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言情小说 >

桐花雨—理智

时间:2018-10-04 08:45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桐花雨失恋 于芳芳发现,她失恋了。 她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明明爱的一往情深,怎么和人打了一架,男朋友就没了,还要日日相见,她不甘心,她依然对杨海涛极好,杨海涛现在是一本正经,和别人说笑没事,和于芳芳反而非常的严肃,张口工作,闭口客户,完全是
 
 
 
  桐花雨—失恋
 
  于芳芳发现,她失恋了。
  她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明明爱的一往情深,怎么和人打了一架,男朋友就没了,还要日日相见,她不甘心,她依然对杨海涛极好,杨海涛现在是一本正经,和别人说笑没事,和于芳芳反而非常的严肃,张口工作,闭口客户,完全是一个好的管理者形象。
  因为向致远经常过来,见了向总,于芳芳还知道克制,向致远在销售中心非常的威严,话不多,眼神冷静。比在公司严肃太多,周桐有时候,都不适应,她和叶宁说,向总为什么在这,这么的严肃。叶宁低声说,他讲销售员不好管,所以要摆足架子,你没看在这,我都不和他开玩笑了。
 
 
  桐花雨—纠缠
 
  于芳芳不甘心,下了班,就守在路口,她说,杨海涛,这不是在公司,你不能不理我。
  杨海涛只好说,我只送你回家。
  在咱上,杨海涛一言不发。
  他现在有些后悔,招惹了这个小姑娘,偏生她还有靠山,不能完全得罪,只能敷衍,到了项目结束在说。
  有一次于芳芳生气,我怎么了,你这么对我。
  杨海涛说,芳芳,你要为我好,就先这样,这个项目顶多半年,就清盘了,到时候,我们的事再讲。你当帮帮我。
 
 
桐花雨—同意
  于芳芳到同意了。
  她理解为这是一个约定。
  她在销售中心,也恢复了常态,一口一个杨经理的叫着,黄建立还疑惑,小姑娘突然懂事了,杨海涛心想,但愿吧,这小姑娘到是真对他好,可是吧,就是太任性。他有些不适应。
  于芳芳心里有个念想,也安静了许多,性格到文静了不少,叶宁说,以前嫌她闹腾,现在到有些过于安静了,谈个恋爱弄成这样,真可怕。周桐奇怪,你家人没给你介绍吗。叶宁说,我才不相亲,老土。
 
桐花雨—压力
 
  叶宁得意了没几天,她妈妈就说,你姨给你介绍的必须见,要不然,我让致远说你,你自己考虑。
  叶宁有些怕表哥,她说,我见归见,不过,要是看不上,你不必管。
  母亲点头,好吧,你见,就行,给我面子。
 叶宁那天,故意找了件最难看的衣服,有些老气,头发也故意弄得乱乱的,还佩戴了一个大眼镜,她本来一直带隐形眼镜,母亲一看不高兴了,这是故意的吧,可时间到了,不好再说她了。
  到了见面的地方,叶宁还算有礼貌,该叫人叫人,还算懂事,可是她看小伙子不顺眼,穿一件铅笔裤子,比她还瘦,头发是黄色的,比她还能折腾。她心想,这下好了,估计她妈也看不上。
  叶宁的妈,果然头疼。
 
桐花雨—欢喜
 
  叶宁的母亲,不再提相亲的事。
  一提叶宁就说,又找了个黄毛吗。
  母亲生气。
  就说姐姐,你怎么找的,那小伙子,是过日子的吗,向总的母亲,叹气,原来不这样,故意的。
  二人无奈,年轻人这是闹事呀。
  相亲必须去,就故意在服装上折腾。
  叶宁不是如此吗,只是没太过份。
 
 
桐花雨—诉苦
 
  向致远的母亲和叶宁的母亲,年轻的时候,关系一般,亲姐妹年纪差了五岁,却一直说不到一块,一个嫌姐姐古板,一个嫌妹子任性,是互不看顺眼的那种,结婚后,关系到好了起来,一个有子无女,一个有女无子,都疼爱对方的孩子,视若已出,这兄妹俩到有些亲兄妹的感觉。
  叶宁在向致远面前那么任性,也是因为母亲对表哥太好,向致远是宁可驳亲妈的面子,对姨母却是言听计从,所以叶宁才有恃无恐。如今姐妹俩在一起,都是为儿女的婚事发愁,一个三十多了,一个二十五了,在婚事上,都不急,相亲是去了也是敷衍,自己又不找,真愁人,二人决定去烧香,求求菩萨。
 
桐花雨—帮忙
 
  叶宁的母亲对向致远也是真急,毕竟向致远三十大几了,她也奇怪,致远有貌有钱,又是公司老总,有房有车,怎么就找不到合适的,我们小区多少不如他的歪瓜裂枣都结婚了,孩子都有了,怎么咱家致远到没个合适的,想想不服气。
  向总的母亲,到为叶宁着急,男人晚点到罢了,女孩子不能耽误,这一晃到了三十怎么办,她说,我回家催致远,给叶宁找找,看有没有合适的,这两孩子,都愁人,小时候还好,长大了,真烦人。
  果然,她和致远说,你姨母为了叶宁的事上火,你也不管管。向致远一听就明白是婚事,他说,我知道了,我看看,我这有没有合适的。他想的是报社的业务员,也有前几年刚来的,年纪应该合适。
 
 
 
桐花雨—媒人
 
  向致远托阿亮给介绍,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叶宁的事,我得操心,要不然,我姨母着急。阿亮奇怪,你到不操心自己,不怕你妈着急。向致远笑笑,你也一样呀,我急什么。
  阿亮说,你那个妹妹,模样还行,脾气也说得过去,好吧,我给你留心一下。
他果然给牵线一个去年来的业务员,家是外地的,不过本人形象不错,也肯吃苦能干,他的舅舅是报社的一个领导,阿亮说,苏靖言不错,你别看家是农村的,但那富裕,买房没问题,人家已经看了房,交了首付了,就是期房。
 
 
桐花雨—吃饭
 
  向致远明白,一说相亲,叶宁肯定不去,只好说是自己的一个客户,让叶宁跟着去谈谈,叶宁说,我什么时候,成了业务员,向致远说,我本来想让赵黎明去呢,不过他修车去了,你去聊几句,他管着报社的一个分类广告版面,你拿个价格表。
  苏靖言对着娇滴滴的叶宁,到是有好感,叶宁长的一张苹果脸,穿戴时尚,说话轻声细语,到是有些小姑娘的爱娇。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她对苏靖言到客气,怕影响表哥的生意,显得极有礼貌,也文雅。
  苏靖言大生好感,他说,到中午餐的时间了,我请你吃饭吧。
 
 
桐花雨—好感
 
 叶宁对苏靖言也有好感,对方阳光帅气,一身天蓝色套装,到有些英气,她不知怎的就答应了,二人到是天南海北的聊了一会儿。拿了价格表,互相留了手机号和QQ号。
  向致远问他,对小苏感觉如何,叶宁说,还好吧,人不错。
  向致远说,那就好好交往,我介绍的,应该不错。
  叶宁说,原来你在安排相亲,向致远说,那怎么了,看我的形式多好,也不尴尬,自然大方。
  叶宁不语,她对苏靖言是有好感。
 
 
桐花雨—交往
 
  叶宁和苏靖言交往起来,她的日子充实起来,一下班,就急着走,杨海涛说,叶宁,你这太积极了吧,一到点,人就消失,叶宁说,经理,你就帮帮忙,我男朋友下班早,人家不好意思来咱们,一直在马路对面晃悠呢,你好意思,不让我下班。
  向致远到是高兴,有成就感,要是成了,自己帮了姨母的大忙。
  向致远的母亲说,你别老操心别人了,你怎么办,我都快六十了,同年纪的人,都抱孙子了, 我怎么办,你就不能心疼你妈。
  向致远不高兴,姨母不是别人,叶宁是我妹。
 
 
 
桐花雨—雨烟
 
 
  向致远的母亲,给阿亮打电话,阿亮来过向家几回,老太太喜欢这个机灵开朗的小伙子,你帮我劝劝致远,太让人操心,安排的相亲也不见,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他。
  阿亮满口答应。
  向致远的母亲说,你看他和梅雨烟有可能吗,他们是同学,都没成家,我看合适,可没敢提,怕影响他们的工作,如果谈不成,万一雨烟不好意思,离开公司,那就麻烦大了。
  阿亮皱眉,阿姨,我问问,好似不大可能,要不然早成了。
  不过我保证,我给他介绍我们报社的小姑娘,其时,他成天跑我们这,有几个小姑娘一直打听他。
 
桐花雨—媒人
 
  阿亮到是终人之事。
  找了个一起喝酒的机会,客户有事先走了,他们能随意多聊会儿,向致远说,这个客户到不错,还真怕又弄到深更半夜,阿亮笑笑,这到是个老实人,是有些贪财,不过怕老婆,不敢回去的晚了。
向致远奇怪,老婆有背景,阿亮摇头,不是,老婆就是老百姓家的孩子,只是身体不太好,他怕妻子生气。
 向致远点头,到是个顾家的人,顾家的人,不会太过份,有所顾忌。
  阿亮说,你呢,你顾家吗。
  向致远疑惑,这话说的,我挺孝顺的。
阿亮摇头,孝也许有三分,顺,一分没有。
 
 
桐花雨—指责
 
 向致远放下酒杯,倒了杯茶,他有控制力,酒一般不会喝多。为的是回家的时候,怕母亲担忧,有一次喝的酒精中毒,打了120,把母亲吓个半死,也进了医院,此后,他有了教训,喝酒有了分寸。
  向致远看看阿亮,他们相处不错,阿亮帮了不少忙,可是不要提成,只说是,有事让他照应一下善后一下就好。对于向致远的事业初期,帮了大忙,所以对阿亮一直心存感激。
  向致远微笑,有什么指教,大胆的说。
 
 
 
桐花雨—指教
 
 阿亮说,你妈都六十多了吧,你不替她想想,出来进去,她的同年纪的人,都是孙子孙女,她心里什么滋味。你别以为老人带孩子辛苦,那也是一种快乐。现在你的单身,成了她的失落。
 
  向致远皱眉,我妈找你了。
  阿亮点头,是提了一句,你和我不一样,我有哥哥,他们的孩子在我家,我妈不寂寞,虽然也唠叨我几句,可是和你不一样。
  向致远沉吟,唉,他叹了一口气。
  阿亮追问,为什么,我看你是根本不找,不是没人看上你,报社好几个小姑娘都喜欢你。
 
 
 
桐花雨—年少
 
  可能是喝了些酒,容易吐露心事,可能是心事太久,向致远也想找个人倾诉。
  他有个年少的初恋,是高中时代。
  女孩子最喜欢桐花,她家的院子里,有一棵梧桐树。
  她也喜欢他。
  一切刚开始,就结束了,她随家人移民了。
  留给他一张照片,桐花盛放的背景,是她微笑的样子。漫天的春风,都定格在那一刻。
 
 
 
桐花雨—痴情
 
  阿亮叹息,你也太痴情了吧。
  这些年没有联系,人家早结婚生子,忘记了你。
  向致远有些迷惘。
  阿亮突然灵机一动,是不是那个女孩子,眉眼和王青有些像。
  向致远点头,你小子是厉害。
  阿亮奇怪,既然这样,王青没结婚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追。向致远摇头,是形似神不似。
  王青的神情不像,只是眼睛特别像。
 
 
桐花雨—现实
 
  阿亮说,有些人有些事有些记忆只能放心里,生活是生活,你总不能为了一个影子,不顾家人的感受吧。这有些过了。
  向致远点头,是有些过了。
  我只是奇怪,为什么这么多年,她不回来看一看,就因为她,我一直住在我妈那,那个地址,她知道,其实我家还有别的房子,我妈也想过搬走,是我说,这交通好,办事方便,其实是不希望,她哪一天出现了,我却走了。
  阿亮喝了一杯酒,好了,兄弟,到此为止吧。
  过去的过去了,不是,你们连过去也没。
 
 
 
桐花雨—妥协
 
   向致远说,好吧,你的话有道理,我是该替我妈想想。
   阿亮大喜,怎么,我们报社的小姑娘,你看上哪个,我给你介绍。
   向致远摇头,我考虑结婚,不过,还是要慎重,这样吧,我先仔细想想,我妈喜欢什么样的,既然不为爱情,就要找个贤惠的,好好过日子,起码替我照顾好我妈。阿亮一脸的落寞,你这是给你妈找儿媳妇,这,唉,他摇头。
  向致远苦笑,放心,我是个负责的人,既然是我妈的儿媳妇,就是我的媳妇,自然会善待人家,但人一定要通情达理,性格好,人老实厚道,不能太娇气,不能太任性的,当儿媳妇,要能受委屈。
   阿亮说,梅雨烟呢,这姑娘稳重大气,你妈挺喜欢她的。
   向致远一愣,我妈说的,阿亮点头。
 
 
桐花雨—权衡
 
  向致远一夜无眠,他仔细考虑过了,这日子不能这样了。有些问题,他一直往后推,现在替母亲考虑一下,不能再推了。
  他是应该马上结婚了。
  找生不如找熟。
  那梅雨烟的确是最好的人选,母亲喜欢她,而且她还能成为自己的贤内助,这样多好。
  对,梅雨烟是一个理想的妻子,冷静稳重。
  他想到这里,心情到平静些。可是怎么开口,是个问题。
 
 
 
桐花雨—表白
 
  向致远找了个机会,请梅雨烟吃饭,他事先让司机赵黎明买了玫瑰花,赵黎明有些惊讶,他是经常帮着向致远买花, 不过不是玫瑰花,有时候看望客户需要带束花,不过不是玫瑰,有康乃馨,有富贵竹,有郁金香,红玫瑰的意义特别。
  向致远接过花,好了,今天,你不用开车了,我自己开吧。
  梅雨烟捧起红玫瑰,一时有些茫然,这场景似乎只在梦中出现,到了眼前,反而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她的脸红了。
  向致远感觉这是个好的开始。
  接下来,他谈了自己的打算,公司如何发展,母亲如何喜欢雨烟,她是应该结婚了,他也到了年纪,他们真的合适。
 
 
桐花雨—痛苦
 
  梅雨烟越听脸色越白。
  说来说去,怎么像是一份合同,一份完美的婚姻合同,不见爱情,只见了合适,她的心情,跌落到低俗。
  梅雨烟看着那束美艳的红玫瑰,有些不舍 ,有些叹息。
  她一直沉默。
  向致远滔滔不绝的说了半天。
  才发现梅雨烟的反常。
  向致远说,雨烟,你感觉呢,你也表个态,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们这么熟悉了,知根知底,这婚姻最踏实。
 
 
 
桐花雨—考虑
 
  梅雨烟起身,致远,我考虑一下,今天到这吧。
  梅雨烟拿着花走了。
  向致远有些奇怪,她要考虑,考虑什么,他知道,她对他有好感。可为什么,玫瑰在手,反而要考虑。
  向致远有些出神。
  梅雨烟一个人在街上转悠,心绪烦乱,一个声音说,嫁给他,心仪多年,一个声音说,这不是你要的爱情,这只是一份婚姻合同。
  梅雨烟叹了口气,原来这个样子,她对他,一往情深,是为了一个形式,还是为了一场爱情,这才是根本。
 
 
桐花雨—理智
 
  她本来应该,马上点头。
 她的婚事,也是梅家的大事,被家人催婚多年了,如今,一举两得,家人会高兴,她也嫁得心中的人,可是味道变了,人家对她,只是一个理智的选择, 不是一个爱人,左一个我妈喜欢,又一个我的事业有利,那么她呢,他通篇的话里,没有一句提到她。
  这一刻,她才明白,他有多狠,他没有一个字,想过他的感受。
  她的泪落了下来。
 
桐花雨—拒绝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梅雨烟照着镜子,过了三十,是少了青春的感觉,她明白,她错过了什么。‘
  梅雨烟和往日一样,化妆,吃饭,上班。
  她走进了公司,心中有些不舍,她已经做了决定,离开向致远,结束这场没有意义的单相思。
  可是看着公司的一桌一椅,却有些舍不得,对这个公司花费的心血,她比他都多。
  这些办公家具,都是她选的,如何布置是她安排的。
  这里的员工,都是经过她的面试,才进来的。
 
 
 
桐花雨—分手
 
  向致远的脸色变了,为什么。
  梅雨烟说,我是对你有好感,可你找我结婚,没有感情的成份,我还是想找个情投意合的爱人。
   向致远没想到,出师不利。
   他不知道问题在那里。
  雨烟,如果你感觉不合适,就算了,为什么要离职,这我不同意,这公司也有你的心血,你放心,我说到做到,我们还是从前的合作关系,就当没有昨天的事。
  梅雨烟摇头,你做的到,我做不到。我不能当作什么没发生,我们之间,我有情,你无心。
  这就是区别。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12-06 08:12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