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女性文学 > 女性小说 >

烟雨 遥----意深深

时间:2017-10-11 08:32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烟雨遥----意深深 章大姑病了,不爱说话,不爱吃饭,她现在到是不折腾宛如了,只是闷着。 云朗自然忧心,多花时间陪着母亲聊天,还带母亲去镇子上多走动一下,章大姑对了儿子气色还好些,离了儿子,就是一个人唉声叹气。 宛如已经有感觉了。 她不好和家里人
 
烟雨遥----意深深
  章大姑病了,不爱说话,不爱吃饭,她现在到是不折腾宛如了,只是闷着。
  云朗自然忧心,多花时间陪着母亲聊天,还带母亲去镇子上多走动一下,章大姑对了儿子气色还好些,离了儿子,就是一个人唉声叹气。
  宛如已经有感觉了。
  她不好和家里人诉苦,她知道他们疼爱她,会和婆婆施加压力,可是婆婆不开心,丈夫自然也忧心。家里气氛一下子冷了、
  她只好和英子说,英子到是知道这里的风俗,她叹了口气,说起自己的嫂子,也是因为无子,被家族冷落,她安慰宛如,老年人是有些固执,只要多关心她,让她感受到温暖就好些。看的出来,章大姑是疼云瑶的,让云瑶多和她接触。
  章大姑对了云瑶会叹气,你怎么不是个男娃。
  云瑶有些疑惑,她问章大姑,奶奶,我不好乖吗,云瑶很乖的。
  章大姑轻轻的抚摸着云瑶的脸,云瑶乖,云瑶是好孩子,云瑶有个弟弟就好了。
  云瑶不明白。
  云瑶和母亲说了,宛如的心更加沉了。
  宛如回娘家和母亲叹气,吴太太半是心疼女儿半是恼小姑子,可是规则多年,如何能改,她心里明白,她要是无子,吴老爷也会发愁。
  吴老爷一直在盘算这事。
  吴老爷找了春桃来,和春桃商议,他想给春桃的儿子天赐和云瑶订亲,承诺将来云瑶的孩子里有一个归章家。
  春桃愣了一下,想想也好,二人差一岁,云瑶和天赐一直玩得挺好,极照顾弟弟。
  吴老爷松了口气,去了一趟章家,把订亲的事说了,章大姑眼前一亮,她强调她要第一个男娃 。吴老爷也咬牙同意了。
 
 
 
 
 
 
 
烟雨遥-----父母心
  春桃给宛宏的信里提了这件事,宛宏的回信里,说现在都主张自由恋爱,这叫包办婚姻,孩子们大了, 不一定认帐,先这样吧,敷衍一下姑姑。
  春桃看了信,皱了眉,她是认真的,她喜欢云瑶,愿意云瑶是她的儿媳妇,可想想,孩子们还太小,结亲是十多年之后的事。
  章大姑心安了,这算是变通吧,云瑶的孩子,也算是章家的孩子。
  章大姑精神了,愿意照管云瑶的了,宛如叹息一声,现在章大姑眼里,云瑶成了女公子,有些招赘的意味。
  云朗啼笑皆非,他到是领了岳父的好意,但明白,世事难料,他读书,知道现在世界正在变化着,很多事,都在改变,孩子们的未来,哪里是几个人坐在一起一句话决定的。
  双方老人却很认真的交换了庚帖。
  孩子们没受什么影响,只是有顽童会开天赐的玩笑,说云瑶是他的媳妇,他不知道媳妇是什么,问母亲,春桃说是一家人。天赐想,对呀,云瑶姐姐就是一家人呀,人家再说,他就说,对呀,就是一家人呀。
  他一本正经的样子,让小孩子们也说不得什么了。
  到是二郎不喜欢,他哄散那些小孩子们,拉了云瑶走,转身对天赐说,云瑶是你姐姐。
  天赐也点头,对呀对呀。
  他只会说对呀,二朗无语。
  云瑶是欢喜的,奶奶现在愿意领她了,对她极好。
  有时候她陪着奶奶去绣房,看那些美丽的姐姐们在绣花,有蝴蝶有牡丹,好美的世界。
  她看着她们飞针走钱,回了家,自己穿了针,就能绣个轮廓出来,章大姑叹息,难道你也是绣女的命吗。
 
 
烟雨遥-----两心知
过年的时候,宛宏回来了,家里人又喜又怨,吴太太抱了儿子痛哭,宛宏一直安慰母亲,妈,我不好好的吗。
春桃也是欣喜的,丈夫穿了军装,威风凛凛,她也是骄傲的。
宛宏抱起天赐,天赐一直喊父亲的胡子扎人。
晚上全家吃饭,也叫了章家,宛宏看见云瑶,马上笑了,这个小姑娘完全就是妹子小时候的样子,比妹妹更讨喜更漂亮。
云瑶不怕生,坐在舅舅的腿上,宛如让她下来,她反而搂紧了舅舅。
宛宏说,你让她在这吧,咱家就这么一个女儿,他家和宛盈家都是儿子,自然云瑶是小公主了。
宛宏给孩子们讲打战的故事,孩子们听得热闹,大人们听得惊心。
吴太太劝说儿子,家里不缺那份钱,还是回来吧,生意都交给春桃,也太辛苦她了。
宛宏看看妻子,妈,你放心,我现在升了团长,不需要亲自上前沿了,很安全的。
春桃心里一凉,看来丈夫还是要走的。
母亲到是和她提过,男人升官有钱了,容易变心,让她多留个心眼,可她能如何,总不能跟着丈夫吧。
她原是相信宛宏的。宛宏书信一月一封,每回寄来的东西,都有她的,不是胭脂就是水粉,还有些是衣料,还有就是书。
书她都看了,不认识的字就问弟弟或者宛如。
正吃着饭,乔彬来了,他一进来,就先怪宛宏不通知他一声,他带了好酒,说是不醉不休。
宛宏忙起身,这几年家里的生意,乔彬多有照顾,大妹夫生意精通,现在做得极大了,在方圆几百里,数一数二。
 
 
 
烟雨遥-----暗波生
  宛宏第二天收到了宛盈的邀请,他心知有事。
  妹子约的是镇子上的茶楼。
  宛盈气色还好,眉目间却有厉色。
  宛宏问她怎么了,宛盈说,乔彬在上海有人了。
  这事家里还不知道,是宛盈心细,看丈夫在上海的时间越来越长,心里动了疑,收买了乔彬的一个跟班,那个跟班家人都在乔家,不敢得罪少奶奶。
  宛宏问那个女的是什么人,宛盈叹了口气,若是个歌女什么的到还好办些,二老就不会同意进门,直接闹开了让公婆处理就好,可却是一个女学生,还是当地人。家里开着铺子,家境不错。
  乔彬一直骗人家是没成家,姑娘到是一心一意想着婚嫁,那家本不同意,谁想姑娘有了身孕,乔彬打的主意是两边瞒,反正两边离的远。
  宛盈知道此事不能拖,现在乔家的生意在上海的居多,如果那边安了家,有了儿子,直接影响自家的利益。
  宛盈只生了一个儿子,今年七岁了,已经在镇子上进学,大名是人测算了,鑫扬。说是缺金。
  宛宏眉头一皱,你想怎样。
  宛盈咬咬牙,不能让鑫扬吃亏,我想好了,去一趟上海,你想办法把乔彬拖到广州去,这事我料理清了,再让他回来。
  宛宏拍拍妹子的手,大妹我知道你能干,但这事你要想清楚了,你是乔家的少奶奶,如果是一个女人好办,涉及到孩子,不要让人抓住把柄。
 宛盈冷笑,你放心,我自有办法。
 宛宏和乔彬说,广州有客商介绍给他,乔彬也想开拓生意,就和大舅子一起去了广州。
 宛宏终是有些不放心,他和春桃提了几句,让春桃心中有数,不要告诉父母。
也幸而他先说了,宛盈并不是一个人去上海,她要找个娘家人做帮手,宛如靠不上,自然会找嫂子。
 
 
烟雨遥-----远山黛
  后来想起来,春桃都有些惊心,这才知道宛盈的手段。
  二人说是去上海谈生意,带了七八个人,特意让刘婶陪同,刘婶就是宛盈介绍给娘家的人,她儿子在乔家的铺子里成了二掌柜,刘婶一直感激少奶奶。
  宛盈到了上海,故意去了女学生家的铺子,说是广州的大客户,要来订货。
一来二去和女学生熟悉了,女学生已经退学,在家筹备嫁妆,满心想着和乔彬成亲。
   宛盈请女学生一家吃饭,故意掉出了自己和乔彬的全家福,女学生惊问,宛盈说,自己是大太太,和乔彬成亲八九年了,儿子都七岁了。她事先雇佣了个交际花来,说是乔彬的二太太。现在丈夫说要娶三姨太,她也同意了。
  女学生当即大骂乔彬,女学生的父母却是明白人,马上明白了宛盈是故意的。
他们心中明白,大奶奶这是闹上门来了,他家里捧在手心的宝贝如何给人当三姨太,看二姨太年轻貌美,能喝能吃,而且眼神锐利,担忧自家孩子,进了乔家哪里有活路。
  女学生哭回了家,宛盈和女学生的父亲谈判,要是还嫁过来,就到镇子上做三姨太,若是不愿意了,就搬家走人,费用她出,但必须和乔彬一刀两段,离开上海。事先宛盈让宛宏找了他的同事,在上海驻军那里借了辆车,告诉人家,这是她兄弟的兵。
  女学生的父亲头大了,最后拿钱走人,去了香港。
 
 
 
 
 
烟雨遥----水无痕
  女学生的事情处理完了,宛盈长舒一口气,她在上海买了房子,她打算日后不能长住在小镇子上,她心里思虑,乔彬回了老家,自然会收敛些,镇子上有自己家的亲戚,还有乔老爷,他闹不出什么事来。可是在上海不同,所以自己要常住上海。
  宛盈回了小镇上,过了几天乔彬回来,他在广州也谈成了几笔生意,春风得意,女学生的事,他打算瞒着,等到女学生生下孩子,再抱回来,让父母做主。反正女学生身家清白,不怕父亲不接受。
  乔彬给家人都买了礼物,宛盈看见一副婴儿用的金手链金手镯,心中冷笑,故意佯装不知。
  乔彬第二天就要回上海,宛盈说,她也要去上海看看,非要一同去。
  乔彬无奈,到了上海,宛盈说她让人在上海置办了房子,乔彬大吃一惊。
  乔彬到了女学生家,人去楼空,他向邻居打听,邻居说全家搬走了,说是去了外地。
  乔彬疑惑,一月不见,如何生了变故,找人打听,全无线索,连铺子都盘了出去。
   乔彬回到宛盈那里,宛盈到是态度和气,忙着装饰新居。
   乔彬有些怀疑,可是没有凭据,也不敢先自露底。
   宛盈调换了乔彬身边的人,全换了新面孔,乔彬大为光火,问他为什么,宛盈冷笑,这些人吃里扒外,不知道自己的主子是谁,乔家不要这样的仆人,光引着主人干坏事。
  乔彬张口结舌。
  想要发作,却有些心虚。
  宛盈对他换了一副面孔,故作贤良的说,我孝顺父母,管理家事,还给你养大了儿子,哪里不贤不德了。
  乔彬想说妒忌,可是一想,现在不是过去了,这个理由用不到,而且考虑到宛宏如今的地位,还真是不好开罪太太。
   他心里怀疑女学生的事,和宛盈有关,料想宛盈跋扈,但也弄不出人命,一定是和女家说了什么,对方恼了,干脆搬家走人。
 
 
 
烟雨遥----水清浅
  乔彬只好先不动声色。
  宛盈如今既然到了上海,自然不打算离去,每天和乔彬同进同出,说现在不比从前,女子一样抛头露面,她也公开插手乔彬的生意。
  乔彬无法,只好先忍耐着,
  乔彬私下给父母联络,让他们出面,唤回宛盈,宛盈在这里,太不自由,舞厅去不得,花酒喝不得。
  那些生意伙伴,见他太太在侧,如何敢随意开玩笑。
  都暗笑他惧内。
  他笑着说是爱妻。
  有人知道他的大舅哥是谁,便也理解了。吴宛宏改名吴远宏,如今风头正旺,和如今新上任的警察厅长是战友。
  乔彬对宛盈只得敷衍。
  宛盈知道一张一弛,一松一紧,住了两月,就说回去照看一下父母,但是警告了乔彬,玩玩闹闹可以,但有分寸,不要指望弄什么二房出来,这是她的底线。
  乔彬忙赌咒发誓言,一心一意。
  宛盈走了,乔彬当天就和朋友们喝了大醉。
   女学生的样子还在心头徘徊,他找了个侦探朋友,让他打听一二。
 侦探到也查到一些线索,说是女学生一家去了香港,但地址不详细。
 乔彬心里明白,必是宛盈的手笔,自己如今去找女学生,估计女家也不会乐意,人家并不知道他有家室。
   而且他如今行动自有人知,身边的人,极守规矩,态度恭敬,可他看的出来,有一个伙计,明显是当过兵的,他怀疑是宛宏的人。
 
 
 
 
       烟雨遥----杏花天
   宛盈回来了小镇,她发现,她其实还是喜欢这里,一天天完全重复的日子,一天看到了一月,这样的安稳,才是她想要的。
   宛如现在接管了绣房,生意的事,她并不太操心,一切按原来的规则就好,客户也有几家固定的。有些精品,英子就收购了,价格比市面还贵几成,她说她是卖给洋人,自然利润大。
   云朗有一次说,不知道英子他们哪里来的财力,看他们的器具极是贵重,可李竹木后来开的古董店呀,茶楼呀,似乎生意一般,也不见他着急,每天饮茶钓鱼读书下棋,端然清雅的日子。
   英子似乎迷恋刺绣,可是后来才发现,李竹木虽然不动针,但鉴赏水准极高,而且长于绘画,他画作不多,有一幅春日樱花,极是美丽,令人一望神游。
   宛如见了,想作一幅绣品,只是难于丝线,那浅浅浓浓的粉红,层层叠叠的春风,让人如临其镜。
   英子支持宛如,先付了定金,并答应帮她照看绣房。
   这时候云瑶已经七岁了,小姑娘生得灵秀,更妙在她好似天生会绣,她看了樱花图,居然说,花里有风,而且春雨后的风,有些凉意。
   这话一出,李竹木大惊,站了起来,走过来,问她,你怎么看出来的,云瑶说,花里有水气,盈动流转。
   李竹木点头,他对云朗说想收云瑶学画。
   云朗原来担忧他们会让云瑶学刺绣,现在是学画,他点头,母亲再三说过,刺绣伤眼,不让云瑶动针,现在云瑶偶然一绣,都是瞒着章大姑。
   云瑶极喜欢李家,感觉那才是书香之家,李竹木有一间大书房,是三间明向房间打通的,里面全是画作。
  但李竹木轻易不让人进去,云瑶成了他的学生,才进去几次。
(责任编辑:王丁强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7-10-13 08:10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