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精品佳作 > 经典小说 >

最后一个匈奴 第八章 林茂森/著

时间:2020-06-20 19:18来源:未知 作者: 林茂森/著 点击:
最后一个匈奴 第七章 林茂森/著 101、铁匠棚 日外 莹儿坐在铁匠炉前,一下下拉着风箱。 铁老爹身穿马甲,佝偻着背,手握铁锤,一锤锤打在铁砧上。 奴尔慢吞吞地收拾地上的铁屑。壮士专心致志,手捧一方字帛,坐在木板上,拐杖立在木板边。 奴女抱着大狗皮,
图片.png

 

最后一个匈奴

第七章

林茂森/著

101、铁匠棚  日外
莹儿坐在铁匠炉前,一下下拉着风箱。
铁老爹身穿马甲,佝偻着背,手握铁锤,一锤锤打在铁砧上。
奴尔慢吞吞地收拾地上的铁屑。壮士专心致志,手捧一方字帛,坐在木板上,拐杖立在木板边。
奴女抱着大狗皮,来到棚下:“莹儿姐,给,大狗皮,老爹铺着隔寒。”
铁老爹停下劳作,眼巴巴看着。
莹儿接过大狗皮,盯着奴女:“你……”
奴女看着莹儿,点点头。
莹儿抱着大狗皮,走向木板说:“壮士哥哥,来,铺上去,夜晚老爹睡,暖和。”
壮士小心翼翼收起字帛,拄了拐杖,站起身。
莹儿将大狗皮搁上木板,一下下铺展开去。

102、铁匠棚  铁老爹屋内  日内
屋内。铁老爹坐在木板上。
壮士、奴尔坐在桌边。桌上摆着两个中药罐。
莹儿拿来碗,奴女拿来筷子,两人分别清药。
莹儿提起罐子,清好药,递在奴儿手中。
奴女也提起罐子,清好药,递在壮士手中。
两双男女两两对视,眼神中,感激之情,敬慕之情水乳交融。
铁老爹看在眼里,脸上溢出温馨,佯装不在意地催促道:“快喝吧,中药要乘热喝。药凉了,药效就减了。”

103、铁匠棚  日外
奴尔手握扫帚,轻轻地扫着院子。奴女端一盆水,蹲在地上,旁边是一堆衣裤。
莹儿坐在铁匠炉前,一下下拉着风箱。
铁老爹身穿布衫,佝偻着背,手握铁锤,一锤锤打在铁砧上。
壮士坐在风箱旁,怀里抱着一枚驼铃,眼睛却没有离开老爹手中那把流星铁锤。
渐渐地,铁老爹汗流浃背,汗水浸透了衣衫。
莹儿从风箱上拿起马甲,说:“老爹,看你热的,衣服都湿了,布衫都发馊了吧,快脱下来,让奴女妹妹,拿去洗洗。”
铁老爹扔下铁锤,脱下布衫,拿在鼻子上闻了闻,向着奴女叫喊:“奴女,快过来,把我的布衫拿去洗洗,都有馊味啦……”
蓦地,壮士眼前一亮(特写镜头:老爹脖颈里戴着半枚胭脂玉佩)。壮士心中五味杂陈,百感交集,脸上却溢满了兴奋。他急忙放下驼铃,刚要说话,忽然感觉造次,欲言又止,只是默默地接过莹儿手中的马甲,拄起拐杖,转到老爹身边,双手帮老爹穿好马甲,双目却紧盯着那半枚胭脂玉佩,眼中流露出奇异的光芒。

104、铁匠棚  铁老爹屋内  日内
屋内。铁老爹坐在木板上,壮士和奴尔坐在木桌边。
莹儿和奴女在火炉边收拾碗筷,刷锅、洗碗。
铁老爹看着壮士,壮士也看向老爹,两人心照不宣地收回了目光。铁老爹又一次抬起目光,看着壮士和奴尔说:“看来,奴女姑娘和莹儿照料的好,你们的伤病也好去了一大半。在我这里,你们过得,还习惯不?”
奴尔一脸愧疚地说:“病危之中,多亏老爹收留我,您的大恩大德,我和妹妹今生没齿难忘……”
壮士一脸愁云,默不作声。
铁老爹佯装没有察觉,露出一脸疑惑,试探地对壮士道:“那天看见壮士,系有半枚胭脂玉佩,很是精致稀罕,我也很喜欢玉佩,能不能摘下来,借给我看看?”
壮士一脸忧愁,从颈上摘下半枚胭脂玉佩,递于老爹手中。
奴尔、奴女和莹儿好奇地走过来,围着老爹和壮士,左顾右盼。
铁老爹手捧半枚玉佩,爱不释手,睹物伤情,眼中噙满了热泪,泪眼中,(闪回镜头:草原深处,芳草萋萋,野花烂漫。铁哥和焉支骑在马背上,马蹄??悠哉悠哉。焉支拿出一枚胭脂玉佩,用力掰成两半,一半自己戴在胸前,另一半塞在铁哥手中。铁哥看了看半面胭脂玉佩,亲了一口,小心翼翼地珍藏在衣兜中。)
铁老爹默默从自己颈上摘下半枚胭脂玉佩,递于壮士手中,唏嘘道:“这半枚胭脂玉佩,我珍藏多年,爱若珍宝,也请壮士鉴赏鉴赏……”
壮士手捧另一半胭脂玉佩,一股暖流涌遍全身,想起临行前阿囊的嘱咐,顿时伤心落泪,泪如玉珠,泪水中(闪回镜头:焉支营帐内……焉支深情地拉住铁丹的手说:“孤涂……这半枚胭脂玉佩,是阿囊和你爹爹当年的信物,你拿着它,作为你们父子相认的物证……下山去寻找你爹爹。你走后,将成为焉支山下最后一个匈奴,希望你记住阿囊的话,为保护丝绸之路劬力……”)
铁老爹和壮士两人各执半枚胭脂玉佩,似有万语千言,却无从说起,便不约而同凑在一起,将胭脂玉佩合而为一(特写镜头:两半玉佩天作之合,分毫不差,玉佩上“日月同辉”的完整图案呈现在眼前)。
此刻,铁老爹老泪纵横,壮士泪如泉涌。两人不知所措地立在地上,相互呼唤着:
“爹爹……”
“铁丹……”
“铁丹……”
“爹爹……”
看到眼前的情景,奴尔、奴女和莹儿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莹儿回过神来,惊喜地牵住铁丹衣袖:“原来,你,你就是铁丹哥哥……”
奴女激动地撕住铁丹衣襟:“天下无巧不成书,要是你随阿囊去了漠北,就再也见不到爹爹,我,我们……”说着,奴女“腾”地红了脸。
一老一少哽哽咽咽地、急切地、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久久不肯分开。

105、铁匠棚  日外
铁丹翘着伤腿,坐在铁匠炉前,一下下拉着风箱。
铁老爹身穿布衫,佝偻着背,手握铁锤,一锤锤打在铁砧上。
铁老爹停下劳作,倒了两碗茶,坐在铁丹面前,递给铁丹一碗,微笑着说:“儿啊,汉人和匈奴,本就是一家人啊。历尽了千辛万苦,你我父子总算团聚了。”
铁老爹喝口茶,脸上笼上一丝阴云,若有所思地说:“你阿囊养育你长大,教你习字,传你武功,不容易啊!想起你阿囊,我这心里,如刀割一般,是爹爹对不起你阿囊啊……”说着,铁老爹竟“唏唏嘘嘘”流下泪来。
铁丹深情地说:“阿囊也时刻想着爹爹。阿囊被单于软禁在行营,每当拿起那半枚胭脂玉佩,总是目光呆滞,郁郁寡欢,双目便噙满了泪水……”铁丹说着泪流满面,号啕大哭。
铁老爹一下下擦拭着铁丹的泪水,象是在表白一生夙愿的承诺,也象是在安慰思娘心切的铁丹,他信心满满,果敢刚毅地说:“孩子,战争已经过去,和平还会远吗?等你腿好了,沿着这条丝绸路,随着马帮驼队,我们去漠北,去找你阿囊,一起过自由幸福的生活……”

106、铁匠棚  铁老爹屋内  日内
屋内。铁老爹坐桌边,“巴叽”羊脚巴烟锅。
铁丹坐在木板上,专心致志地看字帛。
奴尔坐在木墩上,手忙脚乱修理弓箭。
莹儿坐在土炕上,扯开双臂衲鞋底儿。
奴女抱着一个小狗,走进门:“莹儿姐,看,喜欢吧。”
莹儿看见小狗,又惊又喜,连忙跳下炕,接过小狗抱在怀中,高兴地问:“奴女妹妹,哪来的小狗 ?”
奴女自豪地说:“市场上偶尔有的卖,因为你喜欢,就买来了,叫它小黑吧。”
莹儿抱着小黑,来到火炉边,从饭锅中捞出一根骨头,放在地上让小黑吃。
铁丹、奴女紧着叫喊:“烫着啦,烫着啦……”
屋子里洋溢着一片欢笑声。

107、铁匠棚  雪天  日外
大雪纷飞。
铁丹拄着拐杖,随奴尔、奴女站在铁老爹身边,身上挂满雪花。
一练驼队踏着积雪从棚边经过,莹儿大方地将两个小桶般的驼铃,送在客商手中,高声说:“给,驼铃,拿着,送你们的。”
客商手提驼铃,真诚地对铁老爹说:“铁老爹,你老人家功德无量!我们马帮驼队,就让你的驼铃声,响彻五洲四海。”
铁老爹披件老羊皮,向驼队招招手:“骆驼哥,老汉我,谢谢你们啦!”
铁老爹转过身,看着纳闷又愣神的奴尔、奴女和铁丹,郑重地说:“孩子啊,你们记住,没有匈奴、乌孙和汉朝的和平,就没有丝绸路的畅通;没有这些马帮驼队的往来,就没商业繁荣和幸福生活……”
奴尔似乎大彻大悟,眨巴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稚气地大呼小叫:“哇赛,老爹,您教导我和莹儿,要伺候好马帮驼队,原来是为了繁荣经济,发展和平啊!老爹,您真了不起!”说着,奴尔将大拇指,翘在了铁老爹面前。
铁丹却象着了魔,拄着拐杖站在原地,痴痴地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大家好奇地看着铁丹。莹儿走上前,拉住铁丹衣袖问:“铁丹哥哥,你咋的啦?”
铁丹回过神来,对大家说:“从小,阿囊教育我:‘为国家,劬效力。’临行前,阿囊嘱咐我:‘为保护丝绸之路劬力!’今天,我终于明白,阿囊要我下山,就是要我来,保护丝绸之路!”说着,铁丹拉起奴尔的手问:“奴尔,我想和你,结为异族兄弟,共同为保护丝绸之路劬力,不知你愿不愿意?”
奴尔高兴地抱住铁丹,爽快地说:“愿意,我愿意。”
铁老爹面露喜色:“这就对啦,匈奴、乌孙和汉人,原本都是炎黄子孙。你们能这样做,我为你们设香案。”说着,莹儿支起木板,设了香案,铁老爹焚着香表。大雪天里,香烟袅袅。
铁老爹坐在香案边。奴女、莹儿站在一边。
奴尔跪倒在香案前,铁丹翘着伤腿,坐在奴尔身边的雪地上。
铁丹举起右手:“天地为鉴,爹爹在上,我与奴尔今日结为异族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只求同心同德精诚团结,为保护丝绸之路劬力终身。”
奴尔举起右手:“苍天在上,厚土载德,我与铁丹今日结为异族兄弟,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同心同德、精诚团结,为保护丝绸之路劬力终身。”
盟誓完毕,奴女、莹儿走过来,跪在铁丹、奴尔身边,共同向天、向地、向铁老爹,叩了三个头。

108、铁匠棚  铁老爹屋内  黄昏  日内
屋内。奴尔坐在木墩上务弄弓箭。
铁丹坐在铺着狗皮的木板上擦刀。
莹儿在锅台边做饭。
小黑在地上“汪汪”叫着。
驿丞鬼鬼祟祟溜进门,见铁丹、奴尔在,后退几步:“铁丹壮士,到年关了,我来征收人头税。如果你们现在离开硖口,你们的税,看着莹儿面,就免了。”
驿丞说着,走近莹儿:“莹儿,给我倒碗茶,我口渴了。”
奴尔手拿弓箭站起身,脸涨得通红。铁丹拄着刀站起身,厉声道:“驿丞我告诉你,我们没有人头税,我家也没有茶水,你走吧!”
驿丞讨了个没趣,不敢轻举妄动,一转身看到木板上的狗皮,一把扯起来扔在地上:“好个匈奴卧底,你敢偷官家财物,敢抗官税,好…好…你等着,等着去坐牢吧……”说着,气急败坏,夺门而逃。

109、硖口驿府  日内
硖口驿府,屋内。
一盘土炕,炕上置个火盆。
驿丞和驿卒甲在火盆边烤火。
驿丞:“去,给我厚厚备一份礼,明天我去见县丞,把那个匈奴卧底和那个乌孙奸细告了官,乘他们伤病未愈,捉拿归案,打入死牢,上报朝廷,耀功请赏……”
驿卒甲面露喜色:“老爷英明,妙,妙呀……”

110、铁匠棚  风雪天  日外
扬风搅雪。
棚下,奴尔将一枚枚驼铃撂起来。
莹儿坐在铁匠炉前,一下下拉着风箱,炉火通红。
铁老爹身穿老羊皮,佝偻着背,铁锤落在铁砧上,大口大口呼着白雾。
铁丹拄着拐杖,焦急地走上前:“爹爹,今天风雪交加,不要打铁了,快进屋歇着吧。”
铁老爹摆摆手,大口哈着白雾。
奴女端一碗“腾”着热气的茶水,来到铁老爹身边。
铁老爹接过茶碗,刚要喝茶。几个官差气势汹汹来到面前。铁老爹突然站立不稳,“咣当!”茶碗掉在地上,打得粉碎。
官差甲:“铁丹、奴尔听着:有人告发你们,一个匈奴卧底,一个乌孙奸细,两人偷盗财物,抗拒官税,沆瀣一气,蛊惑人心,企图里应外合,谋反朝廷!我等奉命缉拿归案,听候发落。”
铁丹、奴尔,奴女、莹儿,一个个一动不动愣在了原地。
官差乙对几个差人吼道:“还愣着干嘛?抓起来,送往县衙……”
差人蜂拥而上,将铁丹、奴尔套上枷锁,不容分说,架起就走。
铁老爹紧追几步,绝望地呼喊:“铁丹……奴尔……”摔倒在雪地上。
莹儿、奴女哭喊着扑上来,抱住铁老爹呼叫:“爹爹 ……爹爹 ……”
铁丹挣扎着,呼喊着:“爹爹 ……爹爹 ……”
奴尔挣扎着,呼喊着:“老爹 ……老爹 ……”
差人架着铁丹、奴尔,官差紧随其后,消失在风雪中。

111、铁匠棚  铁老爹屋内  夜晚  夜内
屋内。铁老爹躺在土炕上。
莹儿手捧青油灯,奴女端着茶水,围在铁老爹身边。
小黑在地上焦躁地疯跑。
“爹爹 ……爹爹 ……”莹儿、奴女跪在身边,“呜呜咽咽”地呼唤。
铁老爹睁了睁眼,一口黑血吐出来,昏死过去。
奴女急忙抱住老爹的头,去掐人中穴。
莹儿拭着泪,一下下捋着老爹胸口。
铁老爹缓过气来,一串串咳嗽过后,挣扎了一阵,睁开双眼,颤巍巍伸出手,将半枚胭脂玉佩,塞在奴女手中,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莹儿、奴女……一定要救出……铁丹、奴尔,伺候好……商队,保护好……丝路……”
铁老爹话犹未完,头一偏,咽了气。
莹儿、奴女大放悲声:“哇……爹……爹爹……”

112、硖口驿府  日内
硖口驿府,屋内。
桌上摆着玉器古玩,驿丞爱不释手,一一把玩。
“笃笃笃”几声敲门声,驿丞慌忙抖开布罩住,随口说道:“进。”
驿卒甲走进门,喜形于色地:“老爷,那个铁老汉,死了!”
驿丞惊喜地:“死了!哈哈哈,死得好,死得好啊!抓的抓了,死的死了,天助我也……”说着,驿丞招招手,驿卒甲递上耳朵,驿丞耳语几句,驿卒甲会意:“老爷高明,这一招高,真高呀……”

113、县衙  牢房  日内
牢房走道上。
两个监禁子架着铁丹和奴尔,推进牢门:“嗨,我说,匈奴卧底,乌孙奸细,乖乖呆着去。”
铁丹、奴尔跌倒在牢房地上。

114、山地  日外
积雪覆盖的山地上,凸起一座新坟,坟头上插着一个引魂幡子,坟前立着“铁老爹之墓”的牌子,小黑孤独地卧在牌子下。
莹儿和奴女披麻戴孝,跪在雪地上,一边烧纸,一边哭诉:
“爹爹…爹爹…你死的好冤,叫莹儿咋活呀……”
“爹爹…爹爹…是奴女无用呀,奴女没有保护好爹爹呀……”
雪地上,远远儿围观的男女老少,一个个伤心地抹眼泪。
小黑“汪汪”叫着,跑过来,守在莹儿身边。
忽然一阵唢呐声。驿丞随两个乐人吹着唢呐走来。几个驿卒将摆着猪头、羊头的供桌,献在坟前。
驿丞跪倒在墓牌下,大放悲声:“老爹啊…您老人家走得好急啊…小婿来迟了一步啊,小婿未能见上老爹一面啊……小婿只能送老爹一程啊……”
雪地上,围观的人群中,翟大爷和一个老汉窃窃私语:“哼!黄鼠狼给鸡拜年……唉,怕是这两个姑娘,今后的日子难过啦……”
旁边有人附和:“就是,陷害儿子,气死老子,这会子,倒当起善人来了……”
驿丞听得真切,从墓牌下爬起来,朝着围观的人群:“去去去,想乘人之危啊,滚,都给我滚……”
围观的乡亲,骚动起来。

115、硖口驿府  日内
屋内。驿丞和驿卒甲炕上烤火。
驿卒甲:“铁老汉死了,那两个蕃鞑子关进了死牢,永无出头之日。明日,我带几个弟兄,把莹儿和奴女?来,成全老爷的好事……”
驿丞抬起头,瞪了一眼:“你胡咧咧个啥,猪脑子。女人一根筋,嫁谁和谁亲。那两个蕃鞑子不死,她们能死心。你?了她们的身子,能?了她们的心!况且那个乌孙丫头一身功夫,那可是个祸害。派人给我盯紧了,施予恩惠再给以刁难,胡萝卜加大棒。她们一个姑娘家,逼得走投无路,不怕她不投怀送抱,亲自找上门来。”
驿卒甲茅塞顿开:“老爷说的是!说的是!”


(下接第九章)

微信图片_20200601143219.png

 

作者简介:林茂森,曾用名森林,1959年生,1976年工作,研究生学历,中共党员,甘肃省山丹县人。系甘肃省作协、视协会员,张掖市网协理事、市书协、摄协会员。

一生自悟并践行“光荣属于埋头苦干的人,幸福属于艰苦创业的人,真知属于大胆实践的人,成功属于勤奋追求的人”之真谛。工作之余,爱好书法摄影,潜心文学创作,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发表作品,著有论文集《实践与思考》、小说集《人生路》、散文集《生命河》(获全国伯乐文学二等奖)、《森林小说散文集》;《山丹旅游》专集(获金张掖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20集电视文学剧本《天意》、电影文学剧本《最后一个匈奴》分别获甘肃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影视剧本推介奖”,电影文学剧本《路易·艾黎》获甘肃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影视剧本潜力奖”,电影剧本《乡村有爱情》由国家电影局备案立项;发表“大型山水实景歌舞剧”《炀帝西巡》文学剧本、“大型舞台内景历史剧”《苍狼战神霍去病》文学剧本,创作电影剧本《沙漠上的培黎医院》《“新冠”众生相》、微电影剧本《韶华》;即将出版《黑河民俗》(上下编)《金张掖旅游》专集;主编《山丹县域经济社会发展研究》,合编《山丹史话》《山丹放歌》《山丹民歌》《百花池》《焉支山》等。

(责任编辑:月德 )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封锁(张爱玲)

    开电车的人开电车。在大太阳底下,电车轨道像两条光莹莹的,水里钻出来的曲蟮,抽长了...

  • 封锁

    开电车的人开电车。在大太阳底下,电车轨道像两条光莹莹的,水里钻出来的曲蟮,抽长了...

  • 复仇(汪曾祺)

    复仇者不折镆干。虽有忮心,不怨飘瓦。 庄子 一支素烛,半罐野蜂蜜。他的眼睛现在看不...

  • 作者: 北溟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

  • 《小说九段》(莫言)

    小说九段 ◎莫言 手 她伸出一只手,让我们轮流握过,然后幽幽地说:我的手,原来很好...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