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杂文小品 > 朝花夕拾 >

廖翠凤凭什么征服林语堂的心

时间:2017-08-08 16:45来源: 作者:刘世河 点击:
廖翠凤凭什么征服林语堂的心 青岛 刘世河 林语堂与廖翠凤的爱情故事一直被人们津津乐道,尤其晚年的他们那种琴瑟和鸣唇齿相依的的夕阳美景,更是让世人艳羡。林语堂是一位名声赫赫的大文豪,而廖翠凤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他们的结合,用现在的话说,就是
廖翠凤凭什么征服林语堂的心
                                                                                 青岛    刘世河
林语堂与廖翠凤的爱情故事一直被人们津津乐道,尤其晚年的他们那种琴瑟和鸣唇齿相依的的“夕阳美景”,更是让世人艳羡。林语堂是一位名声赫赫的大文豪,而廖翠凤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他们的结合,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典型的先结婚后恋爱,但他们却依然恩恩爱爱地携手走过了半个多世纪,而且林语堂对廖翠凤是从当初的不爱到渐渐地离不开,最后直到深爱,乃至相濡以沫。那么,廖翠凤又是凭什么一步一步征服林语堂的心呢?                   
主动示好  赢得婚姻
    1916年秋天,当二哥把他的同窗兼好友林语堂请到家里来做客时,隔着屏风,只一眼,廖翠凤就顿觉如惊鸿一瞥,加上之前二哥曾有意向她提及林语堂的才华。才情+帅气,廖翠凤的心一下子便乱了。当天晚上,林语堂留宿在廖家,廖翠凤等他熟睡后,悄悄地将他换下的衬衫拿去洗得干干净净。第二天林语堂知道后,不由一惊,将衬衫拿在手里抚摸了许久,对这位廖家小姐顿生好感。当天林语堂回了漳州的家,廖母得知女儿应下这门婚事,很不高兴,对她说:“听说林家很穷,是个穷牧师人家,你是吃白米饭的人家长大的,嫁到吃糙米的人家,你受得了吗?”廖翠凤却坚决果断地说:“贫穷算不了什么。白米糙米都是米,其实一样的。而且我相信他也一定会喜欢我。”这话传到林语堂耳朵里,让他很感动,于是就答应了这门亲事。
常言道,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遇到自己的那盘菜,毫不犹豫,立马去追,这样的女性不仅仅是勇气,而且更智慧的是,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怎么去要。实际上,生活中许多女性之所以与幸福擦肩而过,很多时候往往就是缺乏这样的勇气和智慧。廖翠凤很明白,虽然当时的林语堂是个才子作家,可要论家世,她却分明是有点下嫁的意味。其实,家境的悬殊,也正是林语堂自尊世界里最敏感的一个心结。而廖翠凤的的那句“贫穷算不了什么”不偏不倚,正好接住了林语堂作为男人的那点自尊。如果说“洗衬衫”之事让林语堂已心生好感,那么这句“贫穷算不了什么”无疑就是感动了。
              患难相随  赢取真心
1919年1月,廖翠凤与林语堂喜结连理,婚后林语堂赴美读书,廖翠凤陪读。本来是有助学金的,可是留学生总管拿着学生津贴做股票投资失败,自杀了。两人一下子失去生活来源,日子颇为拮据。这时,自幼家境优越的廖翠凤靠外出打工勇敢担起了养家糊口的重担。甚至不惜卖掉陪嫁的首饰补贴家用。可是那些玉器外国人一点也不喜欢,就三钱不值两钱卖掉了,当时廖翠凤真是割肉一般心痛。林语堂看着十分不忍,就安慰她说:“凤啊,以后我挣了钱,再买给你。”廖翠凤淡然一笑,说:“我并不喜欢这些,所以不必心疼。”林语堂看到妻子为他所做的一切,无以报答,便拿出结婚证对她说:“结婚证书只有离婚时才用得着,我们烧掉它吧,反正今后用不着它。”说着,他真的划了一根火柴,将他俩的结婚证书点着了。
新婚燕尔,廖翠凤便随夫一起漂洋过海,赴美陪读,而且在他们生活陷入困境时,自幼家境优越的她放下面子,外出打工,更不惜低价割舍心爱的饰物来补贴家用,这些,无不都是在向林语堂表达她“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决心。正所谓,患难见真情。林语堂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无以报答,便以烧掉结婚证书的方式,来证明自己今生要和廖翠凤牵手终老的决心。而这样的报答,恰恰正是廖翠凤最想要的。
             大气包容  巧退情敌
林语堂在美国终于以写作成名,成为当时最有影响的华人作家,版税拿得很高,可是他从不花心。只是廖翠凤知道,他心里仍旧装着旧爱陈锦端。因为在与她相识之前,林语堂曾与陈锦端深爱过,尽管慕而未达,可陈锦端却从此成了林语堂心上的一颗朱砂痣,念念不忘。廖翠凤却从不吃醋,她说: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有一次,林语堂正在书房看书,廖翠凤突然在门外大呼小叫着竟把陈锦端领进了门。他一时非常紧张,手脚都无处放。廖翠凤反而很大度地大声说:“快倒茶,快倒茶,你不是经常在家念叨锦端吗?怎么见了面又不睬人家?锦端,你是最了解他,他就是这么个人,外冷内热,热水瓶一个。”廖翠凤亲自给陈锦端倒了杯茶,说:“你们好好聊聊,我去做饭,锦端,我们好多年没在一起吃饭了,今天一定要尝尝我的手艺。”
还有一次是林语堂和廖翠凤在上海的时候,有一天廖翠凤接到一个电话,是陈锦端打来的,廖翠凤简单向她问声好,就将话筒递给林语堂,转身进了厨房。看到整个下午林语堂在家坐立不安,廖翠凤取出擦得锃亮的皮鞋往林语堂面前一放:“不就是想见陈锦端吗?去吧,在外吃饭还是带回家来吃饭随你,我不怕她抢了你,抢走我倒省心。”林语堂换上皮鞋打好领带就真的走了,快到约会地点时,他突然又不想见了,家里这个老婆好得像传说中的芸娘一样,我到哪里去找这样的好太太?他在外转了一圈,就回来了。廖翠凤见他回来,一愣,说:“人家一日不见还如隔三秋呢,你这多年不见,这么快就回来了?”林语堂坐下来,缓缓地说:“凤啊,我才不要什么才女做妻子,我就要你这样的贤妻良母。”
在人类所有的感情中,爱情无疑是最自私的。作为妻子,面对情敌,尤其是住在丈夫心里的情敌,你该怎么办?一哭二闹三上吊,显然不是什么好路子,那样做,只会适得其反。这个时候,你越是表现得大度包容,反而更会抓牢男人的心。你不是相见人家嘛?那我就主动请到家里来让你们见;你不是想跟人家约会吗?那我就主动让你去会。如此,“以毒攻毒”,反倒让林语堂彻底觉醒:陈锦端只能是他心里的一个遗憾,而眼前与他患难与共不离不弃的妻才是他触摸的到的实实在在的幸福。
                  潜移默化  积惯成习
廖翠凤从不爱赶时髦,头上梳一个简简单单的髻,一身青布旗袍,不懂哲学文学,对国家大事也不感兴趣,她的兴趣就在柴米油盐上。甚至,在她眼里,林语堂也不是什么名扬国际的华人作家,他就是一个老男人,一个挣钱养家的老公。她将他当成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一张嘴整天就在林语堂身上。廖翠凤很多时候讨厌林语堂的小资情调,她反感一切邋遢的画家、长发诗人和大话连篇的作家,她一概认为他们都是神经病。林语堂多次动了离开她的念头,可是他确实又离不开她,他的烟斗、鞋子、皮包、眼镜乃至书,一眨眼就不知丢到了什么地方,他只得不停地喊:“凤啊,凤,我的书呢?我的眼镜?我的眼镜哪儿去了?我的鞋子,我的系带皮鞋呢?”廖翠凤吃定他离不开她,一句话不说,变戏法似的将他要找的东西放到他面前。
有人说,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必须先抓住男人的胃。但实践证明,这种说法显然是不怎么靠谱。因为男人的胃口和他们的心一样,都是善变的。多少主妇厨艺练得都可以和大厨媲美了,结果男人还是一波一波起义而去。所以说,与其一脸油烟地辛苦喂他,倒不如让他在生活中不知不觉养成依附于你的习惯。在婚姻里,习惯的力量绝对不可小觑。廖翠凤的聪明之处就在于她洞悉林语堂的自由天性,然后小施伎俩,继而才一步一步“温水煮青蛙”般,征服了林语堂的心。
                                        
(责任编辑:王丁强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各位朋友,下面的相关文章可能对您很有帮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丁强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7-02-26 10:02 最后登录:2017-09-06 21:09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