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视文学 > 戏剧剧本 >

六场大型舞台剧《珍珠女》连载(五)

时间:2017-11-19 00:56来源: 作者:蔚青 点击:
第 四 场 【第二天下午,黑虎山洞中。 【从洞口向里面望去,洞内钟乳倒悬,石柱林立。舞台两边延伸处,曲折、幽暗、恐怖,深不可测。 【洞外却蓝天白云,淮河如带,花香鸟语。小妖们来往巡视,戒备森严。 【右前台一石桌、石床,桌子上餐具罗列,饭菜俨然。
第 四 场

【第二天下午,黑虎山洞中。
【从洞口向里面望去,洞内钟乳倒悬,石柱林立。舞台两边延伸处,曲折、幽暗、恐怖,深不可测。
【洞外却蓝天白云,淮河如带,花香鸟语。小妖们来往巡视,戒备森严。
【右前台一石桌、石床,桌子上餐具罗列,饭菜俨然。
【幕启时,珍珠自床旁站起,侧身凝视洞外,心潮起伏,抑制不住满腔激愤和对亲人的深切思念。
珍珠:(唱)        
                    燕雀争飞啊,成双成对,
                    我盼亲人啊,望断春水。
                    我恨,恨不能化作――
                    船上的白帆穿峡越岭;
                    我愿,愿变成――
                    蓝天上的白鸽振翅高飞!
                    龙哥啊,龙哥!
                    我盼着你赶快来救出阿妹,
                    又怕你误入魔窟同落陷阱。
 
                   美好的生活啊,令人憧憬,
                   妖魔横行啊,化作泡影。
                   我恨,恨不能化作――
                   闪光的利剑斩妖除魅;
                   我愿,愿变成――
                   熊熊的烈焰焚毁地狱!
                   龙哥啊,龙哥!
                   坚贞的爱情给我们力量和智慧,
                   我看到了你跋山涉水矫健的身影!
【秋耘提着饭盒上。望着桌子上的饭菜,摇头叹息。
秋耘:(环顾左右无人)珍珠妹子,不管怎么着,你都要为了自己的身子多少吃点东西。你这样不吃不喝的也无济于事呀。
【珍珠不理,扭转身子背对秋耘。
秋耘:(上前)珍珠妹子,听姐姐的话,这是你秋耘姐姐我亲手给你做的,你只管放心的吃,不会有啥的。(拉珍珠衣袖,被珍珠甩开,怒目以视。委屈的)唉!……(转身以袖拭泪)
【珍珠见状,惊疑,态度稍缓和,但仍然无声地注视着秋耘的一举一动。
秋耘:(稍顷,端起桌子上的饭碗又上前)妹子,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咱们保住自己的身子,终究会有机会从这里逃出去的。
珍珠:(困惑的,询问)你是……
秋耘:我……(欲言又止,惊惶四顾,确定没有人偷听,小心地上前扯住珍珠的衣袖将其拉到床边坐下)妹子,你不要把我也当成跟他们一样的妖精,我也是和你一样被他们抢来的……(抽泣难言,扑倒在珍珠的肩膀上。)
珍珠:(扶起秋耘的头,帮其拭去脸颊上的泪水,探问的)秋耘姐姐,你也是被他们抢来的?
秋耘:嗯。(痛苦的点头,两眼噙着泪水,站起悲愤的唱):
                    家住淮河上游头,
                    春耕秋种世代农。
                   几亩薄田勤平整,
                    纺纱织布自做裘。
                   妖魔洗劫淮河畔,
                  去年中秋祸临头。
                   父遭惨杀母被污,
                  爷爷受害失双目。
                  秋耘我只身被劫掠,
                  陷身罗网进魔窟。
                  你我本是并蒂瓜,
                  同命相怜同悲苦……
【掩面抽泣不止,忽听到外面有人走动,慌忙转身拭去脸上的泪水,装作在对珍珠相劝。
【门外两小妖持械走过场,远去。
秋耘:(小声地)刚才我到你这里来时,听到黑虎和老鼋两个人正在争吵不休。那鼋精极力想撺掇黑虎把你杀掉,黑虎却仍然还是对你不死心。估计他们一会儿会到这里来试探你的口气,如果你要是不允,今天晚上他们就会对你下手。你可要多加小心才是。
【內喊:“大王到!”
秋耘:他们来了,说话可要小心!(大声)妹子,你看事情已经到了这步田地,你只是一味的刚强也不顶用。再说了,像你和我咱们这样的弱女子,又怎么能够抗得过他们呢?自古以来就是“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这么个道理,只要能享有荣华富贵,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管它嫁给谁还不都是过一辈子,何必要想的那么多啊。
【黑虎与鼋精同上,隐蔽在一旁偷听,暗喜。惟鼋精却垂头丧气、闷闷不乐。
黑虎:珍珠啊,我的小宝贝儿,自从本大王见到了你的花容月貌,天姿国色,大王我就禁不住为你神魂颠倒、六魄无主,整日里茶饭不思、坐卧不宁。本大王对天起誓,我可是真心实意地爱着你的,为了你本大王可以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压寨夫人,你提出任啥条件,本大王都可以如你所愿;如果你拒绝于我,本大王荡平黑山,血染淮水,非要来它个天翻地覆不可!
鼋精:大王,依我所见,我看你还是暂且死了这条心吧。不是小弟我泼你冷水,你也看到了,从早到晚这已经整整一天过去了,这丫头丝毫没有松口,倒不如干脆给她来个痛快的,免得日久生变,招惹麻烦……
黑虎:(不满的)我就不信她一个毛丫头,竟然会是铁打石铸的心肠不成?(转向珍珠)珍珠啊!------
(唱):       好花难有百日红,
                      青春能有几寒冬?
                      金银财宝谁不爱,
                      荣华富贵谁不慕。
                     有道是――
                     识时务者为俊杰,
                     莫叫良辰空虚度。
                     只要你――
                     心甘情愿嫁给我,
                     强似你――
                     鲜花插在牛粪中。
珍珠:(唱)         
                     眼前局势多险恶,
                     心急如焚盼阿哥。
                     黑夜行船须冷静,
                     看清浪尖把稳舵。
鼋精:(唱)          
                     这丫头风浪面前稳如山。
                     不愧是渔家后代英雄传。
                     抚右眼至今还心惊胆颤,
                     斩草除根绝不能留后患!
黑虎:(唱)          她亭亭玉立花容颜,
                     我身不由己滴馋涎。
                     难怪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不把她弄到手岂能心甘?
珍珠:(唱)          
                     这黑虎粗鲁莽撞好对付,
                     那鼋精奸诈阴险心歹毒。
                     看他俩貌合神离各怀鬼胎,
                     我权且挑拨离间先将他除!
鼋精:(唱)          
                     黑虎狂妄太自负,
                     珍珠机智多计谋。
                     夜长梦多难预料,
                     我争取主动要先下手!
(转身向黑虎,阿谀地)大王啊!依我看这丫头与大龙两家人可是世代相依为命,他们俩从小又是青梅竹马、情投意合,恐怕绝不是大王你使用金银财宝和荣华富贵就能够轻易拆散得了的。依小弟之见,还是需要当机立断,铲除后患,不然……
黑虎:(不耐烦地,打断)兄弟,你的那点花花肠子以为我不清楚啊?你过去曾经与他们两家结有冤仇,如今是想借了本大王之手来为你报仇雪耻,是不是啊?
鼋精:(惊惶的)大王,大王,小弟我可没有这个意思,你完全的误会我了。我是想------
黑虎:不要多说了,你那葫芦里装的是啥坏水还能够瞒得过大王我?哈哈哈哈!
秋耘:(乘机上前)大王,刚才大王进来的时候,我已经劝说得珍珠妹子有了回心转意的意思,不信你看,人家已经正在准备吃饭呢。你先回去吧,待我回头再慢慢地劝说于她,这可是人家一辈子的的婚姻大事,说啥也得容人家姑娘心里边慢慢地转过弯子,大王可是万万性急不得的呀。俗话说:“强摘的瓜不甜”,只有让她自己真正的想通了,打心里甘心情愿地愿意嫁给大王享荣华受富贵,那才是和和美美的好事一桩呢。
黑虎:(大喜)好好好!本大王就依了你秋耘小丫头的,回头你再接着好好地替我劝说劝说她,有了消息马上去告诉我。只要是事成了,大王我一定重赏,决不食言!
秋耘:谢大王。
【黑虎得意地拉着鼋精一同下。
珍珠:秋耘姐姐,你能不能给我弄一把快刀来,实在不行,我就舍出这条命来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秋耘:妹子那可万万不行呀。你是不知道,先前我刚被他们抢到这里来的时候,也跟妹妹你现在所想的一样。可是那黑虎却是个修炼成精的妖魔,刀枪不入、功夫了得,再加上那老鼋精诡计多端,一肚子坏水,两个人合在一起狼狈为奸,为非作歹,可不是轻易就能够对付得了的啊!即使是有了机会,我们也难以将其置于死地。因此千万不要鲁莽,还要三思而行才是。
珍珠:(沉思)那……(突然果决地)这样好了,你马上过去对他们说,我如今已经答应嫁给他做压寨夫人了。
秋耘:(吃惊)妹子你?
珍珠:(微微一笑)不要紧,姐姐你就按照我说的去办,你妹妹我自有道理,姐姐尽管放心好了。
【秋耘欲再问下去,珍珠推其下。这时,内唤:“秋耘,”,秋耘一边答应,一边慌忙收拾桌子上的碗筷,匆匆急下,珍珠胸有成竹的目送着秋耘,微笑。
珍珠:(遥望洞口,沉思。)
(唱):       身陷魔窟心悲痛,
                      大雁离群叹身孤。
                      辗转反侧念亲人,
                      断线珠泪顺腮流。
                      危险时刻伴左右,
                      一死容易难复仇!
                      且把怒火压在胸,
                      沉着应变巧对付。
【珍珠从怀中掏出手帕,咬破中指,在手帕上写字。将手帕向空中抛去,化作一只小白鸽飞向蓝天。然后欣慰的整理头发,坐在石桌子前沉思。鼋精蹑手蹑脚悄悄地上,作窥探状。
鼋精:(向观众自语)适才听秋耘那丫头说,珍珠已经回心转意,答应给大王做压寨夫人,依我看倒很难以置信。(沉思)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女人家水性杨花,见到金银财富会因为贪享荣华富贵而心性动摇,这也是难以避免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黑虎必定千般恩宠于她,凡事对她言听计从,到时候她若是想借大王之手为其报仇,我不仅枉费了此前一番苦心,反而将我老鼋自己置身于死地,岂不弄巧成拙吗?到头来那可是机关算尽,反误了自家性命!哎,我老鼋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反而落得个聪明反被聪明误,这是做的哪门子赔本生意啊!(摇头顿脚,悔恨不跌。稍顷,仰首望天,猛悟)不对!我看其中必定有诈!且让我来再用言语试她一试,探得其真假,再做理会不迟。
鼋精:(上前打躬)啊, 珍珠姑娘,听说你答应给大王做他的压寨夫人了,我这里给姑娘道喜来了,恭喜恭喜!姑娘能够随机应变,真不愧是聪慧过人啊!不过------
(唱):        你与大龙情意坚,
                       青梅竹马两无猜。
                       人心都是肉长成,
                       谁肯忍痛来割爱?
                       想必是――
                       韬晦之计磨时间,
                       以屈求伸待机缘?
【珍珠怒目以视,鼋胆怯、后退。接唱。
                      或许是------
                      富贵面前芳心动,
                      威力之下求瓦全?
                      常言道:
                      有钱使得鬼推磨,
                      此话有音非讹传!……
【鼋精狡猾、阴险的奸笑,偷看珍珠脸色。
【珍珠气愤之极,对鼋精怒目手指,步步进逼,鼋不断后退,抵于身后一石柱之上,瞠目结舌,张皇失措。
珍珠:(唱):         渔家姑娘生来贫,
                    不爱金来不爱银。
                    威武不屈力难折,
                    强似你――
                    奴颜卑骨屈双膝。
鼋精:(恼羞成怒)你你你……你胆敢……
【秋耘上,见此情景转身急下。
珍珠:(怒不可遏的,接唱)
                    仇人相遇眼更红,
                    桩桩血债积心中。
                    只要还有一口气,
                    我定要――
                    扒你的皮来拆你的骨!
鼋精:(恢复镇静)你,自知已经身陷绝境,死到临头了你还强作镇定,玩弄你的小聪明,(拔刀)我先宰了你……
【内唤:“大王到!”鼋精慌乱中藏刀回首,发现黑虎就在身后,正怒目相视。
鼋精:(惶恐的,鞠躬)啊,大王!……
黑虎:(挥袖甩打鼋精,鼋躬身倒退)你个混蛋畜生,快给我滚!
鼋精:大王!……
黑虎:(厉声)给我滚出去!永远都不要叫我再见到你!
鼋精:是,是……大王!(唯唯退下,潜身一石柱之后,窥视)
【珍珠乘机俯在石桌上嚎啕大哭,黑虎立于一旁手足无措,秋耘上前劝慰。
秋耘:好妹子,快别哭了,大王是仁厚明智之人,一定会给妹妹你撑腰做主的,你有啥委屈就只管说给大王听好了。
黑虎:(上前打躬)对对对!秋耘说得对,姑娘不管有啥不开心的事情尽管对本大王述说,大王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珍珠不加理会,继续俯案痛哭不止,且欲以头击案,作寻死状。秋耘极力拦住。
黑虎:(慌作一团,手足无措)啊!宝贝,快别这样。你再这样哭下去,大王我的心肝五脏就要被你哭乱了呀!
【一直躲在一旁偷窥的老鼋见此情景,急得直跺脚。唉声叹气地下场。
 
珍珠:(渐止住哭,抬起挂满泪水的脸)大王啊,你要是真心对我好,你就赶快把那个混蛋老王八给我宰了!他对你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刚才他乘大王你不在,还对我……
黑虎:(警觉地)啊!他对你怎么样了?
珍珠:他说,他说,只有他才是真心实地的喜欢我,说你心黑手辣、凶狠残暴又多疑……(欲言又止)
黑虎:(气愤地)他,他,他还说了些什么?
珍珠:(害怕地)他还说让我别看你现在横行一时,但终究不是成就大业之人,叫我无论如何不能答应做你的压寨夫人,说他定会找机会带我逃离这里,与他……
黑虎:(暴跳如雷)不要再说了!这个混账王八蛋,竟敢跟老子玩阴的,我马上就去砍了他,非让他碎尸万段才能解本大王心头之恨!(向内高喊)给我来人哪!
【众小妖应声上,黑虎似有觉悟,挥手叫停,转身面向一旁的秋耘。
黑虎:你,你刚才不是也在这里吗?你是听到他们怎么说的?
秋耘:大王,我来的时候听见他们俩正在争吵,就没敢进来先是躲在门外偷听来着。
黑虎:那你听到老鼋他都说了些什么?
秋耘:(怯懦的)他说大王就是一个爆发户,原先他老鼋才是咱们这里说一不二的头头,是大王来了以后才霸占了他的地盘,他早晚还是要将大王除掉,重新……
黑虎:(怒不可遏)呀呀呀!这个狗日的混账王八蛋,我非要把你碎尸万段不可……
珍珠:(进一步煽风点火)大王,老鼋他乘你方才不在这里的时候,还对我动手动脚,(哭泣)嗯,嗯,嗯……
黑虎:(命众小妖)赶快去把那个王八蛋给我捆上来!
【众小妖将老鼋精捆绑着推上。
黑虎:你这个混账王八蛋的东西,本大王对你如此礼遇,你到好,不仅不知道感恩、报德,反而对本大王我玩阳奉阴违,背后捅黑刀子!你个王八羔子,我问你,你可知罪?
鼋精:(惶恐)大王,大王!兄弟我可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大王你的事情呀!
珍珠:(愤怒的)你还敢再哄骗大王吗?我已经把你刚才背着大王对我做的、说的那些全都一五一十地告诉给大王了,你才是已经死到临头了你还敢继续欺骗和蒙混大王,可见你的贼心真的不小啊!
鼋精:大,大王……你可千万不要上了她这个鬼丫头的当啊!
黑虎;(得意的)我倒是要看看你还想再欺骗本大王到什么时候?
鼋精:大王,兄弟我可是实实在在的对大王你忠心耿耿,从来也没敢有过二心。大王你就是借一个胆子给我,我什么时候也不敢欺骗大王你呀。你这是,你这是从何说起呀?
黑虎:你乘大王我不在的时候都对你的嫂子说了些啥?都做了些啥?
鼋精:(委屈的)大王啊,兄弟我说实在的,真的是啥也没有做,啥也没有说呀!
珍珠:(手指,愤怒的)事实俱在摆到了你的面前,你还敢嘴硬!你敢当着大王的面前把你刚才对我说的话、对我做的事再重复一遍?
鼋精:(哀求地)大王啊!兄弟我确确实实的没有对她说什么、做什么呀!大王啊!我,我是真的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大王你的事情啊!……
秋耘:你还敢在这里继续欺骗大王,你说你没有做啥对不起大王的事情,那么我来问你,就是刚才你在这里还背着大王,说大王就是一个没有长脑袋瓜子、差心眼又生性残暴的莽夫,一个成天光知道贪恋女色的不义之徒吗?
鼋精:大王啊!这可都是她们串通起来,一派胡言在蒙混大王你哪!
珍珠:大王,还有呢!这家伙刚才还对我说,他,足智多谋、文武双全,不是个久居人下的英雄,眼前暂时屈服于大王不过是韬晦之计,他日后定会取你而代之……
鼋精:(惊慌失措)大王,大王!你,你千万不能听信她们俩个合起伙来编造的胡言乱语啊……你一定不要相信我,不!不!你一定要相信她!……嗨!……
秋耘:大王,你看看这家伙已经是心虚了吧?珍珠姐姐的话正是刺中了这个家伙的痛处!(转向鼋)你既然是啥都没有做,就能吓成这个样子?
黑虎:对对对!秋耘这丫头说到点子上了!既然你没有背着本大王做下任何对不起大王我的事情,那你给我说说看,你老鼋既然是足智多谋,又早晚一定能够把我铲除掉,何至于会吓成这个熊样?我看你个王八羔子、老鳖精,你是真的把本大王当成一个没有长脑袋瓜子的大笨蛋、大傻瓜了吧?
鼋精:大王啊,兄弟我一向对你是忠心耿耿,从无二心,怎么会做出她们所说的那种事情来呢?你怎么就不动动脑子想想看,她们这是……
黑虎:(恶毒地奸笑)嘿!好家伙!看样子在你的眼里,本大王恐怕就是一个不会动脑子的一介莽夫,是个很容易就被人家蒙骗上当的是吧?你老奸巨猾,你足智多谋,你满肚子花花肠子,你不会甘居他人之下!好!好!好!本大王今天就送你上西天,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在大王我的手里变成一锅王八汤的。来人哪……
鼋精:(绝望。转向珍珠,哀求)大妹子,求你在大王面前替小的我说句好话吧!我老鼋千不该、万不该背着大王得罪于你啊!求求你!求求你了!……
珍珠:(冷笑,不屑地)哼!你是想让我帮你逃过眼前这一劫,然后你再寻找机会除掉大王,带着我远走高飞是不是?是不是?啊?
鼋精:(恐怖,彻底地绝望)大王,大妹子,我,我再也不敢……
黑虎:小的们,给我把这个老王八拉出去砍了!剔除肝花肠子,烧一锅清炖老鳖汤给大王我下酒。
【众小妖扭拥着鼋精,鼋精神态自若,坦然大笑。
鼋精:且慢!让我把话说完了再对我动手不迟。大王啊,你就那么容易上那小两个丫头片子的当呀?你只需要稍微动点脑子就会明白,她们这都是串通好了一边在给你灌迷魂汤,一边使用离间计,目的就是拖延时间,等待援兵,企图到时候来一个里应外合、腹背夹攻,一举将你拿下。你连这么简单明了的小把戏都没能够看得出来?真是说你头脑简单、不长脑袋,有勇无谋可一点都没有冤枉你啊! 让我再忠告你一声,你这样做只能是受人愚弄祸患无穷,迟早有你后悔的啊!
黑虎:(十分自负的)哈哈哈哈!你老鼋是死到临头了还自作聪明!真是“望乡台上打莲花络子――不知道死的鬼啊”!(对众小妖)还不给我推出去砍了,你们还等什么?
【众小妖押老鼋精下。
黑虎:(狂妄的大笑)竟敢小瞧大王我不长脑袋,头脑简单,容易上当受骗,真的是这样的吗?哈哈哈哈!
(唱):       
                    说什么受人愚弄祸患无穷,
                    道什么里应外合腹背夹攻?
                    明察秋毫我自有主张,
                    好比那肚子里插根竹。
                    自古英雄无毒不丈夫,
                    优柔寡断必将大业误。
                    从此管叫天下人,
                    看谁再敢笑话我――
                    有勇无谋!
黑虎:珍珠啊,本大王若非是明智果决、当机立断,险些让那个老王八给钻了空子,毁了咱们俩的好事。姑娘临危不乱、坚贞不屈,让大王我亲自见证了姑娘对我的不二忠心! 今内患已除,咱们俩的婚事,姑娘该作何打算?
珍珠:事已至此,还有啥说的?不过婚姻可是人家一辈子的大事,珍珠虽然出生在贫寒渔家,但也懂得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大王如若真的对本姑娘有意,那就要依了我三件事情。
黑虎:(大喜,迫不及待地)姑娘你说,慢说是三件,就是三十件、三百件,大王我也会完全依你!
珍珠:这头一件,大王马上派人往我家送信下聘,求得老父应允;
第二件,大王给我大龙哥多一些钱财,好让他另择婚配,养其老母;这第三件嘛,就是,就是(羞涩地)必须明媒正娶,择日举行一个热热闹闹的婚礼,好让四方众乡亲都能够前来参加我的新婚大典。如若大王答应了这三件事情,本姑娘就愿意痛痛快快地嫁给你做你的压寨夫人,如若大王不答应,休怪姑娘我宁死不从!
黑虎:姑娘说的这后两件都不难做到,只是这头一件嘛,恐怕我那老泰山难以说话……
珍珠:这你大王只管放心,事已至此,老人家也不会不从。尚且还有你这马上就要过门的媳妇在这儿呢?
黑虎:(大喜)好好好!本大王一定尊夫人之命照办就是了!
【众小妖匆匆上。
小妖:禀大王,方才尊大王之命将那老鼋斩首,不想刚刚砍去一个脑袋,他那里马上就又生出一个来,连着砍去几个,他都会重新又长出几个来。我等正在无奈之际,不料那家伙突然化作一阵黑烟跑了。我等寻找了半天还是无影无踪,只好回来禀报大王定夺。
黑虎:(闻讯大惊)啊!竟然会有这等怪事情?(跌坐在椅子上,目瞪口呆)

                                                                   ――幕 急 落。
 
(责任编辑:欧阳倩倩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蔚青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7-08-29 19:08 最后登录:2017-11-18 08:11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