给就是了,春桃愿意去绣房可以,只能去半天,也是为了她的眼睛。
这些话,吴太太不好自己说,就让宋婶去和春桃商议,春桃满口答应,她看了干妈的眼睛,就知道刺绣这个活计伤眼,也没打算去全天。
 
 
 
 
烟雨遥---喜上喜


宛宏娶亲的前一个月,宛如有了身孕,章家自然是极喜悦的,吴太太有些担忧,特意让娘家推荐了个大夫,大夫开了保胎的药,也说姑娘身子弱,要多注意。章大姑满口答应,不让宛如干一点活计。
吴太太想想,让宋婶上午在这里,下午也去章家帮着做事,一定要盯紧宛如喝药,不可有一点差池。
宛盈看妹子这样,有些担忧,她的身体非常好,可妹子自来娇弱,真的是风吹吹就病了,这也是父母让宛如嫁到姑姑家,她没反对的原因。原先乔彬有个同学是省上的,见过宛如一次,非常中意,宛盈直接推了,那家子有钱有势,礼仪规矩一大堆,她的妹子,可担不起。
宛盈拿来了许多药材,别的也罢了,其中的人参到是难得的,若非她现在管着家,也不好做主。自从她生了儿子,在乔家地位大增,现在全面参与管家,乔镇长对她到是满意的,婆婆原也省心。
吴家是欢喜的,宏哥还对春桃说,咱们有了孩子,和妹妹家的孩子订个娃娃亲。
春桃笑笑,她去看宛如,宛如悄声说,她好喜欢是个女孩子,云朗也喜欢女孩子,唯一的压力是婆婆,婆婆喜欢男孩子,现在婆婆准备的衣物都是男孩子的,到是宛如自己和张婶学着做衣服,做了不少女孩子的。
春桃安慰她,男孩子女孩子干妈都喜欢,我妈常说,也有先开花后结果,都好。
 
 
 
烟雨遥—月儿明


春桃在吴家的日子,到是舒心的,家务比原来少了许多,她一直勤快,主动要宋婶全天都去章家吧,家里的采购是铺子里的伙计买来的,不过是三顿饭,她一个人半天就弄得妥当了。
吴太太到是私下说,这个儿媳妇,到是手一分眼一分,活计看一眼就理顺了,吴老爷就和铺子里打了招呼,以后买粮米的时候,多给春桃家送一份,也不差那几个钱。
宏哥对春桃说,我本来想和父亲说呢,没想到父亲主动提了,这下子好了,你不用担心了。
春帆今年十六了,他不想再读书了,要求去铺子里学徒,宏哥主动说来他这吧,可是春帆却想去乔家的铺子。
春桃问宏哥,能不能和乔家通融一下。
春桃在家里追问兄弟为什么非去乔家,春帆说,我不想去姐夫那里,人家看我是亲戚,不会使唤我的,什么时候能学到本事,乔家是镇子上生意做的最火的,经常有去上海的机会。
春桃点点头,她也看了出来,吴家做生意是保守老成的,没什么风险利润就薄了,到了乔家大少爷头脑灵活,什么生意都敢做,现在还插手了船运,据说是一个同学帮忙介绍的。
宏哥没找妹子,直接和乔彬说了,乔彬满口答应,我的船运那正缺人,你的小舅子,我就直接让他跟着王志远做跟班。
王志远是乔彬的船运掌柜,他和王志远交待了几句,这是亲戚的孩子,你教教他,也读过几年书,照应好了。
王志远满口答应,他心里明白,东家肯定派人来,派个小学徒,总是最好的。
他本想让春帆去办公室,春帆却说,他刚来什么都不懂,愿意先在码头上管管货。
王志远马上安排到了货仓。
 
 
(责任编辑:君如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各位朋友,下面的相关文章可能对您很有帮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7-10-10 08:10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