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诗词 > 辞赋诗行 >

曹振峰(文言文、古诗、诗歌)

时间:2017-12-13 09:29来源: 作者:曹振峰 点击:
记载真实经历,文学或休闲记录生活!

《沧海之州.量子灵芝卵》


作者;曹振峰
家居:沧州
沧海之州金雨堂,梁村新民居,海河西道南 ,“量子芝卵”以下言!
孕产妇口,生胎脑干,供佳母乳,高眠苦,容养颜;青儿口,重记保明,牧童身临其境;口中老,健脑益智,福如沧海。
一路风雨,一路难涉,古者星贻我太多之悟与沉,斗转星移,再看今岁,此下而执之矣,发而变通之伟。


《滄海缮修之道》
 

作者:曹振峰

笔名:毛胜峰

家居:沧州

古筑皆有百年之史,构件必有差之风或走闪,查覆时应以筑之安为缮修之道也。

修之所宜尽与旧有之体;至尊古作本体、手、持古风。

治宜以预防为主,常谓古筑修养与修,以积患与患灭于萌中。

用旧料不可省大资;自材之观,尚可存旧筑之时也!



《王者荣耀》

作者:曹振峰

笔名:毛胜峰

家居:沧州

闯天下五威五雄平谓战手游,腾讯最新莫巴手游作!为一款莫巴类戏,王者荣耀异多,于同类之戏中谓一枝独秀,艳压满坐。

五威五王峡、五威五渊大斗、三威三、一威一,热血竞技尽之乐!海量雄随心择,妙合契战!十秒即跨区匹,与友组队登顶强王!

法简易上,一血、五杀、超神,至其经验!实谓平谓战,归莫巴初心!



《平年沧记》

作者:曹振峰 家居:沧州

沧剥居,北使京津,南通鲁,京杭运河贯市,以东临渤海而名焉,意为沧海之州。

沿海开城一,亦石本与北重陆海化钧衢,沧境有铁狮、古贡枣园等七处九重文物保焉,栈癦肆栉比商贾,文武双全,环集为沧城厢经带之大成者。

沧之四言,文不纯之;沧有四言,南部东属语语统次鲁音,中为本言,北属津次言,西则属北语统冀中语群,依此四言亦成其形异之文。

一贯境之京杭大运,既是一条南北大动脉亦一文者乃带,使沧之地缘文早受先文学之染,此文与陆平原文之合、齐、鲁之交文与赵文,更成沧文性之最者也。



《龙鹰兵传》

作者:曹振峰

亦不虞,头乃空;于其相册里遂见其,一活脱脱之兵。龙鹰一名兵子,可即之以其太爱营,一身武装潇洒,尤其担枪之一,目光注,英姿勃发。

谁能念此时之已作诗数十年,初读其诗,与人之觉满卷秀言壮语,令人耳目。所谓淡,如古诗“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淡如水,而大人想。

于龙鹰《活在世里,我不贫》一词中,其云,活在世里想我不贫苦行于风之背上,我迎九月之丰。

跨马持刀向我要吹开明月,语简朴素,感动人情,今夜曹我思归。欲归过之子无忧也!可故乡何在一乡一村想非非一土著之处。

故乡为我寄生之诗历者欲火之苦,诗人含情地诉,情真意切,岂不令人动心。

 

《镇海吼》
作者:曹振峰(公历平年)
遏海啸水患而造,
铸成周广顺三年。
铸铁狮原开元寺,
文殊菩萨和坐骑。


《沧海之州.八角井》
作者;曹振峰
家居:沧州
八角井又名八角琉璃井,当沧县仵龙堂乡前仵龙堂村东二百米,沧盐路南,去沧海之州公梁二十五,一九八九年十二月十一日,为沧县官定为县要保物,一九九七年七月修。井外周三十一点二米(三点九米乘八边)、外径十点二米,内周十二米(一点五米乘八边)、内径四点四米,北延兴元年四七一之八角井。
沧海之州约二公梁,仵龙堂。此处有一井,井成八角形,俗呼八角井。《沧县志》:井上有一梁横,铁锁垂于井内,尝欲建,拉索数夜不尽,忽见水血,众惧,遂锁复井;今为沧县长保。
观心下乡义诊,过仵龙堂观赏井神之。井在大洼中,于旧仵龙堂庙前,一九三八年日寇侵华时毁井废,一九八零年修四级三层,口阔约三米,旁无言、指。
《百兽之王》
作者:曹振峰
家居:沧州
铁狮铸于周元953年广顺三年,俗谓之“镇海吼“,千余年之历史,用“泥范明浇铸成法”,有较高的史科学和艺术价,为国重文物保焉。
通广五.三十五米,身长;三十米,粟米,体宽三.粟米;重约四十假,有“狮王之美,千余年来,其饱经沧桑,在古沧州,其曾被为神奉,尽了香火;于烽火连天、刃之乱世,刀戈之斫,在狮体内外翳累。
文中“狻猊”之见于“狮子”早已,“狻猊”一词自实语,其出先秦“中”与西域之语言文通;“狻猊”是文殊之马,故有文殊菩萨者,则有“其”之影!汉世,狮子为贡直入中,为师子即为狮子。狮子入华滥觞於汉,于元、明时至高峰期。明季孙,贡狮动略止。


《人语录》
家居:河北省沧州市沧县作者:曹振峰
吾幼为谷母打大者,虽家贫切,然不怪谷母之严,更觉谷母甚好!因年力者,甚至生,欲为一善之人,方会活之不累。
历年在外学,归时,则父母之笑老矣;历数痛后,为人生之路总一理也!
人可穷,然志不止;人可富,但不行曲路;而自与福,于亲与妻有郎儿、友人,但有金,我可与汝拾省食,而不使汝食之宿!
今不务行,何言来只欲谷母良?吾诚之以己之福掷脑海矣,与谷母之养,择前与老福,而自与福。


《缅怀清明》
曹振峰 沧州
清明细雨春相思,蝶桑四月柳香怀。
冥币烧魂泪满衣,故土亲睡花新开。


《平山相思记》
云潇潇,山浪高川,音回久冲天!鸟语花香,雨多天;上串,下串,隔五里。
上串,静无言,夜宵伸手不见五指山;下串,二十余户,儿女长建立功勋,父善子孝,难见儿。
城中,师与娃,下山,关其母,帮其父,作奇画,歌舞同行母父乐!
五日游,童笑言,此一善母,常之食不抱衣不暖;母做食,父酒宴,其味无穷。母笑言:“家中男娃女娃如亲儿,吃喝玩乐不愁穿”,父酒言:“老鸟难飞山外关,难见今日笑开言”,师生长叹为开言。
车启鸣,母父与娃离别泪,山天鸟猪狗鸡鸭同齐鸣,雨泪湿地,草丛生;挥挥手,一个拥抱,有二家。
丙申年 夏孟仲季


《欲谷母一腹》
自不顺之子,我今不善,就求一佳妇也!
我不怕苦畏累而奋,以吾言之家资后,不愿与臣赌一世!
臣又尝为富金君,女许,我不觉福,其为臣处乎?或以金取之?
我觉福与谷母,故我欲前奋,今不幸为人,请向予,前择为汝福!


《忆梦》
作者:艸賑綘【曹振峰】 家居:沧州
此一真实之事,亦是令人,流涕痛心之事!
去学校不远之养老院,每清晨醒,使我泪止。
吾未见姥爷爷,所以作旅,积多真实感事,每无事时,坐游五路,至数之数立,下车。
此一凄凉之养老院,我静之窃得一小之隅,视之无人看守之祖姥;夕阳西下之时,其早自寐,如有可爱者儿寐。
二日早觉,实暗香地卧不起者,外则盈矣,劫财之人!
此一善母,常之食不抱衣不暖,每日,吾行矣!其狭巷之,窃视其动。
渐见其不能济,行不然捷之步,而未见其子观过之。
无人时,吾必不经意付按捶背,比余姥姥更事之周;吾亦不知何如,觉见
我渐近之,吾知其目花也;每欲坠阶,吾当付之一以!奶奶之笑,付现在我之前。
不知几日,渐渐吾熟矣,饮食之罂,漏之,我花了身上省之五元给她买了一个新罂置其案上,罂为大矣新矣,其实吃不饱矣!一食不饱者,去与奶奶抢饭,我欲往止,而又不能;至于一日,我去给洗,其留也泪,其说是思归之心,虽归犹被杖,犹欲临别归视外孙,是也!其幼不爱己之后兮?我思想,果许之。而临行日,忽有一人状,众老人见之欲去,止不欲令去,颇言人之言,老哭矣!
我在想,若是不念之好食物则?忽然医之,把我叫到了办公室,问其为何人,吾伪为其外孙对着,记有一句,觉其言之若是其外孙似之,或是善意诬也!余曰:“久在外学,还不见姥,闻父母言,奶奶在此家太医院,则就而视;向来给奶奶洗也,言欲归视不知几日,太医院传来姥之死寻,在宿舍潜,我是苦涕,臣于去时,实搬着灰盒抢财之场景。我看不下气人场景,匆匆去。
观此篇短文章,汝可于爱老去者?死后汝为家打之意,若不爱,岂有厚颜而分其财则?世不已!


《首长的颜色 》

阳光下的绿装
身穿军旧装的首长
一手习惯性地拿着相机
寒风一阵阵刮来
那细碎的响声
使夜晚显得格外寂静
缕缕谈秋与蓝的烟云
像是他的形思绪
在空中缓缓升腾
以资号召
将士们的步伐啸血喧天
以亘古未有的雄伟气魄
因势利导
峰巅差距如何面对
一天一年总会有朝阳夕下
让我乡思和军旅步伐一起
教会新兵经营好人生第一步


《丙申雄思》

云仙潇烟,山高雨多天,军歌音回九重天!深林山串路弯弯,常不见五指山,神兵啸血喧天。
锣鼓琴琶,脊梁托起山,英雄精神传人,郑、唐、柯、金、沈武侠政五关。
将军帮,一低一高,一瘸一拐峰声叹!洁谢今世,泪魅衣?


《嘲思言》

醇酒醉难眠,
尘埃落定怀。
论故回乡念,
书生何求味。


《一带一路》

东明陆海绸路,
步笔智共经案。
民哞鉴宝天下,
大道行逢苍生。


《望南口军役巨月》

南口观巨月,山月好来难。
荣华军旅路,别离征远行。
秋寒静落叶,群望乡思怀。
梦亲韵蝉女,几时役城归。


《酒论道》

丙申年,非引醉,稍微醉者;而转曰:“酒仙君无送者,己回宿;居老轻不一酒谈!而未醉者,旦论生本涯。”
书生居,兴举不识言,君绅士同宿久长思,醉未归,聊夜,交仁义。
引谋醉,人中乐,可少,无不可少道;虽此曰:“但难控者,可引人生之事抵也。”


《罪莫大焉》


治艺,以一诗一文而著,己曰:“取意者,若熊为有成?而径一诗一文以著,害己也。”
若文,辈世之?假若久年,虚名智,谋高就事,其骗者无文智!艺不贵,何为穷者劳。
己为行,所必传世事,择勤鸟墨涯;痛不言绝,己由雄鹰之凡恒。


《沧州市九零后王荣荣古画复诣》


一幅全之国画,须使其更为美,是不离装裱之。王荣曰:“装裱亦曰“装潢、“装池”、“裱背””,是中国之所有一种保护和美书画及碑之术。
以百绫锦纸绢谓古今纸绢质之书画为装裱美或护修;王荣荣笑曰:“于宣纸与绢素上所作之画,以其用墨之胶,形多焦平,易破碎,不便观、传与藏。”
惟经托裱画心,使之平贴,复依其色之浓淡、脉之繁简、写之狭阔、长短等状,配以应之绫锦纸绢,装裱成百文之画,使笔墨、色益丰突,以增作者性。


《国粹关》

作者:曹振峰
家居:沧州市
起点线面盖引儿学得也!每一素不孤立之,须呈诸友,才展言语之叙,若有父母兄弟姊妹子,亦有同学友,故不同,事亦异,生因而蔚。
其在形里,即是以点线面间起也!令其交友,络、接、平、间、乘、留白、间、入、聚散……此形须也要像说故事泛使儿得受。
点评大师之作,令儿在官卜一激与识,所习,潜以消化,儿在画动中则潜意识地使为此也!师在学中应时而引与论,当停时收,当时纵笔续,师指挥,童儿冲,一番好而轻者墨戏后,一幅幅佳之上画作则生矣。


《十九大者重意政欲》


作者:曹振峰
家居:沧州市
迎十九大、为十九大、行十有九大,是今岁我国政之大事。
七月二十六日至二十七日,党中央为省部级要领导干部“学习近平总书记要言神,逆党之大”专题研讨班九,七月二十六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开班式上言其要语。
此篇重言,其党之十八大来者,是一篇总性言;其党之十九大,是一篇引性言。
十九将作何之大政宣、将解其大论、践履也,我熟读此篇言语,皆能得确定性也。
此篇重言之义,是为逆党之十九大作矣要之心、政治、法将。
学此篇重言,是全党之大政事。
学者务为一心、养心,以全党心、加至中神上。


《龙之裔》

作者:曹振峰
应国主习近平邀,美总统八日下午抵京特朗普,始谓国聘。
此特朗普今初就美总统以来始访华,亦共十九大胜闭幕后中方待之第同聘。
国主习近平与夫人彭丽媛八日下午与“临聘之美总统特朗普与夫人梅拉尼娅共观故宫前三殿。
在观完故宫前三后,习近平向特朗普介矣中国代之史文。其曰,文未尝绝流、终传之者国;我辈亦继而黑发、黄皮肤,我叫龙之裔。
(责任编辑:秋水 )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各位朋友,下面的相关文章可能对您很有帮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曹振峰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7-12-12 21:12 最后登录:2018-08-11 18:08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