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杂文小品 > 小品杂记 >

林大做官回忆录

时间:2019-06-13 11:18来源: 作者:殷宏章 点击:
【作者简介】:殷宏章,男,汉族,1975年12月27日出生,安徽省合肥市庐江县人。中共党员,安徽省网络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网络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微篇小说作家协会会员,城市头条会员、编辑。现任中国先锋文艺作家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先锋文艺网站站长。

随着我国反腐败工作的进行,各地都掀起了反腐高压的态势。没有反腐败工作的常态化,滋生腐败的蛀虫就会涿步的壮大。对待那些腐败分子,既要是有警必报、有案必查,又要是做到上不封顶、下不保底。对待反腐败的工作,不能光喊口号、要重在落实。

林大(化名),男,汉族,中共党员,1956年4月出生,山南工业大学经济管理系硕士。全国人大代表,南州市委常委、南山县委副书记、县长,山南省南州市南山县人。

托山(化名),男,汉族,中共党员,1965年6月出生,山南大学经济管理系博士。全国人大代表,南州市政协委员,南州市一煤矿业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兼总经理,山南省南州市人。

林大,山南省南山县兰瓜镇小兰瓜村人,祖祖辈辈都是地道的庄稼人,一家三口就是靠几亩地来生活。父亲为了替补家用,偶尔出去找点活。目的是想赚点钱,好供儿子读书用。虽然是日子过得清贫,但是一家人都是苦中有乐。

我们说林大是个聪明的孩子,小时候学习是非常刻苦,每次在校成绩都是名列前茅。在一年级就能做三年级的题目,小学到高中求学期间,别人需要十几年,他只用八年时间就完成了。惊人的跳级和出色的成绩,让村里人都夸赞是颖悟绝伦的孩子。

山南工业大学快开学了,林大收到了录取通知书。看见儿子是金榜题名了,父母两个人是既高兴又发愁。高兴的是儿子考上大学了,发愁的事是学费没有着落。村里人都清醒的记得,为了上大学的学费,父子两个人在火车站做了一夜装卸工,手上起血泡了,肩膀头上红肿了。看见两个人是精疲力尽的样子,心里想一想,赚了一点点钱,也真是不容易了。

父亲说:“儿子,学费总算有了。”你知道浓民想赚点钱有多难?我们两个人干了一夜的活,才赚了这么一点点辛苦钱。

儿子说:“父亲,你说的是这个理。”农民是面朝黄土、背靠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到头来是所剩无几,日子过的总是紧巴巴。闲时,如果不出去找几个,那么弄不好糊嘴都成问题了。

父亲说:“儿子,你明白就好!”你一定要记住,为了你的学费,我们既是一夜没睡,又是干了一夜活。主要是为你交上学费,想让你好好读书。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庄稼人,没有一个是吃公家饭了。希望你在大学期间好好学习,将来做个有出息的人。

儿子说:“父亲,我知道了!”请父亲您一定放心,我会在山南工大好好读书了。你想要儿子做个有出息的人,我会努力的不辜负您的切望。儿子是个不甘种地的人,我有一个梦想是做官!

父亲说做官是好,那可是有风险哟!人们常说做官难,想要做个好官更难。我想这个道理,你是比我懂得多了。如果将来你真做官了,那希望你做个好官。是的,我会做个好官了!

我们想起中国科学家高士其的一句话,“时间给勤奋者以荣誉,给懒汉以耻辱。”你还别说了,林大在山南工大毕业后,自己主动要求回小兰瓜村工作。山南工大经济管理系主任有些不理解,说人家都想进城市的好单位工作,你怎么想回农村工作?真让人有些不可思议了!

林大说是对小兰瓜村有感情了,我从小是吃小兰瓜村水长大了。我父母跟村里人一样,都过着锄禾日当午的日子。不说是辛苦了,还赚不到什么钱。你不知道小兰瓜村太穷了,小兰瓜村民日子太苦了!我是小兰瓜村走出去的第一个大学生,又是回来唯一一个大学生的村官。我在想小兰瓜村为什么穷?归根结底是思想的落后,村民文化水平不高,小兰瓜村基础建设薄弱……

村民说:“林大,是个称职的村官。”在担任小兰瓜村党支部书记兼村长,为村民做了不少事。对全村水路、电路和公路的着手工作,水路做到引水修渠,电路做到既要电网改造、又要有线电视村村通,公路做到既要路面拓宽、又要是水泥路面村村通。

父亲说:“乡亲们,谢谢你们表扬了!”我是一个父亲,林大又是一个村官。听见乡亲们对林大的认可,我为林大儿子而骄傲。村里村外的大事小事都一把抓,风里雨里都是一起干。有一句话说得好,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林大和村民们的共同努力,小兰瓜村是旧貌换新颜了。

我们想要小兰瓜村彻底的脱贫致富,林大说推进全村的水路、电路和公路的工作是不够的,还要加大乡村招商引资的工作。大力推进“以工带农、以商促农”的乡村发展理念,做到以乡村企业带动农民致富,以商品贸易流通促进农民发展。没想到几年的时间,这个“以工带农、以商促农”的发展工程,像芝麻开门步步高。小兰瓜村变样子了,村民们都富起来了!

村民说:“林大,升官了!”根据南山县兰瓜镇人民政府组织部门的决定,任命林大同志为中共兰瓜镇镇党委、委员、镇政府副书记、镇长。小兰瓜村出能人了,终于有人当官了。不仅是父母两个人高兴了,而且是小兰瓜村人都光彩了!

父亲说:“乡亲们,儿子做官也是小兰瓜村人!”在组织部门的信任,做了一个官。今日的小兰瓜村,处处充满活力。这都离不开林大和乡亲们的努力,这个努力的成果,应该有你们的一半。乡亲们才是小兰瓜村的功臣!

古人云,将门出虎子。父亲没什么文化,说话似乎有大将的风范。那一番话,让乡亲们心里暖暖的、舒服!林大确实是个有本事的人,不但为人处事是随和,而且是工作政绩显著。在南山县兰瓜镇干了几年,都是风生水起。无论是民间和政界,都没有一个人说不好了。

村民说:“林大,不是一般人。”在南山县兰瓜镇干了几年,口碑很好。工作是如火如荼,做官是风生水起。高兴的事又晋升了,官又做大了。

父亲说:“乡亲们,官越大风险越大。”我儿子当县长了,真没想过了。林家祖祖辈辈都是庄稼人,没想到儿子这辈出息了!虽然儿子官是越做越大,但父亲心里还是心神不安。

林大同志出任中共南州市委常委、南山县委副书记兼县长,开始主持南山县全面工作。既是市委常委,又是县委副书记兼县长。这位副厅级的人物,应该说手头的权力不小。人们说是好花不常开,又说好事不常在。又有人说是人怕出名,猪怕壮。林大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在职场游戏的规则里犯事了。

检察官说:“林大,你知道为什么找你吗?”为了贯彻落实山南省委、山南纪委的要求,我们司法机关已经逮捕原全国人大代表,南州市政协委员,南州市一煤矿业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兼总经理托山。根据托山的案件交待,你在担任原南州市委常委、山南县委副书记兼县长期间,有利用职务之便,以权谋私,搞暗箱操作和利益输送。为他人充当保护伞,收取大量贿赂。

林大说:“检察官同志,是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出任原南州市委常委、南山县委副书记兼县长的期间,我和原南州一煤矿业集团董事长托山相识,并不否认他看重是我手中权力。开始给我送些香烟和酒,后来就给我送钱了。你们是不知道,这几年煤矿企业不景气,银行借贷是一个难题。看见煤矿工人要吃饭,企业要发展。我就出面打一声招呼了,他就给我汇了一笔钱。这钱我一分没动,也一分没敢花。

检察官说:“林大,你和香儿(化名)是什么关系?”这个香儿不是一般女人,她是南山县建安公司总经理,在南山县征地拆迁和投资项目上,你有没有插手?你们是怎么认识?你收钱了?

林大说:“检察官同志,我们是情人关系。”我和香儿在一次宴会上认识了,我不否认在征地拆迁和投机项目审批上,多次给她通融。因此,她是得到不少好处,我也收了一些钱。不仅她是用钱贿赂,还用肉体来贿赂。我是思想放松警惕,没想到一不小心却倒在石榴裙下了。

一个多么好的人,一个多么好的官。往日的风光无限已不存在,如今只有抹不去的悔恨和泪水。那父亲的一番话,官越大越有风险是验证了。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法网恢恢是疏而不漏。如果南州市的官员,都洁身自好、秉公办事。那么林大怎么会丢掉乌纱帽去坐牢了!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各位朋友,下面的相关文章可能对您很有帮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殷宏章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9-05-02 02:05 最后登录:2019-11-15 23:11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