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言情小说 >

桐花雨—可怜

时间:2018-10-25 08:54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桐花雨快乐 这一天的王青是快乐的,中午吃了饭,下午逛了街,向致远给她买了不少衣服,还给唯一买了玩具,给王青的父母,买了保健品,只是到了王家的楼下,他说,我要回县里了,晚上约了饭局,不能迟了。 王青有些恋恋不舍的。 你到了家门口,上去吧,我家人
  桐花雨—快乐
 
  这一天的王青是快乐的,中午吃了饭,下午逛了街,向致远给她买了不少衣服,还给唯一买了玩具,给王青的父母,买了保健品,只是到了王家的楼下,他说,我要回县里了,晚上约了饭局,不能迟了。
  王青有些恋恋不舍的。
  你到了家门口,上去吧,我家人念叨几回了。
  向致远只好说,小青时间真的来不及了,下回好吧,下回。
  王青只好下了车,赵黎明帮她提着东西,上了楼。
 
 
 
  桐花雨—两面
 
  在车上,向致远提醒赵黎明,在宋梧面前,就说今天回市里,和母亲呆了一天,不许提王青,赵黎明点头,他说,同样的玩具,我给宋露买了,还有送宋梧的手链,也买了。
  向致远点头,看来把王青劝走是对的,这样一个在省里,一个在县里,自己比较自由。这个时候的向致远,还在犹豫,有一段日子,是要和王青分手,可是他能感觉到王青对他的情份不浅,是真的爱他,相比之下,宋梧到是有些端着,有些架子,不主动不拒绝,有些像他对王青,他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分明是可进可退。
 
  桐花雨—甜蜜
 
  向致远想,这是甜蜜的烦恼吗,新欢旧爱,都在眼前。可是他不能老这样,心里上有些过不去,主要是对王青,有些内疚感。王青看他的眼神,柔情似水,他有些心疼。
  他叹了口气,黎明,你说我这样是不是有些过了。
  赵黎明眼睛盯着前方,声音平静,这不是没定下来吗,您在选择,这是没办法,也就是您有情有义,才会为难,要是别人,早定了,好人不好当呀。
  向致远点头,还是你了解我,我是为难,不知怎么选,宋梧吧,一直对我忽冷忽热若即若离的,我也猜不透她的心思。
 
 
  桐花雨—活该
 
  赵黎明忙说,她可能有顾忌,她是员工,这份工作,她挺看重,毕竟有个女儿,当妈的,要替孩子想,不比王青,一颗心全在你身上。
  向致远点头。
  赵黎明又说,向总,你还要多想一下,你妈,会同意宋梧吗。
  向致远为难,是呀,我妈,肯定不愿意。
  老太太说过,离过婚的没孩子的可以,王青的条件,勉强可以,要是有孩子的,哪怕孩子归了男方,都不行,你没结过婚,现在事业有成,要是找个带孩子的,我坚决不同意。
 
  桐花雨—现实
 
  向致远明白,这也是母亲妥协,以他的条件,前几年,母亲是不会考虑王青的,这也是年纪大了,亲戚都劝,母亲才让步了,如果是宋梧的条件,母亲不会答应,他曾经想过,干脆不提宋露的事,先斩后奏,只说宋梧离过婚,不提孩子的事,让孩子在县里和姥姥住着,两下不见面,母亲不一定能发觉,过几年,再说,那时候,木已成舟,自然会让步。
  他试探过宋梧,宋梧态度很强硬,她说,别的事,她都看开了,可以睁一眼闭一眼,独有女儿的事,不能妥协,宋露没出生,就没有父亲,已经比别的孩子委屈,她找对象,只看一条,对宋露好不好,如果没合适的就算了,反正不能让宋露受任何委屈。
 
  桐花雨—为难
 
  向致远看着宋梧,那一刻,才有宋梧当年的样子,固执而骄傲,他愣了一下,点头是呀,委屈孩子是不好,可是反过来,委屈母亲也不好,他没再谈这个话题,他和宋梧是有些往来,也经常去宋家,和宋家三口,相处不错,有时候,和宋梧领了宋露出去玩耍,有人以为是一家三口,他到也不挑明,这种感觉也不错,可是他明白,这只是假象。
  向致远对目前的状态挺满意,他想,没必要急于和王青分手,王青在公司是有些让他不爽,工作态度太敷衍,对员工太挑剔,可王青离开,他们聚少离多,反而没了矛盾,工作之外的王青,浪漫娇柔,有一颗少女心,也蛮可爱的。
 
  桐花雨—时间
 
  向致远不急,他享受这种状态,回去和王青渡周末,还是快乐的,这时候的王青,又成了可爱的小女人。
  王青的生意还不错,她挺有成就感。
  到是王家的人,含蓄的提醒她,看看你的年纪,母亲从她头上拔下一根白发,小青,年纪不小了,婚事不能再拖了。王青点头,我知道,致远答应我,明年差不多,他的公司上了正轨,现在他太忙,婚事也是大事,要筹备一段日子,我可不想敷衍了事的结婚。
 
  桐花雨—提示
 
  王松听了贺春燕的话,对这事上了心,他提醒妹妹,如果你和致远结婚,早一年晚一年,到没事,可是万一,他有了变故,你就被坑了,你要多个心眼。
  王青马上生气,胡说,不可能,这是谁说的混帐话,致远不会那么对我,他对我那么好,不会的,我相信他。
王松只好哄她,好,没人胡说,我不是担忧吗,年纪不一样,他是男的你是女的。你还是多跑跑向家,做做他妈的工作,让他妈催促他。
王青一个人沉思,眼前还是出现了宋梧的样子。她想了想,她现在车开得不错,要来个突然袭击,去县里看看。
 
 
  桐花雨—到访
 
  王青选了个贺春燕上中班的日子,贺春燕说,我下午三点走,你回得来吗,王青说,差不多,我和我哥说了,他下午晚去会儿没事,你放心。
  王青到的公司,叶宁看见她,到是吓了一跳,你怎么来了,王青态度到好,从包里拿出一个漂亮的胸针,叶宁,这是我们那的货品,这款卖得不错,你佩戴在毛衣上不错,叶宁看了看,本想不要,可是这胸针是蛮漂亮的,她有些不舍,接了过来,谢谢了。我表哥今天上午去设计院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叶宁开了向致远的办公室,给向致远打电话,可是一直没人接,只好发了个短信。
 
 
 
  桐花雨—突袭
 
  过了十一点,还是联络不上,王青说,算了,我要回去了,你和致远说一声,叶宁松了口气。
  王青没有离开县城,这个地方不大,设计院好找,她到了设计院门口,给向致远发了个短信,我在县里,能一块吃午饭吗。
  向致远是一直在和设计院的人讨论户型的设计,手机调了静音,中午的时候,才算达成了一致,他和宋梧说说笑笑出来,在门口,宋梧歪了下脚,向致远扶了一下,忙问,有事吗,宋梧摇头没事,王青在车里看见这一幕,马上从车里出来,走到他们面前。
 
 
 
  桐花雨—尴尬
 
 向致远看见王青,有些惊讶,你怎么在这。
 王青说,我来看你,你上周没回去,我想你了,她说得坦然,理直气壮,有些挑衅的看着宋梧,宋梧和王青打个招呼,刚才是我歪了脚,现在没事了,你们聊,我先回去了。
  王青淡淡的说,歪脚没事,不要歪了心就行。
  宋梧脸白了一下,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向致远有些生气,你这是干什么,我们是来工作,这光天化日的能干什么,你这样不是污辱人吗。
 
 
 
 
  桐花雨—委屈
 
  王青马上委屈了,我开了一路的车来了,在公司等了你一上午,你还这样对我,她的眼泪掉了下来,向致远只好哄她,我错了,不该大声,可是小青,我和宋梧就是工作关系,你这样有些不讲理,你来不告诉我,这也怪不得我呀。
  王青说,怎么告诉你,一路上电话打不通,我的生意也挺忙,好不易我嫂子今天上中班,我才有时间来。你还这态度。
  向致远只好上前,好了, 不说了,你也饿了,我们吃饭去。
  哄走了王青,向致远看看表,已经下午四点了,他叹了口气。
 
 
  桐花雨—解释
 
  向致远赶回公司,宋梧正在写方案,看见向致远,神色平静如常,向致远忙解释,她就那样,你别往心里去。
  宋梧抬头看他,如果他是你的媳妇,我会往心里去,可是她现在不是,只是你的女朋友,她代表她自己,我不往心里去。
  向致远心中一动。
  宋梧说,我理解你的难处,有时候,人是要认命,如果你真娶了她,我认,如果你不娶她,我还有机会,对不对。
 
 
  桐花雨—现状
 
 宋梧很精明,直接问出了关键的所在。
 也是暗示,向致远,你总要做个选择。
 向致远犹豫了一下,宋梧,我和王青认识的时间不短了,也是有感情的,我不能不顾忌她的感受,而且她性格冲动,我也要稳妥些,不能给你带来麻烦,王青曾经刀伤过前男友的新女友,还是在人家的婚礼上,她做事不走大脑,过于偏激。
 宋梧愣了,她这么偏激,你为什么,还找她。
  向致远愣了一下,是呀,为什么,为了她笑颜如花,为了她三分像你,为了她的率直,曾经以为那是爱的表现,可如今发现,那是爱的折磨。
 
 
  桐花雨—折磨
 
  向致远叹了口气,那时候,也是年少轻狂,宋梧心想,还年少,那时候,你也快三十了,在感情上你还真是单纯的可以。不是年少。
  宋梧说,致远,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做事要负责,不管你怎么选择,我都能理解,只是你现在的状态,是拖时间,不只是拖你的时间,也是拖别人的时间,越是如此,最后更难收场,你不能指望,事情自动解决,那是不可能的,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向致远点头,你放心,我在找时间找机会。
 
 
  桐花雨—顾虑
 
 
 向致远的顾虑不只是王青,还有母亲,王青最近频繁的去叶宁家看望,二位长辈,叶宁的母亲,到是听女儿讲过,对王青的介心,可是相处几次,发现王青花钱大方,现在也会做饭,对她也客气,她感觉,这姑娘也不错,自己的宁儿是什么样,那也是刁蛮公主。
  向致远的母亲,现在也认了,王青不错,论家里,两家也算门当户对,王青自己开店挣钱,也算上进,不是那种赖着男人的钱花的女人,儿子不小了,她现在只求他们早点结婚。
 
 
 
 
  桐花雨—知心
 
  贺春燕看小姑子剃头挑子一头热,心中叹息。
  贺春燕想了想,这个小姑子,不是省事的,现在付出这么多,如果最后散伙,不一定怎么闹,她想了想,自己是王家的媳妇,要站在王家的立场,而且如果这门亲事成了,对自家也有好处,她对王青说,傻妹子,你不能这么浪费光阴,你多大了,这恋爱谈了几年了,在谈下去,就成粥了。
  王青皱眉,感觉嫂子俗气,可是她也明白,俗气的人最现实。
  她说,也想结婚,可是向致远总是说,要事业有成。
  贺春燕冷笑,你就听他说吧,你又不吃他的喝他的,成不成,有什么关系,就怕他事业成了,你成了老姑娘,那时候,他选了别人,你成了剩女。
 
  桐花雨—问计
 
  王青说,那怎么办。
  贺春燕附在王青耳边,说了几句,王青皱眉,这合适吗,贺春燕说,怎么不合适,攻心为上,人都有弱点,你想想,向致远有什么弱点,不就是还顾忌他母亲吗。你为什么不从他妈那打开缺口。当然了,最近对向致远要态度好些,让他以为,你一切听他的。
  还有,贺春燕又讲,那个宋梧,不得不防,女人的直觉最准,你既然疑心他们,就真有可能,所以去县里一趟,先礼后兵,给宋梧的孩子老人花点钱,也和宋梧说明白,向致远是你的一切,失去了他,你不会罢休。我估计那个女人,上有老下有小,不会和你拚的。
 
 
  桐花雨—烦恼
 
  王青一会儿感觉嫂子的话对,一会儿又感觉丢面子。
  她给周桐打电话,你说,我怎么办,我感觉我嫂子的话有道理,又感觉太丢人。周桐说,到不是丢人不丢人,只是你最后还是和向总过日子,不管怎么做,不能得罪他,还是要顾忌他的感觉,你和他母亲多往来,讨老太太欢心,到是对的,这是孝顺老人。至于宋梧,我感觉,她日子不容易,要慎重,可能在向总眼中,她是弱者,你只有对她好,不能伤害她,否则向总会更心疼她。
  王青点头,你的话也有道理,我想想。
  周桐又加了一句,王青,不管怎么做,你也要替你父母想想,她们也上了岁数,也不容易,你要冷静,不要冲动。王青笑了,你想什么呢,我不会胡闹的。
 
  桐花雨—示好
 
  王青现在三天两头去找向致远的妈妈,送衣送食,又是和老人一起去理发,一起逛街,语笑嫣然,一口一个阿姨的叫着,向老太太到是欢喜。和儿子打电话,你也不陪我,幸亏小青来看我,要不然要闷死,你们都多大了,你要是眼中有我,就和小青马上结婚,我还想要自己的孙子呢。
  向致远皱眉,妈,你不是说好了,不催我吗。向致远的母亲说,将心比心,我为你急,人家父母不也为女儿急吗,小青都三十了,你不能太过份,做人不能这样,你不怕年纪大,人家小青不急吗,人家姑娘懂事,不提这事,一提还替你说好话,说你在外不容易,正是创业的时候,不能给你增加麻烦,这姑娘到是懂事了。
 
  桐花雨—疑惑
 
  向致远心想,王青到是长进了,肯讨好自己的母亲,这到是出人意料。
  他有些为难了。
  如果王青任性些,到好办,找个理由,可人家现在改走温良的路线,一副贤惠的样子,到不好说什么了。
  这时候,王青来了。
  她给宋梧的女儿,带了不少玩具,我有个小侄女,和你家宝宝差不多,我想,她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喜欢这些。宋梧礼貌道谢。
  王青说,孩子玩具太多,这两个还是致远买给我侄女的,我们家全家都喜欢致远,他和我哥哥关系也好。
 
 
 
  桐花雨—表态
 
  王青感觉周桐和嫂子的话都有道理,她两者合并了一下,既要宣示主权,也要对宋梧关怀些。
  王青说,我们家人,一直为我的事操心,离过婚的人,不容易,就算年轻,再婚也是困难,他们一直着急,直到我找到了致远,就算这几年,致远要创业,一直不提结婚的事,他们也放心,毕竟他妈妈喜欢我,我们结婚只是时间的事,致远是孝子,什么都听他妈的,他妈妈人不错,到是不介意我离婚的事,说是没孩子就成,这是她的底线了,也是因了致远年纪大了。不过,有孩子的她坚决不同意。
  王青观察宋梧的表情,提到孩子的时候,宋梧的表情明显有变化。
  王青继续讲,其实原来他妈妈也不满意我,感觉自己的儿子有才有貌,没结过婚,凭什么要找离婚的,这不是几年相处下来,才对我满意了。
 
  桐花雨—质问
 
  向致远跑来拉走了王青,你找宋梧说什么。
  王青委屈,没事呀,我送露露点玩具,她和唯一的年纪差不多,然后聊聊天罢了,诉诉苦,怎么了,我们都是女人,说些女人的话题,你紧张什么。
  向致远说,现在是上班时间。
  王青点头,是我不好,不应该打扰她工作,那你放心,我等她下班了,聊天好了,她总要下班吧,致远,你是不是忘记了,宋梧是我招进公司的,我们总有些情份吧。
 
  桐花雨—提醒
 
 
  向致远说,王青,你要记住,这是我的公司,我们的事,不要闹到公司来,这是我的底线,如果破了这个底线,我们就结束了。王青心中火起,可是想到嫂子的叮咛,致远,你怎么这么讲,你也知道我们的事是私事,我也知道,不会的,我是从前的同事,来看看老同事,哪一条说不过去,对了,你讲的对,我听你的,我以后不进这公司的门,我和宋梧是老同事了,我还是她的领导呢,以后我和她的事,是我们的事,与你无关,我保证,我和她的来往,在公司大门之外,你放心好了。
  向致远目瞪口呆,什么时候,王青这么能言了,这自己开门做生意,别的不说,这嘴皮子是真能讲。脑子也转得快,他不知所措。
 
  桐花雨—生气
 
  向致远说,王青,你记住,不许伤害宋梧,这是我们的事,与她无关。
  王青诚恳的点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我伤害她干什么,她不过是你的员工你的下属,我伤害她干什么,对你有用的员工,就是对我有用,我们的利益密不可分,我当然不会了,你放心,从现在起,你喜欢的我就喜欢,你重用的我就重用。和你步调一致,你妈说了这才是贤内助。
  向致远头大了。
  王青,我的意思是,你不要和我的员工往来。
 
  桐花雨—谈笑
 
  王青说,这不对呀,叶宁也是你的员工,难道我不往来吗,梅姐也是,我不往来吗,致远,你不要太霸道,我是尊重你,可是你不能轻视我,我有我的人身自由,我能做的是,不进你公司的大门,你的员工,离开了公司,有什么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不要管得太宽了,你是宋梧什么人,你凭什么管她。她和我往来不往来,与你什么关系。
  向致远发现,他词穷了。
  王青到不生气,向致远,你记住,你怎么对我,我怎么对她。
 
  桐花雨—做到
 
  王青说到做到,她离开了公司,坐在车里,等宋梧下班后,又拉了宋梧喝咖啡了。
  王青说,你别介意,我不是为难你。
  王青叹了口气,你可能不知道我和致远的事,我们是有感情的,现在他妈妈好不易接受了我,我混到三十了,才有个心仪的人,我不会罢手,不会。宋梧,我不是针对你,你没错,我只是告诉你,起码目前向致远还承认我是他的女友,他是有女友的人,或者说是未婚妻,你可以问他,是不是承诺过我,明年结婚的事。
  宋梧低头,慢慢的喝着咖啡。
  好久,她才说,王青,你放心,在和向致远的问题上,我不会主动,但是如果,他主动,我不拒绝,我们是老同学。也有感情。
 
  桐花雨—同学
 
  王青跳了起来,你们是老同学。
  宋梧点头,对,我们是大学同学。
  王青愣了一下。
  可是向致远一直不提。
  她心中明白,就是如此,才说明向致远心里有鬼,可是她明白,她不能质问,不给向致远翻脸的机会和借口,她平静的说,宋梧,这样向致远关照你,我理解,可是同学是同学,爱情是爱情,你不要弄混了,你现在混得不好,向致远是可怜你,但可怜不是爱情。
 
 
  桐花雨—可怜
 
  可怜二字,触动了宋梧。
 宋梧强忍了伤痛。
  她淡淡的说,对,致远就是心软,特别喜欢怜惜弱者,尤其这个弱者,还是他曾经的初恋。
  王青的手抖动了一下。
  她还是平静的表情。
  管你初恋不初恋。
  王青微笑,宋梧,你没照过镜子吗,你大学的时候,什么样子,隔了十几年的,物不是人早非,你以为还是曾经的女神吗。如果是,向致远早不顾一切,和你破镜重圆,他没有吧,你们重逢,已经大半年了,有吗。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10-30 07:10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