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言情小说 >

桐花雨—缓和

时间:2018-09-27 09:12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桐花雨怀疑 梅雨烟来公司的第一天,就告诫自己,记住身份,与公事有关的事,自己是职员,不是向志远的同学,所以她对于向总的指令,都是说是,可这次,她有些疑惑,为了公司好,站在人力的角度,现在应该是冷处理,既然王松给妹妹报的是病假,公司就装糊涂好
 
 
  桐花雨—怀疑
 
  梅雨烟来公司的第一天,就告诫自己,记住身份,与公事有关的事,自己是职员,不是向志远的同学,所以她对于向总的指令,都是说是,可这次,她有些疑惑,为了公司好,站在人力的角度,现在应该是冷处理,既然王松给妹妹报的是病假,公司就装糊涂好了,然后以王青休病假时间太长为由,另外招人,只要把这层意思表达了,王家很可能知难而退,如果王家理论,就以王青隐瞒受伤真相为由,还是要开除,两相对比,王家肯定选择让王青辞职。
  另一个解决方式,快刀斩乱麻,直接说明真相,开除。可是那样有一个问题,真相是贺春燕提供,如果贺春燕反悔,公司要查证。想到这层,梅雨烟决定把事情调查清楚,她明白,向致远的消息通路,肯定是阿亮,阿亮经常来公司,和梅雨烟也算熟悉了。
 
 
  桐花雨—调查
 
  梅雨烟第二天找了个机会,约阿亮谈点事,阿亮蛮奇怪的,梅雨烟给人的印象极好,文雅大方,做事说话极有礼貌,情商极高,阿亮还说,梅雨烟的才华气质,比咱们报社的人力还强多了。你到是有眼光。
  梅雨烟说,我在报社附近的咖啡厅等您吧。
  阿亮如约前来,梅雨烟看见阿亮进来,忙起身招呼,阿亮说,你还真客气,什么事,公事私事。梅雨烟忙说,当然是公事了,和向总有关。阿亮点头,一句话,包我身上。
  梅雨烟提了一下王青的事。
 
  桐花雨—猜测
 
  阿亮皱眉,他去过公司,想了想,就是那个穿衣服色彩,永远是黑白灰的女孩子,眼睛大大的,长发披肩那个。
梅雨烟点头。阿亮说,这事是老向托我打听的,听你这么讲,老向对她,到是很特别呀。阿亮看看梅雨烟,你的意思呢。
  梅雨烟考虑着词汇,我是这么想的,员工我们要关怀,可是要给公司留个余地,现在的情形,还没最后确定,我们想的是,能不能拿到那天婚礼现场的录像,或者是公安局的出警记录。阿亮若有所思。你不是会动了开人的想法吧。梅雨烟叹了口气,本来,到了现在这情形,公司是能开人的,王家不说实话,隐瞒不报, 对公司不公平,如果男方不同意私下和解,我们公司也要做打算呀。向总现在感情用事,可我职责所在,不能不准备一下。
 
 
 
 
  桐花雨—赞叹
 
  阿亮点头,老向就是这样,有时候,有点感情用事,不冷静,对,你说的对, 这事包我身上了,我把录像给你弄来,那个饭店,我正好有熟人,和他们保安部挺熟悉,他们肯定给公安提供了一份,我给你弄一份好了,至于出警的记录,我要费点心思,找一下跑法制的记者,这样吧,明天这时候,这个地点,我把东西,给你。你放心,老向那,我不露一字。怎么办,你决定。
  梅雨烟连连致谢,多谢了,你对向总真是没的说,太够朋友,难怪向总说,你们就像亲兄弟一样。
 
 
  桐花雨—安排
 
  梅雨烟心想,还是暗示王松一下。如果王家肯自动给王青办离职手续是最好,托阿亮找的那些东西,最好不派上用场。
  梅雨烟给王松打电话,语气到是极客气,您估计,王青的腿伤,多长时间能复原,王松说,是骨折,自然时间不会短,具体的时间,我也不好确定,梅雨烟叹了口气,其实我们经理,非常器重和欣赏王青, 这个王青肯定也有感觉,真太可惜了。你看,我们是私人企业,如果时间短,让别的同事加班好了,可是如果时间长了,也忙不过来,原来公司这边只王青一个广告策划,一个萝卜一个坑,现在,是不是要招个人呢。你感觉呢。
  王松也上班几年了,他马上明白了,他昨天感觉贺春燕似乎说了什么,可贺春燕不承认,只说王青是意外受伤,现在顾不上和老婆追究这个,梅雨烟的话也有道理,王松反问,梅经理是什么意思。
 
 
  桐花雨—手续
 
  梅雨烟试探的说,你看,你有她的骨折手续,是不是来公司办个请假的手续,我们这样约定一下,一个月内,如果王青来公司上班,就按病假处理,如果超过一个月,按自动离职处理,做为补偿,我们愿意给出一个月的工资。算是公司的一点心意,您也知道,我们是私人企业,都不容易。而且,王青到底是如何意外受伤,我们也不好过多的过问,这是她个人的私事,如果她不在公司,自然与我们没关系。
  王松明白了,他有些生气,可是想想,也能理解。
  一个月的时间,作为一个缓冲期,他懂了,这一个月其实是看王青的伤人事情,能不能平息,如果平息了,其实王青的腿伤,到是能到公司上班,自己接送她上下班不是问题,她的工作是策划,反正是用电脑。
 
  桐花雨—办理
 
  王松想了想,还是配合一下吧,免得公司节外生枝,公司静观其变,也算是厚道了,如果人家现在开除王青,也不是说不过去。
  王松拿了王青的骨折片子,和医院的诊断说明,还有王青的身份证和自己的身份证明,到了致远的人力部办理了休假的手续,并且注明,如一月不能到岗,自愿解除相关的劳动合同手续。梅雨烟点头,谢谢您了,请理解一下,我们也是工作,对于自己的员工,我们当然愿意她早日康复回到工作岗位上,这一个月,我们会保留她的岗位。
 
  桐花雨—交待
 
  梅雨烟在想如何和老总汇报。
 最后决定说一半瞒一半。
 梅雨烟说了王松主动来公司办理了王青的病假手续,不过可能一个月内不能来,向致远点头,这不是问题。
  梅雨烟说人事安排呢。
  向致远皱眉,先让周桐两边顾吧。
  梅雨烟点头,我和她说说,不过,两个人的工作,一个人做,是有些辛苦,是不是给点补助,向致远说,你看着吧,给多少合适,就给多少。
 
  桐花雨—补助
 
  周桐到没意见,现在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王青受伤的真相,都有些吃惊,不少议论,不过周桐没参与,她只是有些惊讶,没想到王青到是个深情的人,为情所困。
  梅雨烟和她说工作安排的事,并说给她八百元补助,周桐说,我到没事,工作安排的过来,说实话,这里比销售中心轻松多了,估计是叶宁要在那辛苦几天。梅雨烟笑笑,没事,她会找她表哥要报销的,要奖励的。
  周桐试探的问,梅姐,你估计王青的事,能私下和解吗。如果不和解,是不是麻烦大了。梅雨烟关上办公室的门,我了解的是那个新娘子,一直住在医院里,这费用自然是王家出了,王家是找了人,不过新娘子不同意,她验了伤,好似伤的不轻,如果不和解,估计王青会以故意伤害入罪的。
 
 
  桐花雨—感情
   周桐叹气,都是那个男的花心,惹出事来,他到逍遥,两个女人, 都伤痕累累。太可气了。
   梅雨烟也叹气,王青的性格太极端,她要出气,闹婚礼就好,干吗用刀伤人,那刀是她带去的,这证明她是有预谋的,事情对她极为不利,王家现在把她藏到了外地,也不是事,幸而她本人也受伤了, 还能用保外就医吧。
   周桐有些发愁,一定要和解,要不然,她这辈子,怎么办,她那么娇气的小姑娘,哪里受得了,现在不一定多痛苦呢。梅雨烟摇头,你到是好心,不过自作自受,毕竟是她自己折腾的。她但凡做事前,想想家人,也不会这么冲动。
 
  桐花雨—感悟
  周桐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情,有些惊心。想想也是,这个时候,最急的是王家的父母,周桐叹了口气,王青娇滴滴和花似的,有些洁癖,她那样的人,如果去了不得自由的地方,估计她一天也活不下去。
  梅雨烟看周桐的情绪低落,就拍拍她的肩膀,好了,周桐,这事情是人做的,不是她冲动任性自私,也没这事,谈恋爱哪有一次顺利,好和好散不就行了,弄成这样,就为了出一口来气,别怪女方现在得理不饶人,换了哪个新娘子也难咽下这口气,人家的婚礼,一辈子就一次,你说,又受了伤,好好的蜜月,住在医院,能痛快吗!
 
  桐花雨—点头
 
  周桐说,是,新娘子也挺惨的,那个可恶的男人,却好端端的,王青不知怎么想的,负心也是新郎,为什么不伤新郎呢,女人干吗和女人过不去。
  梅雨烟到是对周桐有些另眼相看了,就凭一句,女人干吗和女人过不去,这小姑娘脑子就比王青正常。她笑笑,你说的对,我也这么想的,明明是男的花心,不过,伤谁都没必要,为了渣男不值得,自己的幸福最重要。
  周桐点头,谈个恋爱真可怕。
  梅雨烟哑然失笑,没有可怕的,你看看人家结婚过日子,甜甜蜜蜜的有的是。
周桐心里有个疑惑,梅雨烟,何以一直没结婚,她眼中的梅雨烟明朗懂事,对人和气,这样的女子,不正是宜室宜家吗。
 
  桐花雨—焦虑
 
  现在焦虑的到是王松。
  父母带走了王青,家中的事,全由他善后,可是如何善后,这是个难题。
  王家有个亲戚在公安系统,人家到是帮忙,这种因情生恨的闹剧,他们见多了,新郎新娘的态度最重要,梁海洋开始是怒火万丈,架不住好几个同学帮忙求情,他到是平息了怒火,可是新娘子不乐意,她的伤不是太重,现在干脆就在医院里不出院了,反正医药费是王家出,干脆当修养了。
  这事僵在这里,新娘子的家人,天天跑派出所,派出所的人,也劝他们和解,和解了多要点赔偿就好了,何必闹大了,有何好处。
 
 
 
 
  桐花雨—破局
 
  梅雨烟不知道,向致远一直在关注这件事,他通过朋友,找到梁海洋的单位领导,请他们吃饭喝酒,帮着做做工作,毕竟原告那两位都是他们的下属。领导到是同意了,找了梁海洋沟通,劝他息事宁人,别把事情闹大,王家就一个女儿,看的出来很娇惯这个孩子,如果人家孩子真的进去了,估计不会和梁海洋善罢干休。这样没完没了的,你的影响多不好,还想不想升职。梁海洋看领导发话了,到有些惊讶,王家到有这个实力,手伸到了他的单位。
  梁海洋跑去做媳妇的工作,别人的面子不给,单位领导的面子不给,我们以后怎么办,我还想升职呢,你自己想想,那也是你的领导,不过是你现在在医院,他们不好和你讲什么。你不为我想,也要为自己想想吧。你才来单位多长时间,不想让领导对你有坏印象吧。
 
 
  桐花雨—和解
 
  梁家同意和解,只是条件有些狮子大开口。
  阿亮把向致远找梁海洋领导的事告诉了梅雨烟,梅雨烟说,老向就是热情,这到是好事,小姑娘没事也好,只是你劝劝他,不要再管下去了,否则事情会起变化,总要有个尺度。
 阿亮真的劝向致远,老向,不是我说你,领导做到这份,你真是人至义尽了,现在双方和解,你就不要过问了,再管下去,就有些越界了,王青只是你的员工,你还要怎样,你看看,最近,你都不跑报社了,你的业务量,你不想冲十强了。
 
  桐花雨—为难
 
  梁海洋是妥协了,可是和解的金额太高了,他到没想捞一笔,可是妻子的要求,除了医疗费,和那天办婚礼的钱,还要八万赔偿金,说是精神损失费。
  事实上,光医院的费用,和婚礼的费用,都要十万,十八万,王家真没有。梁海洋说,王松,你家挺厉害,能找到我们学校的领导施加压力,我媳妇才让步,这赔偿金,我想我们领导,也不好意思在管了,我到不是狮子大开口,只是我媳妇如此。
  中间人是二人的同学,就是那天夺下王青手中刀子的,他表面上一碗水端平,实际上不耻梁海洋,他说,海洋不是我说你,你也知道,你们领导干涉此事了,人家是不好意思过问赔偿金额,可是知道了,会对你有什么印象,你不考虑吗,你一个大男人,家里的事,一点不做主,由着你老婆把领导和同学都得罪了,有意思吗。
 
  桐花雨—敲打
 
  同学继续说,海洋,咱们原来都是哥们,这事弄成这样,你也有责任吧,现在两个女人,都因你而受伤,你心里也要替王青想想,如果不是她在意你,怎么会这么冲动,你真的忍心为难她吗。
  梁海洋想起王青,有些为难了,那天在婚礼现场,王青的行为,让他有些害怕,这媳妇娶不得,如果一吵架就动刀子,可是也有些感动,原来有人如此在意他,他也有些小小的虚荣心满足。现在,他叹了口气,好吧,我做我媳妇的工作。
 
  事实上工作不好做,梁海洋一开口,媳妇冷笑,怎么心疼那个小美人了,我不告她,已经是看领导的面子。梁海洋说,你也知道是看领导的面子,这金额有些多了吧,媳妇说,我挨一刀,重不重一回事,这吉利吗,大喜的日子,让人闹场,我精神没损失吗。
 
 
  桐花雨—缓和
 
  梁海洋说,你要考虑一下我的面子,我和王松是同学,就算我和他没交情了,可我在外头混,不能把同学都得罪了吧,这事,其实是我没处理好,我刚和王青分手,就急于结婚,是我的错,是我牵连了你,可是事到如今,人家说我借老婆的事,敲诈王松,有了这名声,我以后,怎么找同学办事,你也知道,那天夺刀子救你的那个,张岩,那小子可有关系,我有些事,还要求他呢。
  梁海洋的媳妇,眼睛看着天花板,开始想心事,一切和梦一样,家人一直怪他,说梁海洋太花心,才惹了这事,现在也劝她得让人且让一步,那个王青和疯子一样,逼急了能怎样。说实话,他们也打听了,这种事,就是真的走法院程序,王青也不会判的多重。
  她的伤早好了,现在就是在这里疗养,可是想想,医院里的日子太无聊了,太闷,因为是装病,也不能大吃大喝的。她早烦了。可是赔偿金额不说好,她不能出院。
 
 
 
  桐花雨—让步
 
  最后的商议是赔偿金额改为三万,张岩劝王松答应吧,这个数额不算太高了,王松点头,他知道,能如此,已经不错了,他也知道了,帮忙联络梁海洋单位领导的是向致远,他给向致远打了个电话致谢。向致远到是关心王青的身体状况,让王青好好休养,估计王青也吓得够呛,小姑娘就是一时任性,哪里见过这样的事,他建议王家给王青找个心理医生看看,那天王青的惊吓肯定也不小。
  王松惊讶,听的出来,向致远对王青的关心,他不问事情的原因,只说小姑娘受了委屈,受了惊吓。
  王松把商议的结果告诉了父母,他们找了律师写了和解书,梁海洋表态,收到十三万,他媳妇就出院,这是底线。
 
  桐花雨—完结
 
  王松的父母,出了十三万,这事算了结了。可是王青的状态,并不太好,她一直说,这事有问题,她回忆当时的场景,她那天是气愤,拿刀子更多的吓人,并不是伤人,她拿刀子靠近新娘子,并没有攻击她,后来刀子怎么伤了人,她一直不懂,有一天梦里,她看见了新娘子自己握了一下刀,王青惊醒,对,一定是这样,那一刀,是新娘子故意的。
  她给哥哥打电话,问那刀怎么处理的,王松说留下干什么吗,张岩给了他,他就扔了,王青生气,你怎么扔了,要是留下那刀,上面一定有新娘的指纹,王松想,可能真要让妹妹看医生了。
  王松不相信王青的话,王青的母亲,叹了口气,小青,这事可能是你委屈了,让那个女人利用了,可是现在这样,如果再折腾开来,那天的场景,除非有人看到了,否则,刀是你带去的,你怎么解释,现在刀也没了,没人证明那上面有新娘的指纹,而且大多的新人,都佩戴手套。
  王青有些茫然,是呀,她也佩戴手套。那个女人好狠毒。可是妈,那十三万,太冤枉了。母亲到是摇头,孩子,这不冤枉,吃一堑长一智,让你买个教训,知道有些事不能做,比如拿刀子,跑到人家的婚礼上,刀子是你带的,你已经在学校闹了一次,如果出了事,没人相信你,没伤害新娘子。
(责任编辑:韩昕余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12-06 08:12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