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短篇小说小小说

翻浆的心

时间:2017-06-27 15:20来源:未知 作者:毕淑敏 点击:
翻浆的心 ●毕淑敏 那年,我五一放假回家,搭了一辆地方上运送旧轮胎的货车,颠簸了一天,夜幕降临才进入离家百来里的戈壁。正是春天,道路翻浆。 突然,在无边的沉寂当中,立起一根土柱,遮挡了银色的车灯。 你找死吗?你!你个兔崽子!司机破口大骂。 我这



                                                                                                                                  翻浆的心

● 毕淑敏

  那年,我“五一”放假回家,搭了一辆地方上运送旧轮胎的货车,颠簸了一天,夜幕降临才进入离家百来里的戈壁。正是春天,道路翻浆。

  突然,在无边的沉寂当中,立起一根土柱,遮挡了银色的车灯。

  “你找死吗?你!你个兔崽子!”司机破口大骂。

  我这才看清是个青年,穿着一件黄色旧大衣,拎着一个系着棕绳的袋子。

  “我不是找死,我要搭车,我得回家。”

  “你没长眼睛吗?驾驶室里已经有人了,哪有你的地方!”司机愤愤地说。

  “我没想坐驾驶室,我蹲车厢里就行。”

  司机还是说:“不带!这样的天,你蹲车厢里,会生生冻死!”说着,踩住油门,准备闪过他往前开。

  那个人抱住车灯说:“就在那儿……我母亲病了……我到场部好不容易借到点小米……我母亲想吃……”

  “让他上车吧。”我有些同情地说。

  他立即抱着口袋往车厢里爬,“谢谢谢……谢……”最后一个“谢”字已是从轮胎缝隙里发出来的。

  夜风在车窗外凄厉地鸣叫。司机说:“我有一个同事,是个很棒的师傅。一天,他的车突然消失了,很长时间没有踪影。后来才知道,原来是有个青年化装成一个可怜的人,拦了他的车,上车以后把他杀死,甩在沙漠里,自己把车开跑了。从此我们司机绝不敢让不认识的人特别是年轻人上车。你是我的老乡,说了话我才破例的。”

  我心里一沉,找到司机身后小窗的一个小洞,屏住气向里窥探。

  朦胧的月色中,那个青年如一团肮脏的雾,抱着头,龟缩在起伏的轮胎里。每一次颠簸,他都被橡胶轮胎击打得嘭嘭作响。

  “他好像有点冷,别的就看不出什么。”我说。

  “再仔细瞅瞅。我好像觉得他要干什么。”

  这一次,我看到青年敏捷地跳到两个大轮胎之间,手脚麻利地搬动着我的提包。那里装着我带给父母的礼物。“哎呀,他偷我东西呢!”

  司机很冷静地说:“怎么样?我说得不错吧。”“然后会怎么样呢?”我带着哭音说。“你也别难过。我有个法子试一试。”只见他狠踩油门,车就像被横刺了一刀的烈马,疯狂地弹射出去。我顺着小洞看去,那人仿佛被冻僵了,弓着腰抱着头,企图凭借冰冷的橡胶御寒。我的提包虽已被挪了地方,但依旧完整。

  我把所见同司机讲了,他笑了,说:“这就对了。他偷了东西,原本是要跳车的,现在车速这么快,他不敢动了。”

  路变得更加难走,车速减慢了。

  我不知如何是好,紧张地盯着那个小洞。青年也觉察到了车速的变化,不失时机地站起身,再次抓起了我的提包。

  我痛苦得几乎大叫,就在这时,司机趁着车的趔趄,索性加大了摇晃的频率,车身剧烈倾斜,车窗几乎吻到路旁的沙砾。

  再看青年,扑倒在地,像一团被人践踏的草,虚弱但仍不失张牙舞爪的姿势,贪婪地守护着我的提包——他的猎物。

  司机继续做着“高难”动作。我又去看那青年,他像夏日里一条疲倦的狗,无助地躺在轮胎中央。

  道路毫无先兆地平滑起来,翻浆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司机说:“扶好你的脑袋。”

  我一时没明白过来,但司机凶狠的眼神启发了我。就在他的右腿狠狠地踩下去之前,我采取最紧急的自救措施:双腿紧紧抵地,双腕死撑面前的铁板……不用看我也知道,那个青年,在这突如其来的急刹车面前,可能要变成一堆零件。

  “怎么样?至少也得脑震荡。看他还有没有劲偷别人的东西!”司机踌躇满志地说。

  我想到贼娃子一定伤了元气,一时半会儿可能不会再打我提包的主意了,心里安宁了许多。只见那个青年艰难地在轮胎缝里爬,不时还用手抹一下脸,把一种我看不清颜色的液体弹开……他把我的提包紧紧地抱在怀里,往手上哈着气,摆弄着上面的提梁。这时,他扎在口袋上的绳子已经解开,就等着把我提包里的东西搬进去呢……

  “师傅,他……他还在偷,就要把我的东西拿走了……”我惊恐万状地说。“是吗?”师傅这次反倒不慌不忙,嘴角甚至现出隐隐的笑意。

  “到了。”司机干巴巴地说。我们到一个兵站了,也是离那个贼娃子住的村最近的公路。他家那儿是根本不通车的,至少还要往沙漠腹地走10公里……司机打亮了驾驶室里的大灯,说,“现在不会出什么事了。”

  那个青年挽着他的口袋,像个木偶似的往下爬,狼狈地踩着车轮跌下来,跪坐在地上。不过才个把时辰的车程,他脸上除了原有的土黄之外,还平添了青紫,额上还有蜿蜒的血迹。

  “学学啦……学学……”他的舌头冻僵了,把“谢”说成“学”。

  我们微笑地看着他,不停地点头。

  他说:“学学你们把车开得这样快,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在赶路,怕我的母亲喝不上小米粥。天亮前,我赶得到家了……学学……”他抹一把下颌,擦掉的不知是眼泪、鼻涕还是血。

  司机一字一顿地说:“甭唆了。拿好你的东西,回家吧!”

  他点点头,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我们。

  看着他蹒跚的身影,我不由自主地喝了一声:“你停下!”

  “我要查查我的东西少了没有。”我很严正地对他说。

  司机赞许地冲我眨眨眼睛。

  青年迷惑地面对我们,脖子柔软地耷拉下来,不堪重负的样子。我爬上车厢,动作是从未有过的敏捷。我看到了我的提包,像一个胖胖的婴儿,安适地躺在黝黑的轮胎之中。我不放心地摸索着它,拉锁的咪齿咬合紧密,毫不松懈。

突然触到棕毛样的粗糙,我意识到这正是搭车人袋子上那截失踪的棕绳。它把我的提包牢牢地固定在车厢的木条上,像焊住一般结实。

我的心像突然遭遇寒流,冻得皱缩起来。

 

 
作者简介

毕淑敏,祖籍山东文登。曾在西藏阿里高原部队当兵11年,国家一级作家,内科主治医师,北京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毕淑敏文集》十二卷等。多篇文章被选入现行新课标中、小学课本。曾获庄重文文学奖、《小说月报》百花奖、解放军文艺奖、台湾联合报文学奖等。


(责任编辑:仁边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各位朋友,下面的相关文章可能对您很有帮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