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女性文学 > 女性小说 >

请相信我---面谈

时间:2017-12-02 09:00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请相信我---忧心 沈华一面开车,一面打通了李丰的电话。 李丰也在饭局上,是为了催一笔广告费,对方是化妆品公司,在本地设立办事处。前几笔款子结得痛快,这一笔却拖了一月,如果按时结了,起码工人的工资不成问题。 李丰不得不耐心的陪吃陪喝一会儿还要陪
 
请相信我---忧心
  沈华一面开车,一面打通了李丰的电话。
  李丰也在饭局上,是为了催一笔广告费,对方是化妆品公司,在本地设立办事处。前几笔款子结得痛快,这一笔却拖了一月,如果按时结了,起码工人的工资不成问题。
  李丰不得不耐心的陪吃陪喝一会儿还要陪唱。
  沈华电话里的声音有些忧伤,问他什么时候回去,因为有客户,李丰简单的说,尽量吧,不要等他了。
  沈华知道李丰是为了要帐,可还是想听听他的声音,好似才能安心,好似这个人还和自己是一家人。
  沈华到了家,孩子在父母那里,周末才回来,到是让她省了心,她洗了脸,敷了面膜,人到中年,她开始注重保养,担心自己成了黄脸婆,客观的说,她是美丽的。
  沈华一直等着李丰回来,她想把事情告诉他,看看他的态度。
  李丰的客人极爱唱歌,直闹到了十二点才散场。
  客户满口答应催催总公司,让李丰放心,他们是大公司,不会不给结帐。
 
请相信我---表态
  李丰一脸倦意的回了家,他深有感觉,一过了四十,体力大不如从前。
  这一刻,他想和谢氏合并挺好,起码自己不这么累了,以后挑挑客户,不那么将就,不按时结帐的,都划到黑名单。
 他推开门,客厅的灯亮着,他有些奇怪,他告诉了沈华不必等他。
 沈华一个人在喝着红酒,不过看样子没喝多少,沈华是理性的人,轻易不喝酒,就是喝也会控制着,他没见过她醉。
 李丰不得不洗把脸,清醒一下,他明白,沈华是有事要讲。
 沈华给李丰也倒了红酒,李丰皱眉,晚上喝得太多了,他到了杯白开水,盯着妻子。
沈华轻声细语的说了杨宁带来的消息,其实李丰明白,也不算不合理,他心里已经想过这问题,只是没和妻子提罢了。妻子被要帐要烦了,也催帐催烦了。
  李丰说,谢氏以前也接收过别的企业,大多都是这规则,财务他们一项控制的严格,都是总公司派人。
  沈华看着他,你感觉合理。
  李丰不说话,这件事,好似是伤害了沈华的现实利益,可是他想,他的就是她的。
沈华叹了口气,我知道,你肯定想过这个问题,好吧,你感觉合适就这样吧。
 “不过”沈华,突然提高了声音,我有一个要求,把我们居住的房子过户到我的名下。
李丰一愣,有些惊讶,有必要吗!
 
 
请相信我---过户
 沈华点头,有必要。
 她不再解释,只是站起来,放下红酒,有些摇摇晃晃的回了卧室。
 李丰一时没了困意,他有些叹息,原来妻子并不放心他。
 这套房子还在父母的名下,这是问题的关键。
 他想再劝劝沈华,可是他明白,这个女人说一不二,一直都是这样。
 李丰有些烦恼。
 第二天沈华按时起来,临走前推醒李丰,你再睡会也行,上午没什么事,你回头去父母那,和他们提一下过户的事。
  李丰马上醒了。
  李丰不得不上街买了礼品,买的有些贵重了,显得刻意。
  他是独子,房子过不过户都是他的,所以结婚时,沈华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可是现在,沈华坚持了。
  李丰一进门,母亲就知道儿子是有事相求了。
  李丰通常一两个月也不过来一次,都是儿媳妇来送孩子接孩子,永远都是在忙。
 
 
 
请相信我---开口
  李丰和父母开了口,他的父母都退休了,父亲是去年办得手续,原来是机关的科长。这一退下来,到也适应,钓钓鱼,养养花,写写大字,还报了老年大学,到是老有所为的样子。
  母亲到是爱静,平素不出门,除了早晨去买菜,就是在家里,看看电视,做做饭。
这时候父亲不在家,母亲看着儿子,怎么了。
  李丰想这样也好,母亲好说话,把事情和母亲讲了,让母亲和父亲提。
  花了十几分钟,他才解释清,公司的事,房子的事,沈华为什么要过户,她是在找心理平衡。
  母亲不说话了。
  过户到你名下,你爸爸估计没意见,可是你媳妇名下,只写她一个人的名字,我就不同意。
李丰心想,真到了我名下,我再转给她,那不一样吗,还显得难看。
  李丰诚恳的说,这公司是我们两个一起开得,现在这情况,她心里不舒服,找个平衡,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算在她名下,也是我们的共同财产呀。
 
 
请相信我---商议
  李丰不得不恳求母亲,他知道过不了母亲这一关,父亲那一关更没戏,可是现在公司的情形很严重,如果谢氏放弃合作,对于谢氏来说,只是业务拓展的问题,可是对自己来说,就是公司会不会倒闭的问题,他的态度让母亲有些犹豫了。她毕竟心疼儿子,太明白儿子为这个公司吃了多少苦,那个公司几乎是李丰的半条命呀。有一次为了谈一个客户,跑到人家的总公司去,发着烧,回来后直接进了医院。
  她叹息一声,这时候就看了出来,父母和媳妇哪个更在意你,你媳妇只想着自己的利益有保障,你父母却是把房产证的名字过户到你媳妇名下。
  李丰听了这话,愣了一下,沈华提这个要求的时候,他也不满意,合并当头,事情千头万绪,沈华却忙于给自己找保障,现在听母亲这么说,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可是想想母亲和儿媳妇的关系,原就微妙,大家这些年幸而不在一起住,所以矛盾还不大,如果母亲因此事,给沈华摆脸子,对婆媳关系并不好。
  李丰只好笑笑,安慰母亲,妈,沈华心里也不舒服,公司是我们两个人一起弄的,现在她有想法,也是可以理解,将心比心,换了我,也会难受。
  母亲看看儿子,用手指点了点儿子,你呀,你心太软,太老实,这个女人不吃亏,和你不一样,你处处想她的感受,她可曾考虑你的感受。
 
请相信我---同意
  这家里是母亲说了算,她既然同意了,父亲的工作,很快做通了,父亲到是体谅沈华的想法。
  于是这两天抓紧办赠予的手续。
  沈华给杨宁打电话,接受谢氏的规则。
  杨宁当然高兴,马上说,好,好,我和公司说一声,争取早点签订协议,办理相关的手续。
杨宁一溜小跑进了谢云筝的办公室,云筝看见她的样子,到笑了,杨宁,你多大了,看这样子,让员工看着,多孩子气。
  杨宁不介意,他们同意了。
  云筝的脸上,没有露出杨宁期待的笑容,只是淡淡的说,好呀,和王强说一声,和黄总联系一下,看看他那边还有什么要求,我们是不是可以准备合约了。
 杨宁有些奇怪,你不高兴呀,怎么一点不兴奋,云筝说,一切尽在意料之中,他们会同意的,丰华现在是山穷水尽了。
  杨宁还是有些奇怪云筝的态度,太过平静。
  不过她没顾上猜度老板,转身找王强去了。
  云筝关上办公室的门,轻轻的说,沈华,我们越来越近了。
 
请相信我---合约
  王强自然不能给黄总打电话,他通过黄总的秘书约了黄总的时间,上次董事会其实基本上同意了合并的事,这一次要谈细节。
  黄总到是亲自给王强打了电话,约了下午四点钟,并且说,财务部那边没有意见,下午让谢云筝一起去,如果没什么原则性的问题,基本上就定了,他会让法务部准备相关的合约,但有些细节,要谢云筝定。
  王强放下电话,来找谢云筝,杨宁说,谢总约了报社的人中午吃饭,还是打电话吧。
电话里云筝到是满口答应,和他一起见黄山。
  三点半的时候,谢云筝回到办公室,到是很高兴的样子,和报社谈好了买定汽车版广告的事,最大的优惠是报社同意,先付百分之三十,余款在每个月里平摊,这样资金也能缓解不少。
  云筝让杨宁准备相关合同,现在就去报社签订合同,杨宁一脸喜气,今天真好,双喜临门。
她的快乐,终于感染了云筝,云筝也笑笑。
  云筝看看表,转身进了洗手间,见黄山,总要慎重些,她洗了脸,在洗手间化了淡妆,她平素不注意这些,可是现在必须要慎重。
 
 
 
 
 
请相信我---面谈
  提前十分钟到了黄山办公室,秘书看见云筝和王强,起身微笑让他们先等一下,她进去看看。云筝说,不用,还没到时间,先不打扰黄总。云筝看了看王强,王强马上把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给了秘书,秘书收下,对他们一笑。
  王强说到外面抽根烟,把空间留给了云筝和秘书,云筝轻声问,黄总心情怎样,秘书说还不错,最近的事情比较顺。对于这次合并,黄总比较看好。
 云筝若有所思,地产那边资金回收进度如何。秘书摇头,别墅那个项目还行,高层那个一直不动工,肯定影响了二期销售。
  云筝略有耳闻,高层那边不开工,已经有业主闹事了,总这样推着工期,肯定不会如期交房。
  云筝想,谢云鹏肯定把开工的资金挪用了,他结不了上期的工程款,人家肯定不愿意继续垫资了。而施工方是黄山的人,不是谢云鹏能轻易更换的。
  云筝到没有看笑话的意思,只是她明白,在这件事上,她不好说什么,谢云鹏最防范的人就是她。
  时间到了,王强过来,他们一起进了黄总的办公室。
 
 
 
 
  请相信我---顺利
  黄山的态度到是极好,听了王强的汇报,到是点头同意。
  马上拨打了法务部的电话,让他们三天之内起草好相关的文件,三天后和丰华接触的时候,要准备好相关的资料,法务那边说了什么,他说,我让王强现在过去和你们详细说明。
  黄山放下电话,转而对王强说,你现在过去法务部一趟,他们有些细节要和你沟通。
王强起身,看了一眼谢云筝,云筝点头。
  王强离开。
   黄山若有所思,都知道王强是谢云鹏派到云筝那的人,有卧底的嫌疑,可是表面上,王强对云筝是非常尊重的,听秘书提过,王强还是很配合云筝的工作。
   王强离开了,黄山没有说话,云筝也没有说话,一时办公室安静下来。
   谢云筝起身,端起黄山的茶杯,到饮水机那蓄了水,放回黄山面前,这才说,这屋子的朝向都说不如朝南,现在看起来,这时候,看夕阳落山也挺有诗意的。
  黄山看了看夕阳,端起杯子来,并没有喝水只是轻叹,你还是有些文艺青年的特质,不像个商人。
  云筝笑笑,我真想做文艺青年,开个咖啡馆,就叫午后阳光。
  黄山也笑了,我以为你会叫夕阳西下。
 
 
 
 
  请相信我---叮咛
 黄山放下杯子,云筝,我想知道,你收购丰华的真实意图。你这个协议我签了名,就是我对谢董负责了。
 云筝叹了口气,您放心,丰华的业务面,是我们广告部的良性补充,要想作强广告部,必须开拓新的媒介。
  黄山不以为然,如果只是为了拓展业务面,丰华合适,但不是唯一。是你选定了丰华,它才合适。
   云筝摇头,我不懂您的意思。我们这两年考察了三家公司,丰华是最合适的。
   黄山皱眉,另外两家,就是丰华的陪衬。
   谢云筝有些困惑,陪衬吗,有一家,比丰华的实力还强。
   黄山从文件柜里拿出那家的资料递给云筝,实力太强了,人家不会和你合作的,不会让谢氏控股的。
   另一家规模太小,上不了董事会。
   云筝接了文件,并不打开,她明白黄山不是谢云鹏,他和谢董一起起家,商战上大大小小的并购案见的多了。
  云筝终于说,我做的决定,不会影响谢氏的利益,这点我保证,既然丰华能过了财务部的评估,证明也是合乎规矩的。
  真实的意思,只有一个,这个公司好掌控。
(责任编辑:韩昕余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7-12-03 09:12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