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言情小说 >

桐 花雨—让步

时间:2018-10-02 09:13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桐花雨解劝 周桐说,王青,其实我特羡慕你,你看吧,你有个哥哥,多好呀,你还说,你没上班之前,你哥都给你零花钱,多好呀,不是所有的哥哥,都能这么对妹妹的。 她本来想提,上次王青的事,王家二老的操心,后来一想,往事不要提了,那是王青的伤痛。王青
  桐花雨—解劝
  周桐说,王青,其实我特羡慕你,你看吧,你有个哥哥,多好呀,你还说,你没上班之前,你哥都给你零花钱,多好呀,不是所有的哥哥,都能这么对妹妹的。
她本来想提,上次王青的事,王家二老的操心,后来一想,往事不要提了,那是王青的伤痛。王青点头,我哥对我是不错,不过娶了我嫂子就差多了。
 周桐笑笑,一颗公主心,你想想,不是你哥对你差了,而是他的生活变了,以前他没结婚,现在他是一家之主了,也要对他那个家负责吧,你嫂子,我们见过一次,人挺好的,就是脾气直了些,不过没什么坏心眼,人家一个人在这,也挺不容易的,嫁到这里,一年也见不到父母,你想想,是不是不易,比起她,你在父母眼前,是不是好许多,和她计较,不是你太小气了吗。
  王青想了想,好似有道理。可这是她的选择,其实她嫁进我们家,生活品质提高了不少,她以前吃什么,穿什么,不是一个层次的。
 
 
 
 
  桐花雨—角度
 
  周桐点头,这说明你哥是个优质男呀,是他的能力在那,而且这样吧,他们关系比较好相处,总是一家人呀。而且,你嫂子挣的不少,她和梁芬一个单位,他们一线的奖金不少,人家也不是吃闲饭呀,一线挺辛苦的,现在怀孕了,还有夜班,你说辛苦不辛苦。
  王青这次无话可说了。
  周桐说,你们是一家人,互相迁就些,你爸妈年纪不小了,也舒心些。周桐心想,如果房子交了,你哥嫂搬出去住,那时候,你就是小公主了。
  王青点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谢谢你说这些,我爸妈说过,我听不进去,现在想想,意思一样,我明白了,我不会和我嫂子冲突的,看在我哥的面子上,而且上次,我的事,花了家里不少钱,我嫂子没说什么,她上个月,还把借我的三万房款给我了。
 
 
  桐花雨—现实
 
  现实是如此,王青说,其实想想,各有各的不易,我现在,到是能和贺春燕和平共处。
  不过,王青喝了口饮料,想想,等到五个月后,他们的孩子出生,我爸妈的精力肯定都在孩子身上了,我以前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周桐笑笑,没准到时候,你也喜欢那孩子,比他们都疼爱呢。
  王青摇头。
  周桐想到黄建立的话,王青,还是要控制脾气,不要动手,有时候,容易吃亏,你还没结婚呢。
  王青看看周桐,你觉得男人靠得住吗。
  周桐故作轻松,好人肯定有的,比如你家人,你哥哥你爸爸呀。
 
 
 
 
  桐花雨—伤心
 
  王青叹了口气,其时你说的对,我是应该改改我的脾气,梁海洋那个人,想想还不错,对我也算好了,可是我们一有矛盾,他转身娶了别人,你说,这心变得太快。
  周桐想了想,我是这么看的,有的人,条件好,做事就有些自私,一遇上波折,马上就找容易的路走了,
  王青点头,你说的对,我和他都自私,所以我们不合适。
  周桐惊讶,王青对自己有这样的评价,到是难得。
  二人到了站台,本来不同路,王青想了想,我送你吧,我怕那个许宏图还找你。周桐笑了,他胆子没那么大,估计不会了,而且我想通了,你说的有道理,如果他在纠缠,我学学你,纵然不可能打耳光,但态度会严厉的。
 
 
 
  桐花雨—友情
 
  在这个晚上,有一种叫友情的东西,在王青和周桐之间产生了。原来二人在一起工作,周桐虽然对王青极客气,那是修养,并不是情谊,可现在不同了,她发现王青的另一面,王青其实对人是极好的,只是她的性格有些特别,需要磨合,她打向许宏图的那一耳光,还是让周桐感谢。
  王青打人的事,很快传到了公司,只是走了样。
  不是一耳光,成了三耳光。
  梅雨烟皱眉,这性子还这样,这如何是好。
 
  桐花雨—真相
 
  向致远皱眉,叶宁真不象话,到处传闲话,雨烟,你和叶宁说说,这样不好,她有些太任性,一点职场分寸没有。
 
  梅雨烟哑然失笑,向总,你不公平吧,叶宁传话是不太好,不过,如果事情属实,到也情有可原,可是王青动手打人,好吗。这就有职场分寸。一个女孩子,动手好吗,如果对方是个不懂事的,也还手,她岂不吃亏。
  向致远点头,这到是,王青是缺乏自我保护意识。
  正好周桐来公司拿资料,向致远叫来周桐和王青,他皱眉,周桐,你那个神经病同学,还出现吗!
 
  桐花雨—解释
 
  周桐马上说,没有了没有,他应该不会了。
  向致远说,这件事,你处理的不好,不应该一味听之任之,早采取措施,不应该闹到王青出面,这影响多坏。周桐坦然认错,是,这事怪我,应该早点警惕,不应该听之任之,是我的错,我保证下不为例。
  王青不以为然,周桐是好脾气,没当回事,其实,就晾着他也没事,是我看不得这种人,不怪周桐,再说那个人,在公司销售中心外面,周桐也不好干涉。
  梅雨烟有些惊讶,王青到是敢作敢当。
  王青看看向致远,向总,这事怪我,不过我动手,没在公司里,是在外面,有什么事,和公司无关,我一人承担。
 
 
  桐花雨—安抚
 
  向致远忙说,王青,没事,有什么事,公司会解决,你不用介意,那个许宏图,应该不会再来了,不至于这么傻。
  梅雨烟心想,真是偏心呀,周桐要做检查,王青到得了安慰。
  王青点头,我不怕他。
  周桐看向致远不说话了,忙起身,资料我拿到了,黄经理说,让我直接去派单那,我先走了。
  王青也起身,我送你。
  二人一同出了公司,王青说, 许宏图没在来吗。
  周桐笑笑,没有,电话都没有了。
 
 
 
 
  桐花雨—劝解
 
  梅雨烟的任务是劝解叶宁。
  她刚一开口,叶宁说,我表哥真是,对王青真偏心, 都怀疑,他是不是看上王青了,可又不像,他对王青是关心,可是接触并不多。
  梅雨烟瞪眼,你真行,这话也说,让向总知道了,看不批评你,这孩子。
  叶宁吐吐舌头,梅姐,你保密呀,我不是在你面前吗。
  叶宁坐下来,是不是他不高兴了。
  梅雨烟说,你说话有点准,不要传同事的八卦,王青的脾气直,不要和她冲突,她到不会找事,可你这样,让她知道了不高兴。
  叶宁叹了口气,其实吧,我现在真不想招惹她,那个女魔头一言不和就动手,太可怕。
 
 
  桐花雨—推心
  梅雨烟说,你知道就好,有些人,不能招惹。
  叶宁不服气,都是我哥惯的。
  梅雨烟摇头,叶宁,咱们一起工作几年了,你是个单纯的孩子,少了些职场素质,你想想,如果你不在你表哥的公司,能这样的性格吗。
  叶宁想想,当然不会。
  是呀,可是,向总是经理,他必须有职场素质呀,真有了冲突,他反而不能公开向着你。
 
  桐花雨—收敛
 
  叶宁点头,我知道了,我会注意些,最起码不招惹魔头。
  可是不知道怎的,叶宁给王青起的魔头的外号,还是传播开来,大家私下都这么称呼王青。
  王青知道了,并不生气,反而笑笑。
  她最近的脾气是好些了。
  可是又一件意外的事发生了。
  王青的姑母,给王青介绍的男朋友,开始王青不见,后来一听对方是梁海洋学校校长的儿子,她又同意见面了。
 
 
  桐花雨—温柔
 
  王松到是有些担心,妈,不合适吧,母亲不以为然,这怎么了,只是校长的儿子,又不是在学校上班,人家在银行上班,遇不上梁海洋的,你不要担心。你妹妹多大了,再挑下去,就成老姑娘了,现在出门,还有人问,小青什么时候,结婚。我都不好意思说,去年你妹妹的事,咱们一直瞒着,可还是感觉,有人知道。私下里有人议论。那房子,要是交了,到情愿,都搬走。
  王青不太重视化妆,这次却一改常态,认真打扮,还到美容院做了美容,衣服也是精挑细挑的,往贤惠温柔甜美上靠,她原来的气质冷硬,这样一折腾,到是温柔了不少,唇彩她听了化妆师的建议,用了浅粉色,衣服的色彩,也都是柔和系的,整个人看上去,温柔了不少。
 
 
  桐花雨—欢喜
 
  母亲看王青重视,自然高兴,女儿要是积极配合才行,如果王青心里闹别扭,家人还真没办法,这孩子,自小太惯,后来婚事遇阻,性子更内向了,幸而公司的人不错,看的出来,王青愿意上班,当时王青的事,向总还帮忙,这真是贵人相助。
 
  第一面回来,王青很平静,大家问她如何,她说,还好。
 王松私下跟了去,还是家人不放心,怕王青有什么意外,主要是王青的心态,他们不放心。王松说,有些不合适,那个男人,个子不高,还有胖,花钱到是大方,但看的出来,有些傲慢。感觉外形配不上妹妹。
 
  桐花雨—交往
 
  王青进入了恋爱阶段,只是家人感觉不到她的快乐,她更多的是平静,每一次约会,都是精心化妆,也是蛮认真的,可是回来绝口不提此人此事。
 
  父母到是安心了。
  毕竟对方条件不错,至于儿子说的个子高低什么的,他们不放心上。
  过了一个月,王青说要结婚了,她去了校长家,校长家对她挺满意的,校长此时并不知道王青和梁海洋的事,梁海洋结婚,他没去,到是听说过,有人闹场,还伤了人,婚宴成了闹剧。可是不知道是王青,也无法和眼前说话轻声细语的王青联系在一起。
 
  桐花雨—哭诉
 
  王青和男友江达声说,自己以前吃过亏,就是你爸爸学校的梁海洋,他们两口子一起算计自己,在王青的讲述里,梁海洋就是一渣男,脚踩两只船,被自己发现后,就分手。他媳妇更是心机深重,自己不过拿了一把水果刀,她就趁拉扯中,自己伤了自己,一点轻伤,小题大做,敲诈了自己家十几万,王青边说边哭泣,梨花带雨,江达声非常气愤,那个梁海洋我见过,看上去一个小白脸,不是什么好东西,就会拍我爸爸马屁,没想到这么渣。
 
  王青叹了口气,是呀,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我是白吃了一个亏,真是冤枉。
  江达声说,我想想办法,让他吃点苦头,好男不和女斗,他媳妇我不好教训, 不过整整梁海洋还是容易的。
 
  桐花雨—受气
 
  梁海洋先是走夜路让人撞了一下,也没看清,一辆电动车飞奔而过,一个小年轻的,还骂了一句,挡什么路,不长眼呀。
  他的老婆收到了梁海洋在歌厅和小姐亲密照片,梁海洋解释说是工作需要,宴请一个上级,他老婆大怒,二人吵了一架。梁海洋被电动车撞得不重,只是歪了一下脚,却被老婆抓花了脸,出现在学校,好不狼狈。有一个歌厅小姐来找他,要分手费,梁海洋说我不认识你,对方拿出他们一起唱歌的照片,梁海洋有些狼狈,只说,唱歌喝酒罢了,我和你没有关系。
  第二天,学校的外墙上都贴了梁海洋和歌厅小姐的照片,梁海洋的老婆又把梁海洋打了一顿,梁海洋发现,他婚姻最大的问题是,以为娶了小绵羊,结果是母老虎。
 
  桐花雨—降职
 
  学校领导找梁海洋谈话,说他做事不检点,影响太坏,被降职到校办工厂里做了统计,这还是给了面子。
   梁海洋有苦难言,回了家,被老婆打骂,开始天天喝酒,不醉不回家,回了家,老婆自然没好脸,二人有时争吵,有时冷战,梁海洋想离婚,不想,老婆到是说,离婚不可能,这辈子就是他了。梁海洋不懂,这日子有什么意思,老婆冷笑,要是离婚,也是我甩你,哪能你想离就离,等着吧,哪天我烦了,再说离婚的事。梁海洋无奈。
 
 
  桐花雨—筹备
 
  王家的父母,见了江达声,还是有些矛盾,对方的外形,是差了些,不过在银行混得不错,据说他舅舅是领导,自然有人关照。他是有些傲慢,一直批评王家的装修太老套了,又说,王松穿着没品味。私下里和王青说,你嫂子怎么穿的花红柳绿的,一个孕妇,弄得像个唱戏的。
  王青有些不高兴,你怎么这样,他们是我家人,你这样尊重我吗。江达声说,你看看你家,你看看我家,你是高攀了好不好。换了一个阶层。
  王青低头,江达声说,我想过了,你那个工作,也不怎么样,这样吧,我妈说了,你要是怀孕了,就给你调动工作。
 
 
  桐花雨—争执
 
  王青说,你批评我家人,就批评吧,大不了,你以后少去我家,我们家庙小,供不下,可是我的工作,是我的事,你不能干涉我。江达声奇怪,你是我老婆,我当然要管你了,你不能出去丢我的人。你工作不好,显得我没本事。
  王青生气,江达声有些不解,我是为你好,我妈都不愿意管你的事,可是没办法,你要是成了我的媳妇,她不得不管,你知足吧,对了我妈,客气些,那是你婆婆,我们结婚后,你多做点家务,我妈说,不能供个娘娘,有什么事,你和保姆多干些,我妈身体不好,年轻时累着了,要多保养。
  王青微笑,对不起,我从来不会做家务,也不想做。
  江达声有些生气,你什么意思,在家做姑娘,和出门当媳妇一样吗,哪个不是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桐花雨—表态
 
  王青冷静下来,江达声,我告诉你,从门第上,你认为我高攀了你,我也认,现在世俗的眼光如此,我也说不过你,不过,就算这样,我们结了婚,是夫妻,是平等的,你要是感觉我高攀,那就算了。而且,我声明,你们家好几套房子,结婚后,我们不住一起,否则婆媳矛盾,早晚爆发。你看着吧,要是不同意单过,那就分手。而且,我的工作,不需要你们家操心。
  说完了王青扬长而去。
  江达声看着王青远去的背影,有些疑惑,她一直温柔如水,怎么突然间成了这样,是自己被欺骗了。
 
  桐花雨—保姆
 
  江达声也是家里宠大的。
  这次自然不肯道歉。
  只是婚事的事,自然放下了。
  江达声的母亲,校长夫人,不以为然,那个小姑娘也就是模样漂亮些,家务不会做,脾气不太好,分手就分手。
  江达声却不乐意,妈,我不想分手,我就喜欢她,我见过的女孩子,她最漂亮,而且是本科学历,我带出去,哥们都说,我有眼光。
  妈,要不然,我们结婚,就出去单过好了,家里有保姆,你不爱干家务就不干。
校长夫人不以为然,她不做家务,你怎么办,江达声说,我会做饭呀,你不是说,我做的饭不错吗,至于家务,找个钟点工好了,或者给家里的保姆说一声,一周过去打扫一天,我加她钱好了。
  江家的保姆听到了,马上说,我乐意,我乐意,小两口的家务没多少,我做得过来。
 
 
  桐花雨—生气
 
  校长夫人不乐意,什么,为了那一个女人,你要离家出走。
  校长到是开通,现在年轻人都是这样,上次达声那个女友,不也是不愿意吗,也是要单过,你别过慈禧太后的瘾了,现在的儿媳妇,可不是从前了。
  夫人不同意,达声,你不能这样,娶了媳妇忘了娘,我不同意,你们出去住,我不放心,你被人欺负了怎么办。校长大笑,你儿子,从小打架都是赢,怎么会让人欺负,那个王青娇滴滴的,怎么会打架。他不欺负人家就好了。
  江达声看父亲支持,就说,妈,你想好了,王青是我最满意的,我都三十三了,再拖下去,就奔四十了,你不嫌人家笑话,你随便,反正你不同意,我也不敢结婚,我还指着家里出钱呢,咱们说好了,办婚礼的费用,你们出,收的份子钱,归我。
 
 
 
  桐花雨—让步
  校长夫人让步。但要求,每周六日要在家吃饭。
   江达声同意了。
  王青看江达声妥协了,这才说,就是吗,现在什么时代了,你娶个媳妇,不是找个保姆,要是找保姆,去家政那找,多的是,我告诉你,我就是周六日回去,你不许指挥我做家务,要不然,我就不去。
  江达声皱眉,王青,差不多得了,表面上敷衍一下我妈,你知道吗,我没多少存款,这结婚,还要他们出钱,拿人的手短。
  王青打量一下他,你上班十几年了吧,你的钱哪去了,我姑妈说,你们待遇挺高的,你收入不低。
 
 
  桐花雨—前尘
 
  江达声说,你不要管了,和你没关系,不过是交了几个女友,破了点财。
   王青皱眉,她现在有些后悔了。
  当时是想利用江达声,整整梁海洋,现在看来,自己也被拖进来了。
  王青沉了脸,有些出神。
  江达声说,你怎么了,我为了你,和我妈吵了半天。
  王青叹了口气,我发现,我们合不来,你不肯让着我,我家条件一般,可也是当公主一样养大的,我爱不了气,又不愿意干活,你说,这日子怎么过,你是独子,我是小女儿,都是娇生惯养的。
  江达声有些烦了,王青,我都和保姆说了,她过来做家务,你有事指挥她干好了,做饭吗,我想做就做,不想做,我们外面吃,我可已经迁就你了。
(责任编辑:韩昕余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10-09 08:10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