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言情小说 >

不是 这样—质 疑

时间:2018-08-05 08:38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不是这样感知 苏天明热情招呼付云白,第一次见面,就感觉她和谢小婉有些像,也明白贺一鑫对小婉的迷恋,付云白是沾了这张脸的光,不过接触几次,付云白的工作能力不错,人也和气,挺好相处,应该说,她比谢小婉要精明的多。 付云白觉得有些话,绕来绕去也要
 
不是这样—感知
 
苏天明热情招呼付云白,第一次见面,就感觉她和谢小婉有些像,也明白贺一鑫对小婉的迷恋,付云白是沾了这张脸的光,不过接触几次,付云白的工作能力不错,人也和气,挺好相处,应该说,她比谢小婉要精明的多。
付云白觉得有些话,绕来绕去也要说真话,还不如开门见山,不过总要铺垫一下,
她先是赞叹了诚明集团的管理严谨,对锦园小区的方案,也大为赞叹。
听着这些,苏天明却皱起了眉。
付云白明白,人家已经猜到自己的来意。
 
不是这样—来意
 
云白恭维不下去了,只好说,一鑫是非常愿意和您共事,想一起做出精品楼盘来,那是他的业绩,可是,您知道我们是集团公司,最后的方案,肯定要报集团批准,本身地产公司,没有什么资金,皆是集团拨付。
苏天明点头。
云白继续说,所以有些决定,一鑫是只能建议,不能决策。我们的地块是工业用地,变换用地性质,也是挺繁琐的工作,公司会考虑人脉这一特别的资源。
 
 
 
不是这样—理解
苏天明是持重的人,之前也分析过,另外两家竞争对手 ,曾经考虑过远达,可能拥有特别的资源,本来就有担忧,现在听付云白解释,心中雪亮,叹了口气,是一鑫让你来的吧,你放心,我理解,能和一鑫共事,也是我所希望的。我们总有机会的。
苏天明这样豁达,付云白到轻松了,心中隐约的有些遗憾。
付云白说,您说的对,一定有机会,天辰集团进军地产,不会只一个项目,以后肯定有机会。
 
 
不是这样—感叹
 
付云白离开诚明公司,心中有些惆怅。
她明白苏天明是做事的人,如果贺一鑫和他共事,一定能学到不少东西,诚明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扎实稳健,是认真做事。
江达给人的感觉,到是精明强干,不过似乎更强于人际关系,听说他的姐夫,是位领导干部。
江达身上隐隐有种贵公子的感觉,贺一鑫和他接触多了,未必是好事,付云白叹了口气。可这是贺天辰的选择,贺董肯定有他的道理。
 
 
 
不是这样—交差
 
付云白回公司交差。
贺一鑫一直在屋里转悠,有些无心做事,感觉有些对不起苏天明,他知道苏天明对锦园项目,非常的认真,找规划设计院,亲自去现场,做市场,工作做的极扎实,完全是当作自己的项目。现在这样的结局,有些不好意思,人家付出了那么多。他不知道苏天明能不能理解他。
看见付云白的身影,他有些紧张。
云白看他一脸的紧张,到有些感动,他真的是孩子气,还有着真诚的底子。
 
不是这样—坚持
 
付云白安慰他,你放心,苏总挺通情达理的,我一开口,他就明白了,我估计,他也做过竞争对手评估,知道对方的强势和自己的弱势,他真的完全理解。
贺一鑫松了口气。
付云白说,诚明做的项目分析和锦园的规划是非常好的,我们可以采用,不过应该付一笔费用。
贺一鑫点头,应该的,我非常看好。
付云白说,这件事的后续,我来收尾就好了,你不必担心。
 
不是这样—致歉
 
贺一鑫给苏天明打电话,到是苏天明直截了当的说,一鑫,你的情况我了解,形势如此,以后我们会有合作机会的。贺一鑫马上承诺,对,一定有机会。你那个锦园的方案,我们想采用,我会让云白和你们商议,看费用如何算,你别客气,这是你们的劳动所得。
苏天明心想,这样都好,大家以后还好合作,这个设计方案,是真的花了时间和功夫,有些地方,他们也请专业的团队付了费。
苏天明放下电话,有些惆怅。
 
 
 
不是这样—方案
 
地产部提交的方案,集团通过了,尤其是锦园小区的设计方案,得到了一致好评,贺一鑫非常高兴,得到公司肯定,总是一件骄傲的事。
贺天辰也挺高兴。难得的表扬了地产部。
贺一鑫一散会,就给母亲打电话,得意洋洋的说了自己的成绩,妈,你知道吗,我爸爸都表扬我了,你看我能干吧,我就和你说,你放心,我是谁,您的儿子,放心吧。
周静自然欢喜,也有些骄傲,不管老公能不能靠得住,儿子总是自己的。
 
不是这样—庆祝
 
贺一鑫请客,地产部的人自然也高兴,有成就总是好的。
付云白收到一条短信,钱打到你的卡上了。
云白一看电话号码是贺天辰的。
趁人不注意,付云白删除了那条短信。
付云白和大家一样开心,这也是自己的成就,只是想到了苏天明,有些遗憾。
 
不是这样—合作
 
公司已经定了和远达合作,后面的工作,也非常的繁琐,天辰会和远达合资成立一家新的地产公司,各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天辰以土地入股,另外再投资三千万,做为启动资金。
付云白学习过合同法和公司法,也办过相关的公司注册手续,对于这份合约,有些不安,她不明白,公司已经出了土地,为什么还要投入三千万,那远达的投入是什么,就是办理相关的手续吗,这好似不对呀。
 
 
不是这样—提示
 
付云白只是和贺一鑫提了一句,还暗示一鑫,这方面的事,可以请教苏天明,苏天明的诚明公司也是股份制公司,关于股份的事,应该非常精通。
贺一鑫当时只顾了高兴,听付云白的话,有些疑惑,给苏天明打了个电话,他问话到学会了技巧,苏天明把他们公司,原来准备和天辰合作的协议传了过来,一鑫一看,上面是天辰出土地,就已经能占股份百分之五十了,他愣住了。
 
不是这样—询问
 
贺一鑫和付云白商议,咱们天辰集团的法务部非常专业,为什么有这个协议,付云白心想,你爸爸更是老狐狸,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不过自己的角色,不适宜多话,只是考虑到贺一鑫是新公司的法人,才提醒了一句。
付云白说,这个事情,是大事,不好随便议论,我的建议是,你还是直接和董事长沟通比较好,这个协议,肯定是他先看过的。
贺一鑫想想,父亲最近对他比较肯定,到是可以跑一趟集团。
 
不是这样—意见
 
贺一鑫直接到了集团,贺天辰正在开会,他只好在父亲的办公室等候。
他一直不懂父亲的办公室,为什么不摆放些花,都是绿色,他有些奇怪,一个人百无聊赖,随手翻看父亲的工作笔记,应该说,父亲每天的日程都在上面,看的出来,贺天辰挺忙碌,他感叹,做个董事长不容易。
看了一会儿,他放下笔记本,走到门边,看到那盆草,更有些迷惑,这是什么爱好。
突然间他想起来,这草有些熟悉,好似在哪里见过,不是野外,他想了半天,突然想起来,那天他看见父亲手里的照片,背景上绿草茵茵,就是这种草,他皱眉。对父亲有了意见。
 
不是这样—拔草
 
贺一鑫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草拔了出来,扔在地上,他有些解气,贺天辰推门进来,看见这一幕,变了脸色。他的情绪一向平稳,此时却有些气恼,一鑫,你干什么呢,这草碍着你了。
看到父亲,一鑫有些害怕,可是仍然大声的说,这好好的办公室,都是养些花木,谁弄一盆草,莫名其妙,让人别扭。
贺天辰的眼神有些犀利。一鑫别开头,不看父亲。
贺天辰放下手中的文件夹,自己蹲下身来,把那些地上的草,重新种进了花盆。
他那样认真,小心翼翼的,突然间让贺一鑫有些心疼,父亲有父亲的感情,也许只能寄托在这些草上。
 
 
 
 
不是这样—沉默
 
贺天辰叹了口气,坐在沙发上,看着已经长大的儿子,他明白,贺一鑫对那些草的敌意,绝不是因为办公室不适宜养草。
贺天辰说,你就是不读书,回头看看《红楼梦》,很多人都喜欢草,林黛玉就是绛珠仙草转世,草有什么不好,别满眼只是牡丹玉兰,看看香菱是怎么说花香的,连芦苇莲蓬都有一股清香。
贺一鑫一时不知说什么。他沉默了。
 
不是这样—差距
 
贺一鑫想到家中花园的名贵花木,牡丹玉兰芍药茶花兰花,都是名贵的品种,全是母亲的最爱,专门请花匠上门打理,每年在这些花上,不知花费几何。那些花开花落,父亲从不留意,他们的差距,其实很大。
贺一鑫叹了口气,心中的感觉复杂,爸爸,对不起,我是一时冲动。
贺天辰有些安慰,一鑫到底没随了周静,有他的包容和理解,不似周静,无论怎样油盐不进,无法沟通,永远认为自己是对的,自己是高贵的。
贺天辰点点头,你还知道说对不起,长进了。
 
 
 
不是这样—质疑
 
贺一鑫话转到正题上。爸爸,我奇怪,咱们和远达的协议,既然公司出了地,为什么还出那么大笔流动资金,那远达出什么。这不公平吧。
贺天辰一皱眉,打量着贺一鑫,你到是长进。
他心里在想,以一鑫的阅历和工作经验,应该不会质疑这个,他没有这个能力。他反问,这是谁和你讲的。贺一鑫本想说云白,话到嘴边,看见父亲严肃的表情,不知怎的,改了口,我原来是打算和诚明合作的,苏天明是我师兄,我们关系挺好,当初诚明都把合作协议准备好了,那上面,就是咱公司出地,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这一对比,就不一样了。
 
 
不是这样—理由
 
这个理由到也合理。
贺天辰相信了,他盘算着,贺一鑫到是进步不少,知道货比三家,知道用一家的条款,去品评另一家。
他点头,你说的有道理,不过,你想过你为什么选择了远达,不是诚明吗。
贺一鑫说,因为他们有关系。
贺天辰点头,对,他们有诚明没有的资源,所以那资源,就是他们的条款,比诚明苛刻。
 
 
不是这样—原来
 
这个理由,贺一鑫有些理解,有些费解。
他仍然发问,可是即使如此,我们也不必出那么多的流动资金,我还是感觉,我们吃亏了。
贺天辰起身,拍拍儿子的肩膀,你为公司想是对的,不过,我们新入这个行业,很多事,需要让一步,项目尽快启动,才是最重要的,大项目,快就是利润,在投入资金上纠缠的时间长了,并不是好事。
 
不是这样—离开
 
贺一鑫无言以对,可是心里感觉不对。
他怏怏的离开。
回到公司,付云白正在看一本法律方面的书,她放下书,看一鑫的表情,怎么了,你是为公司好,董事长不会训你吧。
一鑫摇头,那到没有,不过他感觉我好像不成熟似的,他说了父亲的理由,这个理由,好似有理,可是付云白不是一鑫,她感觉有问题。
 
不是这样—省事
 
不过付云白不是第一天上班,这是贺家的企业,老子感觉合理就成,她犯不上多管事,反正她提醒了一鑫,一鑫也过问了,现在,她的责任心尽到了。
付云白笑笑,一鑫,贺董经验比你丰富,他这么说,也有道理。我感觉人脉可算做无形资产吧,无形资产如何估值,比较复杂,贺董说的对,项目尽快启动,才是最重要的。
贺一鑫点头。
付云白的电话响了,看看是贺天辰的电话,就和一鑫点点头,离开了办公室。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12-06 08:12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