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视文学 > 戏剧剧本 >

六场大型舞台剧《珍珠女》连载(一)

时间:2017-11-19 01:16来源: 作者:蔚青 点击:
题 记 蚌埠, 古采珠之地。 你就是一颗明珠, 正衔在中国,淮河 龙的嘴里 ――摘自《印象蚌埠》 ――谨以此剧献给用自己的乳汁无私养育了我们的母亲,淮河! 人 物 表 珍珠 ------ 由一个受迫害的珍珠仙子转世的渔家姑娘,十八岁。 大龙 ------ 淮河岸边一个
题      记

蚌埠,
古采珠之地。
你就是一颗明珠,
正衔在中国,淮河
龙的嘴里
――摘自《印象蚌埠》

 
――谨以此剧献给用自己的乳汁无私养育了我们的母亲,淮河!

 
                                                     人    物   表

珍珠------由一个受迫害的珍珠仙子转世的渔家姑娘,十八岁。
大龙------淮河岸边一个渔家青年,珍珠姑娘未婚夫,十九岁。
张公------淮河渔民,珍珠姑娘之父,四十五岁。
阿妈------渔家妇女,大龙之母,四十岁。
张妻------珍珠之母,被鼋精残害,时二十余岁。
龙父------大龙之父,被鼋精残害,时二十五岁。
秋耘------农家少女,被黑虎霸占,二十岁。
农夫------秋耘之祖父,六十余岁。
农妇------秋耘之祖母,六十岁。
黑虎------淮河一旱妖。
鼋精------淮河一水怪。
老仙翁------一位主持正义的仙人。
王老爹、刘姥姥,男女群众若干人,众小妖若干人,鲤鱼仙女。

 
                                                        场       次  

序  幕       十八年前
第一场       十八年后
第二场       阴谋
第三场       婚礼
第四场       虎穴
第五场       遇仙
第六场       除害
尾       声
 
 
 
                                                           序       幕

【暮冬时节的淮河岸边,远山含铅,万树凋零,草木枯萎,满目凄凉。
【天空中彤云密布,西北风一阵紧似一阵,不时发出尖锐刺耳的呼啸声。岸边枯柳在北风中摇曳,发出噼噼啪啪的脆响声。一只乌鸦凄厉的尖叫声,拍打着翅膀向远处飞去,在傍晚寂静的河岸边,越发显得毛骨悚然。
【远处水天衔接处,有几片帆樯在水面上飘动,岸边一行隐约可见的模糊人影在吃力的蠕动,那是纤夫在拉纤。
【幕启时,岸边一棵枝干偃蹇的大柳树下,拴泊着一条带有半边破蓬的渔船,在风浪中上下颠簸。半掩的舱帘内不时传出婴儿饥饿的啼哭声。一青年妇女怀抱婴儿盘腿坐在船舱内,不断用褴褛的衣襟裹紧怀中的襁褓,俯身低头,借以遮挡刮入舱内的寒风,不时回过头来焦急地向远处眺望,抖动着手中的孩子,发出“ 嗷、嗷”的哄孩子入睡的声音。
【龙父挑着一担干柴上,走到船边放下,两只手伸至口边,哈着热气取暖,两只脚在地上来回踱步。
龙父:龙他妈,孩子肯定是饿了,你就再喂他几口吧。(仰头看天)看样子,天要下雪了,唉!咱穷人的日子更没有法子过喽!
龙母:大人连肚子也混不饱,哪里有奶给孩子吃哟。
龙父:唉,这倒霉的年月啥时候是个头啊,日子已经是够艰难的了,如今再添上张一口,就更不容易对付过去喽。(向远处眺望)咦!张大哥一家怎么到这晚还没有回来?如今又要变天了,他没明没晚的忙累,可得叫他多注意点身子啊!
龙母:可不是这么说啊,昨天晚上我还劝他来着,可是他也难啊,张大哥一个人下河,也总得有个帮手才行啊。
龙父:说的到是。(沉思)回头等他们下河回来,我同大哥说一声,明儿咱们两家就不要再分开了,我同大哥合到一块干,多了多吃,少了少吃,没有不吃。饿肚子大家在一块饿,你也好照应照应他嫂子些。哎,你说她嫂子怕就是这一半天就要生了吧?
龙母:前些天听嫂子说,也就在这一早一晚的了……
【远处传来高昂的渔歌声,歌声渐近。伴有雄浑低沉的伴奏。
(合唱):     
淮河水哟,弯又长,
 奔流到海向东方。
万壑千山挡不住哟,
七十二道归正阳。
 
世事艰难如恶浪,
何处去寻避风港?
渔家四季累断筋哟,
春夏秋冬绞饥肠。
 
一条破船两只桨,
  穿风过雨走三江,
要问浪尖哪一个哟,
淮河岸边打鱼郎。
【歌声中,张公夫妇俩撑小船傍岸,二对夫妇拉手亲热地互问寒暖。
【张妻接过龙母手中婴儿亲昵地逗笑着。突然感到一阵肚痛,不觉弯腰俯下身去。龙母慌忙接过孩子,张公同龙父急忙扶张妻下到船舱里坐下。
张妻:好了好了,不要紧的,我怕是难熬过今天一夜了。
【龙父扯着张公的衣袖,二人来到台前,低声商量着,张公无可奈何的摊出两手。
龙父:这怎么能行哪!家里多多少少总得准备一点吃的才好。大哥,我看这样吧,咱哥俩如今乘天尚未完全黑透,再下河去一遭,碰碰运气看,兴许能弄点啥东西回来,也好给嫂子预备点吃的。
张公:(感激地)这……
龙父:唉!自古常言“生儿育女烽火事”,如今已经是迫在眉毛心了,哪里还顾得上这、那的!就这么办,快走吧!(二人跳上大龙家船,解缆撑船)。
龙父:(向另一条船大声嘱咐)龙他娘,你先在这伺候着大嫂,我同大哥再下趟河,待会就回来!
【船内答应了一声,二人持篙撑船离去,暮色渐暗,天降雪花。
【稍顷,一河蚌急急忙忙奔上,仓皇四顾,鼋精持刀追上,见蚌大喜蚌挥剑迎敌,二人厮杀,斗数合,蚌渐不敌,逃遁,鼋狂笑赶下。
【张公同龙父二人撑船撒网走过场。
【蚌上,四下环视,发现枯柳,急忙隐身树后躲藏,鼋精追上,不见蚌,四处寻找,发现蚌,二人又战。蚌力渐难支,双剑被鼋击落水中。蚌急奔,不料因回顾,被一树桩绊倒。鼋上前一脚踩于蚌上,得意忘形,仰天大笑,正欲挥手中刀击蚌,突然半空中飞来一篙,正刺中鼋精右眼,鼋精惨叫一声,弃刀捂目负痛遁逃下。
【张公同龙父撑船急至岸边,上前审视,见蚌。
龙父:哎呀!大哥快来看,这么大一个蚌,我还是头一遭遇见到呢!
张公:(惊喜)真是,咱们在淮河上打鱼为生二十多年,还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河蚌呢。过去听老一辈人常说,咱这淮上蚌湾村多产蚌,是因为有一只河蚌仙子住在这儿,别不是今天就被咱哥俩遇上了吧?
龙父:这下可好了,大哥,管他啥个蚌仙子,蚌仙女的,眼下嫂子正愁着没有东西下肚呢,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走,咱哥俩今晚算没有白忙乎,带回去给给嫂子熬碗鲜汤,也算是沾上点荤腥味呢!
张公:兄弟,我看这里边一定有蹊跷。刚才我明明白白看到一个东西举着一把刀,像是要行凶的样子,急忙间也没顾得多想,一篙刺来那家伙被刺中了,叫唤一声跑了,可不知究竟是个啥东西?
龙父:可不是,我也明明看见那个怪物仰着脸笑,紧接着被你一篙扎中头部,也分明听到那家伙怪叫一声,就不见了。眼下这蚌……别不是河里的老鼋精哟。(胆怯)大哥,咱们这可是闯下大祸了?
张公:管他什么老鼋精、小鼋精的,黑灯瞎火的持刀行凶,准不是个好东西。兄弟,别怕,有啥事情你大哥挡住。走!先把这蚌弄回家去。
【二人抬蚌下船,一小妖藏身树后,探头探脑的向这边张望。
龙父:龙他娘,咱哥俩这趟摸黑下河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任啥东西也没有捞到。适才回来的路上正准备傍岸,看见一个坏家伙在持刀行凶,被张大哥手疾眼快,飞起一篙刺中,不想捡到一只这么大的河蚌。你赶紧把它收拾了,好给嫂子准备一碗热汤。
【龙母答应着,一边打开河蚌。不料蚌内突然金光四射,划破夜空,炫人耳目。众人大惊。上前看时,只见一颗晶莹剔透、明亮无比的大珍珠在里面不断的放射着璀灿异彩。大家正在惊慌之际,光芒收敛,珍珠突然不见,几乎与此同时,船舱内张妻一声呼唤,紧随着传来婴儿坠地的啼叫声。在这万籁俱寂的夜空中回荡,同时给这萧瑟凄清的冬夜带来了无限的生命活力。
龙母:(急忙从船舱内奔出)哎呀,恭喜!恭喜!生了个千金大小姐,千金大小姐!
张公:(闻言大喜,止不住一把搂住龙父,二人相视大笑)这太好了!这太好了!……(二人手拉着手急奔船舱内)。
【静场。
【一小妖指手划脚,带着右眼负伤的鼋精急急忙忙奔上。身后手持各种器械的众小妖紧紧随上,团团围住两只小船。鼋精低声向众小妖吩咐。
【适值龙母手持木盆出舱泼水,见状大惊,丢掉手中的木盆,返身急躲入舱内。张公、龙父同出。
张公:(扫视众妖厉声)深更半夜,你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鼋精:(上前佯笑)呵呵!原来是张公,好说、好说。(回头瞟众小妖一眼,众小妖收械、稍后退)不认识吧?我先自我介绍一下,鄙人老鼋,久与大伙为邻。昔日皆因事务缠身,未及造访,失礼、失礼!今日出巡路过此地,得与诸位乡亲邂逅,实在是三生有幸……
张公:你要是有话就照直说吧,用不着拐弯抹角兜圈子!
鼋精:好!好!在下就不妨直说,兄弟我属下一名珍珠仙子,在这一带淮河专司珍珠之职,正因为藐视法纪,目无尊长,兄弟我今日特来擒拿归案。
张公:你既然是要擒拿珍珠仙子,只管去擒拿就是了,(回头看了龙父一眼,二人会意)又到我们这里来干什么呀?
鼋精:(冷笑)尊兄不要遮掩,适才小的们在这里亲眼所见,珍珠就被你们藏匿在船上。
龙父:是那只河蚌?(张公白了一眼,自觉失言)
鼋精:(狂喜)哎,正是!正是!……
张公:(紧接着)不错!起初我于岸上的确是捡到过一只河蚌,打开一看,果然有一颗珍珠在里边……
鼋精:(更喜)哎,对!对!对!正是它,正是它!现在……?
张公:现在我们也正在找它呢。
鼋精:(失望)怎么?她又跑了?
小妖:没跑!没跑!大王你看,那只蚌壳不是还在船上?
鼋精:(转喜,狡猾的)嘿嘿!尊兄倒是善会开玩笑儿,如今证据确凿,尚有何辩?只要兄长你物归原主,小弟我一定重金酬谢,那时候你老哥哥也就再也不用过着眼下这种穷困潦倒的苦日子喽……
张公:实话不瞒你,我们确确实实也不知道她的下落。
鼋精:(翻脸)嘿!你唱腔不咋的,做工倒不错,如果你要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可就别怪我跟你两只眼不好,只好一只眼喽!(说罢用手捂眼,自觉失言)
张公:(大笑)哈哈!只怪我刚才一篙没有刺瞎你两只眼,倒是让你还好上一只眼呢!
鼋精:(狼狈)你…你…(转恶)好!我本念你在同乡近邻之情,好言劝你交出我的无价之宝,咱们这一篙之仇就权且一笔勾销,从此再不与你计较,不想你竟然如此狂妄,出言不逊。可别怪你鼋大爷我不讲情面!(回头唤众小妖)小的们,给我上去搜!
【张公、龙父二人相视,点头会意。龙父急忙从船后取出篙、叉,二人横目立于船头,众小妖畏畏缩缩上,同张公格杀。被张公连连击落水中,众小妖蜂拥而上。
【此时,狂风大作,雪花飘飘,河水浊浪排空,小船在风浪中上下颠簸,几欲倾覆。二人跳入水中同鼋精恶战。
【二小妖跳上船头,进入船舱内,抢出刚落地的婴儿。张妻急忙争抢,被一小妖飞起一刀将张妻砍入水中。龙母同一小妖厮打,恰龙父赶到,手起一叉,刺小妖于船头,另一小妖丢下孩子逃遁。龙父抢起孩子递给龙母,将龙母急推入船舱内,持叉立于船头保护。
【鼋精赶上,同龙父厮杀,被一小妖自背后飞起一刀击中龙父。担龙父仍然伸开两臂,用身体遮挡船舱。
【张公连砍数小妖后赶来船头,正遇鼋精,二人厮杀,鼋精口吐一股黑烟,顿时漫天黑雾弥漫,张公不辨方向,鼋精上前举刀欲砍,正在危急之际,忽听半空中一声炸雷,一老翁从空而降,高呼:“有我再此,畜生休得造次!”用手中尘拂一挥,顿时风平浪静,烟消云散。鼋精见状惊惧,俯身欲遁,被老雪翁用拂柄一击,鼋精倒地,缩作一团。众小妖见状一轰而散。
 
(责任编辑:欧阳倩倩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蔚青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7-08-29 19:08 最后登录:2017-11-18 08:11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