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言情小说 >

不是这样—指令

时间:2018-09-09 09:35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不是这样 项目 贺天辰态度平和,和诚明合作,你也不在意,苏天明的前途吗。 付云白摇头,苏天明的前途,取决于他,不取决于我,我不是他的什么人,就是以后是,我也不会因为这个而妥协。 贺天辰双手一摊,付小姐,我们是朋友对吧,有过良好的合作,这样,你
不是这样—项目
 
贺天辰态度平和,和诚明合作,你也不在意,苏天明的前途吗。
付云白摇头,苏天明的前途,取决于他,不取决于我,我不是他的什么人,就是以后是,我也不会因为这个而妥协。
贺天辰双手一摊,付小姐,我们是朋友对吧,有过良好的合作,这样,你答应唐美娟帮她的忙,把她的消息告诉我,我付你足够的薪酬,这对你不是坏事,一举几得,帮了朋友,帮了苏天明,也帮了一鑫。
付云白起身,贺董,我只是来告诉你有这么回事,让你早做安排,别的事,我不会做,我想过简单的日子,你要是真想解决问题,不要用这个途径,不起决定作用,唐美娟不一定相信我。
 
不是这样—信任
 
贺天辰到微笑了,她不会相信你,可是她没人相信,这件事,集团的人不敢帮她,天达的人,不会管这事,武玲现在自身难保,不会帮忙。她只能找你。
付云白却有些烦了,贺董,我帮不了你,这事,我不会做。您不要浪费时间了,我现在是只帮一鑫处理天达注销的事宜,至于别的事,我不参与,我有我的底线。至于如何解决这事,你自己斟酌吧,我个人以为,唐美娟就是想闹腾,也只是出一口气,没得到一鑫的气,她不是神仙,你何必太把她当回事。她顶多在周静那里胡说八道,大不了,你不让周静见她好了,离了周静,集团的人,谁把她当回事,就是唐氏,也不至于为了她的疯狂,而影响和天辰集团的合作。
 
不是这样—交换
 
贺天辰点头,你到是说的头头是道,这样吧,云白,以你和小婉的关系,你也希望一鑫好,我不为难你,你不用到唐美娟那演戏了,不过正常的工作你总要做。付云白点头,好,我做正常的工作。
贺天辰想了想,我会安排一鑫处理这件事,如果唐美娟仍然生事,我会有办法。这样吧,你的任务是做通武玲的工作,这小姑娘年轻,不知事,我不希望,她成了突破口。付云白点头,放心,这事,我能做,武玲是年轻,不过不傻,关乎到个人的利益,她不会胡闹的。
外面有人敲门,贺一鑫匆匆进来,看到云白有些惊讶,云白,你怎么在这里。
 
 
不是这样—利益
 
付云白没有留下来,参与贺家父子的谈话,他们的事由他们谈吧。
云白约了武玲吃饭,小姑娘这几天日子不好过,心事重重,付云白主动找她,她挺惊讶,也非常的高兴。二人到了饭店,付云白点好菜,都是需要些时间的菜。
云白说,这几天是不是日子不好过,公司是相信你的,才没有为难你,事情是这样,贺家考虑天辰集团的声誉,考虑内部解决,这事不准备闹大,这对你是极好的,你肯定也明白,你的财务经理失联,这事闹开来,可能对你有影响,没人相信,你不知情,为了你的安然,和职业前途,希望你不要多事,唐美娟因为没有追上一鑫,由爱生恨,决定把事闹大了,让贺家丢人,可是会连累你的,你明白吗。
 
不是这样—心领
 
武玲这几天一直找人打听此事,现在听到这样的结果,自然点头,我明白的付姐,这样最好,你放心,我不会答理唐美娟的,公司希望我怎么做,我一定配合。
付云白给小姑娘倒茶,你是个聪明人,这样挺好,这几天,我让你写的事情经过,你交给我,把相关的事情写明白就好,接受公司三个月的工资补偿,解除劳动合同,离开这里,你能做到吗。
武玲点头,好的,付姐,材料我写好了,她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在这里,这是我了解的相关情况。我明天就到公司,办手续离开,您放心,我离开这里,我不会和唐美娟联络。
付云白也从包里拿出一张表格,你填写一下,你的补偿款,我转到你的工资卡上,填写了这张表,就算手续清了。
武玲点头。
 
 
 
 
不是这样—离开
 
付云白用车送武玲离开,武玲到是感激付云白,付云白从手中拿出一张移动卡,你的手机不要用了,这个新号,你用着,不过不要接陌生的电话,我有事会联络你,这个城市,短期内不要回来了,对我们小职员来讲,哪里都是打工,安全第一,对不对,武玲点头。付云白,送她上了火车。
付云白离开车站,这样也好,唐美娟折腾不出什么,她也不是主持什么正义,不过是心理不平衡,云白明白这事和贺天辰有关,可是能如何,归根结底,这是贺家的事,唯一受伤害的是周静,可是周静不一定愿意面对这样的现实,她宁可以为她的宝贝儿子,初入商场,让人欺骗了,付云白相信,贺天辰一定是这样对周静说的,谁让一鑫才是法人。
 
 
不是这样—平静
 
付云白给贺天辰发了个短信,人已离开,放心。
贺天辰很快回复,好。
付云白不喜欢这种感觉,好似她在帮着他做什么坏事,小婉,我是为了你,也是为了以后的天明公司。
她突然间明白,为什么贺天辰会积极的促成与诚明集团的合作,这样的好处是,一个公司注销,一个新的公司成立 ,还是同一地块,办公地点也要相同,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从头至尾,都是天明公司,而苏天明的人品不错,能力在那里,这样大家会淡忘天达公司的事,这是消除影响最快的方式。
 
 
不是这样—算计
 
还是被贺天辰算计了。
可是能如何,这对苏天明也是好事,若非如此 ,他哪里能快速开展新的项目。
付云白心里思量着。
唐美娟的电话,又响了赶来。
她没联络上武玲,她的一个朋友说,武玲退了房,拿了行李,应该是走了,唐美娟气急败坏,她后悔迟了一步,她本想争取云白的合作,现在看来,付云白是打发走了武玲。
付云白,她咬牙,这个女人太可恶,钱没打动她,她还反咬了一口,肯定是汇报了贺天辰,还把手把武玲劝走了。
 
 
 
不是这样—过程
 
过程已经不重要,唐美娟不甘心就此失败。
可是天辰集团相关的人,要么真的不知此事,要么一问三不知,有个人,干脆说,小唐,你不要害我呀,这是要打掉我的饭碗呀。
于此同时,有流言传开来,她是为了贺一鑫,才如此疯狂的报复,唐美娟在别人的眼中成了一个疯子。为爱而疯了。唐美娟再找周静,手机关机,贺园也没有周静,贺天辰到是给她打过一个电话,美娟,不要这样,我没得罪你,这样折腾,是和我为难。对不对。
唐美娟电话里吱吱唔唔说是误会。
她还有个途径,能找到周静,周静是她唯一的突破口。
 
不是这样—执著
 
唐美娟现在心中有团火在烧,贺天辰的这套手法,别人看不懂,是不想看,她却明白,明显就是贺天辰弄了个空壳公司,在变戏法,只是为了把天辰的钱转移出去,只是没耐心,直接让合伙人跑路,公司注销,通常是有点耐心,让公司运营几年,经营亏损,转移资金,那样还说的过去,没想到,贺天辰这般急切,不到一年,就想把投资款转到自己帐上,这太明显了,这太欺负周静了,天辰集团最早的投资款是周家出的,周静是最早的大股东,后来股份才对半了,这样其实对周静不公平,她要主持正义。
唐美娟决定化妆行动,她感觉这几天有人在跟着自己,她想了想,和叔叔说了,把公司的秘书和司机安排过来,这样出门有人陪着还好些,她要安全第一。其实想想,这和自己没关系,只是她不甘心,她在情场上失意,谢小婉不就是因了贺天辰的支持,才能嫁给一鑫吗,如果没有贺天辰的支持,一鑫才没胆子,得罪父母。
 
 
 
不是这样—见到
 
  周静的样子,反而挺精神,和保姆在聊天,唐美娟有些惊讶,周静这么没心没肺吗,贺天辰怎么哄得她。
  看见保姆,唐美娟犹豫,这个保姆,到底是听谁的,按说应该是听周静的,可是贺天辰放心的让她照看周静,这引起了唐美娟的怀疑。
 
 这家疗养院有个周静的同学,她换了身护士服,她想了想,让同学帮忙调走了保姆,她走到周静身边,摘下口罩,周静先是一惊,然后露出了笑容,娟子,是你呀,你跑哪了,好几天没见你了。唐美娟坐下来,阿姨,你的手机号怎么换了。是不是贺董让你换了。
 周静点头,说是有什么亲情卡,能绑定,我就把原来的号注销了,这样一家人的手机号绑定在一起,多好,到不是为了我们通话不要钱。
 
 
不是这样—事实
 
唐美娟知道时间紧,就不再多说别的,把自己对天达公司的猜测,说了一遍,阿姨,你要相信我,我没必要欺骗你,你不要太相信贺董了,我查到了,贺董在凤凰别墅还有一套房子,是送给了一个叫叶婷的女人,阿姨,你让他们欺骗了。一鑫也是被贺董利用了,贺董之所以同意一鑫娶小婉,就是为了哄一鑫高兴,好为他顶这个雷,表面上一鑫是法人,可是那个江达,是贺董找来的呀,关一鑫什么事,趁着一鑫旅行去,江达就跑路,这分明是圈套,阿姨,你可以吃亏,难道让一鑫被人坑吗。
周静的眼神呆了,她一把抓紧唐美娟的手,不可能,你说那个别墅的主人是叶婷,唐美娟点头,是的,我查清了,物业那有记录。阿姨,你要冷静,要清醒,你要让一鑫帮你,他是你儿子呀,告诉一鑫一切。
 
不是这样—回家
 
周静松开了唐美娟的手,还要问什么,唐美娟看见保姆过来了,马上戴口罩和帽子,低低的在周静耳边说,阿姨,你有事找我,我的手机开着呢,说完了,她快步离开来,朝另一个方向走了。
保姆看见她的背影,有些奇怪,这个人的身影,有些熟悉。她问周静,太太,那个人是谁,看着好眼熟,周静还在自己的思考里,她吱吱唔唔的说,没谁,没谁。
保姆有些奇怪。
周静想了想,对保姆说,我好多了,要回家,不过,我不想去贺园,好久没见一鑫了,我想看看他。
 
 
 
不是这样—拒绝
 
 一鑫不相信周静的话,妈,不可能,爸爸,怎么会设局害我,不可能,天辰集团是我们家的,父亲有什么理由和别人串通,这样折腾,有什么意义,还要送外人钱,这不是爸爸的风格。天辰集团就是贺天辰的,他没理由。
周静说,凤凰别墅是不是有一套是叶婷的,一鑫的脸色变了,眼前出现了那个美丽优雅的女人,他愣了一下,这一瞬间,周静看清了他的表情,一鑫你也知情,对不对,那个女人回来了,她答应我不再回来。一鑫忙说,她只是来了几天,后来就走了。
周静恼怒,是真的,她见了你父亲,你也见到她了,为什么,你会见到她。
一鑫不想提小婉,只好说,我是见爸爸,遇见了他们,妈,你不要多心,他们只是聊聊天,喝喝咖啡,没别的,那个阿姨看上去,对爸爸挺冷淡的,不会有什么事。
 
不是这样—心痛
 
周静驳然大怒,一鑫,你傻呀,她是你爸爸的老情人,你爸爸送她那么贵的别墅,你以为他们没什么,怎么可能,你爸爸的钱哪来的,没有周家,哪里有天辰集团,这个忘恩负义的人,居然用了周家的钱,讨好他的老情人,那才是真正的狐狸精,多年了,年纪一大把了,还让你父亲晕头转向。你居然,还帮她说话,你看见了他们在一起,那当然没什么,你没看见呢。
一鑫有些头痛,妈,叶阿姨真不是那样的人,她不是,她很端庄,我感觉不是,你不要乱猜测,她早就走了,这件事情,已经放下了,你再提及,不是让爸爸,又想起她吗,你折腾一场,叶阿姨优雅,你粗俗,不正是让人感觉,你不如她,让爸爸心里想她吗。
周静一愣。但随即摇头,没有用的,我不是没温柔过,不是没妥协过,要不然不会把股份给你爸爸一部分,可是没用,男人都是这样,得不到是最好。
 
不是这样—天达
 
周静的情绪有些失控,不可能,男人没个好东西,女人也没个好东西。
一鑫忙给母亲倒水,妈,你冷静些,不要这样,这事过去了,有我在,你放心。
周静喝了杯水,一鑫,天达的事,娟子说的对,是个圈套,娟子说,你们当初的合作协议就有问题,根本不用给天达公司转帐,那个协议就有问题,一鑫愣了一下,他想起当初他对这个事也有疑惑,问过苏天明,是不合常情,他愣了一下,只是眼前的事,是安抚母亲,妈,这事可能是有问题,不过,我们不能自己内部折腾,唐美娟是外人,看戏不怕台高,可是我们家里的事,总不能闹开来,就算有什么事,也要自己解决。
周静点头,好吧,一鑫,你要给我个交待,你想想,天辰最后是你的,你不能糊里糊涂,我们输得起钱,丢不起人,不能让人笑话我们,公司的人,都在看笑话,谁也靠不住,你只能相信自己。
 
 
 
不是这样—伤心
 
周静没有回贺园,也不留在一鑫这,和保姆回了周家的老房子,位置在二环外,但有个小院子,一直钟点工过去打理,周静过去住没问题,她叹了口气,我不想见你爸爸,可是又不能离婚,算了,我们各住各的,我想好了,养好身体,不能像现在这样,动不动晕倒,经常头晕,我要回公司,哪怕就是在财务坐着,也让你爸爸有所忌讳,我现在不相信他了。
一鑫有些无奈,妈,你不要太相信唐美娟了,这事有的查,不一定是那样,我爸爸,我还是相信的,他做事有分寸,不可能那么过份。周静苦笑,你爸爸最爱的人不是我,不是你,是他自己,你不要傻了,你找个高人,我记得你有个朋友,是做地产的,来过我们家,叫什么天明,你问问,那个协议有没有问题,或者找个法务问问,你父亲做生意多年,不会那么傻。除非他故意的。
 
不是这样—惊心
 
周静最后的话,让贺一鑫有些惊心。问题就在这,贺天明和法务都说过那个协议,对天辰集团不公平,不必要转流动资金,可是父亲说,后来江达在股份上让了步,是天辰集团控股,可是财务都是江达的人,这就不对了,如果不是这样安排,资金不会转走,他叹了口气,可能他真的错了,这不应该是父亲犯的错,想想,他有些灰心。
贺一鑫送走母亲,一个人喝闷酒,小婉劝他,你怎么了,刚才你和妈关在房间里一下午,出了什么事,和我有关系吗。
一鑫摇头,没关系,是我们家的事,和你没关系。
小婉一愣,你家就是我家,怎么和我没关。
 
不是这样—问计
 
小婉给云白打了个电话,云白心中盘算,不会是唐美娟和周静说了什么,贺天辰保证过不让唐美娟接触周静,看来,失算了,不过,她还是镇定,小婉,可能真的是贺家的家务事,一鑫不愿意提,怕丢面子,你不要多心,可能和你没关系,你好好劝一鑫,别发脾气。
小婉放下电话,心里平静些,周静失落魄离开,她挺高兴,今天的周静,根本没答理自己,不像从前一直骂人,这样也好。
小婉回到房间,一鑫已经喝醉了,一个人在那里大睡,只是眼角有泪水,看着一鑫,小婉有些心疼,你是个好人,一鑫,我不想对不起你,如果周静不是你妈,多好。
 
 
不是这样—获悉
 
贺天辰接到保姆的短信,知道了周静出院,找一鑫聊了一下午,情绪不高,后来回了周家老宅。
贺天辰皱眉,老宅子多年不住人了,哪里有贺园舒服,周静怎么了,和一鑫聊一下午,他给保姆发了个短信,仔细想想,今天有没有特别的人见过周静,有怀疑也告诉我。
保姆想了想,回复,在疗养院,有个护士和周静呆过一会儿,那个护士,我以前没见过,背影有些熟悉,好似见过,想不起来了。
贺天辰心中想到了唐美娟,他询问,像不像唐美娟,保姆看到短信,忙回了短信,像。
 
 
不是这样—指令
 
贺天辰安排的人回复,今天唐美娟是去了郊外,不过在路上,被她的车甩了。
贺天辰明白了,叹了口气,节外生枝,节外生枝,怎么冒出来了个唐美娟,又不能收买,又不能得罪,他有些烦恼,不过他想了想,周静只能找一鑫,只要能安抚一鑫。他给小婉打电话,小婉说一鑫睡了,情绪不高,喝了点酒。贺天辰心中一动,小婉,你要开导一鑫,我们是一家人,利益是在一起的,小婉电话里满口答应。幽幽的说,其实,差一点您就是我的姑父。
贺天辰放下电话。
心中有些烦恼,周静以前闹腾,还回贺园,她非常看重贺太太这个身份,如今居然不回来了,看来唐美娟的话起作用了。
 
不是这样—父子
 
第二天天一亮,贺天辰到了一鑫的公寓,一鑫刚起床,小婉去买早点了。
看见父亲,一鑫淡淡的,一个人坐下,居然没招呼父亲。
贺天辰有些不满,一鑫你的礼貌呢。
一鑫看看父亲,爸爸,你跟我提礼貌,你呢,天达公司的事,你问心无愧吗。
贺天辰坐下来,你不要听你妈妈胡猜,她一直有妄想症,你是知道的,这次,小唐对你因爱生恨,在里面折腾,不是为了你吧。
 一鑫冷笑,贺董,我不是傻子 ,小唐是有些泄愤,可是我妈有一句话对,把公司的投资协议亮一亮,找法务看看,是不是对天辰不公平,是不是有许多的漏洞。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09-12 09:09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