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乡土小说 >

旧日(长篇连载)第二章

时间:2017-04-11 09:43来源: 作者:中外艺术家 点击:
安娟英白帆著 第二章 殷小梅只在床上躺了三天就下地了,因为马上就要过年了,家里还什么都没有准备。她出身农家,是关镇西北钱梗巷上人,乳名小梅,十二岁就以童养媳的身份嫁过来了,十八岁与关长宝成亲,转年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就是关连忠。殷小梅生得粗眉

安娟英    白  帆    著

 第二章

殷小梅只在床上躺了三天就下地了,因为马上就要过年了,家里还什么都没有准备。她出身农家,是关镇西北钱梗巷上人,乳名小梅,十二岁就以童养媳的身份嫁过来了,十八岁与关长宝成亲,转年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就是关连忠。殷小梅生得粗眉大眼,高鼻梁,厚嘴唇,一脸憨厚相,一看就是个朴实的农家女子。她身材高大、结实,大手大脚,不善言语。那个时候的女孩子都不能上学,因此她不识字,也不会针线女红之类的细活,倒是出力的能手,无论插秧,耕地,收割,打柴,还是喂猪,磨磨,卖豆腐,样样都能干,不比男人差。家里的柴不够烧,她就跑到外面去砍野柴。一次,她发现村外大鱼池河中间山坳坟地里的野柴又高又密,没人敢去碰,她就拿一只菱桶游过去,把柴砍下来铺在地上晒干,然后一捆捆地捆好,在菱桶上拴一条长长的绳子,将两捆柴放在菱桶上,提着绳子游到这岸后,再呼哧呼哧地将两大捆柴拽过来。如此反复不知多少次,就这样,她起早贪晚一干就是五天,砍来的野柴在家里场院上堆起一个小柴垛,后来烧不完她就用车拉到街市上去卖,惊得巷里许多男人都啧啧称赞,自愧弗如,明里暗里都夸关长宝有福气,娶了个能干的老婆。眼下,就要过年了。过年是女人最忙的时候,无论如何,她在床上再也躺不下去了。

小梅下床后,就开始蒸年糕。她先牵磨,将糯米端到豆腐坊用石磨磨成小薄片似的“桃花瓣”糯米粉。然后和面,先蒸一笼糖年糕,分别送给家人每人一小块品尝。然后,她又开始蒸第二笼、第三笼……此刻,厨房里热气腾腾,蒸好的年糕有红色的赤水糕和白色的白水糕。孩子们围在她的身边,就像鸡雏围在母鸡旁,争抢着要吃新出锅的年糕。

“姆妈,开锅了,糕好了吧?”雅萍有些着急。

“没有呢,还得等一会儿。”小梅道。

“姆妈,我饿了。”七岁的雅琴更着急,已经将手指伸进了嘴里。

“你这个小馋虫啊,不是刚吃完一块了吗,怎么又饿?”小梅笑着骂道。她看着雅琴俊美的小脸儿,腮边两个深深的酒窝,心头不由泛起怜爱甜美的感觉。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年糕好了,可以揭锅起糕了。小梅一边起一边分别送给围在身边的孩子们,感到十分开心,嘴里一遍遍念叨:

 

过年都来吃年糕,吃了年糕快长高。

过年都来吃年糕,吃了年糕快长高。

 

按照当地习俗都在立春前祭祀,一来是不忘祖宗,二来是求祖宗保佑明年风调雨顺吉祥如意,而今年的立春恰恰与大年除夕赶到了一起。为此,小梅不顾产后身子虚弱,白天忙活一天,晚上又接连熬了几个大半宿,把关家大院三朝九间房子打扫得干干净净,还有锅碗瓢盆坛坛罐罐许多器皿全都清洗一遍,然后杀鸡宰鱼,准备祭祖的礼品和年夜饭需要的原料。

除夕这天,天还未亮,关长宝就推醒儿子关连忠起来祭祖。十四岁的关连忠有些睡眼惺忪,但还是在母亲殷小梅的帮助下穿好衣裤,跟着父亲关长宝来到客厅,先以清水净手净脸,然后在八仙桌上点燃了两颗高高的红蜡烛,便开始上香,摆放“五性福礼”:一个猪头,一只公鸡,一只大鹅,一个羊腿,一条大鲤鱼,此外还有三茶六酒。然后,按辈分顺序,先是父亲关长宝跪在垫子上,向上面的福神像和标着列祖列宗名字的家谱作揖叩首三跪拜,祈求一年的好运和全家福乐安康。然后是儿子关连忠,重复着父亲的仪式三跪拜三叩首。

早饭刚过,便听有人敲门。

“可能是你关叔叔来了,快去开门!”关长宝对儿子关连忠说,因为每年这个时候,桥头巷村学校里的关天生老师都提前来给奶奶拜年,顺便送来亲自撰写的春联。关连忠听说老师来了,飞也似地跑去开门。

果然是关天生老师,只见他左手拎着两条大鲤鱼,右手提着一篮鸡蛋,上面还放一块肉,腋下挟着一卷春联。

“关老师好!”关连忠给老师鞠躬敬礼。

“好好,来,把春联拿过去。你奶奶和爸爸都在家吧?”关天生问。

“在家在家。”关连忠接过春联,回头便向南厢房跑去,边跑边喊,“奶奶,奶奶,关老师来了!”

关孙氏从房间迎出来,对连忠说:“在家里就别叫‘关老师’了,叫‘叔叔’。”

“在家里他也是我的老师啊。”连忠说。

“咳,你就按奶奶说的叫,没错儿。”关孙氏强调道。

这时,关天生已经走了过来,向关孙氏深深鞠了一躬,道:“婶婶过年好!天生来给您拜年了!”

关孙氏高兴地说:“好啊,天生,快进屋。你看,还拿了这么多东西,都是自家人,还这么客气干嘛?”

关天生笑着说:“这不是过年了嘛,又赶上您家添人进口,理当祝贺呀!婶婶,这几天我光忙着给巷子里的街坊邻居写春联了,也没去城里办年货,就临时买了这么点东西,不成敬意啊。”

“又让你破费了,快屋里坐,屋里坐。”

关天生的脸型长得有点像关长宝,眼睛不大,却很有神采。他比长宝高半头,肤色比长宝略黑一点,一脸憨厚相。他家的条件不错,小时候就被送到镇上比较有名的私塾宋先生家里读书学习,练就一手好字。长大后,没在田里干多久,村里在城隍庙办起了小学,他就被推荐去做了教师。他的母亲与关孙氏是佛友,关系一直很密切,时常走动,每逢年节,关天生母亲都催儿子买上礼品过来看关孙氏,关长宝也买上几样礼品回拜天生的母亲,两家关系越走越近。

送走关天生,关孙氏与儿媳小梅开始准备年夜饭。这年夜饭是每个人家一年中最最丰盛的一顿饭,孩子们盼了一年,全靠这顿饭来解馋呢。今天,关孙氏亲自下厨,小梅给婆婆打下手,准备一个萝卜丝、菠菜和黄豆芽烹制的“如意菜”,一个由整条青菜与百叶丝烧制而成的“长庚菜”,一个由切成三角形的香干、笋干及金针菇组成的“响堂片”, 一个由芹菜、韭菜和竹笋合炒的“春盘”,一个取名“顺顺利利”的红烧鲤鱼,一个取名 “百事百成” 的牛百叶,一个取名 “长生果” 的油炸花生米,一个取名“太白三星”的太湖三白;此外还有寓意“步步高” 的年糕,寓意“团团圆圆” 的圆子,年糕、圆子都算上一共十道菜,象征十全十美,万事如意。当然,这不是一般的穷苦人家所能享受到的,而是像关长宝这样的小康人家才有这个实力。

临近傍晚,整个巷子里的鞭炮声此起彼伏,这是年夜饭的前奏。

鞭炮响过,年夜饭开始,十道菜陆续端上来,各种香味直往鼻孔里钻,孩子们有的咂着嘴,有的伸出舌头,直往下咽唾沫。

关长宝招呼一家人在八仙桌旁团团围坐,奶奶坐在上首,右侧是关长宝,往下是抱着孩子的殷小梅;左侧依次是连忠、雅萍、雅琴。关长宝望着一家人,又看了一眼桌上的十道菜和年前从城里买回来的惠泉黄酒,一种惬意的满足感从心底油然而生。过年了,他的心情有点像孩子一样的兴奋。此刻,忙完过年的一些事情,他要喝上几口。妻子殷小梅今天换了一件蜡染蓝底白花新夹袄,加上一直在灶间忙做饭,脸上红扑扑的,看着着实可爱。只是头发有些蓬乱,上面还粘了一片草叶。此刻,怀里的雅珍饿了,小梅就解开衣襟开始喂孩子。长宝望着辛苦一年的妻子,内心充满感激。但他是男人,此刻不便表达,只是笑着把老婆头上的草叶摘下来,一口气吹到了地下,回头又把小梅敞开的衣服往上推了推,然后招呼母亲道:

“恩娘,快吃吧,一会都凉了。”

关孙氏则笑着招呼孩子们,说:“小馋虫们,都伸筷子吧,选自己爱吃的菜多吃点。”

早已等不及的孩子们听到了奶奶的指令,纷纷伸出筷子,挑选自己喜欢的菜大口吃起来。

每年吃年夜饭的时候,关长宝都将他养的五六条大狗、小狗唤来一起过年,今年也是这样。家人围坐在八仙桌旁,狗则围着家人而坐。关长宝端着一盘肉,拿着筷子夹起来一块,嘴里说道:“阿黄,过年了,来,吃肉!”阿黄一口吞下了那块肉。然后,他又喊阿青,阿青也吃了一块。长宝按顺序挨个喂了一块后,便回到桌上。这些狗坐在那里等着桌子上扔下的骨头、圆子什么的好吃的,跟着主人一起过年。

关长宝今天把铜酒壶擦得铮亮,他先是喝了几口自酿的米酒,然后打开那瓶惠泉黄酒,一阵甘醇的酒香扑鼻而来。他将黄酒倒进酒壶里一半,然后将瓶盖盖在剩下的半瓶上,拧紧,放在一旁。然后端起酒壶品尝了一口,觉得一股暖流从上至下涌入心中。他感到舒畅,惬意,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关孙氏吃素,荤菜不动,也不喝酒,只吃了一点如意菜、长庚菜和响堂片等素菜。

这时,小雅珍吃饱了奶,转头向桌上的人们望着,奶奶对儿媳说:

“来,阿小梅,把阿珍给我,你也快吃吧,都累一天了。”

小梅谦让道:“恩娘你先吃吧,吃完再看她。”

“我吃完了,”奶奶边说边把孩子要过去,一边亲着一边说:“乖囡囡,一边一个小酒窝,多好看啊,长大了说不上还会是个美女哩,呵呵。”她望着在祥和的氛围里团团围坐的一家人,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吃过年夜饭,大家便开始包团子,说说笑笑,直到午夜。连忠领着两个妹妹,提着小灯笼,和邻居家的孩子们在院里院外跑着,嬉戏着。

午夜11点多,外面的鞭炮声渐渐稠密起来,接神的时间快到了。关长宝带着儿子连忠将事先准备好的鞭炮拿到天井外大门口去放。当地的习惯说法是谁家放的鞭炮多、炮仗响,谁家的日子过得就越好越有钱。今年是个丰收年,关长宝特意买了10挂鞭,20个“双响”,领着儿子到大门外燃放。一时,鞭炮齐鸣,响声震天,青烟夹杂着火药味,还有过年的年味在空气中弥漫、扩散,飘得很远很远,左邻右舍的孩子们纷纷跑过来看热闹。

村子里的规矩每年都要挂天灯和拜香,祈求上天保佑人泰年丰。每年轮流挑选有实力的人家当头,再搭配上两家条件差一些的,先是初一在当头的家门口挂天灯,一直挂到正月十四晚上;然后正月十五举行拜香仪式,当头者要承担拜香时全巷子人吃喝等费用。今年关长宝家被村里选中当头,同族村长关根和又给搭配上杨宗保和大金奎两家。

这关根和四十多岁,方脸儿,中等身材,说起话来声音浑厚,在族里与关长宝同辈。他原来是城隍庙小学的教师,由于教学质量高,被提拔为学校副校长、校长,前几年又被村民推举为村长。他为人忠厚,谦恭,说话算数,愿意为大家办实事,因此,在村里威信很高,村民有什么事或遇到什么困难都找他商量解决。

初一早饭后,关根和带着杨宗保和大金奎来到关长宝的关家大院。他们首先到南厢房里给关孙氏拜过年,然后到堂屋里开始与关长宝研究挂天灯和拜香的事。关长宝将关根和三位请到客厅里,吩咐殷小梅沏茶,自己则给大家敬烟。

杨宗保中等身材,大眼睛,圆脸盘儿,生得敦敦实实,一看就是个老实人,家里只有三亩薄田,还外租两亩度日。而大金奎长得又高又瘦,有点驼背,两条长腿又细又长,可以和兔子赛跑。他走起路来身体前倾,小脑袋永远都抢在脚的前面,好像着急要去够什么又够不到,又不断地往前够。有时走路还低着头,好像在盘算着什么。俗话说仰脸老婆低头汉,不善又不善。这话多少有点道理,说明走路低头的人心眼多,有心计,善于盘算。大金奎除了种田外,还做酱油,卖豆腐花,一年下来也不少赚钱,可他对外却总爱哭穷,说自己没钱。他的一双小眼睛总是骨碌碌地转,两片薄嘴唇总喜欢对社会和时局发表议论。这不,与长宝拜过年后,还未等研究正题,他就开始议论起来。

“哎,我说傻长宝,昨晚你家的鞭炮可是全巷子响得时间最长的了,”大金奎翘起右手大拇指,不无羡慕地对长宝说,“看来去年弄得不赖呀,这又添人进口,喜上加喜啊,我们来给你道喜来了。难怪今年拜香让你家当头儿。”

关根和与杨宗保也都拱手抱拳说:“道喜道喜”。

“哎呀,有什么喜可道的。生了个丫头片子,多添一张嘴。”长宝应酬道。

“哎哎哎,咱话可不能这么说啊。这丫头是爹娘的‘小棉袄’,老了那天呀,比***的小子都强,你们说是不?”大金奎会说话。

“咳,干活不行啊。到头来都是给别人家养的。”长宝添个姑娘,心里始终不舒服。

“我说老哥,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想想看,如果大家都生男不生女,那男人都得打光棍儿,上哪娶老婆去?这人哪,就得绝种。世界上有男就得有女,你光想生小子娶别人家的姑娘,别人家不也都这么想吗?”大金奎这通道理把关长宝给讲得没词了。

“理是这么个理,可是这丫头干活真是不顶用啊。”长宝说。

“什么,不顶用?那可要看什么样的丫头。你家嫂子要是干起活来,一般的男人还顶不住呢。”大金奎说,“你们说是吧?”

“对对,小梅干活是把好手。”大家附和道。

“哎,老哥,你去年这一年弄个沟满壕平吧,羡慕死我啦。”大金奎说。

“没你说得那么夸张。反正去年还算将就吧,不光靠这几亩田,这不家里还养了五口猪,两季蚕,加上卖豆腐、织布,还算过得去。”关长宝谦虚地说。

“什么,过得去?你家的情况全村谁不知道啊,去年这一年收入多着呢。村长你说是不?”大金奎看着村长。

关根和点点头,说:“具体收入咱不清楚,但丰衣足食肯定没问题。长宝豆腐做得好,过日子会算计;小梅能干,勤奋;再加上婶子养蚕、织布,喂猪。一家人能干会过,收入少不了。”

“看看,长宝,村长都这样说了,还瞒着我们干啥呀?”大金奎逗着长宝,“怎么,你不是怕我们朝你借钱吧?哈哈哈哈!”

“我说大金奎,你可别抬举我了,我这是干不动力气活的那种,家里全靠我恩娘和大宝***支撑哪。”

“你不是干不动活,是干俏活的,不像我们,只知出苦力。”大金奎说。

“你连做酱油带卖豆腐花,不也是干俏活吗?去年赚了,当我不知道啊?”关长宝揭了大金奎的底。

“去年还算凑合,不过看跟谁比,若是跟你比呀,我那是小屋(巫)见大屋(巫)啦!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众人皆笑。

“哎,我说村长啊,咱们聊正题吧。”大金奎眨巴着小眼睛看着村长问:“听说这日本人都打到上海了,国军十九路快顶不住了,没准哪天打到咱们这儿,你说这天灯还挂,这香还拜啊?”

“打仗是当官和当兵的事,不关咱老百姓。就是有一天日本人来了,只要咱不招惹他们,又能把咱怎样?”长宝接过话头,不在意地说。

“那可没准,”大金奎晃着小脑袋说:“日本人狠着呢,你没听说去年‘九一八’他们占领东北后,到处杀人放火,还强奸妇女呢!”他有意压低声音,怕过来送茶的殷小梅听见。

“不能吧,他们可是军人哪,好歹也应该有个约束才是。”关长宝皱着眉头有些半信半疑。

“是的,我也听说了,他们真的什么都干,不管男女老少,到他们手里就没好。还抓劳工,修工事,把东北的粮食、木头,煤什么的整天用火车往日本拽。”坐在旁边的杨宗保补充道。

“这不成了强盗了吗?”长宝感到很诧异,“怎么会这样?”

“就是强盗啊,是拿着枪,开着飞机大炮公开抢劫的大强盗!”大金奎说。

“我听老辈人说日本人是咱们中国人的后代吗?怎么还回家来打他老祖宗来了呢?”长宝不解地问。

“是啊,我也听老辈人讲,那日本人还是咱们这儿的人种呢。”大金奎说。

“不会吧?”大家好奇地看着大金奎。

“看看,看看,你们都不知道吧?听我给你们讲吧。”大金奎有点卖关子。“话说秦始皇统一中国当上皇帝后,觉得这皇帝权力忒大,说一不二,一呼百应,整天吃喝玩乐,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这太好了。可是他看到年纪比他大的人一个一个慢慢都变老死去了,心里害怕,就想将来有一天我和别人一样也得老***去,这皇帝的位置给了别人那不太可惜了吗?这可是自己靠实力打出来的呀,怎么能随便让给别人?”

大金奎喝了一口茶。看到大家都瞪眼看着他等听下文,心里挺高兴。接下来讲道:“后来呢,有一位叫徐福的方士,整天炼丹求仙,练成之后可就厉害了,能和神仙对话。你们猜他是哪里人?”

“哪里人?”

“嘿嘿,就是咱们江苏这里的人。他找到了秦始皇,说禀告大王,史书《山海经》上的蓬莱、方丈、瀛洲三座仙岛都在东海之上,那里有长生不老之药,吃上以后,可以延年益寿,青春永驻。秦始皇问确有此仙药?徐福回答说我已经和神仙对话,神仙暗示我长生不老之药就在这三座仙岛之上。秦始皇大悦,说那你还不快快去给朕采来?徐福说神仙指示此药圣洁名贵,除炼丹求仙之人外,还需带五百对童男童女一起前往。秦始皇说这好办,明天我就差人在全国给你征集五百对童男童女。徐福说我恨不能马上给皇上采到仙药,时间紧迫恐怕来不及,皇上您一声令下,我就从家乡直接带五百对童男童女过去,既快又省事。秦始皇说没问题,立刻下令在江南梁溪(今无锡)一带选五百对童男童女,随徐福大人前往东海。”

大金奎讲得绘声绘色,他又喝了一口茶。大家着急,便问:“后来呢?”

“后来,徐福带五百对童男童女走了一个月回来了,一颗长生不老药都没有找到。秦始皇龙颜大怒,要降罪于他。徐福马上解释:大王息怒,我带五百对童男童女眼看就要登上那三座仙岛了,忽然从海里窜出一条比房子还大的大鲸鱼挡住了去路,当时我们手里没有武器,无法与它搏斗,只能折了回来。下次我想增加力量,带三千对童男童女和各种生产生活用品,您再给派五百个弓箭手一路护送,保证能登上仙岛采到仙药。秦始皇寻找长生不老之药心切,就答应道:那好吧,你就选三千对童男童女和所用之物,我派五百弓箭手,择良辰吉日一同前往!”

“后来怎么样?”大家急迫地问。

“徐福在五百弓箭手的护送下,带上在江苏征集的三千对童男童女以及一切所需物资,历尽波折,终于登上了三座仙岛。但是,他上岛之后便自立为王,不再回来见秦始皇了。三千对童男童女慢慢长大,婚配立家,成了日本人的祖先。”

“你说这些有啥凭证?”长宝问。

“当然有。咱们江苏连云港那边有徐福(阜)村,就是从我们这里迁过去的;日本有神武天皇徐福石像,日本人每年都要去祭拜。另外,从口音上看,日本话跟咱们江南特别无锡话很相近。还有,日本到处都是樱花,那是从咱们无锡带过去的。还有——”大金奎压低了声音,“你们知道日本娘们的和服后面为啥都有个小包吗?”

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为啥呀?”

“我告诉你们吧,那是徐福他们刚过去时忽然增加这么多人,没有房子住,都在野外睡觉。后来虽然盖了房子,但是人们都习惯了睡在外面,所以晚上男女办事的时候,不管在哪,把那小包往地上一铺——哎,你们没看日本人的名字都是 ‘山上’‘松下’‘河口’ 什么的吗,那就是为了纪念在哪里办事在哪里有的孩子,就叫哪里的名。”

“真的?”大家都半信半疑,又觉得好笑,都知道后面这段肯定是大金奎给演绎的。

“既然这样,那他们现在为什么又回过头来抢他们的祖宗啊?”长宝问。

“他们碗里的饭不够吃,不回来抢他老子抢谁的去呀?”大金奎说。

“那他们是和政府过不去,不行咱们给他点不就完了吗。”长宝说。

“我说老哥,你可别再傻了,那日本人贪哪,你给完,他还要;你不给,他就抢,凶着呢。张少帅的20万兵都打不过,一声令下,撤到关内了。咱们呀,还是防备着点好。”大金奎摆出一副无所不知、久经世故的样子。

村长关根和听着大家的议论,脸上掠过一丝忧郁。他有文化,懂得要比别人多一些。他知道来者不善,日本人之所以三番五次到中国来挑衅闹事,就是觊觎中国这块肥肉,早晚是要打进来的。村子里像关长宝这样有麻痹思想的人不在少数,应该及时向他们敲敲警钟。想到这里,关根和站了起来,表情严肃地说:

“我看大金奎说得有点道理。不管日本人是不是我们的人种,他现在已经变成一只恶狼了。狼哪有不吃肉的?他们在东太平洋上,是一个小小的岛国,资源贫乏,物资几乎全靠进口。可是他们人口多,需要的物资多,国内满足不了,总靠进口进不起,怎么办?只好出来抢。中国地大物博,资源丰富,就被他们给盯上了。先是占领东北,现在又跑到上海来闹事,幸亏有咱们十九路军顶着,不然早就打进来了。”

“日本是个小国,中国是个大国,想要点东西就好好说嘛,何必大动干戈?”长宝说,“其实硬打他们是打不过咱们的。上海这么近,他们打了半个月也没打过来嘛。”

“我说傻长宝啊,你可真是个傻长宝!村长说了你还没听明白?他们没打过来,那是因为有十九路军顶着,若不顶着,“哗啦”一下就进来了,说不定都推到咱关镇桥头巷了。不过,这两天听说蒋委员长准备要和他们讲和呢。”大金奎颇知内情地说。

“消息准吗?”关根和问。

“差不多。我听上海来我家避难的亲戚讲的,他兄弟在十九路军里当团长。”

“讲和好,讲和好。有什么事好好商量,不一定非得动枪弄炮的!”长宝说。

关根和脸上的神情稍微放松了一点,说:“讲和恐怕也是暂时的,因为狼的本性不会改。我们大家还是要有个心理准备为好。今年这天灯咱们还得挂,香还得拜,不图别的,图个吉利吧,你们说是不是?”

“对对,图吉利!”众人附和着。

“那好。”关根和望着关长宝说,“今年轮到你家当头,你就多张罗张罗。一会就开始立灯杆。”

“行。那我马上去找人。”关长宝爽快答应着,戴上帽子就出去了。

不一会儿,关长宝带着阿玉、阿福、王亮等十多个青壮村民回来了。在村长关根和的指挥下,大家从关长宝的弄堂里,抽出一根20多米长的天灯木,木的顶端有一个环,环上带一个滑轮,有一条细绳附在滑轮上,这是为了上下拉灯换蜡烛时用的。由于天灯木太高,大家用铁锹在关家大院大门外挖下近两米深的土坑,然后众人扶起灯杆,高处用绳索拉拽,关长宝站在一旁喊着口号打着手势指挥:

关长宝:一、二、三哪,嗨呦——

众人:竖灯杆哪,嗨呦

关长宝:天灯亮啊,嗨呦

众人:雨水旺啊,嗨呦

关长宝:天灯明啊,嗨呦

众人:风调顺啊,嗨呦

关长宝:天灯高啊,嗨呦

众人:吉星照啊,嗨呦

……

在众人的努力下,天灯木缓缓地竖起来了,远远望去,关帝河畔的关家大院像一艘大船,那天灯木就像一只船上的桅杆。

傍晚,村长关根和到场主持挂灯仪式。关长宝和杨宗保、大金奎两家将用白纸糊好的大吊灯内插好小擀面杖粗的红蜡烛,点燃,周围村里村外的人都来观看挂灯仪式。六点一刻,一切准备就绪。村长关根和登上大门前的台阶,向众人鞠躬作揖道:

“各位乡亲父老,街坊邻居们,大家好!我给乡亲们拜年了!去年一年承蒙老天保佑,风调雨顺,喜获丰收,家家户户收成不错,这要感恩老天的眷顾!今天是大年初一,我们还要悬挂天灯,向天祈福。今年我们推荐关长宝、大金奎、杨宗保三家负责挂灯拜香,代表全村男女老少,求天庇护,愿今年雨水丰盛,五谷丰登,人畜两旺,万事和顺!现在我宣布,开始挂灯,众人跪拜!”

随着一阵掌声和鞭炮声,关长宝和大金奎缓缓拉动灯绳,天灯徐徐升起。下面,跪下一大片看灯的人,他们双手合十,眼望天灯,心里默默许下各自的心愿。当天灯稳稳地升上天灯木的顶端,人们从地上爬起来,一片欢呼,关长宝和附近的几家邻居燃放鞭炮祝贺挂灯成功。人们仰望着天灯,就像仰望着星月,仰望着太阳,因为这天灯寄予着全村人一年的美好期盼。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中外艺术家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6-07-22 14:07 最后登录:2017-11-25 21:11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