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性爱小说 >

垂 杨里---流水

时间:2017-08-06 09:56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时间过得极快 ,几年过去了,孩子们都长大了,都上了大学。 木笛充分发挥了他的高智商,已经高了木莲一届,太太也已经不指望儿子在学业上超过木笛,那已经是不可能了。木笛已经才名远扬,校长都会打电话向谢老爷称赞木笛了。 谢老爷有了木笛,顿感有子万事足

  时间过得极快,几年过去了,孩子们都长大了,都上了大学。

  木笛充分发挥了他的高智商,已经高了木莲一届,太太也已经不指望儿子在学业上超过木笛,那已经是不可能了。木笛已经才名远扬,校长都会打电话向谢老爷称赞木笛了。

  谢老爷有了木笛,顿感有子万事足,而且通常的宴会带了这个才子出席,也极有颜面。众人多是赞叹和羡慕,木笛的才名,已经压过了他的身世,没人介意他是不是外室的儿子。

  太太现在是指望儿子毕业后接手家业,木笛马上要毕业了,木莲还有一年,这才是重点,不能让木笛进入谢家的事业。

 太太认为木笛处心机虑早一年毕业,就是要抢这个先。他如果先插手谢家的生意,在时间上就占了先机,对木莲不公平,虽然木笛的成绩好于木莲,但在太太眼中聪明的是自家儿子,木笛不过是会读书罢了。

  太太回了娘家,找二弟商量。

  这些年王二老爷的生意不温不火,因了谢家的照应,也还顺当。王二老爷的烦恼是,只有一女无子,太太极厉害,娘家是官,他不敢开罪,所以不敢纳妾,更不敢找什么外室,对谢老爷是大为羡慕。

  姐姐回来,他知道有事,这些年,无事谢太太不回娘家的,她的母亲已经三年前过世,王家于她,没什么牵挂了。

  王二老爷也是明白人,一荣俱荣,他自然晓得,年节时,木莲都会前来走亲,先几年宗桐也来,后来出了二姨娘的事,宗桐就不来了。他知道木笛得了家业,和他没什么关系。

  垂杨里---商议

  王二老爷答应和谢老爷谈,当然不能插手谢家的事,不过当年木笛归家时,两家原有协议,家业归木莲。

  但王二老爷一直叮咛姐姐,如今不比当年,谢家势大,王家微弱,不能硬来,这段时间,不要做得罪谢老爷的事。谢老爷素有君子之风,当年既然有承诺不会失约,但姐姐不可生事。

  王二老爷请姐夫吃饭,谢老爷原也没当做什么大事,这些年这个小舅子,还算识趣,虽非开拓之人,但重在稳重,能守好自己的产业,谢老爷说,也可得一个赞字。

  太太这个娘家,幸而有小舅子撑着,还算没闹出什么麻烦。

  太太这几年也算安稳,虽说夫妻关系淡漠了,但终是太太。

  王二老爷酒足饭饱后,询问姐夫对木笛的安排,一口一个木笛是才子,这样的人,不出国留学真是浪费了,他赞木笛,谢老爷也欢喜。小舅子的心事,谢老爷也明白,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也不想亏欠木莲,凭心而论,这几年木莲还算省事,年纪大了,不大打架生事,虽然没有长子成才,但在同等人家的孩子看来,还没算出格。

  谢老爷说,你放心,我已经和校长说了,让木笛留学去。

  王二老爷,马上松了口气,这样最好,姐姐也放心了,王家也放心了。

  谢老爷叹息,孩子多有孩子的烦恼,这两个孩子,他叹了口气,他看的出来,兄弟二人的冷淡,在他面前,装样子,离了他,互不理睬,唯一的桥梁是宗桐。

 

 

  垂杨里---出国

  木笛知道家里关于财产的分配,他并不介意,他相信凭他的能力,这些都能挣到,父亲能做到,他也能做到。

  父亲和他谈出国的时候,他一口答应,他想让宗桐和他一起走,他知道家里重男轻女,宗桐过两年毕业,家里肯定考虑婚事,无非是门当户对,他感觉那样委屈了宗桐,有些家里还嫌弃宗桐是庶出。

  父亲有些犹豫,他是新派人,否则也不会同意宗桐上学读书,可是让宗桐出国,他到是愿意花钱,只是感觉有没有必要呢,最后还是要嫁人呀。

  木笛劝他,又举例说明,谁家的小姐去年去法国了,谁家的夫人和丈夫一起出国了,现在风气如此。宗桐天资极佳,留在家里,有些可惜了。

  其实他感觉若论做生意,他和木莲其实都不及宗桐有天份。尤其在数字上,宗桐对数字好似天生有感觉。

  二姨娘的兄弟在谢家做得不错,现在已经是会计室的副科长了,大家称呼他杨科长。说这话的时候,杨科长在旁边。杨科长还没结婚,有些高不成低不就,但一直非常疼爱宗桐,想为这个外甥女争取一个机会。就劝说姐夫,现在风气如此,宗桐年纪小,随着哥哥见见世面,两三年后回来,再议亲事,也不晚,而且现在文凭也是嫁妆的一部分。

  老爷点头。这事要与谢老太太回明。谢老太太不以为然,但是知道儿子最疼爱这个孙女,她不想做恶人,就说,随你办吧。

  二姨娘到是有些意外之喜。

  虽然女儿是丫头,可是她从不轻看女孩子,有机会出国,她极力赞成,而且有木笛照看,她更放心。

 

  垂杨里---争执

  太太到是高兴,木笛走了,至于宗桐出不出国,她不介意,那点花费是小钱,两三年内木莲若是接了谢家的差事,那自然极妥当。

  不想木莲却不同意,哥哥妹妹都出国,他留在家里,守什么家业,哪里是男儿当做的事。

  他也要求出去。不等老爷说话,母亲大惊,一百个不同意,好像他一去不归似的。

  谢太太的如意算盘就是木莲掌管家业,现在木笛走是最好的时机,等到木笛回来,木莲已经接管了家业,这才是最妥当的安排。

  不想儿子不同意。气得她又打了儿子一巴掌。

  木莲对母亲已经恼火,感觉母亲根本看不起他,好似他只有接手谢家的财产一条出路,他也七尺男儿,不能连宗桐不如。

  秦妈妈拉走了太太,太太这些年脾气喜怒无常,不是和婆婆闹僵就是打儿子,和老爷争吵,完全没有当年的温和气度。

  秦妈妈规劝太太,母子之间有话好好说,这样不好,如果少爷就是负气出走,又能如何,您的一片苦心,好好和少爷说。

  秦妈妈举例子,谁家的少爷就是这样和家里闹决裂,不过没去国外,去广州了。

秦妈妈也知道木莲不只是太太的指望,木莲当家主事,她们也跟着沾光。

  秦妈妈安抚了太太,自己让厨房炖了鸡汤,给木莲送过去,自己来劝少爷。

少爷对她到是客气,秦妈妈说了太太的苦心,无非是怕少爷吃亏。

  木莲说,我是功课不及木笛,可是论人缘论能干,未必不如他,我接了我爸的财产,一辈子让木笛瞧不起。

  秦妈妈忙说,哎呦,我的少爷,这本来就是你的呀。人和人不一样,天生就不同,你就是天生命贵,这个家里,你是最贵重的少爷,不必让别人看得起,你把老爷的家业发扬广大,这是你的本事。

  木莲不好和秦妈妈相争,他的想法是家业是他的,这不假,可是父亲年富力强,他现在去了也是跟班一类的,不如出去长长见识。

  他答应不和木笛他们出国。

  他的算盘是,去考军校。

 

 

  垂杨里---鸟飞

  木莲的打算是和父亲说了,谢老爷对这个儿子的感情很复杂,如果不是太太的坚持,他其实是希望把家业交给木笛的,那当然也不会亏待了木莲,都是自己的儿子。他认为木莲的资质不及木笛,而且没吃过苦,太娇惯,不适合掌舵。本来他在家族企业里,谋个副职,做个股东,愿意辛苦就辛苦,不愿意就享受,也是舒服一辈子。

  可是太太不同意,非要把担子压在这个娇生惯养的儿子身上,这个孩子心地不坏,就是少担当,这也是太太娇惯的。谢老爷是个守信的人,而且当年太太把一部分陪嫁入了谢家企业的股,他不能过河拆桥。

  现在儿子愿意考军校,他当然乐意。他想让他去外面长长见识也好,自己现在年轻,还能管理企业。连女儿宗桐,都让她高飞去了。

  父子二人达成一致,先让木笛和宗桐离开后,他再走,免得太太闹事,影响了那兄妹俩的行程。

  宗桐在收拾行李,二姨娘恨不得把家给她搬走,一件一件放里放,宗桐不得不一件一件拿出来,告诉母亲,又是火车又是船,根本不能拿那么多箱子,也就是木笛只拿一件行李,才给了她空间。二姨娘说,火车上丁管家会安排人相送,到了轮船上也是有人安置好了,有木笛在,多点东西没事。宗桐终于妥协,后来她让舅舅叫走了母亲,这才清静了些。

  谢老爷私下给了宗桐些钱,宗桐留了一部分给了小舅。杨科长上班几年,也有些积蓄,可是宗桐听母亲说,让小舅盖新房子,这样也是提亲的一个资本。

  杨科长不要,说自己薪水不低,宗桐说,我走了,母亲也要您照料,您收下吧。

  杨科长这才收了。他感叹,谁说女儿不如儿子,宗桐比木莲强多了。

  兄妹几个,手中有钱的是木莲,太太自有铺子,收的钱,大部分给了儿子,木莲大把花钱,也笼挌了不少人。鱼龙混杂有好有坏。

  现在兄妹几个分别在际,这一走,再见面也在三年后了。

 

 

  垂杨里--兄妹

  宗桐在收拾东西,木莲走了进来,开始是无言的坐在那里,宗桐不好冷落他,虽然恼他母亲心狠毒,可是兄妹这些年,也还和睦。谢老爷常让三兄妹一起出去玩,有时候也让他们一块参加公司的年会,父亲的苦心,她明白,父亲是希望上一代人的恩怨,不要扯上他们兄妹。

  念及父亲的苦心,她不好不体贴。

  宗桐主动说,哥,有事吗。

  宗桐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宗桐,宗桐打开是一张银票,还有两件首饰,都是太太首饰,她以前见太太戴过,曾经的太太极爱美,在首饰上肯花钱,和谢老爷闹翻之后,才对打扮不感兴趣了。

  宗桐知道木莲的好心,可是她心里厌恶太太的东西,就笑着说,我不要,你留着吧,估计这几年,家里会给你娶亲,你给嫂子吧。

  木莲苦笑,低声说,你们走了我也走,我才不在这里,我一辈子就守着谢家不成?

  宗桐一愣,看了看窗外无人,才说,你好大胆子。

  木莲一扬眉,父亲同意了。

  他一扬眉的样子,正好有阳光照在脸上,神情有几分得意还有天真,一瞬间,好似又是那个少年青葱的样子。

  宗桐的心一软,不好拒绝,收了盒子。

  看宗桐收下东西,木莲长出一口气,那两个首饰极值钱,母亲给了他,他才一直没当,想着也许将来有急用,现在宗桐要走,他知道二姨娘没什么钱,宗桐的手中,就是父亲每月固定给的月钱。

  谢老太太肯定会贴补木笛,这个小妹妹,老太太不放在心上。

 

垂杨里--厚薄

  二姨娘自然不舍女儿,可是听了兄弟的话,也知道时代不一样了,不能用她那时的标准要求女儿,但还是和谢老爷说,最多三年,一定让宗桐回来,不能耽搁了婚事。

谢老爷点头,他的时间安排也是三年,毕竟木笛的婚事也要考虑。

  沈校长极喜爱木笛,给在国外的同学写了信,让木笛到了,去找同学,一切自有安排。

  沈校长一子一女儿,女儿起名心仪,才貌双全的样子,沈校长托木笛照看女儿,心仪和他们同行。儿子自小伤了腿,但功课极好,家里舍不得出国,只让他在学校任职。

  沈校长私下见了谢老爷,随行带了女儿,说是给谢伯伯请安,谢老爷马上明白了沈校长的心思。

  谢老爷心里也欣赏沈心仪,落落大方,进退得宜。很为木笛高兴。

  木笛性子冷清,话不多,但交朋友一个是一个,都是谈得来的,但是却没有女性。谢老爷一直在想,什么样的人,得配木笛。看了心仪,暗想,就是她吧,这女孩子书香门第,通身的雅致,配得上了。

  两家的父亲心有默契,请来了木笛过来做陪,木笛叫了宗桐来,谢老爷想这样也好 ,让小姑子和未来嫂子先熟悉一下也好,也显得不尴尬。

  果然宗桐很喜欢心仪,一口一个姐姐的叫着,心仪是学校的校花,各种活动都有她的影子。

  谢老爷还是偏心木笛的,给木笛的钱是宗桐的两倍,加上老太太的贴补,木笛不缺钱。

  木笛是谁给都要,他知道往后三年呢。

  临行前,二姨娘给三个孩子都做了洋装,不好不给木莲做,也就一起做了。

  木笛给二姨娘送了些点心,木笛走后,二姨娘发现点心下面有个信封,打开是一张银票,有些惊讶,还有个字条,是木笛刚健的笔迹,说是感谢二姨娘的照看。

  二姨娘忙让人找管家,仆人说,管家已经和少爷小姐去了车站。

 

垂杨里-- 心杨

  去沈家接心仪的时候,车停了下来,心仪没出来,木笛看了看表,他很奇怪这沈家真沉得住气,也不怕火车开了。

  宗桐进去找心仪,沈家的人都认识宗桐了,宗桐在花园里看见心仪正和一个青年男子说话,心仪看见宗桐,招了招手,对宗桐说这是我哥哥,青年男子微笑着说,谢谢你们照看心仪了。

  宗桐听人提起过沈校长的儿子心杨,听说人很能干,一直打理沈家的几个店铺,沈校长是书呆子,不事商业,原先都是沈太太在照管,几年前心杨接手后,生意兴旺了许多,他的腿受过伤,走路需要拄拐杖。

  眉目清秀,眼睛明亮,他一直在叮咛妹妹,记得喝水,注意天气冷暖。

  心仪终于有些不耐了,哥哥,我要走了,谢家兄妹都在等着。

  离开了沈家,刚到车边,仆人追了出来,递过两把花伞,说是少爷让给的,在船上看风景的时候用得着。

  心仪苦笑,我哥哥就是太婆妈,比我爸妈都细心,今天我爸妈都去亲戚家吃喜酒了,让他送行,从早上啰嗦到现在。

  宗桐说,你别人在福中不知福了,有人关心,总是好的,

  心仪反问,你也是呀,出国还有哥哥陪着。

  宗桐笑着摇摇头,你说反了,是我哥出国,我是陪同。我是沾了我哥的光了,若不是我哥,家里才不让我出去呢。

  心仪看了看木笛,木笛在看书,对于两个女孩子的说笑,并没有抬头。

 

 

垂杨里-- 往事

  宗桐总觉得心杨有些面熟。

  她突然想来了,她上中学的时候,有个男孩子,写的一手好字,在学校展出过,父亲还夸赞过。

  原来她是心仪的哥哥。

  她听二姨娘提起过,木笛和心仪的婚事两家老爷都同意了。谢老爷没和木笛提起,怕木笛多心,路上反而不自然。

  如果是这样,那谢家沈家都是亲戚了。

  那自己也可以管心杨叫哥哥了。

  她始终记得他的字,龙飞凤舞的,那样的一个人,不能出国,只能在家中打理生意,他会不会遗憾。

  宗桐忍不住问,你哥哥的腿怎么受的伤。

  心仪有些惭愧,是因为我,被车撞的。我妈好长一段时间都怪我,本来我哥是订了亲的,女方家看我哥腿伤了,就退了婚。

  宗桐还要问,被木笛的一记眼神吓住了,她也知道,自己有些失礼,不应该这样问对方的家务事。谢沈两家的亲事,没有公开呢。

  心仪却没介意,她笑笑说,我哥从没怪我,他说照顾妹妹是应该的。

  木笛也放下书,点点头,沈心杨是个好哥哥。

 

 

垂杨里-- 一去

  哥哥妹妹都早了,木莲也按事先的计划,溜之大吉。

  谢老爷有个同乡在广州,就给木莲写了封信,让他做不备之需要。谢老爷其实不太放心木莲,这个大少爷,从前呼朋唤友,看了热闹,可是多少朋友是花钱买来的,这个孩子太知道用钱办事的好处。

  从小吃不得苦,也不能挨教训,刚要教训,不是老太太就是太太,都要插手,弄得谢老爷都不知道如何管教。现在出去吃点苦头也好。

  谢老爷故意用激将法,问他,需要多少钱呀,没钱怎么活呀,大有讽刺他的意味。

木莲一时羞耻之心感发,说你给了妹妹多少钱,给我多少就事了,谢老爷冷笑,你不要后悔,你去帐房找丁管家,让他给你。

  丁管家是个精明人,知道老爷要磨炼少爷,自然不敢误事,便拿了外帐让他看,那是做看各房主子们看的,那上面宗桐的钱可怜。

  木莲信以为真,感觉这个家太委屈宗桐了。

  他大话已说,只好接了为数不多的钱。

  他有些私房,给了些宗桐,余下的不多,只好都拿了,不敢和太太要钱,怕惊动了母亲,走不得。

  行李没多拿,知道拿了也无用,到了军校,必然有制服。

 

 

垂杨里-- 吃苦

  谢老爷故意不安排人送木莲。

  木莲给母亲留了信,解释了他要去南方干一番大事业,将来衣锦还乡。

  太太看了信,当即昏了。

  秦妈妈好一阵忙活,才算弄醒了太太,太太大放悲声。

  太太本以为大的小的出国了,留下了木莲正好管理家业,不想这个儿子,居然不告知一声就扔下她,自己跑了。

  太太的悲伤,秦妈妈能理解,她其实有感觉木莲要走,只是没确实,就不好多说,太太这几年性子古怪,不听人言,若不是她盯得紧,不一定生什么事,王家的二老爷是警告过她的,如果太太再生事,被谢老爷厌烦了,王家是不收留秦妈妈这些人的。王二老爷的警告起了作用,秦妈妈一考虑王家虽然是娘家,可是太太的母亲没了,现在是王二老爷管事,老太太里威风的是二老爷的生母。太太如果真的回了王家,日子更难过。

  谢家才是太太的家,她们要立足也只能在谢家,既然如此,还是应该听谢老爷的。

  秦妈妈没多事,私心以为,男孩子出去闯闯是好事,连小姐都出国了,一个大男人窝在家里,算什么本事。

  杏儿在一边帮着安慰太太。

  说木莲少爷人聪明朋友也多,不会有事的。

  太太叹息自家儿子没离过家,这才是吃苦了。她挣扎着去见老爷。

  谢老爷知道必有此一闹,所以态度到还从容。

  太太的要求是让谢老爷派人把木莲找回来。老爷口头上答应了,只是说,马上派人去,便是木莲信上没写去哪,只能慢慢打听,有了消息就告诉太太。

 

 

 

垂杨里-- 清静

  太太想回娘家清静几天,谢老爷马上同意。 但要求秦妈妈随行,一切交给秦妈妈。

  秦妈妈想了想,把杏儿留了下来,由杏儿照看厨房的差事,秦妈妈深知自已的差事极好,不能让老爷趁机安排了旁人,杏儿这些年已经让秦妈妈培养得精明强干。

  太太回娘家是假,想让兄弟帮着找人是真。

  二老爷已经从谢老爷那里知道了原委,马上一口承诺,包在他身上,让姐姐放心,又劝姐姐,木莲有志气是好事,谢老爷还年轻,企业的事,还是在谢老爷手中。木莲这一走,反而令谢老爷高看了木莲。

  太太只是反复强调,要把儿子找回来,二老爷一看太太的样子,知道他的话,姐姐根本听不进。

  二老爷私下叮咛秦妈妈,看好姐姐不可生事。并私下给了秦妈妈一笔钱,让秦妈妈有事告诉他。

  秦妈妈心里盘算,太太已经越来越让老爷不理论了,木莲掌家还是遥远的事,自家有个儿子,一直在学徒,便求了二老爷,能不能给儿子一个差事。二老爷说让他去自己的绸缎庄吧。

  秦妈妈满口致谢。

  安排了儿子,秦妈妈心里踏实了。

  太太走了几天,谢老爷感觉谢家真清静。二姨娘是温和的性子,这几年随着谢老太太管家,也是萧规曹随。处处以老太太的意思为上,老太太非常满意。可是也不好越过太太让二姨娘管家。

 

 

 

 

垂杨里-- 生病

  太太也知道娘家不比从前,在二老爷主事的家里,没有温暖,下人们对她的态度,也不比从前,饭菜也是敷衍了许多,表面上看也是几菜,味道差了许多,原料也不是新鲜的。还不如在谢家。

  二老爷对太太的要求都是满口答应,太太也不敢相信几成。

  那天她要回谢家,那个庶妹也回来了,她照例过来和太太聊几句,秦妈妈一看她来,就使眼色让人去通知二老爷了。一听说木莲去南方了,她马上一副心疼的样子,那要多吃苦呀,有福不享的,不趁木笛不在,马上接管企业,真是可惜了。此语深合太太之心,太太马上落下泪来,秦妈妈忙给太太手帕子,又安慰说,木莲一向聪明,不会吃亏的。

  庶妹却不肯消停,还说,南方的天气和这里不同,好多人水土不服生病是常事的。

太太哭得更加厉害了。

  秦妈妈只好说,老爷已经派人找了,很快有消息的。

  秦妈妈很恼这个庶小姐的不知眼色,故意给太太挖坑。

  正这时候,管家来了,说是二老爷让庶小姐过去,有事商量。

  秦妈妈松口气,马上命人准备行李,赶快离开。

  回了谢家,才算放心,那个庶小姐自二姨娘的事件之后,进不得谢家的门了,谢老爷交待了管家,谁放这人来,就撵走谁。

  秦妈妈安置太太去后面休息,叮咛杏儿让厨房做点开胃的饮食,王家的饭菜,她都不惯。

  太太晚饭没吃多少,一连几天都是如此,梦里又总是梦见木莲病了,几天折腾下来,人都消瘦一圈,人就病了。

 

 

 

垂杨里-- 来信

  谢老爷虽然不喜太太见识浅,连二姨娘不如。但不能不管不问,找人拿着木莲的文章仿了封信。

  说是一切安好,在这里有同学一同来的,互相照看,一切安好。

  太太这才能吃下饭了。

  又逼着老爷送钱送个仆人去,老爷说送钱可以,找人照看也罢了,送仆人没有用,军校里不让进。

  太太这才罢了。

  太太的身体忽好忽坏,一年间补药不离身,这是真的病了。

  谢老爷交待秦妈妈,时常让大夫过来看看,不要说太太不爱听的话,娘家少往来。

秦妈妈忙着点头。

  太太想到给了给木莲订亲的事,若是订了亲,也许木莲愿意回家。

  她想儿媳妇一定要和自己一条心,她想到了兄弟家的女儿。小名盈盈。

  盈盈容貌不错,也读书识字,只是没上大学,也是嫂子娇惯,怕女儿受委屈。一直在家里,年纪比木莲小三岁,也是合适。

  她有了这个心,称和秦妈妈商议,秦妈妈心里觉得不妥,盈盈娇气,一样的读书比宗桐小姐差远了,老爷并不喜欢王家的人。

  便说,她回去探探王家的口风,如果王家愿意才好,如果王家另有打算,总不能让木莲少爷丢了份。

  太太点头。

  秦妈妈转身出来,去了二姨娘那里。如今老爷都是在二姨娘这里起居。二姨娘一看秦妈妈来,知道是太太的事,就起身出去了。

  秦妈妈说了太太的打算,老爷皱眉,这个夫人真是糊涂,木莲就娇惯,如何能找个更娇气的姑娘,如何管家,那个盈盈他见过,真真是宠坏了,人也娇气,性子也傲慢。而且他看的出来,木莲不喜欢这个表妹,嫌她俗气。

  谢老爷说,先稳住太太,就说王家要考虑一下。

 

 

 

  垂杨里-- 亲事

  秦妈妈先稳住了太太,是看谢老爷的意思,秦妈妈现在表面上依然围着太太转,心里却知道哪头轻哪头重,在谢家还是不能得罪谢老爷。对于谢妈妈来说,当年陪了姑娘出阁,就是希望在谢家落地生根长长远远的。

  她知道奉承谢老太太是不大可能的,婆媳矛盾已深,而且谢老太太久在内宅,其中的缘故如何不知,与其那样,不如依礼行事,对了谢老太太客客气气就是了,重要的是谢老爷,谢老爷人还公道,事也不多。不是个难伺候的主子。

  谢老爷心里烦闷,不知道为什么和太太就是思路不在一个回路里。

  明明木莲争气,要做一番事业,其实老爷到不介意能不能有事业,只要他见识些人间疾苦,以后懂得守业就满意了。可是太太却弄得人心惶惶,一会儿回娘家,一会儿病了,才好两天,又要订亲。木莲的小霸王脾气,不经他同意,你订了亲有什么用,他一甩手走了人,岂不是坑了新娘子,尤其是亲上加亲,那真是结仇了。

  谢老爷约见王舅爷,把太太的打算说了,王二老爷,先是一喜,王太太提过结亲的事,亲上加亲,谢家家资丰饶,强于王家,女要高嫁,真是极好。王老爷也曾心动。可是素知谢老爷的手腕,如果暗中算计,惹恼了谢老爷,怕事得其反。

  此时谢老爷开口,王二老爷喜动颜色,可是姐夫的表情,似乎不大乐意,忙换了表情,诚恳的说,姐姐的意思是好意,那姐夫的意见呢。

  谢老爷沉吟,木莲的脾气你也知道,人是他看中的,如何都罢,如果不是,他现在能离家,将来也能一走了之,怕是会委屈了盈盈。盈盈是我的侄女,本是至亲,若是白受了委屈,我也心疼,不管将来盈盈嫁入哪家,至亲自有重礼,只是木莲未必是好的人选。

  王二老爷是明白人,此时一想,也有道理,木莲和盈盈彼此感情很一般,盈盈是惯坏了,那个是小霸王,真非良配,他不肯轻易拒绝,说能不能

(责任编辑:于飞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各位朋友,下面的相关文章可能对您很有帮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12-06 08:12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