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散文 > 心灵感悟 >

心灵之旅之音乐

时间:2020-05-07 20:00来源: 作者:大智若愚 点击:
世界语言众多,音乐却没有国籍没有语言界限。因此,某种程度上说,音乐比文字更能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剖白是净化,表达是用心鸣唱那净化带给自己的愉悦……
在北京西长安街南侧,耸立着一座以黑大理石为基体的白色矩型建筑。其风格典雅造型端庄,远远望去颇有几分静穆肃远的况味。这就是我国第一座现代模式的,专为演奏音乐而设计建造的北京音乐厅。它的北面与景色怡人的中南海毗邻,东西远眺,宽阔的长安街,宏伟的天安门广场,蔚为壮观,尽览无余。 北京音乐厅于一九八五年九月建成。演奏厅可容纳1182位听众。厅内采用了一系列现代化的建筑声学措施,获得了良好的音质、频率、特性和适度的混音时间以及均匀的声场分布。使北京音乐厅以其明显的厅堂声学优势吸引着众多的表演家和听众.....
   看着手机里关于北京音乐厅的介绍,手里拿着音乐厅的门票,站在音乐圣殿的门前。这座路边建筑外观不大,却很典雅。简洁明快的线条,黑色大理石圆柱,即使没有那星星点点的蓝色背景的北京音乐厅几个字。单纯看建筑风格,直觉也会告诉你这里是一个典雅有格调的地方,何况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北京音乐厅这样一个响亮的名字光听听都是觉得高雅的。可惜那长安街的过往车辆让人很难一窥全貌,墙的隔挡又让典雅明快的建筑风格增添了一丝无趣。平时总是听耳机音乐带给自己音乐灵动的我,这次终于耐不住。来亲耳听听交响乐的震撼,也算自己奢侈一把,过回耳朵的瘾。只是到了这里的时间尚早,要七点半才开始呢。看看右侧落日迟迟不肯下去的样子,自己这会干嘛呢?干脆,附近溜达溜达吧。漫步首都长安街,也是一个乐趣不是。
   来往的车辆,穿梭的轿车,高楼大厦那气派的高层。奢华的酒店门口透明玻璃内,又是一个个呈现着古典气息的宽阔厅堂。北京,似乎和这些都市繁华永远融合在了一起。然而,真实的北京,处处都是这么光鲜亮丽吗?在音乐厅旁边街道行走的我,仿佛回到自己的城市。街道的周围似乎和我的家乡保定那个三线城市区别也不大,只是没有在路边摆摊的大娘大爷们,那些菜市场在都建筑物内了。而那些小店铺门前随意停放的电动车,拎着菜篮子算着今天黄瓜是不是买贵了的大妈。对了,还有店铺门口音响里的歌曲在混合着小饭店传出来的炒菜香。味道和声音,是那么的熟悉。还有菜市场门口拉着一板车白菜的爷们和小学门口等着接孩子的父亲,是那么似曾相识。这里是北京?我是在保定?一时间分不清了。
   白天逛了一天故宫,腿很累了。对面马路有个广场,去那里歇歇也是不错。只是这里没有横穿马路的斑马线,等下地铁站试图横穿过去,晕!居然没有找到向上的通道,地铁站里面又变魔术般的出现一个大型的地下商城。转啊转,拐啊拐。衣服,首饰,小商品,各种餐饮,一概过眼云烟,目的就是为了去最初看到的广场。凭直觉,凭记忆,在这购物迷宫中拐拐弯弯的行走。幸好以前在部队时候训练出很强的方位感,终于让我看到了向上走的阶梯。终于终于,让我看到了走了好远好远才到达的广场,不容易啊不容易。
   广场是个临街的很宽阔的地方,四周三面都有大厦的耸立,四周又都是大屏幕的天下。站在广场中央环顾,全都是茶色玻璃的高楼,和闪烁着的屏幕。屏幕里那时而古风山水时而又炫彩云裳的广告,嗯!感觉自己来对地方了,这是个很舒服的休息处。在这里休息,比窝在刚才那迷宫般的地下商城里,吃那并不美味并且也不便宜的食物要好。心的休息,是不需要嘈杂才是最好的休息。
   看着落日余晖,大大的太阳散发着金黄色的光芒。太阳落在两边直立的高楼中间,那深色玻璃在太阳两侧发出柔和的反光,映衬的一轮金黄溢出白晕,白晕又在包容着金黄。这落日好美,而那落日下金黄中,是一群初中孩子在玩着滑板。青春的灵巧在把脚下不断蹦跳滑板翻滚上下,广场自然是少不了音乐的,动感十足的摇滚乐配合着摇摆跳动的滑板。还有男孩的卖弄,女孩的欢笑,玩伴的叫好。对了,对了,旁边还有一个和我一样坐在花池边上手拿专业相机的,正在不时将落日余晖下的伙伴玩耍的精彩瞬间变为永恒的孩子。对,你没同错,那拍照的人是孩子,那个很专业的拍摄的人是和那群玩耍的,都是一般大的孩子。这个戴着眼镜,瘦瘦的孩子,还穿着校服呢。校服上依稀看有北京101中学字样。
   我另一边坐着的两个女人,正在抽着烟很老练的聊着自己的男人。其中胖女人在翘着腿很优雅的拿着烟,瘦女人很爷们的用嘴咬着烟。嗯?怎么她们身边放着书包?又很认真的看了看俩人,哦!原来也是初中生。吞云吐雾的脸庞依然是稚嫩的,脱下校服露出背心的两人那发育也没完全。两个少女的老练成熟让我依稀的想起了自己,那时候的自己多像这两个幼稚的老练女孩一般。装着狂妄,揣着自狂,狂妄自狂的后来呢?在经过岁月磨练够了后。现在的我犹如忙着拍照的那个孩子,喜欢了孤独,享受了寂寞,沉淀了美好。
   咦,那个小男孩什么时候走的?滑板孩子们也不在了?刚才我走神了很久了吗?赶紧看看时间,离音乐会开始不到一个小时了。这个时间也是孩子们该回家吃饭的时间了,于是起身离开,在音乐厅里再去坐会去吧。在这个周围永远五光十色的广场,就让那两个老练的幼稚女孩继续沉浸在自我陶醉中吧。
   一杯咖啡,一个独自的小桌。坐在靠近玻璃小门面向厅堂的我,品着并不苦涩的咖啡。看着咖啡丰富的泡沫,喝着满口的柔滑,那口感怎么也感觉没有自己平常在家喝的那超市买来的浓浓的苦咖啡的感觉好。咖啡被那牛奶和糖淡化了深远的韵味,就像温室的花朵,在绚丽的花朵也不如寒风中的小草拥有真实的味道。幸福,永远是逆境中生存的人体味最深。我,是寒风中骄傲并快乐活着的小草。风可以让我低头,但永远打不断骨子里的坚韧。生活在温室中的花,可以藐视的看着寒风中的我。但温室的花难道不是最脆弱的吗?温室可怜的花花草草们,你们又有几个来过北京音乐厅认真的听交响乐呢。我这个寒风中的小草,来了。我现在就在这北京音乐厅这不大而典雅的厅堂里,在品着咖啡,品着人生,也同样在品味着一个个等候进场的人们。这里,有很多孩子和孩子家长。妈妈们忙着和同学妈妈们唠家常,爸爸在拿着手机和儿子一起不亦说乎的玩着赛车,更多的是孩子们在打打闹闹。当然,这里也有和我一样的独自一人的。
   那是个背向我的一个女人,一身黑色的百叶裙,简约而又干练的把长发盘着。提包放在桌上,正在认真的看着一本书。还有一个离我不远面向我的男人,正在塞着耳机认真的看着笔记本电脑。厚厚的眼镜配着盖耳的头发,胡子和头发一样长。嗯!是个很前卫的男人。你看,他正拿起咖啡杯的手上,金光闪闪的戒指上带着骷髅的狞笑!我想,这一定是个有意思的男人。
   我旁边还有一个男人,手里拿着的是两张音乐会门票。正时不时的看看手机,从他那紧缩的眉头可以看出是在等待一个人,我很一厢情愿的认为他是在等一个女人。我的形象呢,那浓浓的眉毛下是不大的小眯缝眼。初看眼睛似乎闭着在睡觉,可是你若那么认为就错了,闭眼怎么能准确的拿起咖啡杯呢?
   这时那个紧缩眉头的男人的手机响了一下,他那拿咖啡的手随着哆嗦了一下。呵呵,我猜这个女人对他来说很重要很重要。你要问我为什么他等的是女人,因为我瞄到他正浏览一个女人的照片,照片上的人有着很甜的笑容和很清澈的眼睛。而这个男人可是看着这个照片发呆很久了呢。哦,还有半小时就可以进场了。走,去看看音乐厅去!
   二楼,通道里有众多音乐大师的头像,还有他们留给后世人的只言片语。那短短的一句句话们,是他们用一生去诠释去坚持的凝结。他们是音乐的歌者,音乐是他们内心的剖白。而我感兴趣的写作和音乐之间,其共通之处就是需要把自己内心剖开。音乐表达的是人类的灵魂,用文字表达的是人类的思想,思想和灵魂对人类来说恰恰是一回事。可世界语言众多,音乐却没有国籍没有语言界限。因此,某种程度上说,音乐比文字更能表达人类的内心世界。剖白就是净化,音乐的表达就是在用心鸣唱那净化带给自己的愉悦。因此,无论音乐还是写作,带给作者的都是同样的心灵愉悦,都是思想的感悟。那种感觉统称为意识,意识流,蒙太奇,大脑右侧感性思维,很玄幻吗?不!这种感觉很真实。比如水的波光粼粼,柳枝的随风摇曳,花儿上亮彩的水珠,远山近木的丰富色彩。这些你闭上眼去体味过吗?你睁开眼仔细观察过吗?你的心因此而悸动过吗?同样是看到花,画家会把它画成白云,作家会把它写成少女,音乐家呢?那就是一首致爱丽丝的钢琴名曲了!这些都是人类那意识的流动,带给人的感觉却是如此的奇妙。亲身感受天地间万事万物,看冰去春来秋去雁回,感受了就懂了!而这些音乐上的伟人他们其实也是平凡的,贝多芬也好莫扎特也好,柴可夫斯基也好聂耳也好,这一个个的头像,容貌上和你我没什么区别,不是靓男帅哥们,都是普通人。还有他们实际生活命运,远远没有音乐那么写意。但他们追求,追求不为成名。他们坚持,坚持不为富贵。他们是平凡的伟大,最终凝结成令人仰视的伟大。我呢?我这个小小的打工仔呢?中年依然只是小小打工仔的我,在这个大师群集的音乐走廊里。感到自己是那么那么渺小,不是因为身份,而是因为自己的心灵的卑微。我献上自己卑微的敬仰,献给用一生都在奉献的他们。
   叮!叮!叮!叮!意识流动的我,被主厅内那柔和的催促唤回。还有五分钟演出就开始了,当我纠结在现在进去还是继续在走廊中在流连一下的时候。那个小眯缝眼的男人匆匆的从主厅里走了出来,他焦急的寻找着信号。是的,在交响乐的演出时间会启动手机信号的屏蔽。因为音乐是静静的享受,大声的不协和的声音都会影响他人享受音乐的过程。看来这个男人还没有等到那个女人,此时的他站在二楼和三楼之间的拐角。双手怀抱胸前,手机被攥的紧紧的,我真担心手机被他攥烂了。他那低头看地的眼睛里隐约出了怒火。那紧锁的眉头凝结着愤怒。突然,轰然的重鼓,大号和小号的齐鸣。那是震撼心底的共鸣,那是能让大脑轰然的共鸣。演出开始了,重音在低鸣中,提琴在悠扬的由低渐高中。那个男人随着激扬的音乐下楼了,走的很坚决。像一个将死的人走向刑场般,有种肃杀,有种凄凉。也许他的心,以是死灰了吧。也许一段故事,决定结束了吧。也许能在音乐的共鸣中结束,也许能在这典雅的殿堂结束,对于他也是留在生命记忆中的不错的回忆。当然,如果他与她会是在这里开始是个浪漫的好地方。当然,如果他俩此时坐在一起正在感受音乐,两手握在一起在听,会是更更好的。而那些都没发生,挺为他们俩惋惜的。音乐中的爱情,在音符飘动的厅堂内牵手。嗯,想想就好美好美。唉,可惜了。
   男人离开了,心留在这里人已经游荡在灯火辉煌的长安街了。长安街那金黄的路灯映照下,路变成了金黄色。又因着来往穿梭的车灯照射下,那金黄中又有一段段柔白色在那宽阔的金黄色中流动。两旁的树,都发出了星星点点的光。夜晚长安街,是属于光的海洋。此时站在刚才那个男人站立地方的我,低头看着窗外光的河流,听着清晰的音符在耳朵旁流动。让自己的大脑准确的捕捉住每个音符的跳动,意识却在随着那个男人的离去停留在爱情意义的思索中。有人说,爱应该是唯美。有人说,爱应该是激烈的火焰。有人说,爱应该是守候和思念。我说,它应该是平和。我说,它应该是娟娟流水。我说,它应该是心底沉淀的平波。应该是柳枝下绿湖边,清风送来琵琶声。应该是山谷中荫草里,一丛蓝白的野花。音乐中的牵手固然好,在音乐中离开从而走到光的海洋那个孤独的背影也同样是爱的乐章。虽然这个乐章是小提琴独奏时的那种长音和颤音,但它发出的声音难道不是最揪心最碰触人内心最柔软的那部分吗?
   听吧!小提琴的诉说是那么凄婉,鼓只能去偶尔轻轻复合一下它的回答。听吧!小提琴的哀怨是那么苍凉,长号无奈的发出一声长嚎。听吧!小提琴的愤怒是那么波涛,那是对爱的离开最大的悲鸣。所有的乐器感动了,所有的音符跳动了,所有的心飘起来了。因为离开,因为不舍,因为悲鸣。鼓,发出了响动内心的呐喊。大提琴,发出了扣人心扉的鸣叫。沸腾了!沸腾了!沸腾中有悠扬,呐喊中有清风。沸腾了!沸腾了!达到心最高的地方了,心在音乐中飞驰了。心在飞,心在跑!音乐领着爱情,爱情带着听众,听众们又随着心。在奔!在跑!在飞!在......
   铃!一阵韵动的风铃响过,所有乐器沉寂了。随着长笛那清亮的声音响起,站在走廊的我呆住了,被那长笛的清亮高远的声音迷住了。可耳边怎么冒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嗯!没错。确实是楼下一个女人在急促的询问。哦,原来她来晚了,而门票在男人手里。哦,那是个小眯缝眼的男人。呵呵,她对服务员形容男人的长相完全没必要。因为服务员是不会记住那么多听众容貌的。看来这个女人是急糊涂了,那话语似算盘珠般急促的作响。这个女人声音很好听,就像此刻大厅里正在发出的那高低起伏的长笛。女人那悠扬清亮的声音,让人不见其面都不由生出好感。咦?咦?当听到那个女人清楚的说出座位号时候我楞了,怎么是我座位号的旁边啊。那我旁边的旁边难道是刚才离开的那个小眯缝眼男人?好奇驱使我很想去正在演奏的大厅内瞅瞅, 一进大厅却被服务员拦住。那服务员轻声告诉我请在乐章结束的时候才能回到自己座位,无奈只好顺着他的手势坐在了最后一排。
此时长笛已经结束,呈扇形排列的乐队中,左右两侧主扇面的众多小提琴手正在齐鸣。琴棒们在集体的上下摆动,像无数的手在远处轻轻浮动摇摆。定音鼓在附和,短笛在清亮的响,所有的声音都在小提琴那犹如清风的音色中摇摆。此时,小提琴就像少女在诉说。是那么柔和那么幽婉,那么难以割舍。我听的呆了,看的迷了。直到指挥开始回头躬身致谢,直到观众轻轻鼓掌,才明白一曲结束。厅内开始亮起了柔和的光,于是我看看排号和座位号,看到了属于自己的座位。我的座位自然是空的,我左边的座位还是空的,我左边的左边那个座位?空的!那两个座位应该是那个小眯缝眼男人和刚才听到的那个声音很悦耳的女人的吧。可惜,男人走了。可惜,楼下女人无法进来了。可惜,我旁边应该是有一对享受音乐,体味爱情的男女,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我右边座位是个大约六十多的老人,戴着鸭舌帽,后脑勺的头发看的出已是白发。穿着深色羽绒服。嗯。这么说吧,在这个初春季节,农村小卖部或者村中心广场里,总会有三两个这样的老头。晒着太阳,眯眼听着京剧。看衣着,绝对是那种老头。只是农村里听的是京剧,这个大爷听的是北京音乐厅里的交响乐。看他那正在悠闲的看着节目曲单的样子,来这里估计不是第一次。人老了,就有时间了。但人生经历不同,知识层面不同,人老的时候选择的兴趣会有多么大的差异。村里老人都是晒太阳听京剧,那些老人可能感觉那样幸福。在这里品音乐的他,同样也是一种有趣。我老了选择什么?也许我会选择在初春的太阳下,一杯清茶一本厚厚的小说。或许如这个老头这样,偶尔听听交响乐也可能是我必然选项之一!
   厅内灯暗了,演奏台的灯亮了,下一曲要开始了。看看应该属于我的位置,那左侧的应该是那一对中年男女的空位,那右侧老头又正在独自享受的清静。想想我还是继续在这最后排吧,爱情的离伤会让我坐卧不宁,老人的清静我更不愿打扰,去那个位置还不如坐在后排这里。 音乐响了,轻缓的音乐由低到高,声音清澈如水。它欢跳着,清亮的音乐似透过水看到了自我的内心。水里有什么?有你的我的所有过往。轻缓的音乐中,有你的我的生活点滴的乐趣。有阳光,有草坪,有农田,有杨树叶在太阳底下那闪闪发亮的欢娱。欢跳的音乐中,有你所有欢乐的往事。有你爱的人那甜甜的笑,有孩子第一次叫爸妈的甜蜜,有吃到美味的舌蕾的舒爽。而重音起伏的音乐中,有男人厚重的责任,有人生无奈的苍茫,有把酒言欢的畅快。水,终究汇流到江河,清澈的音乐也变成了宽阔的波涛。那波涛是人生思索?也可能是狂风电闪时一颗小草的折腰。或者是波涛拍岸时水珠迸射下的绚烂?雄浑的江河缓缓走向海洋,当所有乐器齐鸣,那鼓的声,琴的鸣,笛的唱,弦的舞,无不是因为水归向海洋那最终归宿的乳爱!心,就此升华。感,就此辽阔。悟,就此了然。
   人生的过往,意识的宽广,天地的美好,一切的一切,都在音乐的海洋中最终得到释放得到洒然。贝多芬说过,如果美好能在文字中表达,我为什么创作音乐呢?是啊!人类的语言是那么贫乏。心中所想所思通过文字表达是那么艰难。当沉浸在音乐中,当闭目宁听下。仿佛什么也没想,又仿佛一切思想都在音乐下过滤着。音符的每一个起伏都在心中轻轻敲击,这种感觉又哪里是文字能够表达的呢。当听到音乐想到一些东西,那就别管想到什么也别管音乐本身想表达什么,扣动你心里的那根弦了你就懂它了。致爱丽丝的钢琴曲让你想到爱情,你懂了。雄浑的鼓声让你想到自然万物,你懂了。温柔的小提琴让你想到你的妈妈,你懂了。定音鼓的鸣声让你想到你的工作,你懂了。所有的音乐都让你想到一树一花一草一叶等等等等,你懂了。让你想到的这一切东西,只要是带给你平和,只要是碰触到你内心最柔软的那部分。你!就是懂了!懂就是懂,因为那是带给自己内心的欢娱。不懂就是不懂,因为听前和听后的你还是那个茫然的你。朋友,不要觉得音乐离你很远,其实它就在你触手可得的地方。
   只要你向前一步,就需要那短短一步,音乐的怀抱就轻柔的包容了你。众多乐器的交响乐其美妙在于起伏更加丰富,表达的更加丰满而多层次,触及心底的激动就更加层峦叠嶂。在这交响乐现场,当看到音乐的演奏者手臂起伏。那乐器在左右上下的跳动,那音符在单一的蹦出在空气中融合进而钻进你耳朵时候。你会觉得音乐的怀抱把自己抱的更紧了,更近了!听吧,用心感受吧,忘了自己的生活境遇差异吧。在这金色大厅里陶醉吧,换来一个全新自我吧,让自己眼中世界在丰富一些在多彩一些吧!我沉醉了沉迷了眼睛湿润了,趁着这份迷醉的感觉,我突然觉得去楼下喝杯咖啡也许更好。 于是音乐流动着,我走出走廊。音乐在响,我走到二楼大厅。音乐在响。我走到通往一楼的拐角。那浮雕前台阶前,音乐还在响。矗立在台梯前的服务员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咖啡区那不大的液晶电视内播放的音乐厅现场实时转播,他也沉醉了。我们都在品着音乐,是的,是品着音乐。当我走下楼梯时候,我看到服务员放在腹前的两手手指正在随着音乐韵律起伏着,笔直矗立的身体头却一点一点的。音乐厅的服务人员每天晚上都能品到高雅音乐的顶级享受,他们真幸福呀。这才是懂得音乐的人,听说这里服务人员有的还是国旗护卫队退役士兵,而更多的是在校的大学生义工,怪不得觉得他们都文质彬彬的。不同的环境和人生经历造就不同类型的人,拥有同样意识流的人,在不同环境激发不同的才华。当然,也有很多人被自己生活或工作环境封闭了自己。正在根据自己井底之蛙的思想和视野试图苦苦思索。可是那被封闭的人不走出来怎么知道自己?不打开心灵怎么知道自己?就如我以前的苦恼和而今的所见,这流动着音乐的音乐厅堂,这一身黑呢子大衣的文质彬彬的领位员,这玻璃窗外流光溢彩的长安街,一切如梦又这么实实在在的真实。我不是爱好音乐怎么会来,我不是渴望打开心灵怎么会来,自己这井底之蛙没有突然心血来潮的北京之行,哪里会有这么多感悟?
   音乐,在流动。流动在这厅堂。“来一杯咖啡,不加糖,不加牛奶。”面对服务员投来差异的目光,我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女孩俏皮的吐吐舌头。当女孩对同伴重复我刚才的话时,女孩同伴惊讶的来了句天啊然后好奇的看看我。咦?怎么,我要的咖啡难道很怪异?哦,当看到女孩瘪着嘴给我送来咖啡时候我明白了,是觉得咖啡实在是太苦太苦了。呵呵,对我来说咖啡的苦正是一种舌蕾的舒爽。当品过人生的苦后,当岁月在身上流过后,这种苦才是真的甜。不过三十五岁的我有五十岁人的感慨对自己来说是不是早了点。
   呷一口咖啡,音乐进入了曲调的高音,本想静下来的心被音乐莫名带入浮躁。抬头看看,咖啡区就我和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正坐在我之前桌子的对面,背面对我一身白色衣服,瀑布般的长发在灯光下显得那么柔亮。她正喝着饮料看着笔记本电脑。在这里休闲是不错的地方,既能听到实时音乐,又能不花钱。很多时候,高雅未必是非要花费昂贵。这么一想,怎么想怎么觉得我那二百八的门票花的不值。要是买五十的门票去演奏厅的三楼听交响乐,是一样的享受。毕竟听又不是赏。你看人家在咖啡区听,根本不花钱。钱花的多,花的多了。
   鼓掌了,半场结束了,人群出来了,孩子们撒欢的跑出来了。走向门口抽烟的男人们带着心满意足,奔向饮料区的孩子充满渴望。此时独坐的那个女人回头了,她在用焦急渴望的眼光追随一个个出去抽烟的男人,那是在寻找着。怎么这个女人看着这么眼熟?哪里见过呢?哦,想起来了。是那个小眯缝眼的男人的手机里,是那个带着甜甜笑容的手机照片里是她。是那个开场后没多久就来到音乐厅并且准确说出自己座位号的女人,是那个应该是我旁边座位的女人。是她,是她?就是她!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手机没有信息,又在开始焦急的寻找。我要不要告诉她?告诉她那个男人已经带着苍凉的心离开了。告诉她,告诉她?真的告诉她?不,还是不要打扰他人的幸福,这两个人的世界哪怕带着凄凉也是幸福的。因为男人离开也总有希望留下,心死了也总有记忆存在美好中。人人都一样渴望完美,但世间又有谁能得到完美?遗憾的爱情虽然揪心,但总比完美的甜蜜能带给人震撼。看着她痛苦的寻找,眼中似乎含了泪花。我的心揪了一下,真的不告诉她吗?不!这是她和他的自我选择!为什么男人早早离开,为什么女人不早出现,为什么彼此没有手机联系?一个不在等待,一个不主动联系,俩人凄惨并痛苦的维持这种冰冷的默契。两个聪明人的骄傲的矜持,两个傻瓜的笨笨的默契。再说是什么让女人晚到,又是什么让女人不主动联系,是什么让两人选择凄惨的结局?他和她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让两人有这种隔膜?看的出他和她都把彼此深深的放在自己内心了,可是为什么造成这样呢?
   难道俩人心有一道深深的鸿沟?无形的鸿沟啊,让俩人选择沉默。交融的两颗心啊,又让俩人都是如此痛苦。今晚,音乐厅里流动的音符,将会是俩人再也难以跨越的银河吧。牛郎和织女一年还有一次相聚,这俩人呢?随着时光流逝,随着今晚过去,随着俩人今天相聚的错开,他和她的心会从此痛苦的远离了吧?那鸿沟最终彼此没有跨越,那最终的最终。他和她,从此只能一个是白天的天使一个是黑夜的孤独。唉,纠结的俩个人,弄得我这个旁观者的心也纠结了起来。我一口气喝掉剩下的半杯苦咖啡走向门外,我也抽颗烟去。心里受不了这份纠结了,我还是选择眼不见为净了,剩下女人自己纠结去......
   不要打扰别人的幸福,即使这种幸福是一种痛,但这种痛的体验不正是一种经历吗。幸福只有自己能读懂,痛的幸福只有自己内心在慢慢品。爱过,真正的爱过,即使他和她一直没有见过。即使他和她一直没有相拥过,即使男人一直渴望为自己女人盖盖被子的念头没有实现过。即使女人一直渴望看着电视磕着瓜子并絮叨着男人的愿望再也无法出现了,但她和他也是爱过。精神世界里她和他在一起过,现实虽无法交集,并且以后两个人的心也会越来越远,但他和她总是爱过。男人苍凉而又孤独的消失在长安街霓虹里,女人现在坐在咖啡区无助而又自责的带着那一丁点的希望守在这里。这也是一种幸福。当时光远去,记忆在岁月中苍老的时候。曾经的今晚,仍会时时出现在两个人的脑海的。一次痛的幸福,只会让自己更加了悟。虫子的蜕变是痛苦的,但没有痛苦哪得蝴蝶的美丽。所以,痛的幸福依然是幸福的。所以,我还是选择沉默吧。今晚的他和她,彼此蜕变后我猜不会交集了。变成蝴蝶的他和她,会在各自人生轨迹中完美诠释自己蜕变后翅膀的美丽。谁知道呢,自己的路只有自己体悟......
   嗯?外面没人了,下半场要开始了。我狠狠的吸口快烧到手指头的烟屁头,把烟头扔到一辆白色丰田霸道车的旁边地上。给女人留下希望吧!我选择沉默 。
   下半场开始了,一曲音乐又一曲。当一曲开始的时候,我闭上了眼睛,随着音乐韵律流动。快结束时候,音乐又召唤回自我,我睁开眼看着明亮的金色演奏台中那些乐器的灵动。有感觉就鼓掌,心有没有触动就听着别人的鼓掌,然后在收拾心情准备下一首的享受。脑海里始终萦绕一个词,理想!人要有理想的活着,浑浑噩噩的一生结束时,回味自己内心这一世。若只是空得一声长叹,带着遗憾不解迷惑虚度迷茫等等等等。那是最大的苍凉,活就要活的精彩,活就要活的心安。活的独特,活的快乐,活的自我。你是个内向的人?请用张扬诠释你的人生。你是个外向的人?请用平静表达你的内心。你是个不善表达的人?请用思想包裹你的灵魂。你是个夸夸其谈的人?请用点滴的踏实萦绕你的言语。
   很矛盾的话语吗?是的,矛盾是因为反作用的行为或语言或思想来纠正你性格的缺陷。很混乱的逻辑?不是,当你懂得享受寂寞的过程你就明白,自我的矛盾正是需要反逻辑来推理净化自己。自我内心的净化才能不断修正自己,净化是持续一生的过程,是外界和内心永远不断调和的必然。内心静了就知道自己了,内心的自己懂了就知道人生方向了。比如现在的我,经过半年前的突然觉醒,而后这个自己和内心的那个自己时刻都在对答。从开始想让自己有规划的改变,到后来根据自己爱好开始计划用十年参加成人自考汉语言文学。这就是让这个自己和内心的那个自己在融合在修正....
   最终我找到了,找到文学找到自己。找到通过用写的方式时刻提升自己,时刻感知天地万事。也许你会说一个人到中年的小工人谈什么文学写作,一个高中毕业的人谈什么高雅,一个没地位没金钱没面子里子的人弄什么风雅。我要说,我是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我。因为我是不可复制的我,是乐意用一生追求美好的我,并且我是清醒的一个我。你沉浸在你那个自我中吧。你依然追求你的虚荣或面子吧。你为了车房女人,去当金钱的奴吧。对于那些物质生活的平淡我很随意,精神世界的纯净才是我追求。为了理想,寒风的小草永远活的潇洒。写,用我一生来写。听,用我的心去听。看,用净化的心灵来看。闻,用皮肤的每个毛孔去体验。说,用文字来表达。朋友们,带着感悟带着理想带着平和,来吧!来音乐厅听一场交响乐吧!随着音乐的韵律让思想遨游在天地吧!
嗯,上一首音乐不错,忘了鼓掌了,这首音乐也很好听。 最后一首曲子是个欢快的曲子,当音乐响起到重叠的高音区时候,我身边一个座位的男人突然高喊“他苦辣!(音译)”。我诧异的扭头看去,咦?这人怎么看着这么眼熟。是歌手平安?嗯,很像,如果平安嘴唇上贴上胡子就是这个样子。只见他光光的头泛着光亮那眼睛发出明亮,无视他人投来诧异的目光,依然在高音区迭彻全场的时候在高喊“他苦辣!”而当曲子结束以后听乐队指挥讲解才明白,这首曲的名字是白兰地,白兰地在国外的名字就是叫“他苦辣”。所以当高音区时候请大家都高喊“他苦辣”,当然如果喊的觉得别扭的话,就请大家都高喊太亏啦。所以在最后一首音乐的第二遍重复中,全场人都在音乐中疯狂的让手臂左右挥舞。而随着节奏轻轻拍着拍子全场都在喊的却是“太酷啦!”此时全场的手臂挥舞,乐队也在欢快的摇摆着头演奏,直至曲终余音袅袅。意犹不尽的观众还在持久的不停鼓掌,那指挥开始谢幕下台。人们还在不停鼓掌,指挥只好从后台再次登场。感谢之后又是重复那首曲子,又是曲终谢幕。观众仍是持续鼓掌,没有言语没有高喊,大家只是不停的持续鼓掌。直到指挥再次小跑的再次出现在前台,直到第三遍曲子的鸣奏直到曲终,直到指挥在台上鞠躬不起。那个长得像平安的男人开始起身离开。离开了一会后我才明白,那音乐会是真的结束了。又静坐了一会看着人群有秩序的离开,那个我原本座位旁的老人也带着满面春风离开了,那群孩子们欢蹦的招呼着好朋友了,我知道我要离开了。
   盛宴结束了。看看表,已经晚上十点半了。不知道都这个点了在赶到北京西站会是几点,在坐火车到保定又会是几点。糟糕,都这么晚了明天还要上班呢。这下到家会很晚了,还是赶紧回家吧。一会还要坐公交到车站在买票坐火车的,我匆匆的走向音乐厅门口。路过咖啡区的时候,看到那个寻找的女人仍然焦急在看着人群,不过此刻的我可是没心思理会了,需要赶紧坐车的。并且走在长安街那金黄色街道也没心思欣赏了,需要赶紧坐车的。当站在站牌下迎着微凉的清风拂面自己也无心回味了,需要赶紧坐车的。终于坐在公交车里看着窗外高楼的那些人家发出温暖的灯光,这时才有心回味。回味今晚,回味音乐,回味一切。一辆白色丰田霸道从窗下驶过,白色!纯洁的颜色!
   黑夜的白色,柔和的颜色。天上一颗星星在发出最后明亮,那是怎样一种透彻心扉的明亮!在它明亮的照耀下,长安街内坐在公交车中的我又一次陷入了沉醉。刚刚的我看到白色丰田霸道车中的那个女人,开车时眼睛虽注视前方那眼角却轻轻流淌出一行浅浅痕迹的水痕。公交车和丰田车并行刹那的直线,那线条延伸直到对过的街头里。对过街头那个宾馆内小眯缝眼的男人正对着啤酒瓶子不停歇的喝着咽着灌着,他的手机里重复的播放着一首歌曲,白色女人车里也正重复播放着一首歌曲,我的mp3里同样播放着一首歌曲。那是个同样是小眯缝眼的男人唱的,汪峰的<<你是我心爱的姑娘>>。(我从不会轻易许下任何诺言,也不会为一个人如此心碎。即使你变了模样,即使你把我遗忘,你永远都是我心爱的姑娘。愿远方的每一片灯火,为你照亮每一片天空。时光就像奔腾的河流,将生命每一片落叶带走。直到你变了模样,直到你把我遗忘,你依然是我心爱的姑娘。).
   终点结束了,早晨原点的出发,晚上终点的结束。天上那颗明亮的正在照耀我和白衣女人和饮酒男人的星星也开始暗淡了。星星最终会沉寂,黑夜最终会过去,今晚音乐厅最终将是记忆。将来呢?圆的重复,终点结束在原点的位置。原点又准备发力开始新的圆的开始。用不了多久,我!还会出现在北京音乐厅!带着理想,带着音乐,仍是独自。去听着音乐,去品品咖啡。
   下一个故事?
   会是别的地方......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大智若愚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20-04-16 20:04 最后登录:2020-05-16 20:05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