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典文学 > 四大名著 >

宝玉最厌恶的人

时间:2017-08-13 09:21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宝玉最厌恶的人 书中明写的宝玉最厌恶的人,到不是一直暗算他的赵姨娘,而是他的奶母李嬷嬷。 李嬷嬷是宝玉的奶母,在仆人里也算有体面的,宝玉有面子,他的奶母自然也有体面。 李嬷嬷家里也算沾了光,她的儿子叫李贵,是跟宝玉出门的小头目,这也是个美差。

宝玉最厌恶的人

   书中明写的宝玉最厌恶的人,到不是一直暗算他的赵姨娘,而是他的奶母李嬷嬷。

李嬷嬷是宝玉的奶母,在仆人里也算有体面的,宝玉有面子,他的奶母自然也有体面。

  李嬷嬷家里也算沾了光,她的儿子叫李贵,是跟宝玉出门的小头目,这也是个美差。如果宝玉将来有了出息,那他的长随自然也风光。

  李嬷嬷给我们的感觉有些倚老卖老,其实她的年纪不会太大,宝玉不过十几岁,她能老到哪里去。

  一出场就是探宝钗黛玉半含酸的章节里,宝黛钗三人吃酒,氛围极好。这时候她出现了。

 说话时,宝玉已是三杯过去。李嬷嬷又上来拦阻。宝玉正在心甜意洽之时,和宝黛姊妹说说笑笑的,那肯不吃。宝玉只得屈意央告:"好妈妈,我再吃两钟就不吃了。"李嬷嬷道:"你可仔细老爷今儿在家,隄防问你的书!"宝玉听了这话,便心中大不自在,慢慢的放下酒,垂了头(奶母好厉害,知道宝玉怕什么,当然她有她的职责,不好让宝玉喝酒太多,本是为宝玉好,但这种扫兴的事,自然令小主子不快)。黛玉先忙的说:"别扫大家的兴!舅舅若叫你,只说姨妈留着呢。这个妈妈,他吃了酒,又拿我们来醒脾了!"一面悄推宝玉,使他赌气,一面悄悄的咕哝说:"别理那老货,咱们只管乐咱们的(黛玉此时很是孩子气,对宝玉的奶母也不客气,还说那老货,很有些不客气了)。"那李嬷嬷不知黛玉的意思,因说道:"林姐儿,你不要助着他了。你倒劝劝他,只怕他还听些。"林黛玉冷笑道:"我为什么助他?我也不犯着劝他。你这妈妈太小心了,往常老太太又给他酒吃,如今在姨妈这里多吃一口,料也不妨事。必定姨妈这里是外人,不当在这里的也未可定。"李嬷嬷听了,又是急,又是笑,说道:"真真这林姐儿,说出一句话来,比刀子还尖。你这算了什么。(黛玉的话太过尖锐,李嬷嬷自然承担不起,回敬黛玉的话,也入木三分,比刀子还尖)"宝钗也忍不住笑着,把黛玉腮上一拧,说道:"真真这个颦丫头的一张嘴,叫人恨又不是,喜欢又不是。"薛姨妈一面又说:"别怕,别怕,我的儿!来这里没好的你吃,别把这点子东西唬的存在心里,倒叫我不安。只管放心吃,都有我呢。越发吃了晚饭去,便醉了,就跟着我睡罢。"因命:"再烫热酒来!姨妈陪你吃两杯,可就吃饭罢。"宝玉听了,方又鼓起兴来。(李嬷嬷职责所在,不得不劝,奈何黛玉不帮忙,薛姨妈又拦着)。

    李嬷嬷因吩咐小丫头子们:"你们在这里小心着,我家里换了衣服就来,悄悄的回姨太太,别由着他,多给他吃。"说着便家去了。(李嬷嬷此时本不该离开,却脱滑走了)。
  这次拦酒已经得罪了宝玉。

    贾母问及李嬷嬷时,有了酒意的宝玉就没好话回。贾母尚未用晚饭,知是薛姨妈处来,更加喜欢。因见宝玉吃了酒,遂命他自回房去歇着,不许再出来了。因命人好生看侍着。忽想起跟宝玉的人来,遂问众人:"李奶子怎么不见?"众人不敢直说家去了,只说:"才进来的,想有事才去了。"宝玉踉跄回头道:"他比老太太还受用呢,问他作什么!没有他只怕我还多活两日。"一面说,一面来至自己的卧室。(看宝玉的回话,极是不喜这位奶母,估计是奶母扫了少爷的兴致)。

 
宝玉最厌恶的人(二)

  接下来又因为李嬷嬷喝了枫露茶,而另生了风波。

    宝玉吃了半碗茶,忽又想起早起的茶来,因问茜雪道:"早起沏了一碗枫露茶,我说过,那茶是三四次后才出色的,这会子怎么又沏了这个来?"茜雪道:"我原是留着的,那会子李奶奶来了,他要尝尝,就给他吃了(这李嬷嬷很是奇怪,她难道不知宝玉的雅好吗,什么茶没有喝的,何苦喝了宝玉的茶)。"宝玉听了,将手中的茶杯只顺手往地下一掷,豁啷一声,打了个粉碎,泼了茜雪一裙子的茶。又跳起来问着茜雪道:"他是你那一门子的奶奶,你们这么孝敬他?不过是仗着我小时候吃过他几日奶罢了。如今逞的他比祖宗还大了。如今我又吃不着奶了,白白的养着祖宗作什么!撵了出去,大家干净!"说着便要去立刻回贾母,撵他乳母(少爷脾气发做,可不是闹着玩的,上来就要撵人,真真厉害)。原来袭人实未睡着,不过故意装睡,引宝玉来怄他顽耍。先闻得说字问包子等事,也还可不必起来,后来摔了茶钟,动了气,遂连忙起来解释劝阻。早有贾母遣人来问是怎么了(离贾母的距离极近,所以一有风吹草动,贾母即知)。袭人忙道:"我才倒茶来,被雪滑倒了,失手砸了钟子。"一面又安慰宝玉道:"你立意要撵他也好,我们也都愿意出去,不如趁势连我们一齐撵了,我们也好,你也不愁再有好的来伏侍你。"宝玉听了这话,方无了言语,被袭人等扶至炕上,脱换了衣服。(幸而袭人拉住了,要不然真是笑话,他真去回了贾母,对双方都不好,奶母纵然有错,可是少爷也太不容情了)。

    彼时李嬷嬷等已进来了,听见醉了,不敢前来再加触犯,只悄悄的打听睡了,方放心散去。(这李嬷嬷给人的第一印象真是不好,有些摆谱还有些贪茶喝,好像她奶大了宝玉,在宝玉这里就是第一位了,说话行事都无顾忌,只是宝玉年纪小,心里有什么,嘴里说什么,对她有意见了,就要撵人)。

   这李嬷嬷应该有些来历,宝玉的奶母,自然要过贾母的眼,连身边的丫环袭人晴雯还是贾母的丫环呢,何况是奶母,所以李嬷嬷弄到这个位置,应该是过了贾母这一关。
 
 
    宝玉最厌恶的人(三)

    李嬷嬷再出场 ,更是不省心,是来找袭人的茬。

    袭人正病着,蒙头出汗,没先奉承她,她老人家就恼恨袭人托大,开始叫骂。有些元老不得志故意刁难新贵的感觉。

    只见李嬷嬷拄着拐棍,在当地骂袭人:"忘了本的小娼妇!我抬举起你来,这会子我来了,你大模大样的躺在炕上,见我来也不理一理。一心只想妆狐媚子哄宝玉,哄的宝玉不理我,听你们的话(原是忌妒袭人风光)。你不过是几两臭银子买来的毛丫头(如此讽刺袭人,好似袭人是她家的丫环一样,她不也是仆人一枚),这屋里你就作耗,如何使得!好不好拉出去配一个小子,看你还妖精似的哄宝玉不哄!"袭人先只道李嬷嬷不过为他躺着生气,少不得分辨说"病了,才出汗,蒙着头,原没看见你老人家"等语。后来只管听他说"哄宝玉","妆狐媚",又说"配小子"等,由不得又愧又委屈,禁不住哭起来。(对于袭人来说,资历不及李嬷嬷,自然不能冲突,只得低调委屈罢了)。

  宝玉虽听了这些话,也不好怎样,少不得替袭人分辨病了吃药等话,又说:"你不信,只问别的丫头们。"李嬷嬷听了这话,益发气起来了,说道:"你只护着那起狐狸,那里认得我了,叫我问谁去?谁不帮着你呢,谁不是袭人拿下马来的!我都知道那些事。我只和你在老太太,太太跟前去讲了。把你奶了这么大,到如今吃不着奶了,把我丢在一旁,逞着丫头们要我的强。"一面说,一面也哭起来(这老太太分明是哀叹自己失势,没了旧时的风光,她还哭泣起来,这才让宝玉为难)。彼时黛玉宝钗等也走过来劝说:"妈妈你老人家担待他们一点子就完了。"李嬷嬷见他二人来了,便拉住诉委屈,将当日吃茶,茜雪出去,与昨日酥酪等事,唠唠叨叨说个不清。(她还好意思说,她吃了宝玉的茶,又吃了酥酪,她如此馋吗,这是什么规矩,什么时候宝玉的东西,她要先吃才甘心)。

    可巧凤姐正在上房算完输赢帐,听得后面声嚷,便知是李嬷嬷老病发了,排揎宝玉的人。----正值他今儿输了钱,迁怒于人(看来李嬷嬷脾气不好,借酒闹事,已经不是一次了,凤姐都已经知道了)。便连忙赶过来,拉了李嬷嬷,笑道:"好妈妈,别生气。大节下老太太才喜欢了一日,你是个老人家,别人高声,你还要管他们呢,难道你反不知道规矩,在这里嚷起来,叫老太太生气不成?你只说谁不好,我替你打他。我家里烧的滚热的野鸡,快来跟我吃酒去。(凤姐用贾母说事,也算是一种警告吧,她在这里闹腾,贾母听见了,自然是不高兴的)"一面说,一面拉着走,又叫:"丰儿,替你李奶奶拿着拐棍子,擦眼泪的手帕子。"那李嬷嬷脚不沾地跟了凤姐走了,一面还说:"我也不要这老命了,越性今儿没了规矩,闹一场子,讨个没脸,强如受那娼妇蹄子的气!"后面宝钗黛玉随着。见凤姐儿这般,都拍手笑道:"亏这一阵风来,把个老婆子撮了去了。(也唯有风姐能制住这李嬷嬷,而且凤姐本是当家人,何等威风,李嬷嬷在凤姐面前都是这般任性)。

    从这几个场景看皆是小事,却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倚老卖老的奶母形象,宝玉小的时候,估计什么都听她的,好吃的好玩的自然先到李嬷嬷那里,她是喝惯了吃顺了,所以现在为杯茶委屈。而宝玉长大了,更亲近女孩子,自然不把她放在眼睛里,她有些忌妒。她不好指责宝玉,就拿风光的袭人说事,指责人家调唆宝玉不理她,不听她的话。

  宝钗黛玉说情,都不给面子,非要把事情闹大了,让宝玉也丢了面子,才罢手,幸而凤姐出手,把她弄走了。

  这样的李嬷嬷,落在宝玉眼睛里,可不就是鱼眼睛了。 
 
 

(责任编辑:王博生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7-09-29 08:09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