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言情小说 >

桐花雨—妥协

时间:2018-10-27 08:49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桐花雨争执 向致远摇头,我们拿下土地证了,不能那么算,顶多百分之五的股份,阿亮笑笑,不能这么算吧,得按借款的日子算,那时候,土地证未下,算的股权质押,我听江主任说,当时他就做了公证手续。向致远的脸色暗了。他有些不悦,江主任,这么公事公办。阿
  桐花雨—争执
 
   向致远摇头,我们拿下土地证了,不能那么算,顶多百分之五的股份,阿亮笑笑,不能这么算吧,得按借款的日子算,那时候,土地证未下,算的股权质押,我听江主任说,当时他就做了公证手续。向致远的脸色暗了。他有些不悦,江主任,这么公事公办。阿亮点头,不是针对你,是当时做茶馆的投资,一块做了手续。
  向致远低头,你帮我和江主任商量一下,五十万的我还,余下的那一半,哪怕利率高些,也成。阿亮摇头,能多高,江主任做事有规矩,不会超过年利率百分之二十四。这样吧,阿亮说,你在想想,我和江主任商量一下。致远,我不明白,你对股份为何那么敏感,不过是百分之十,又不控股,利润分成也分不了多少,以江主任的为人,更不会干涉你的经营,顶多查下帐,也是委托会计事务所。
 
 
 
  桐花雨—固执
 
  向致远叹了口气,在外人眼中,我就是固执,可是我不想股权太分散,已有个骆家明了,如果再出的股份,从我这走,我的股份还是大股东吧,可也,他叹了口气,阿亮说,不会的,你换个角度,和骆家明说清了,当时是公司缺钱,以公司的项目做的抵押,那么股份是你俩的一块摊薄,那百分之十,按比例分摊到你们头 。
  向致远还是闷闷不乐,我其实是想独资。
  阿亮不知说什么了。
 
  桐花雨—宽慰
 
  梅雨烟有些不忍,致远,你这是何必呢,就是阿亮说的,你总是大股东,而且还是控股,如果影响控股,你不乐意,还可以理解,不影响控股你何必介意。
  向致远摇头,算了,我说了也不算,江主任不好得罪,我其实是想,能不能把房子抵了债务,哪怕我让点步。阿亮摇头,算了吧,你抵的那个工厂的房子,土地性质还是工业的地块,又没交房,这如何抵,开发商可以赖给你,你感觉江主任肯答应吗,要是本地的,有证,他可能会接受。
 
 
  桐花雨—机会
 
 向致远眼睛一亮,阿亮,你是说,可以抵房子,对吧,要是本市的,江主任能接受是吗。阿亮心中一动,有些后悔,不过面不改色,是呀,你要抵家中的房子吗,你不怕你妈知道,况且,你那个房子位置好,可是面积不大,总不能抵你们住的吧。
  向致远摇头,不是,我想想,我后天给你答复,反正是现房有证的,而且是新房。
  向致远的表情活络起来。
 
 
  桐花雨—奇怪
 
  二人一路都在讨论,向致远的房子。阿亮说,他什么时候有新房,没听过呀。梅雨烟也摇头,我也不记得呀,他如果购房,肯定从公司帐上走帐,也没有听叶宁说过。不会吧。
  梅雨烟想了想,阿亮,如果向致远真的抵房,你就不能入股了,你同意吗。阿亮在红灯前停下车,叹了口气,我说老向固执,我也固执,他那么个人,不乐意与人合作,算了,我不折腾了,他要是真拿房子,算是了结债务,我认了。
  梅雨烟松了口气,你还是真了不起,懂得转弯。
 
 
  桐花雨—见面
 
  这一天一大早,王青的电话响了,一看是向致远的,有些惊喜,忙接了,向致远热情的声音,小青,我在市里,一会儿去你家,你爸妈在吗,王青说,在呀,你要过来呀,好呀。
  向致远大包小包和赵黎明进了王青家,王青的父母,自然很高兴,向致远很久没来了,唯一已经送了去托儿所,因为向致远来,王青让贺春燕先去超市了。
 王青也欢喜的。
  大家聊了一会儿,向致远保证,明年一定办了和王青结婚的事。让二老放心。
 
 
  桐花雨—私下
 
  向致远离开王家,让赵黎明先回去,他要用车,这一上午,他陪了王青逛街,买了一副镯子。王青心满意足,到了中午,二人回了向家。王青以为向致远的母亲在这,结果只有他们二人,向致远说,小青,我求你件事。
  王青点头,你说吧,我能做的,一定做。
  向致远叹了口气,说了股权质押的事,小青,我知道你的新房,证下来了。你帮我的忙,周转一下,他原来想,拿房子给江主任,后来一想,还是走银行抵押吧,这个房子,现在已经涨了价,估值应该可以。
  这样比让王青办过户强。
 
  桐花雨—周转
 
  向致远说,你放心,我银行有朋友,只是质押,一年,到时候,肯定能把钱还上,房子还是你的,只是抵给银行,你现在不也是出租了吗,不影响你收租金。
   王青脸色变了,你家里有两套房子。
  向致远解释,小青,我和我妈住的这一大套,还值点钱,那一套太小,可是房本是我妈的名字,要办手续,会惊动我妈的,她肯定会担忧,对不对。只是周转,你不会不帮我的忙吧。那公司也是你的呀。我的财产就是你的呀。
 
  桐花雨—考虑
 
  王青说,这是我的大事,我只有这一项资产,我考虑一下,明天答复你。
  王青没了心绪,说完了这话,就要离开,向致远忙说,你不用太急,我送你。王青回了家,和父母提这事,父母不同意,贺春燕被召了回来,她只好让王松去店面看着。
  贺春燕摇头,这不成,你们没结婚,他家有房子,怕她妈着急,你妈不着急吧,王青不要糊涂,这不成。
  王青有些为难,可是我怎么拒绝呀。
  贺春燕想了想,你和他讲,结婚,办了证,就同意,让他看着吧,我们不嫌弃他现在公司没钱。
 
  桐花雨—同意
 
  王青点头,我怎么和他讲。
  贺春燕叹了口气,算了,一家有个恶人,我来做吧,我现在找他谈。
  王青这才放心些。
  谢谢你,嫂子,你放心,我领你的情,我答应你,如果我嫁了向致远,以后唯一上学的钱,我出。
   贺春燕点头,我们是一家人,你记得。
 
 
  桐花雨—上门
 
  贺春燕特意打扮了一下,向致远是商场人士,自然是精明的,自己不能落了下风,似乎衣服能壮胆,她来到向家,深呼吸了一下。
  向致远有些意外,对这个王青的嫂子,到是见过几面,感觉上她和王家人不同,王家人有些清高,不懂俗务,但贺春燕不同,她势利精明,而且放得开。
  贺春燕打量了一下向家的摆设,听王青说,前年装修过,档次是不低,不过,房子的面积不大,还不如他们的新家,她一直奇怪,向致远自己做房产,为什么不买房,当年的广宇大厦,价格多便宜。
 
  桐花雨—意见
 
  贺春燕在沙发上坐下,尽量平静的说,我是王青的嫂子,有些话,她不好说,我代表王家了,有什么说的唐突的地方,你多包涵。贺春燕感觉这样说话真别扭,咬文嚼字的,不像她的风格。
  向致远泡了茶,放到贺春燕面前,嫂子,喝茶,有事您说。
  贺春燕端起了茶杯,不过并不喝茶,她只是感觉手里拿个东西,心里踏实些。
贺春燕想了想,来都来了,不能怯场,是向致远求着王家,她一咬牙,我们家研究了小青的事,决定是房子可以抵押,但是前提是你们先领证,婚事可以晚办,或者不办都成,小青不介意,但只有她是你妻子,才能抵押,如果不领证,在法律上你们没关系,她没理由帮一个没关系的人,这是她唯一的资产了。
 
 
  桐花雨—说服
 
  向致远心里咯噔一下。
  嫂子,你看我和小青的感情在那摆着,我们有情总是真的吧,我不结婚,也是为了将来给小青一个隆重风光的婚礼,也是为了她的面子。
  贺春燕渐入角色。
  不用了,对我们来说,婚礼不重要,结婚证才有用,那个婚礼是给人看的,结婚证是给自己的,风光不风光,不当饭吃,面子是没用的。
  贺春燕打量了一下向致远,致远,你也不是外人,其实吧你气质是不错,可是论年纪,你都过了三十五吧,不年轻了,这么折腾着,你妈也着急,何必呢。
 
  桐花雨—暗怒
 
  向致远心里生气,这贺春燕什么意思,我老了吗。
  贺春燕放下茶杯,你不要生气,你可能感觉,我这话不客气,可是事实就是事实,当然王青也三十了,所以我们才急,她是女方,更介意年纪,王青的脾气,你知道,别说有房子的事,就是没房子的事,她和你这几年,人人都以为她是你媳妇,我们小区的人,都这么以为,这婚事顺顺当当的也罢了,要是有什么意外,会要她的命,她这个人死脑筋,一条道走到黑,不过,她不是软弱可欺的性子,要她命的事,她也会要人家的命,想想都可怕,你说,她这性子,顺的时候,很可爱,不顺的时候,就是可怕。我就说,小青,你不必怕,向致远让你拿房子,你们的事就是板上钉钉的,如果姓向的敢反悔,那是不想过日子了。
 
  桐花雨—心惊
 
  向致远心中一惊。
  他低估了王家,王青偏激,贺春燕彪悍,王家的女人,到是不好惹。
  贺春燕这时候,打开杯子盖,喝了口茶。
  致远,好事就是好事,结婚是好事,你想想,你们领了证,你的财务危机解除了,这多好的事,如果你不这样,小青没法帮你的忙,我们家人,怕小青感情用事,房产证锁了起来,你们要是领了证,我们就把证给小青,你想想,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们不是防着你,你是自己人,可以不防,你是外人,当然要防。你说是不是了。
 
  桐花雨—考虑
 
  向致远表面上还平静。
  嫂子,我考虑一下,结婚是大事,即使我们只领证,也是大事,我和我妈商量一下吧。
  贺春燕笑了笑,致远,你说的对,尊重老人是对的,我来之前,已经让小青给你妈打了电话,你妈挺乐意的。
  向致远恼怒,你们已经打电话了,为什么不问我一声。
  贺春燕奇怪,这有什么,我们也是尊重她老人家 。
 
  桐花雨—尊重
 
  向致远心乱。
  他不想和人合股,不想让出股份,可是结婚,他目前不想,对宋梧,还有希望。可是现在,这情形,摆在眼前,总要舍掉一面,他有些烦躁。
  贺春燕叹了口气,致远,我不知道,你为难什么,小青不讲究婚礼的形式,她说了,如果你乐意,以后补办婚礼好了,先结婚为上,我们看里子,不看面子,你不用担心结婚的花费。
  向致远皱眉。
 
 
  桐花雨—考虑
 
  向致远勉强的说,嫂子的意见,我知道了,我很快答复。
  贺春燕起身,好吧,你好好想想,别把好事,弄坏了,就成。
  走到门边,她转回头,致远,你是个聪明人,事业在上升期,这时候,要格外谨慎,不要因小失大,断送了你的前程,就不好了。
  向致远心想,这个女人,真可恶,居然威胁我,我有什么断送事业的,顶多是给人家股份,可是王青要是闹,也的确是麻烦事,尤其是她们做了母亲的工作。
  送走贺春燕,他一个人发愁。
  结婚于他,真是件大事。
 
  桐花雨—讽刺
 
  向致远想找个人说心事,想来想去,还是阿亮,阿亮最稳妥,王青的事,他知情。他说了几句,阿亮就懂了,心想,王青,这个傻女人,人家想着白用她的房子抵押,她忙着要结婚,这个女人也是脑子进水,不过痴情是够痴情了。
  阿亮说,老向,你还犹豫什么,难道有人对你一片痴心,拿着房子当陪嫁也要结婚,这样的的女人,哪里找。我可告诉你,这样的女人, 那是一根筋,就是非你不嫁了,你要是处理不好,估计麻烦大了,算了,我觉得她嫂子说的对,一举两得的事,你有了房子,解决了债务,不用分出股份,又得了老婆,两全齐美的事,接受吧,你也不用麻烦了。
 
  桐花雨—烦恼
 
  向致远叹了口气,宋梧要是不出现,我也认了。可是现在宋梧明明在眼前,我如何放手。
  阿亮心想,你到是痴情,还是多情,阿亮说,你不要想太多了,我听雨烟提过,宋梧有孩子,估计你妈不同意,你也别折腾了,宋梧这样的人,是真高傲,不会为了你一个婚姻低头,委屈孩子的。到时候,你是妥妥的夹心饼干,算了吧,而且你是敢和宋梧结婚,我估计王青那一关,你过不了,她就是不找你的事,宋梧也不得安宁,给人家娘俩一个太平日子吧。
 
  桐花雨—不舍
 
 向致远真是不甘心,我和宋梧就没缘吗。
 阿亮说,缘份这事,真是奇妙,可能真的没缘吧。
  向致远挂了电话,还是有些犹豫不决。
  阿亮和向致远通话的时候,是开了免提,梅雨烟都听了进去。
  梅雨烟有些叹息,这王青也是傻呀,向致远这是看着一个,想着一个,这算什么,他的意思,是用王青的房子过桥,然后还要和宋梧结婚,这不是欺骗吗,幸亏王家人不傻,不结婚,不给房子。
 
 
  桐花雨—理解
 
  阿亮说,他未必是故意,可能是无心,我知道他,做事有些过于自我。
  这不是自我,这是自私。只考虑自己,不想想别人。梅雨烟有些气愤。
阿亮看看雨烟,你们女人看事都是这样,上纲上线。
  梅雨烟不以为然,现在,我看你以后,少和向致远在一起吧,真怕他带坏了你,他既然肯结婚也不入股,你也别指望他和你合作了。这样的人,为了达到目的,什么招都有,你算了吧。
  阿亮点头,行,我也不是一条道走到黑,他给钱,也成。
 
 
  桐花雨—妥协
 
  向致远在家里发愁,门开了,母亲笑盈盈的站在门外,她走进门来,致远,你要结婚了,也不告诉我,就算你们为了工作,不大办,亲戚吃个饭,总要的,你这孩子,总算想开了,让我放心了。
  向致远愣了,他想说什么,也不知道说什么。
  心中知道,这是王家的人做了母亲的工作。
  母亲看看家里,还不错,前年装修的还行,小青说了,她为了支持你工作,把房子抵押给银行,给你弄流动资金,这样的人,哪里找。
 
  桐花雨—低头
 
  向致远低头。
  母亲奇怪,你不高兴吗,怎么了。
  向致远掩饰的笑笑,没有,我挺高兴的,只是想单位的事。
  母亲说,生活工作都要顾,不能只顾一头。
  向致远点头。
  他心中极为不情愿,可是知道这时候,如果不顺水推舟,麻烦会更大,管他呢,领证就领,结婚就结,能有什么。大不了将来再离婚。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10-30 09:10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