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视文学 > 戏剧剧本 >

六场大型舞台剧《珍珠女》连载(三)

时间:2017-11-19 01:13来源: 作者:蔚青 点击:
第 二 场 【当天夜里,黑虎山前。 【崇山峻岭之中,古柏参天,阴森恐怖。山中一洞,深邃不见底。洞口巨石嶙峋,犬牙交错,在没有月色的夜里,远远望去犹如一座座魔鬼塑像,张牙舞爪的矗立在黑暗中。 淮河从山旁缓缓流过,河面上迷雾蒸腾,弥漫着一层杀气。虽
第  二  场

【当天夜里,黑虎山前。
【崇山峻岭之中,古柏参天,阴森恐怖。山中一洞,深邃不见底。洞口巨石嶙峋,犬牙交错,在没有月色的夜里,远远望去犹如一座座魔鬼塑像,张牙舞爪的矗立在黑暗中。
淮河从山旁缓缓流过,河面上迷雾蒸腾,弥漫着一层杀气。虽然时值初春,却满目百花凋零,树干藤枯,杂草丛生,越发显得荒芜凄清。【幕启时,洞口二小妖往来巡视,手持锐械,寒光灼目。鼋精上。
鼋精:(唱):       
家住水底王八潭,
园、滑二字我占全。
都说我温文儒雅面和善,
谁知道我笑里藏刀诡计多端。
当年独霸淮河上,
姿意横行无忌惮。
为夺珍宝遭天谴,
久镇水底锋芒敛。
盼只盼有朝一日逢天运,
死灰复燃操旧业。
(沉思) 唉!
不料想,半路上杀出个黑山虎,
心狠计毒一手遮天。
如今他占山为王势头大,
我寄人篱下怎么能心甘?
也只得――
与他狼狈为奸巧周旋,
暂行韬晦待机缘。
鼋精:(低头沉吟,若有所思)那黑山虎生性残忍、多疑,持骄自负,目空一切,我稍有疏忽,就会被他识破马脚,招致杀身之祸。上次为了秋耘那丫头,险些遭其毒手。眼下更得卑躬屈膝,尽心侍奉,倒也可使他对我免生猜忌。(稍顷)不过,刚才听说珍珠即将与大龙成亲,我看倒是机会来了,正好可以报我十八年前那一篙之仇。
     (唱):
抚右眼,旧恨在眼前,
不由我,心似滚油煎。
我这里,暗自盘算――
煞费苦心一番……
啊!有了。珍珠生来花容月貌,那黑山虎又是一个好色之徒,岂有不动心之理?前些时候抢来的秋耘那丫头,如今已经不能再让他满意,我不妨就顺势把这珍珠向他推荐,他必定会一看即中。珍珠同大龙自幼相爱,情真意坚,必然是誓死不从,到时候一旦触犯了黑山虎的脾气,那丫头的一条小命可就难保了。再说了,只要珍珠一死,大龙他必定会要千方百计地报此杀妻之仇。俗话说,这龙虎相斗,必有一伤,到时候那可就有好戏看喽!(得意得大笑)哈哈!我老鼋坐收其利,岂不快哉!哈哈哈哈……
(接唱):  来它个借刀杀人,双雕一箭!
【黑虎大摇大摆的从洞中出,身后两小妖紧随其后。
黑虎:(唱):       
威风凛凛生性残,
一声吼来天地颤。
万物之中我独尊,
管他天上和人间!
鼋精:(上前打躬)参拜大王!
黑虎:兄弟免礼。天这样晚了,鼋兄到此,有何贵干?
鼋精:(点头哈腰)啊,不不,兄弟我来是给大王请安的。
黑虎:鼋兄啊,自从兄弟我在此称王,威镇一方,老兄得以借我虎威方才平安无事。从今以后,咱哥倆可要精诚团结,同心协力,将这淮河上上下下牢牢地掌握在咱们的手里,共享荣华富贵。你有锦囊妙计,我有一身武艺,加在一块岂不天下无敌、所向披靡吗?这八百里淮河两岸还有谁再敢不对我们俩俯首贴而,听从我们的调遣?哈哈哈哈!
鼋精:(阿谀地)是的,是的!大王对于我有再造之恩,天高地厚。兄弟我无日不在思念着如何报答大王的恩典。
黑虎:(怀疑的)你说的可是实话?
鼋精:大王啊,兄弟我句句掏自心窝,字字都是肺腑之言!只要大王召唤,兄弟我定当竭尽赤胆忠心,力效犬马之劳!
黑虎:(狂妄的)哈哈哈哈!实话不瞒老弟你说,我黑山虎数百年来潜踪匿迹苦心修炼,正是为了今日的出人头地,南面称王。如今这八百里淮河上上下下统统掌握在我的铁腕之下,八方受拜,令行禁止。也可以称得上是位极至尊了,可是……
鼋精:(暗喜)大王的心思,兄弟我早有所察,无时无刻不牵挂在心。(上前,耳语)
黑虎:(喜形于色)好!好!好!哈哈哈哈……还是老兄知道我的心思。真有你的,老鼋。哈哈哈哈!好一个珍珠姑娘,听了这么个好听的名字,我马上就要垂涎欲滴了……
鼋精:(打断)大王且慢!
黑虎:(一怔,不解)怎么?
鼋精:大王此言不差,如果要说起这珍珠姑娘的美貌来,那可是咱这淮河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要说是人间不多,就是天上也绝无仅有,堪称世间极品啊……
黑虎:此话可是当真?
鼋精:大王,千真万确!不仅美貌如仙姑下凡,而且聪明伶俐、心敏手巧,那可是人见人爱的宝贝儿。只是……
黑虎:(焦急地)只是什么?快说!
鼋精:(略有犹豫地)只是,只是……不过……
黑虎:(急不可待地)嗨!你这是怎么回事?吞吞吐吐的不痛快。
鼋精:(见黑虎上钩,暗喜)大王莫急,是这么回事:珍珠她已经是名花有主的人了。
黑虎:(喘口粗气)嗨!你绕来绕去的绕了半天,我还以为是怎么回事呢。只要是我看中的姑娘,还怕她有主没有主呢!
鼋精:(窃喜,侧身掩口偷笑)……
黑虎:(变脸,斥责)嗯?你竟敢笑我?
鼋精:(惊恐)大王,小的不敢、不敢!大王所言极是,管她有主无主,只要是大王看中的,谁敢说个不字?
黑虎:(转喜)古话说得好:“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不就是图个吃和穿吗?大王我这里有的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金银绸缎、山珍海味,应有尽有,一个小小的渔家妹子她见到过啥世面?难道她会不眼红?
鼋精:(极力地忍住得意的笑)是啊!是啊!大王所言极是!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渔家毛丫头而已,哪里能够不为金银财富、荣华富贵所动? 只是……
黑虎:(有点不耐烦地)又有什么只是?
鼋精:那个毛丫头倒是不难对付,只是她的那个未婚夫却武艺高强,身怀绝技,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黑虎:(狂妄地)哈哈哈哈!哪里来的这么多的只是、不过?我黑山虎从来就不相信,当今之世,竟还有敢与本大王我抗衡的人吗?
鼋精:大王,你要问大龙这个人嘛――
(唱):       
年轻英俊名大龙,
终日搏击风浪中。
练就一手好渔叉,
百步之内不落空。
家境清贫有志气,
任劳任怨不慕荣。
淮上渔家个个夸,
勇敢顽强好后生!
黑虎:(骄横烦躁地)好了、好了!你老鼋怎么专在我这里替他人长志气, 灭咱弟兄们自己的威风呢?难道你连本大王的本领也忘了不成?
(唱):      
潜居黑山虎穴,
自幼游手好闲。
虽说偷鸡摸狗,
本事倒有几件。
哈哈哈!
前扑----山呼海啸,
后剪----地动山摇。
胜------八面威风,
败-----逃之夭夭。
天下勇士自古就爱拿虎自比,
英雄冠名谁不与虎字打交道!
鼋精:(暗喜)大王果然堪称雄才大略、智勇双全,天下英雄无敌手,那么……
黑虎:(越发得意忘形地)
(接唱):     
见到肥肉牙根馋,
 欲吃羔羊岂怕膻。
只要大王我的主意定,
天上的星星也要摘!
鼋精:那咱们就来它个------
黑虎:抢!
鼋精:好,大王,咱们就这么定了?
黑虎:就他妈的这么定了!
鼋精:不过……
黑虎:嗯?又怎么了?
鼋精:大王,依兄弟之见,还是……(俯首贴耳细语)如此、如此……
黑虎:(狂喜、跳起)好哇!真有你的老鼋,兄弟果然是妙计满腹,奸猾多端,名不虚传,名不虚传! 可敬、可敬的很哪!
【二人相视,肆无忌惮地狂笑。
 
                                                                     ――幕缓缓落下。
 
 
 
(责任编辑:欧阳倩倩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蔚青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7-08-29 19:08 最后登录:2017-11-18 08:11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