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侦探推理 >

垂阳里— 为难

时间:2017-08-11 13:35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垂阳里 为难 木笛在报纸上看见木莲重伤昏迷的消息,不管出于何种目的,他也要来看望一下。 一则是打听一下木莲是不是真的受伤,二是如果木功是假受伤,那么情势危险。他表示,在他的消息没有传来之前,不可再轻举妄动。 可惜他前脚到了南京,上级就派人来了
垂阳里—为难

  木笛在报纸上看见木莲重伤昏迷的消息,不管出于何种目的,他也要来看望一下。
一则是打听一下木莲是不是真的受伤,二是如果木功是假受伤,那么情势危险。他表示,在他的消息没有传来之前,不可再轻举妄动。
  可惜他前脚到了南京,上级就派人来了南京,开始组织会议。
  上面对他不信任,所以没向他通报,他完全不知情。
  他和心杨都被拦在病房外面,他以兄长的身份,要求医院必须让他见人,他的威严让守卫不得不让步。他进了病房,看见的是一个满身都是纱布的人,根本看不出是哪位。他有些犹豫,还要靠近,让医生拦住了,他被劝了出来。
  他和心杨商议,心杨表示怀疑,木笛也一样人的感觉。
  二人住在旅馆里,木笛感觉事情不太对。
  结果参加会议      的同志,被谢木莲都抓了,现场有伤的有被抓了。
 这时候木莲公开现身,当然是一个大功臣的形象。木笛此时才知道会议的事,他心内惨痛,既为得不到信任,也为损失严重。
  有一瞬间木笛想,他带了枪,是有机会杀了木莲的,要不要动手,他有些举棋不定。心杨看出了他的想法,阻止他,木莲刚被算计了一次,防范心很重,对木笛也有防范,如果失手,损失惨重。是呀,如果那样,连利用木莲都不能了。
   木笛冷静下来,他有他的任务,如果失手, 情报工作会受到打击。
   他做了做好兄长的样子,探望了木莲,让他注意安全,好好保养。也不要树敌太多,生活在危险之中,始终不是一件幸事。
 
 
垂阳里—眼神
  木笛说话的时候,木莲一直看着他的眼神,木笛没有与他目光对视。木莲明白他口心非,他这个兄长毕竟不是一个成熟的演员,眼中藏不了太深的情绪。幸而他的工作是教育,那个圈子环境单纯,如果在他的环境里,他早已经暴露了。他现在已经基本确定了他的身份,内心五味杂陈,这是他少年的敌人,他的出现给了他太多的压力,他简直令他整个青年时代暗然无光。
   好不容易他们的关系缓和了,木笛认继恩为子,帮忙了他,他也有感谢,兄长养大了他的儿子,给了一个大大的人情,如果不到生死关头,他愿意做一个好兄弟,哪怕是表面上。
   他装作痛苦的样子,我也不想,没想到身边的护卫都有问题,太可怕了,现在睡觉都不安宁。木笛与他矛盾太深,长时间演戏有难度。幸而心杨转了话题目,幸而香港的亲人不知道,要不然会令父亲担忧,他看着木莲,语带双关,你们是有长辈要孝顺的。木莲看了看心杨,是的,不能让父亲受惊,我同意。
   木笛匆匆离开,在门口,木莲说,什么时候骨肉相残都是悲剧。木笛皱眉,你记得自己的话,那是悲剧。于国于家都是如此。
   心杨也准备告辞,他在南京已经一周了,很少离开上海这么久,他的劝导木莲更能接受,心杨说升官发财是时间长着呢,家是家呀。
   木莲叹惜,幸而他没在参加会议的人员中,说明他不知道那些人刺杀我。如果他动手,到是有胜算。
   心杨的建议是立了此功,消停一段时间吧,现在你成了焦点,安全才是第一位的。木笛点头,他换了不少护卫,还是不安心。
 
垂阳里—小心
 
   什么时候都有叛徒,这一次有两个人变节,幸而木笛在南京做了些布置,能撤离的撤离了,不能离开的做了隐藏。
   损失不是太大,但终还是不得不转入了地下,交通线不得不停止了。
  木笛进入了特殊的时期,他感到不被信任了,他内心苦闷,决定去香港看望家人吧,尤其是孩子们,他想念他们。
  谢家还是温暖和乐,孙小姐从报纸上看到了苏玉莲的消息,很有些遗憾,那么一个 青春活泼的女子,就这么没了。
  木笛发现这个弟妹,其实人挺单纯,很容易相处,有着孙议员的正直,和木莲不是一类人。
  木莲受了奖赏,他到是想趁机调离吧,他是惜命,这个位子,太可怕。可惜上级非常看好他,一直鼓励他再立新功。他苦笑,新功,这一次用命换的,他可不想有第二次。对方是同归于尽的方式,太可怕。
  世间有些人,就是把自己的性命不当回事,可他不是呀。他越来越谨慎,频繁的换保卫,他神经高度紧张。
  他申请去香港探亲,看望父亲,还有那个没叫他父亲的儿子。
  这一次安防相当厉害,外松内紧。意外的看见了木笛,对方有些消沉,他敏感的意识到,木笛受到了怀疑。
 
 
垂阳里—劝说

  木莲马上意识到了问题的根本,他敏感的想到,木笛是不赞成对他的行刺,不确定是兄弟情,还是他认为没意义。但总让他有些安慰,他不能接受,木笛把枪顶在他头上。他纵然天性凉薄,只许他负人,不许人负他,可是木笛是他的哥哥。
一向不离开学校的木笛,居然跑到香港,那只能说明,他目前的处境不好,他很茫然。他想,如果能让木笛趁机脱离就好了,他从不指望木笛能和他站在一起,但不要是敌人吧。
他们说话都是绕圈子,不能直言,只要不说开了,那木笛就是学者,不是他必须针对的人。他婉转的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对你来说,还是做学问好,你从小就是神童,你也常说,文章千古事,还是让谢家出一个学者好。
 木笛一点即通,他笑笑,有些讽刺的说,你不做学者吗,你觉得当官好。
 木莲到是真诚的说,我静不下心来,我这个人急功近利,是一个浅薄的人,做不来静水流深的事。
 所以,木莲加重语气,我心里其时敬重你这样的人,我们什么时候,都需要学问。
 木笛有些无语,他的矛盾,他的茫然,根本不是谢木莲能明白的,他是有信仰的。
 有时候他想,谢木莲这样的人,如果自己这方占了上风,没准他就跑到这边了。
 他轻视木莲,可也佩服他的坦然。
 他们难得的和和气气,谢老爷欢喜,他终于见到了表面的和气,也是难得。
 继恩对木莲的态度一般,他对这个叔叔,没什么亲切感,木莲也是如此,他想要教育几句,小家伙就笑笑跑了,他从不公开和谁顶撞,但是他会躲会撒娇。
(责任编辑:人人新媒体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各位朋友,下面的相关文章可能对您很有帮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7-08-13 08:08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