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女性文学 > 女性小说 >

请相信我—盘 问

时间:2017-12-14 08:59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请相信我----轻松 李丰提起了放轻松减压心吧,让沈华过去看看,哪怕进去转转也好。 第二天李丰有业务要出差,沈华答应去看看。 沈华不认为自己有问题,只是心情的确不好,她想去看看也好,去之前,到婆婆那里转了一圈,给孩子买了些东西。当然也给婆婆买了套
请相信我----轻松
  李丰提起了“放轻松“减压心吧,让沈华过去看看,哪怕进去转转也好。
  第二天李丰有业务要出差,沈华答应去看看。
  沈华不认为自己有问题,只是心情的确不好,她想去看看也好,去之前,到婆婆那里转了一圈,给孩子买了些东西。当然也给婆婆买了套化妆品,她花钱一项大方,这点让人不能挑。
  婆婆的态度淡淡的,婆媳关系一直停留在客气的份上,没有直接冲突,但都能感觉对方的态度并不友好。
  婆婆因为房产的事,沈华是一直感觉婆婆好似看不起她,因为沈华一直不在他们面前提娘家的事,除了刚结婚的时候,两家人见过一面,后来再没往来,主要是沈华不和娘家人联络。婆婆认为这个女人冷情。
  沈华不耐烦应付婆婆,放下东西,问问孩子的情况,就离开了。
  她无处可转,想了想,就去那个减压的地方转转也好。
 
请相信我----初入
  应该说江医生给了沈华亲切感。
  江医生是心理学硕士,有几十年的从业经验,她是喜欢这个工作,但不喜欢原来医院的氛围,才和人合作开了这家店。
  沈华吱吱唔唔的说了,多年前有件心事,一直让她放不下,最近感觉,有人在旧事重提,她遇见了一个人和故人同名的人,总感觉那个人对他有敌意。
  江医生问了一些细节,沈华不愿意开口,江医生到是理解,她劝沈华多活动活动,心里放开些,有些事,不能永远躲避。
  江医生建议沈华,来这里参加一些活动,运动运动也好。
  沈华其实并不相信运动能改变她的心态,但江医生亲和的态度,让她感觉舒服,她办了张卡,先做健身也好,反正最近不上班,在家也是闷着。
 
请相信我----电话
 电话响的时候,沈华看了看来电,陌生的号码,她犹豫了一下,想到江医生的话,有些事面对也好。
  她拿起电话,她想好了,如果对方不开口,她就直接挂断。
  电话里是一个男子的声音,你想好了吗,总要面对,你愿意说真话吗。
  沈华一直在心里为自己鼓劲,她用颤抖的声音说,你是谁,我就算要面对,也要面对一个真实的人, 不是一个声音,我要当面谈。
  对方沉默了,然后电话挂断了。
  沈华马上回拨,无人应答了。她想,可能又是一个公用电话。
  她现在确信,有人知道当年的事,不知道是顾家的人要算账,还是有人恶意敲诈,她想了想,如果是敲诈,她置之不理,他们愿意怎样就怎样,如果是顾家的人,她愿意给赔偿。
  也许因为想开了,她的情绪反而稳定了些。
  晚上睡觉的时候,她拔了电话线,她不想让人影响她的睡眠。
 
 
请相信我---聊天
  第二天,她去了江医生那里。
  她问江医生,病人说什么,你们都会保密吗,江医生点头,当然,这是我们的规定,我们也要讲职业道德,病人的隐私,我们是不能泄露的。
  沈华看着江医生,有些冲动,她真想开口,可是话到嘴边,还是犹豫了。
  江医生并不着急,她温和的说,每个人都有些不愿意开口的事,这很正常,如果你能自己疏导,那最好,如果不能,还是要寻求外界的帮助。
  沈华点点头,她去健身区做运动去了。
  江医生若有所思,她看的出来,沈华有心事,而且是让她感觉不安的心事,似乎是她做了什么错事。但江医生并不追问,她明白,有些事,只能水到渠成,追着问,没有意义,反而让对方树起了心防。
  沈华运动了半个小时,已经出了汗,心情反而轻松些。
  她还是想和江医生聊聊,但江医生那里有病人,她在办公室外面转了一会儿,助理走来询问,需要帮助吗,她摇头,说明天再来吧。
 
 
请相信我—恶梦
  那天夜里,沈华做了一个梦,好似一直有人追她,说她欠了钱,她被恶梦惊醒。
  她醒来,看了看表,才夜里两点,叹了口气,她想,她欠的不是钱,是一句真话。
她想,那个打电话的人,那张打印纸,都是那件事对她的惩罚。
  可是,她一定要面对吗,事情过去那么久了,现在面对有什么意义,顾如章,已经不再了。
  到了清晨,才朦胧睡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半了,她有些茫然。
  想想李丰明天才回来,公司不能去,那个人一定在谢氏。想到谢氏,她突然想,谢氏收购丰华,是不是一个阴谋,可是为了她,值当吗。
  沈华给杨宁打电话,说能不能一起吃午饭。
  杨宁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杨宁总感觉沈华有些神叨叨的,可是想想,沈华也挺可怜的,也许是病,也许是因为合并后的落差。
  只是刚才电话里,听上去一切正常。
 
 
请相信我—饭局
   几天没见,感觉沈华明显有些消瘦。
   但精神还不错,她热情的和杨宁打招呼,点的几个菜,都是杨宁爱吃的,杨宁对于饭店的档次还是吓了一跳,这是比较高端的饭店了。
  心里奇怪,沈华找她干什么。
  沈华给杨宁倒了茶,这是你爱喝的普洱,你尝尝。
  杨宁致谢。
  沈华说,我有些事,想了解一下,如果你方便讲,就告诉我。
  杨宁点头。沈华说,当初谢氏怎么会想到收购丰华了。
  杨宁说,我们广告部原来的业务太单一,只是报纸和电视,业务额一直上不去,两年前,就提到了扩大业务,当然在业务上要能和我们形成互补。
  后来是电视台的广告部主任,建议我们找一家专做户外的广告公司合作,可以借力。
  当初也不是你们一家,选了三家,后来是你们公司最合适,你们是纯户外广告公司,而且资金周转有困难,如果不是李经理一下子吃进的广告牌太多,也不至于周转不开。你想如果不是缺资金,谁愿意被收购呀。
 
请相信我—意外
  云鹏县里的项目运作到是正常了,拍了地,办了证件,销售业绩迅速回升,宣传也到位,胡海洋虽然不愿意被谢氏收购,却愿意打着谢氏的牌子,这样这个项目,被包装了一层光环。
  项目也涨了价,人们都是买涨不买跌,越是调价,越有人来购买。
  沈会计给云鹏打电话,却有些忧心,她说,胡海洋现在和销售代理那边,统一的说法是,项目有一个重点小学,会和省里的某重点小学联办,云鹏开始没介意,只要这些文字没落实到合同,就无所谓,夸大就夸大吧,沈会计却说,这不是夸大,这是虚构,而且开发集团,宣传单页上写的都是谢氏。
  云鹏皱眉,他直觉有些不对。
  他放下电话,找来了王强,说了沈会计汇报的内容,王强也很惊讶,这不合适呀,学区房的概念是好用,可是没有小学,二期三期的销售会受影响,而且单页上用谢氏的名义,这不合适呀,当初谢氏要收购,他不同意,现在打着谢氏的牌子,如果有什么负面影响,都是谢氏的,谢氏是债主,可不是冤大头呀。
  云鹏有同感,而且黄山也派了人在销售中心,这些情况,黄山肯定会知情。可为什么黄山一直沉默呢。
 
请相信我—沉默
  黄山派去的财务代表,果然早就做了汇报,比沈会计的汇报还要早,沈会计因为管着帐,对销售一线的事,没有财务代表了解的及时。
  黄山一开始是挺激动,后来反而冷静下来,他想了想,这个公司是云鹏的,大家都知道,现在这些事,可以算是问题,也可以不算,虽然说有什么小学,可合同上没写,至于单页上的开发集团,但是如果云鹏说是销售公司自己操作的,也仍然可以推脱过去。想到这里,他让财务代表,注意合同上的用词,密切观察。
  黄山见了云鹏,到是不动声色,云鹏反而有些心里没底。
  他考虑还是让王强再过去一趟吧。
  王强有些为难,要不您和谢经理提一声,现在广告部年底结算,主要是和报社电视台那边,工作量挺大,我现在请假,估计谢经理有意见。
  云鹏犹豫,王强说,谢经理那个人挺通情达理的。
  云鹏给云筝打电话,谢云筝沉默了半分钟,行,去吧。
 
请相信我—叮咛
  王强和谢云筝交待一下工作,这次估计要去一周,杨宁开玩笑,谢云鹏挺有意思,他一直抱怨,他的办公室主任不称职,为什么不把你调过去。
  王强有些尴尬。
  云筝反而说,他要调,我还不同意呢,哪里找王经理这样能力全面的人。王强脸红了一下。
云筝说,胡海洋那个人,我见过几面,很滑头,做事有些急功近利,说的比唱的好,你还是多注意下,看看帐上的资金,有没有转移。
  王强一愣,不至于吧,他要是那样,岂不是,岂不是,他没说下文。
  杨宁看了看王强,摇摇头,你别瞎操心了,太子爷又不是傻子。
  王强想了想,胡海洋的确像是云筝说的那样,做事不踏实,又有些任性。他也担心起来,而且他担忧,如何能查帐上的资金。
  云筝想了想,你和沈会计多聊聊,看看她有什么办法。毕竟她在现场,比你了解情况,而且会计和银行打交道多,她可能有办法。
 
 
 
请相信我—蛛丝
  王强到了县里,胡海洋却躲着不见,说家里有事,反而不露面了。
  王强在销售中心听了听销售说辞,直皱眉,销售员一直说,这是谢氏开发的项目,而且要建重点小学。
  王强约沈会计吃饭,说了他的担忧,问沈会计,最近那个出纳,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能不能看看银行对帐单。
  沈会计说,银行对帐单,出纳按季度打给她,上季度的到按时给了,这季度的还没出来,她想了想,我和银行的人也熟悉,我下午过去看看。
  王强不放心,和沈会计一起去了。
  前台说您带了公章吗,沈会计拿出公章,前台给打了对账单。
  沈会计看了两眼,马上变了脸色,最近有几笔大额资金转出。
  王强一看,也有些吃惊,沈会计马上给出纳打电话,出纳吱吱唔唔的说胡经理的意思,沈会计厉声说,不可能,财务章在我这,你们开支票,我怎么不知情,出纳更含糊了。
  沈会计说,你在办公室,我马上过去。
 
 
 
请相信我—盘问
  王强和沈会计往回走,王强在路上就给云鹏打了电话,云鹏头上冒汗了,他说,我马上过去,你们问出纳怎么回事,可以把事情说得严重些。
  云鹏让小郑开车,马上去县里,小郑一看云鹏的脸色,建议说,是不是再叫上几个人,谢云鹏想了想,你让保安部的姚经理,带上几个人,开车和我们一块去,最好能找县里的人,我记得他们保安部,有两人是那个县城的。
  小郑马上给姚经理打了电话,姚经理到是谢云鹏提上来的,马上执行,找了六七个人。
  姚经理还算不糊涂,和副经理交代了几句,告诉他,有事帮着支应一下。
  出纳开始还不说,后来沈会计说,公章和财务章都在我手里,你银行的章是怎么盖的,这可不是小事,你想去公安局里吗。
  王强也说,私刻公章财务章,转移公司资产,是要坐牢的。
  出纳这才说,是胡经理让刻的,公司的执照在我手里,我们报了公章财务章丢失,又重新刻了章。
  沈会计用手指着出纳,你怎么这么糊涂,公司的法人是谢云鹏,而且大股东也是谢云鹏,你傻呀。
(责任编辑:秋水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08-15 08:08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