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诗歌 > 诗探索 >

激扬正气书人生

时间:2017-11-13 22:18来源: 作者:雨村 点击:
激扬正气书人生 诗人黄曙辉先生组诗《猎人日记》赏析 广东雨村 我虽然读黄曙辉诗人的作品不多,但并不等于是毫无了解。只要你深入品读诗人写的《猎人笔记》(组诗十首),或许你会有所发现、有所收获,并深受启迪的。 从这一组诗来看,就足以看出诗人的风骨

            激扬正气书人生
             ——诗人黄曙辉先生组诗《猎人日记》赏析

                          广东 雨村

    我虽然读黄曙辉诗人的作品不多,但并不等于是毫无了解。只要你深入品读诗人写的《猎人笔记》(组诗十首),或许你会有所发现、有所收获,并深受启迪的。
    从这一组诗来看,就足以看出诗人的风骨、品格、喜好、才智和观念。《在益阳》这首诗里,诗人就将自己对社会的责任和忧心放于首位,针贬时弊。对那些不计后果,乱象横生的局面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抨击。把那些工厂排污、垃圾满天飞的景象作淋漓尽致地铺排陈述。官府好大喜功的文书通畅地向上传送,治理脏乱差的文书却躺在抽屉里从未醒来。



    诗人忧国忧民之心随处突显,对社会那些无良的行为深恶痛绝。甚至给予猛烈的抨击,如:“康富路上拥挤不堪,中心医院生意兴隆\生病的。看病的。无病呻吟的,是诗人\诗人尖叫,拥堵的路上,无法逃离\一锅黄汤,洗不清楚铁铺岭两千年前的简牍\\官府文书,在井中酣睡\口水越多越好,能将历史淹没?”
    人们的良心何在?由于环境的变迁,也随之暗淡,野蛮在生长。人们都只讲别人之非,却不去反思自己之过。风气的败坏源头究竟在哪里?相信大多数人心里都明白。如果说麻木的人性能有知觉的一天,可能就只是诗人的冀盼了。诗人虽然明白“口水越多越好”,却不得不怀疑:“能将历史淹没?”的确,整个社会良好风气的形成,单靠连求生都成问题的平民百姓来倡导,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诗人写《德》这首诗,更是深化了人性的揭示。诗人十分讨厌虚伪的丑恶嘴脸,形象地把那些常常把“德”挂在口上的人当成了:“就像乌鸦,那黑色的精灵现在很难见到踪迹\只有一个‘乌鸦嘴’的贬义词如影随形”。这种人就算“众口铄金也只不过是积毁销骨\镶嵌的金牙,吐出来的依旧污秽”。说得好听,做起来又是另一回事。诗人最看不惯这些跳梁小丑的作为,因此有感而发。但伸张正义的地方又不知跌落在何处,只有痛心疾首地自我发泄。“多年了,我看不到这个惪字\只有欺世盗名的“德”在众人的追捧下遮遮掩掩\仿佛这个世界的人都在供奉着“惪”\事实上,这个字在多年的曲解中变异\成为一种虚胖和假象,”于是,诗人产生了一种杞人忧天的错觉,如处身于梦境中喃喃自语:“立即呼朋唤友围堵这个字,默念:直心为德”。一切向钱看,人性的扭曲,道德的颓 糜沦丧,已达到无法言状的程度。如何挽救人性?诗人在 《手术之后》这诗里作了更深一层的刻划:“我在结节太多的语音里一次又一次用锋利的手术刀\切削那些卡住思想的肉瘤,良性的,恶性的\清扫太阳下残留的时光”。人们的丑恶灵魂和坑脏的思想已经恶化成了毒瘤,到非要切割不可的时候了。他们日复一日,如着了魔似的越陷越深,越发不能自拔,甚至到了群魔乱舞不可救药的境地。这不是诗人的杞人忧天了,而是不得不提醒人们,应该是彻底割掉恶性毒瘤的时候了。因为毒瘤不除,其癌菌不断扩散,最终会坏了整个躯体,到那时就真是悔之晚矣!



    《在石头深处》这首诗虽然短,但意境明朗,借物喻人,托物言志:“现在都在石头深处沉默\那些三叶虫的化石\乃我遗落世间\\在石头深处,我最好的表达就是沉默\当我闭上眼睛\黑暗铺天盖地\而内心的宁静\足以让我原谅世界”。世界进化到当代,也不容易,“我”虽然只是一个旁观者,但“我”却看得清清楚楚,沉闷的氛围让“我”变成三叶虫般的化石。世道的恶劣,令“我”不得不闭嘴,不得不沉默。甚至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看不见。不过内心还是感到十分悲凉的,因此“我”无奈地喊出:“当我闭上眼睛\黑暗铺天盖地”这样透心凉的语句。《大雾弥漫》也是诗人呼喊到声嘶力歇时暂短的停顿,“越来越糊涂的是这些寒露中的植物与我\大雾向来供奉的是模糊主义哲学\就像我们这个国家越来越明显的处事方式\\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在形而上学的斗技场竞技\有人看到了雾中的影子,我在敲响直立的竹子\一场突如其来的雨点从声响里疯狂落下\这些冰凉的水珠一点也不含糊,感觉倒是清晰\只有我在大雾弥漫中看不清自己模糊的嘴脸”。诗人借助雾来形容看不清的世界,只有糊里糊涂地生存,才有可能活得更长久一些。精明,反而会害了自己。其实,“我”是清醒的,只不过“我”真的不敢精明!因为“唯心”也好,“唯物”也罢,都是极端的表现。如果两者得到辩证的统一,真正有个说理的地方,那么天就晴明了,云散烟消了。
    《顺流而下》也是诗人的内心独白:“这时,一切已经无法回到最初\我在汹涌的流水中无依无靠\\顺流而下。长篙在点击峡谷的危崖时折断\我手持破碎无力的记忆\在镰刃的寒光里\血流入注 ”。诗人好像看穿了一切,在现实中不管如何努力,就算依附时势,顺流而下,最终,由于不可逆转的原因而焦头烂额,“血流如注”。这还算好的结局了,如一味硬着头皮死撑,恐怕性命保不保得住,也成问题呢!《密码》以别样的风格展现,这或许是诗人的顽强斗志使然。“深藏于暗处的光亮\总是在黑暗中拓土开疆\\密码早已遗忘\取不出点头哈腰的内脏\一把举过命运的铁钳嘎嘎作响\\粉骨碎身。袒露的秘密不是秘密\萤火一样,穿过一枚词语幽深的小巷”。虽然萤火虫的光十分微弱,不足与太阳之光相比,但只要满怀信心,也可以冲破黎明前的黑暗,只要正义之光尚存,它也会“:在黑暗中拓土开疆。”诗人不管遇到任何艰难险阻,都会高瞻远瞩地以乐观豁达的态度笑着应对诡魅的人生,这是何其通权达变的心智!人活着,有时低头也未尚不可,倔强也要看时机,不能拿鸡蛋碰石头,作无为的牺牲。诗人不管身处如何恶劣的环境,对未来都充满信心。他为光明的到来呐喊,为在黑暗中不知所措的现象鸣锣,表达了诗人对社会的高度责任感,对生活底层无力翻身的事物十分关注和同情。《罢》隐喻得好,四节诗一气呵成。为什么“只有惊堂木在夜晚常常敲响”?为什么“众神……\不留下踪迹?”诗人要向世人传达一种什么样的信息?要反映出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只要你深入内心去探究,自然不难看出诗人的逆向思维和对事物的反思。原来“乌鸦在灰色的天空,喊冤\\罢。乌鸦之冤,由来已久”。“乌鸦”在人们潜意识中历来一直代替着黑暗和不吉祥,避之则吉。诗人却代其喊冤,这是为何?诗人饱含哲理的逆向探究另辟了一条捷径。大多数被蒙蔽的现象不能人云亦云,揭示事物的真相必须深入实质去分析,不能受外象的搔挠去作错误的判断。所以诗人提醒人们:“沉潜至一粒灰尘的背后是幸福的\别用指尖划出世间真相”。这首诗看似朦胧,实在是超脱现实的想象。它反映出诗人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不会受到外界任何的暗示或干扰,心里始终是亮堂的,正正直直地做人,有自己的行事风格和原则。大家都说对的却未必对,任何事物到要透过表面现象去看本质。说直白一些:人的学识、智慧、经历、观念、站的位置不同,对事物的判断就必定有偏差,甚至大打折扣。《约定》的意境朦朦胧胧,又似乎清清楚楚。总之,诗人心里是明朋白白的:“毒太阳剥皮\将我故意暗藏在灵魂之核三万公里处的血象\掀开,暴露,无处遁形\\你知道这样的病症已经无药可医\心跳时常加快,呼吸急促。” 最让人心碎的不是天道无情,而是病症无药可救,尘世烦琐的事困扰着人们,真与假无法判别。“通向黑色墓地的鸦雀正在聚集\它们口衔悼词\为你我准备葬仪”。人活着,究竟为了什么?有什么意义?不去反思,短暂的人生就会瞬间过去。因为所有人、所有事物的归宿都是一样的,也无需约定。



    《猎人笔记》这首诗,诗人高远的视觉放置森林,感怀世事。意境模糊中又觉深邃;似乎不着边际,却又步步为营。在在显出了诗人独到的锐利目光和丰富的人生阅历。这不仅指猎人的笔记,也暗喻了纷繁复杂的人生百态。好的世道,人们安居乐业;不好的世道,群魔乱舞。大雪封山,一切动植物为了保命各显神通,动中见静,静中含动。不管环境如何恶劣,生存是第一法则!大雪,已令万物了无生气,猎人出现,动物又无处藏身。管制野兽的猎人死了,动物又开始放荡起来:“满地足迹,像一部杂乱无章的笔记”!纵观横看,诗人注重了人生百态的描摹和回放,以高度责任感反映了现实生活的种种弊端和乱象,用艺术化的手段提炼生活精粹,给人以警示。用佛法善心去劝告世人,要珍惜地球上的一切,不要为一己私欲而最终毁人毁物,害人害己!诗人表现手法多样,运用意象、朦胧、超脱现实的通灵手法,多棱角、多视点地挖掘生活素材,用凝炼的语言去表露自己的喜怒忧思。我想,如果硬要找不足的话,肯定各人都有自己的看法。我不是什么专家,也就不敢轻易造次。只是觉得诗人写的诗,的确有可取之处。其他的就不赘言了!

附录:猎人笔记(组诗十首)作者:黄曙辉
《在益阳》
    从桃花仑到梓山路。益阳大道成为南北分界线/新与旧。众多的蛇皮蜕在无人的晚上/谎言舒服,神在高处//满大街河水一样流动的影子/泡沫掩盖垃圾/喧哗之声,在喧哗之中消散/桃花仑菜场鸡鸣狗叫/杀鱼的人,只在鱼头上用刀背猛然一击/狡猾的鱼,就不再挣扎/笼中待宰的狗,清楚自己的下场/在角落,瑟瑟发抖//有人低头快走。有人双手不空/一手遮住额头,一手握住私处/更多的人无所事事,东张西望//康富路上拥挤不堪,中心医院生意兴隆/生病的。看病的。无病呻吟的,是诗人/诗人尖叫,拥堵的路上,无法逃离/宽敞的龙洲路,在最南处断头/只能选择向东,或者向西/回头也是岸,而岸在梓山湖崩塌/一锅黄汤,洗不清楚铁铺岭两千年前的简牍/官府文书,在井中酣睡口水越多越好,能将历史淹没?//奥林匹克公园,像个鸟巢/谁在那里下过蛋,当然只是一个问号/只有资江是一根领带/绕城高速是一条围脖/勒紧,放松/都会有人伸出惊讶的舌头



《德》
    直心为德。惪,这个德的同义词/已经许多年不被人认识/当它进入我这首诗的时候/甚至我也觉得有些许陌生/就像乌鸦,那黑色的精灵现在很难见到踪迹/只有一个“乌鸦嘴”的贬义词如影随形/好像是它唯一的遗物//直心为惪。见不到一个祀奉“德”字的人了/好像双人旁已无存在的必要/不如回到当初的模样,惪就是要直心/如果必得九曲回肠,将原本光明磊落的形象藏匿/那么,众口铄金也只不过是积毁销骨/镶嵌的金牙,吐出来的依旧污秽/耀眼的闪光,就是死亡之前的回光返照//把心压低一些,不要让它过于委屈/也不要让它过于膨胀/冠心病是隐藏得很深的疾患/被某些不能对人言说的欲望错误驱使之后/直挺挺地,直接地,直白直白地就宣告了结果/直心,就是赤心,就是痴心/将一些暗疾公之于众,在阳光下暴晒//多年了,我看不到这个惪字/只有欺世盗名的“德”在众人的追捧下遮遮掩掩/仿佛这个世界的人都在供奉着“惪”/事实上,这个字在多年的曲解中变异/成为一种虚胖和假象,在宁乡,在关山/我在一株茂盛的芭蕉树下与惪字狭路相逢/立即呼朋唤友围堵这个字,默念:直心为德
《手术之后》
    从此,我不关心太阳下的那个影子自说自话/我听不见它的声音,你也无法听见/只有雷霆在耳廓里无声地滚过,像一连串巨大的古老车轮//昨夜,那个诡异的电话,生长出很多细细密密的毛刺/多年以后,还在咬牙切齿地颤栗,伸出大刀和长矛/而我早已不在乎日出日落,花谢花开//长长地,长长的,长长地长长/我在结节太多的语音里一次又一次用锋利的手术刀/切削那些卡住思想的肉瘤,良性的,恶性的//一袭黑衣裳,我从风中飘过,影子一样/风与我擦肩而过,清扫太阳下残留的时光/我和影子从此在江湖里挥手道别,相望,相忘
《在石头深处》
    你要相信,我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见过的风月/现在都在石头深处沉默/那些三叶虫的化石/乃我遗落世间//在石头深处,我最好的表达就是沉默/当我闭上眼睛/黑暗铺天盖地/而内心的宁静/足以让我原谅世界/
《大雾弥漫》
    越来越糊涂的是这些寒露中的植物与我/大雾向来供奉的是模糊主义哲学/就像我们这个国家越来越明显的处事方式//我的头发上结满了露珠,大大小小的植物也是/湿淋淋的感觉不是在水里游泳/世间潮湿的各种关系找不到暴晒的好天气//我在花园和菜园同时整理不得要领的栽种/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在形而上学的斗技场竞技/有人看到了雾中的影子,我在敲响直立的竹子//一场突如其来的雨点从声响里疯狂落下/这些冰凉的水珠一点也不含糊,感觉倒是清晰/只有我在大雾弥漫中看不清自己模糊的嘴脸/
《顺流而下》
    这时,一切已经无法回到最初/伐檀的人在诗经的河岸/猿声在李白的诗里/我在汹涌的流水中无依无靠//没有谁知道有人站在旧时光里叹息/菖蒲和艾叶/扎在了意念中的节气之上/只有那几封发黄的信笺和语焉不详的日记/还在皮影一样/活跃前世的影子//顺流而下。长篙在点击峡谷的危崖时折断/我手持破碎无力的记忆//山高月小/沧海中的一片草叶/在镰刃的寒光里/血流入注



《密码》
    光鲜靓丽的那些词语在时间里老去/一粒核桃的纹理/无法对应大脑的沟回//坚硬的外壳包裹最柔软的部分/深藏于暗处的光亮/总是在黑暗中拓土开疆//密码早已遗忘/取不出点头哈腰的内脏/一把举过命运的铁钳嘎嘎作响//粉骨碎身。袒露的秘密不是秘密/暮色已至,姓氏里的光芒/萤火一样,穿过一枚词语幽深的小巷
《罢》
    惊堂木敲响。骨头嘎嘎,一架老旧的留声机/罢。毋需说话//要说听不见声音的话/罢。无必要//雨声太大。木鱼声哑/只有惊堂木在夜晚常常敲响/惊醒一场春梦//罢。众神已经远去/不留下踪迹//天色将晚,路途遥远/乌鸦在灰色的天空,喊冤/罢。乌鸦之冤,由来已久//沉潜至一粒灰尘的背后是幸福的/别用指尖划出世间真相/罢。
《约定》
    天气变幻无常,一时阴,一时雨/一时,毒太阳剥皮/将我故意暗藏在灵魂之核三万公里处的血象/掀开,暴露,无处遁形//你知道这样的病症已经无药可医/心跳时常加快,呼吸急促/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诗文/捕捉不到灵光四射的意象/稍纵即逝的不是时光/是我一时间未及说出的密语/约定有些姗姗来迟。老态龙钟的爱/返身于发黄的回忆之中/趔趔趄趄//现在天色阴晴不定。呼啸而去的车辆/注定了一次次失之交臂/通向黑色墓地的鸦雀正在聚集/它们口衔悼词/为你我准备葬仪
《猎人笔记》
    大雪封山。众多植物开始显露谦恭的形象/灌木躲在廉洁之中/乔木无法藏身全部/经不住重压的竹子,无可奈何地断裂/展露虚空的魂魄//田鼠的足迹,遍野皆是/野兔们,狍子们,狐狸们,猪獾们/把一条条虚拟的路,写实/在陷阱之上,不留后路/仿佛这个世界,从来就是那么安静/一尘不染//而气味留住了一切/循迹而来的风,掩盖可能的足迹与计谋/在猎物们洋洋自得之处/深思熟虑,却又沉默寡言//一声枪响,出了一个难题——/一树麻雀,死了几只?飞走几只?/抑或,剧情反转,只是换了个季节/那赴死的树叶,一片片飘飞?//——雪地上,树叶飘飞,猎人提前死去/满地足迹,像一部杂乱无章的笔记



(责任编辑:韩昕余 )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雨村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7-09-23 00:09 最后登录:2018-06-11 15:06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