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文学 > 儿童文学 >

王童儿童文学作品:黄气球(2)

时间:2016-05-31 11:22来源:未知 作者:人人文学网 点击:
六 冬去春来,尤志杰他们班上从外省调来了一位新同学,此人长得身高体壮,眉长眼大,名牛飞雄。他一进教室门就一屁股坐到了尤志杰挨着一漂亮女孩佳佳的好位置上。 哎,那可是皇上的位子! 是江老师特意给安排的,他怎么敢? 尤志杰当然也更是理当不让,走过去



    冬去春来,尤志杰他们班上从外省调来了一位新同学,此人长得身高体壮,眉长眼大,名牛飞雄。他一进教室门就一屁股坐到了尤志杰挨着一漂亮女孩佳佳的好位置上。
    “哎,那可是皇上的位子!”
    “是江老师特意给安排的,他怎么敢?”
    尤志杰当然也更是理当不让,走过去:
    “走开,这是我的座位。”
    “你的座位?”对方圆眼一瞪,“刻着你名字了?”
    “是江老师让我坐这的。”
    “他是皇上,你没看过他演的电影?”周围的同学议论纷纷地告诉他。
    “皇上,还天上呢?去他的吧!”
    “你让不让?”
    “不让!”
    “你走开!”
    “你敢,你动动!”
    吵骂中,啪的一记耳光扇到了尤志杰的脸上,五个指头印子从他的龙颜上渗了出来。
    周围的学生全部都被这一耳光扇得目瞪口呆起来,喃喃道:
    “他……他敢打皇上?!”
    尤志杰和牛飞雄都被叫到班主任江风仪的办公室。她正言厉色地准备训一顿若无其事的牛飞雄:“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还反了不成?”
    牛飞雄向天花板翻着白眼,全没把江老师和在一旁哭哭啼啼的尤志杰放在眼里。“你怎么不说话!”江老师正想发作,桌对面一个40多岁,戴着黑边眼镜的男老师把她拉过去在耳边嘀嘀咕咕了一番,听罢,江老师转怒为悦地拉了把椅子让牛飞雄坐下,语气柔和地说:“你愿意坐那座位坐就是了,可打架总不对呀,以后你有什么事,就尽管来找我好了,好,回去吧!”牛飞雄起身向尤志杰扮了个鬼脸,仰头摔门而去。
    “老师,是他抢我的座位,还打人,”受了委屈的尤志杰哭诉着。
    “好了好了,你也别总自以为是,皇上皇上的,”江老师一反常态竟训起了他,“以后你再在同学们中自比皇上的话,下学期的‘三好学生’就把你拿掉。”
    尤志杰止住了哭泣,困惑不解地看着班主任。
    第二天在课堂上,江老师在讲课之前先来了一段开场白:
    “以后谁也不准再乱叫尤志杰同学为皇上了,给同学起这样的外号,对他本人的发展不会有好处的。现在我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牛飞雄。他是一位德才兼备、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他父亲是有名的实业家、市政协委员,我们学校的图书馆楼就是他父亲捐资盖的。”
    江老师的这番话就像给尤志杰下了一道退位诏书。他摘下了皇冠,他的一切仿佛都换给了牛飞雄:好座位、帮助做作业的尖子生,“三好学生”的荣誉。上下学,前呼后拥的游戏……
形单影只,好似被打人冷宫的尤志杰怎么也不愿相信眼前的事实,他变得怯生生的,又不爱说话了。
    他来到了苗玉厚家想寻找点温暖的父爱,一进门看见这位老演员正用放大镜欣赏着自己的剧照——弓身跪在宣统面前的张谦和。他心中一热,张着双手扑过去,把一叠剧照碰撒了一地,老演员笑容顿失,吹胡子瞪眼地训斥起了他:“你这个孩子毛手毛脚没大没小的——拣起来!
    尤志杰跪在地上,一张一张地把照片给拣起来,看着老人威严的面孔——怎么比江老师的还凶。
     半个月后的某一天,尤志杰没有上学,大家好像也没觉得少了点什么,直到一个星期后,他粗胖的妈妈找到学校,师生们才发觉“皇上”已有多日没上朝了。
    尤志杰的胖妈原形毕露向老师撤起了泼,像是在熟食店同顾客吵架似地掐着腰、跳着脚、抻着脖子、唾沫星子飞溅着,连哭带骂起来:你们这些穷酸狗屁老师、臭眼镜、大鱼眼、教唆犯。孩子没来上学,屁也不放一声。说是去姥姥家呆几日。没成想……你说世上还有这样的学校?骗人学校?害人学校?误人子弟,老师都是害人精,王八旦,你们赔,赔,赔我儿子,天哪……”
她开始在地上打滚,开始哭天抹泪……。
    有好心的女老师把她拉起来劝说,她就向对方诉起了苦:“志杰前两天从学校一回家饭也不吃水也不喝结果给饿昏了。到医院去输液打葡萄糖折腾了两天,好歹好了。原想让他去姥姥家散散心,可没成想……呜……鸣……你说你们这学校。”
    此时的志杰却正坐在西去的火车上。
    他是想去姥姥家,不过是去姥姥的姥姥家。
    车窗外树干在跳舞,电线杆子在赛跑;车内的旅客和乘务员来来往往,说说笑笑,骂骂咧咧,大家都在谈生意,做买卖,说情人,说第三者插足,谁会注意到他这个被废黜的小皇帝呢。
    车至某县城,尤志杰随人流淌出了车站,他摸了摸身上从爸爸西服内衣口袋里偷来的几百块钱,孤零零地左顾右盼着。他感到肚子饿了,就到煎饼摊上要了一份,鼓着腮狼吞虎咽吃起来,随后每天他就在车站附近乱转,饿了就胡乱吃上一口,困了就在候车室或墙角旮旯睡上一觉,最后,钱被另一年长的流浪汉抢去,兜里就只剩下够买一根冰棍的几枚硬币了。
    他蜷缩在车站旁地下商场的台阶上,与其他叫花子滚在了一起。人夜,晚风挟着寒意推着他毫无目的的乱逛着。
    又一个长着大胡子的汉子走了过来。
    “孩子,我带你去老姥姥家去。走吧。”
    尤志杰用小手蹭了蹭脏兮兮的鼻子和脸,看见对方的胡子不像刘导演那样整齐地梳理在下巴,而是像“李逵”那样扎煞在脸上。
    尤志杰随这“李逵”经过了十几小时长途车的颠簸,来到一户除了一台电视机其他什么都没有的人家,老姥姥家的人自然一个也没见着。对此不速之客的到来,这个远村木然而又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他,没人大惊小怪,也没人指三道四。一个掉了门牙的老者甚至还摸着他的头说:“娃,俺们这儿可比你家好咧!”
    尤志杰哭了,哭干了眼泪后,见到了他的新妈妈,新妈妈慈眉善目,给他换上了新衣,让他吃了香香的饺子,他的“李逵”新爹则跷着脚在一旁有滋有味地吸着用细细的白面卷成的烟卷,那唯一的一台电视机里正在播放着新片佳讯《最后的龙种》的片段。



    小皇上失踪了。
    小皇上被劫到印度,锡金。
    小皇上让气功大师带去开天门,人仙境过神道……
    小皇上尤志杰遁去,让沉默很久的新闻热点,又像追光一样追到了他身上:猜测、推理、判断——纪实文学与独家视点报道。
    尤兆庆为找儿子,准备讨吃讨喝的走遍大江南北。
    公安机关为破此案,找回少年天子,已撤下天罗地网。
    刘子平谈小演员的真实性格。
    志杰母亲要和长安里小学打官司,讨回公道。
    儿童心理专家呼吁尽快给儿童一个安全的空间……
    而远离这一片都市舆论喧嚣的尤志杰却正在忍受新爸爸的虐待,黑“李逵”借着酒劲,稍不如意就拳脚相加,柳条棍抽身。新妈妈则在一旁敢怒而不敢言,只等到打完后,才把尤志杰搂在怀里抹眼泪。“李逵”爹隔三差五往炕上领野婆娘,一次两人正嘴对嘴的在喷烟吐雾让尤志杰撞上,败了他的火,于是他那个恶呀、狠哪、烧红的火勾子便落在了他的小屁股上。
    半年后,新妈妈在内外交困中良心发现,把他领到去县城的路上,往衣服里又塞了点钱,就去投了井。但尤志杰在巴掌大的地方,终没逃出“李逵”爹的手,虽然他已找到了去县城的路。“李逵”爸咬牙切齿骂道:“小王八羔子,老子养不活你,便宜不了你。”
    第二天,他被带到三十里地之外的又一个村子,“李逵”爹同一三十多岁的庄户人讨价还价了一番,以三千块钱成交,将尤志杰出了手。“李逵”爸和他分手时说:
“以后你就享福去吧。”
    又一对新爸妈成了他的主人。他们脸上对他堆出了又蠢又憨的笑容。
    忽一日,尤志杰正在村口上玩耍(此时他已成了一地地道道的农家孩子),街上呼的开来了一辆警车。尤志杰被人抱起塞进牲口棚,藏进了草料堆中,后面追来一片叫喊声……到了,满脸沾满碎麦秆的他还是被警察给救了出来。新爸妈一家老小则一溜小跑围上来理直气壮地质问道:“咋能随便就把一个娃给抱走,哎呀呀!”
    ……



    尤志杰重又回到了长安里小学读书,再有个把月他就要上三年级了。学校已大变样了。教学楼正拔地而起,信息电脑互联网已初步形成,教师的浮动工资翻一番。据说,这都是牛飞雄父亲给带来的。回学校的那天,校园内正在开庆“六一”暨“三好学生”表彰大会,孩子们手中的五彩气球点缀着会场,据说那是为要在表彰会后到天安门广场放飞准备的。花花绿绿的气球衬托着台上发言的正是学生代表牛飞雄。尤志杰的手也被一个圆圆的印有“福”字的黄气球向上牵引着。他使劲拽着它悄悄地挤进了人群中,谁都似乎没发觉他,他呆呆地望着背景天幕上布置会场的黄绸带,还有排列整齐坐在操场上的小学生以及罩在头上一排一排的小黄帽——阳光下这团团闪亮的黄色与皇位上的明黄连成了一片。牛飞雄的神态犹如从显影液里显现叠印出仍就是皇上的自己。他闭上眼睛,让现实悄然消失。电影里他和“溥杰”玩捉迷藏的镜头又出现在了眼前:
    “这是杏黄。”
    “这是明黄。”
    突然间,一阵风吹来,手中的黄气球被牵引脱了手,飘飘然飞到天上,飞到了一朵闪亮的云彩旁边……。

    附录:溥仪“驾崩”于1967年,其间仍有前朝老臣来请求谥法。二十九年后,其灵位归于清皇墓地。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各位朋友,下面的相关文章可能对您很有帮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