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言情小说 >

不是这 样—失约

时间:2018-08-06 08:13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不是这样叮咛 贺天辰是告诉付云白,在远达的事情上,不要让贺一鑫再节外生枝。 付云白放下电话,心里在想,贺董的目的是什么。 不过, 这与她不相干,既然贺董发话了,她乐于沉默。看在钱的份上。只是灵机一动,听贺董的口气,一鑫的疑问,并没有想到她身上,
不是这样—叮咛
 
贺天辰是告诉付云白,在远达的事情上,不要让贺一鑫再节外生枝。
付云白放下电话,心里在想,贺董的目的是什么。
不过, 这与她不相干,既然贺董发话了,她乐于沉默。看在钱的份上。只是灵机一动,听贺董的口气,一鑫的疑问,并没有想到她身上,看来,一鑫没有提她,一时有些感叹贺一鑫,并不笨。
此时想到苏天明,过几年,也许一鑫也会像天明一样能干。
 
 
不是这样—联络
 
付云白转回头,看见身后的贺一鑫,怪自己一时大意,不应该在楼道里接电话,她回想刚才的话,自己好似没说什么,只说知道了,一类的话,也没提贺董二字,她勉强一笑,把手机放进兜里。
云白走上前,一鑫有些奇怪,你接谁的电话,为什么要在这接。
付云白佯装镇定,还有谁,当然是家里的电话,怕她们唠叨我,无非是年纪大了,早点结婚,有时间回家看看,烦不烦。当然不能在办公室接了。
贺一鑫半信半疑,他们说的也对,你是不小了,而且我也奇怪,你是好久没回过老家了吧。
 
 
不是这样—解释
 
付云白只好说,我们家情况有些复杂,不提也罢,贺一鑫有些奇怪,你怎么了,好似不高兴,和家里有矛盾。付云白点头,进了办公室,她不想提自己的事,本质上,她也没想一直在这里,等事情告一段落,还是要离开这里,这里于她,没什么可留恋的事,如果不是为了谢小婉,根本不必来这里。
付云白忙转了话题,好了,一鑫,我的事,我会处理好。贺一鑫却突然委屈了,为什么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我是外人吗,你好似一直防着我。
 
不是这样—指责
 
贺一鑫上前,云白,你好似对什么都有防范似的,尤其是对我,我其实有感觉,只是,我不太相信,比如你刚才,就跑到外面接电话。付云白心情有些烦躁,可是不好对他发作,她对自己说,冷静,一定要冷静,不能失态。
付云白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她的心绪好些,缓慢的开口,以前小婉就说过,你这个人脾气太急,我告诉你,越是急的时候,越要控制语速。她慢慢的说,一鑫,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也有,但这和你无关。看看一鑫,又加了一句,我知道你是关心我,不过你放心,真有什么为难的事,我会和你讲。
 
 
 
不是这样—家事
 
电话又响了,付云白有些烦躁的打开电话,真的是家里的电话,想想刚才一鑫的指责,她没好意思再出去,只好按下接听键。
电话是父亲打来的,父亲先是关心她的身体状况,云白简单的说,自己一切都好,让父亲注意身体,后来父亲果然提到她的婚事,也说了有合适的问她要不要见见,付云白有些烦躁,不用了,我现在正谈着一个。父亲后来,又说,继母的身体不太好,需要一笔钱看病,付云白冷笑,继母,我有父亲没什么继母,她的事,和我没关系,如果谈她,就不必给我打电话了,她有儿子有女儿,你这话和她的孩子讲吧。付云白挂了电话,还是气鼓鼓的。
电话又响了,云白看了看,不耐烦的接了,父亲在电话里说,你别生气,我知道,我也不是让你出钱,就是和你说几句,你的脾气越来越坏,付云白头上冒汗,只好说,我知道了,你以后不要和我提她的名字,父亲有些尴尬,挂了电话。
 
不是这样—烦恼
 
 
付云白抬头看看贺一鑫,有些恼火,看见了吗,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是谁都是富二代,不为五斗米折腾,我就为生计活着。家里帮不上忙,还要让我生气,现在好了,你看见我另一面了吧,贺经理,了解一个人,是很麻烦的,你会发现,很多你看不见的事,并不是你想的美好。
贺一鑫有些不好意思,这是你父亲,那刚才,付云白无奈,那是我母亲,好了吧,我父母早年离婚了,后来各自成家,本来日子都不错,只是都希望我孝顺一点,别忘记他们养过我十五年。
 
不是这样—安慰
 
贺一鑫说,云白,如果是钱,你告诉我,别的忙我帮不了。这还能出点力。付云白冷笑,算了吧,他们都比我有钱。都有退休金,房子往外出租着,我还在四处漂泊,到外租房,看房东的脸色呢。
贺一鑫听的出来,她的话里有怨气,就笑笑,算了,别生气了,也许他们早后悔了,我相信,父母都是爱孩子的。
付云白想解释什么,还是没开口,算了,和他解释什么,他也不是我什么人。
其时云白明白,贺董和周静的婚姻,如果不是天辰集团,也许早解体了,有时候,夫妻有共同的利益,起码还能保持一个家的稳定。
 
不是这样—羡慕
 
想到这里,还是羡慕贺一鑫,能这么无忧无虑,不就是家里稳定,这样的孩子,通常比较阳光,没什么坏心眼,不知人世的复杂,她羡慕这样的人,不过不喜欢。
付云白结束了谈话,贺经理,现在是上班时间,不必谈私事了,她说完了,起身出去了。
贺一鑫看出付云白不高兴,没敢多话,有些后悔,这些家务事,剪不断理还乱,自己是管不了,到把云白的心情弄坏了。
 
不是这样—往事
 
往事是付云白的伤疤,她不想提,这些年,她根本不回去。反正他们不需要她,她也不需要他们,有一阵子,她甚至想换了手机,不告诉他们号,可是后来想想,还是算了,不过是一个电话。可这种联络,每次都让她失态。总有怨气,她发现,她不曾真的心如止水。
付云白想到人力部找许敏,不知为什么,有时候烦躁的时候,她就愿意和许敏聊聊,心情就会好些。
走到转弯处,她听见沈小明的声音,好似在讲电话,沈小明有些无奈的声音,妈,你不要催我,我的事,我知道,我知道我年纪大了,村子里,我这个岁数的人,孩子都上学了。
付云白叹口气。
 
不是这样—尴尬
 
沈小明挂断电话,抬头看见付云白,付云白有些不好意思,我是经过,去找许敏。我不是有意偷听的。
沈小明苦笑,不怪你,这里本就是过道,哪能不让人经过呢。
付云白叹了口气,都一样,我也经常接家里的电话,都是这样,他们都是好意,只是各有各的难处。
沈小明点头,唉,我的压力更大,我们村子里,就只我一个。
付云白说,一样一样,反正都是家人的麻烦。
 
 
不是这样—正解
 
 沈小明点头,是呀,让人操心,我有时候也感觉自己不好,可是,唉,我不是没相亲,可是没合适的,他们说我高不成低不就,还真是,他苦笑,转身走了。
 付云白也叹了口气,她其实压力不大,父母的话,她不放心上,有时候不高兴了就挂电话,或者干脆一句,我的事和你们没关系,这是你们说的,怎么忘记了,要不要我提示一下,哪年哪月哪时哪地。
 这一句话,马上有了效果,父母就不再说话了,他们有些理亏。
 
 
不是这样—聊天
 
进了人力部,许敏看见她,先打了个招呼,她的工作压力挺大,公司要的人才,真不好找,天辰集团有名望,给的钱也不少,但问题是,那些优秀的人才,哪里好找,找到了人家不一定愿意跳槽。
许敏看看付云白,你怎么了,脸色不好,付云白心想,多少年了,自己还是修养不成,什么都上脸,被父亲的电话,弄得心情一团乱,还是受了影响,她看看四下无人,就说,还难如何,被家人催婚呗。
许敏也有同感,她家在本地,天天对着家人,她笑笑,比我好多了,我是天天有人问呢。
 
 
不是这样—试探
 
许敏说,其实贺经理对你不错,大家都看了出来,唐美娟羡慕的不得了,你也要考虑一下。付云白摇头,不合适,小我几岁呢,我不考虑姐弟恋。
唐美娟这时候跳了进来,云白,你真的不考虑,付云白无奈的笑笑,我真的不考虑。我从没对一鑫承诺过什么,不过我也不好太不给人家面子,总是我的老板。
唐美娟说,真羡慕你,又帅又有钱的富二代,一片痴心的,你还不考虑。
付云白心想,我要是你这个年纪,我也考虑,现在,我其实羡慕你。
 
 
 
不是这样—说笑
 
三个姑娘一台戏,说说笑笑,时间过得挺快,王阳进来的时候,大家都没注意,还是许敏先喊了一声王主任。大家才安静下来。
唐美娟马上回到了前台。
付云白也打个招呼,准备离开。
王主任却留住了云白,云白,你劝劝一鑫,贺董压力大,不要让他有事没事往集团跑,又占了贺董几个小时,贺董又要熬夜了。
付云白点点头。
 
 
 
不是这样—回归
 
周静住了一段时间的疗养院,一直闹着要回来。
一鑫也感觉总让母亲住在那里,不合适,可是也真怕和母亲住在一个屋檐下,她什么都管什么干涉,好像自己是三岁孩子。
一鑫和母亲谈条件,你愿意回家就回家,我不管,不过我不在家住,你不能管我的事,我保证每天回家吃晚饭,吃了晚饭就走,你不能有意见,要不然,我不赞成你出院,不替你和爸爸说。
周静有些头疼,也有些失望,儿大不由娘,到是保姆劝她,自己的身体要紧,要是身体不行,什么都白想。
 
 
 
不是这样—妥协
 
周静妥协了。
贺一鑫发现原来有些事,只要你争取,自然有可能成功。
他有些后悔,是不是小婉的事,自己太懦弱。
他从始至终不相信那些流言,什么小婉是父亲的情人,那是不可能的,他太知道父亲的为人,不可能的,只有母亲相信,他不相信。父亲的眼中,只有天辰集团,如果有情人,也是天辰。他当时放手,是因为母亲的态度太坚决,而且母亲的心脏不太好,当时就因了这个住进了医院,他担不起不孝这顶帽子。
而且他奇怪,那时的小婉,也突然说分手,还说,她不喜欢孩子气的自己,喜欢成熟稳重的人。
 
 
 
不是这样—让步
 
回到家的周静,气色好了些,贺天辰到是特意早回来,说是迎接,还把一鑫也带了回家,家里气氛还算融洽。
一鑫和母亲嘀咕,妈,你脾气好些,我爸爸其实还是惦记你,你看今天,就是他让我回来的,你不要总针对他。
周静不以为然,他要面子,不是要我。
一鑫看看父亲在厨房和保姆聊天,就轻声说,你不要太武断,曲解别人的好意,他要面子,你不要吗,你说他虚伪,那他真实了,和你离婚,你乐意。
 
 
 
不是这样—应付
 
周静看看儿子,你说的对,我也要面子,要不然,不用他离婚我都离了,我就是输不起,怕人笑话,尤其是你那些表舅舅表姨什么的,一直想看我的笑话,我不能如他们的意。你爸爸是爱的天辰集团,怕公司分裂,我到不怕,不过为了你,我总要应付一下。
一鑫劝她,妈,你不要说那些亲戚,他们也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呀,总是把人想的那么坏,在你眼中没好人。
周静看看儿子,你没经过事,太单纯,太天真,人心难测。
 
 
不是这样—团聚
 
一家人平平静静的吃了晚饭,一鑫要回去,周静有些舍不得,一鑫,我今天才回来,你就在家住一晚吧。周静的态度,让一鑫有些为难。他本来答应和付云白看电影,付云白特别喜欢看电影,尤其是今晚这场,有她追的明星,一鑫没想到,付云白还是个追星族。
贺天辰看看儿子,是呀,你妈今天才回来,你又不加班,在家一晚吧,要是约了朋友,就和人家讲一声,也要顾顾你妈的感受。
周静有些祈求的看着儿子。
 
 
不是这样—失约
 
贺一鑫只好起身,到花园里,给付云白打电话,幸而电影票在云白手里。
付云白到是通情达理,应该的,你妈回来了,你陪陪她吧,她挺想你的,好了,我自己找人陪我看电影好了。
一鑫本想追问,你找谁,付云白已经利索的挂了电话。
云白有些懊恼,她是故意的,知道今天周静回来,才约了电影,没想到,周静果然把儿子拴在了家里,一鑫还是听话的。
付云白有些生气。
 
 
 
不是这样—电影
 
在电影院门口,意外的遇见了苏天明,二人都有些惊讶。
他们的电影票离的不远,付云白说,干脆,你到我这吧,我的位置比你好,我本来就是两张票。
苏天明落落大方的答应了。
苏天明对付云白印象挺好。
他到是听说过,贺一鑫一直在追付云白,不过他看的出来,付云白对一鑫没感觉,眼神就不一样,不是爱恋,而是分析的冷静的。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08-06 08:08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