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历史小说 >

满 天星-——调开

时间:2018-03-28 08:40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满天星-生事 程宗扬和唐笛提及此事,让唐笛和沈姐透露此事,方可仁此事唐突,并没有审出什么,小沈死了,沈姐完全可以闹一闹。 唐笛奇怪,你是要针对方可仁,程宗扬叹口气,他最近立功心切,胡乱抓人,这样闹下去,迟早出乱子,听说最近刺杀他的人极多,有一

 

  满天星-——生事

 

  程宗扬和唐笛提及此事,让唐笛和沈姐透露此事,方可仁此事唐突,并没有审出什么,小沈死了,沈姐完全可以闹一闹。

  唐笛奇怪,你是要针对方可仁,程宗扬叹口气,他最近立功心切,胡乱抓人,这样闹下去,迟早出乱子,听说最近刺杀他的人极多,有一枪从他脸上擦过,幸而他命大,不过他要不收敛一下,早晚出事,唐笛看着程宗扬,你还是不想他死。程宗扬说,是。

  沈姐并不知道小沈的事,听了唐笛的话,才知道,小沈是她的一个远房侄子,亲缘到不近,奈何相处多了,小沈一直孝顺沈姐,沈姐只有一个女儿,有些把小沈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听说了这事,马上找姚黄哭诉,要方可仁给个交代,既然他指控小沈,那么拿出证据来。

 

  满天星-——交代

  方可仁没当回事,小沈不过是沈姐的亲戚,当年的张松涛,说办也就办了。

  姚黄近几年对方可仁有些不满意,尤其是对方梅,方梅现在风头很足,有些场合,着装压过了姚黄,首饰比姚黄还名贵,衣服比姚黄时尚,有些大姐大的气派,有一次她包了咖啡厅的整场,姚黄本来要请人喝咖啡,只好改了地方。这样的事,多了,姚黄有些不喜。什么时候,她要避着方可仁的太太。

  方梅却是极满意,向南死了,她现在不太好插手方可仁的公务,方可仁也劝她,吃喝玩乐即可,不要参与他的事,有风险,方梅就把战场转到了时尚界,忙着出风头,比阔气。

  姚黄和彭先生提了几句小沈的事,这时候施勇也来告状,方可仁怀疑他的一个情报员,没和他打商量,就抓走了人,结果严刑逼供,那个人有心脏病,死了。

 

  满天星-——委屈

  施勇是彭先生提拔的人,还是很得彭先生的赏识,彭先生对于有一定技术的人员,骨子里还是欣赏的。施勇长于下棋,下棋的水平可以和程宗扬相比,他更会巧妙的输,令彭先生有成就感。所以二人关系不错。

  施勇说,方主任是他的领导,做事嚣张他可以理解,可是抓一个情报人员,总要支会一声,那个人手里还有一些资料,现在也不知去哪里了,以他的判断,此人绝对忠心,只是有些贪财罢了,

  彭先生已经接到无数的电话和投诉,都是方可仁的,方可仁的嚣张,他是领教过,连特高科也说过一次,方可仁很有些目中无人。

  施勇有些委屈,吴队长也跑来诉委屈,他的人,无故失踪了,后来听说方可仁安排到别处了,居然也没提一句。

 

  满天星-——敲打

  彭先生想想夫人的话,这样下去,方可仁这杆枪会失控,疯狗不一定咬了谁。小沈是彭园的的,都如此,打狗还看主人,如果方可仁眼中没有彭先生,那用他何益。

  彭先生有些头疼,他最近血压有些高。

  彭先生不想和方可仁谈了,他谈过几次,方可仁表面答应的挺好,转身就忘记。

 彭先生找来程宗扬,你代表我,和老大聊聊,让他有些分寸,如今闹得有些过了,现在一提起他的部门,多少人恨得牙痒。你让他,好自为知,再如此,我可保不了他。

 

 

 

  满天星-——失落

  李波知道小沈的事,还是有些伤感,他现在知道小沈是另一个线上的同志,他和沈清说,我们的工作都是这样,唐清说,你也要注意些,方可仁什么人都不顾忌,你最近还是小心些。七叔也说,最近不要联络,等过了这一段。

  李波却有些心急,他有一批药材要运出去,可是方可仁在码头上布置了不少人手,现在根本动不得。

  李波找程宗扬想办法,程宗扬说,我和方可仁聊聊再说。

  和方可仁的酒喝得并不轻松,方可仁现在是有些变了,目中无人,他说,彭先生要不是靠我撑着,哪里威风得起来。方可仁的声音并不低,程宗扬警惕看了看四周,方可仁说,你不用担心,我知道彭先生会往我们身边派人,所以我处理了几个,现在,应该干净了。

 

  满天星-——劝说

  方可仁叹了口气,老大,不要这样,你这是打老师的脸,我们是一体的,一荣俱荣,你不要糊涂。有些事,适可而止,人外有人,没有绝对的事。

  方可仁突然在笑起来,我回不了头,当初我坐这个位子,是我争来的,可是我不知道风险这么大,可是老师知道,他可是同意了,那一刻,我就不回了头,他看了看他的手,这双手,再没有出路了,我只有比别人更狠毒,才有一线生机。老师顾的是他自己,你不要傻了。关键时刻,他顾的是他自己。

 

  满天星-——失望

  程宗扬知道彭先生的一个长辈过生日,要从码头上运一批货,想让李波的货跟着一起走,没想到,方可仁连彭先生的货,也查了,幸而阿昌机敏,把李波的货调换了。

  程宗扬的头上冒了汗水。

  李波也吓了一跳,那些货如果让方可仁弄了去,他到哪里再筹集呀。

  程宗扬有些出神,头一次遇见这类的事,对方软硬不吃,什么关系也走不通。

  李波也有些焦急,程宗扬说,你放心,彭先生不会吃这个亏。

 

  满天星-——权限

  彭先生发了好大的脾气。

  问程宗扬,你和他谈的如何,程宗扬沉默,彭先生冷笑,师徒不是师徒,兄弟不是兄弟,他真的六亲不靠了。

  彭先生把码头的管辖权划给了程宗扬,但是方可仁却说,如果他有案子要办,还是可以随时出入码头的,他有日本人给的特批令。

  程宗扬趁着方可仁和彭先生在谈条件,马上把李波的那批货发走了。

  石头回来说,方主任好大的气魄。彭先生最后把他轰出了书房。

 

  满天星-——乱局

  人人恭贺程宗扬,程却并不高兴, 这是彭先生把他推出来,让他和方可仁相争。他不得不争,不争会得罪彭先生,而且有些事,他必须要做,比如,他要通过码头帮助李波,他和李波之间心照不宣,他们不提身份,只说亲戚帮忙。

  李波在桐园几年,基本上对程宗扬的态度有所了解,程宗扬一直低调,他虽然是彭先生圈子里的核心人物,可是一直以来,宁可被边缘化,做做彭园的保卫工作,办办培训学校,他不想参与彭先生的宏图大业,他更愿意窝在彭园里,他最乐意的是包包子,他专门学了做包子,说是唐笛喜欢吃,味道果然不错,好些外面的大师傅都做不出那种口味,连彭先生吃了两回,都称赞不已。

  有时候,看着程宗扬专心的在那里做包子,一做一上午,有时候脸上弄了面粉,李波会想,这样的人,会是彭先生的走狗吗。

 

 

  满天星-——实权

  管理着码头的货运,那是一个肥差,多少人求不得,求不到,程宗扬却有些烫手的感觉。

  李波也有些欣喜,程宗扬却讲,方可仁不会甘心 ,他很可能通过日本人插手。

  结果,日本人给彭先生打了电话,方可仁可以任意出入,只要是工作需要可以检查任何货物,随时随地。

程宗扬叹了口气,他知道,彭先生快没耐心了。

  李波也摇头,程宗扬让他安心,他的货物,他有办法弄进来弄出去。

对于方可仁的作风,他有了头绪,如何避开方可仁他心中有数。

 

 

  满天星-——安插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程宗扬一直不敢大意,他知道,方可仁的人,不可能安插到他身边,他担忧的是彭先生,他知道彭先生的厉害,为什么彭先生会点出向南针对唐笛,他一直在想,桃子是在方梅身边,了解方梅的心思,听到方梅的话。可是彭先生的人,是怎么知道的。一定安排在了向南身边,那么上次刺杀向南的事,彭先生的人,在场不在场。

  本来程宗扬没想马上动手,他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向南经常去苏州,是为了黑市的生意,程宗扬的想法是在苏州动手,制造一个黑市火拚的场面,把事圆过去,可是为了帮李波营救他的人,不得不提前动手。用的是石头当年安插过去的人。

  石头到没多问,石头也知道向南针对桐园的事,他早讲过,这小子找死,太欠收拾,所以事前事后,没一句话。

 

  满天星-——疑虑

  程宗扬想,彭先生多疑,一定在他身边有人,只是这个人,会安插在什么位置,起到什么作用,他帮李波的事,做得极隐密,没有通过他手下的人。就是向南的事,也给人的感觉,是向南针对他,才动手,和李波无关。他明白,彭先生的话,不只是敲打方可仁,也在敲打他的意思,他的身边一定有人。

  只是草木皆兵,也没什么意思,他考虑过方可仁的方法,保卫的人员,频繁的更换,好也不好,他还是喜欢熟人。

  只是方可仁提醒了他,他想着码头那的办事人员,到是可以频繁的调岗,这样的好处是,谁也不熟悉谁,也许反而到好。

 

  满天星-——动手

  方可仁原来的靠山调回了日本,新换上来的,和彭先生有旧交,彭早年在日本留学,二人是同学。

这位很是看不上方可仁的作风,警告过他几次,方可仁心情郁闷。

  彭先生的心情不错,他的这位同学,作风怀柔些,有些笑面虎的感觉,喜欢粉饰太平,这样的好处是,他也能轻松些。

  彭先生接到同学的宴请,还以为只是聊聊天叙旧,他没想到的是,对方是要除掉方可仁,彭先生一愣,有些不解,对方说,方可仁的声名太差,累及了他们,他们现在希望表现的是和平。

  彭先生犹豫了一下,方可仁毕竟是他的学生,他试探的问,让他自动离职,行不行。

  对方考虑了一下,一周之内,如果他识趣,可以。算是给老同学一个面子。

 

  满天星-——面子

  彭先生在车上想,谁来办这件事,程宗扬不行,他太心软,敲打这种事,他用在别人身上还行,如果用在方可仁身上,他一定会泄密。

  彭先生找来施勇,让施勇以情报的方式,暗示方可仁辞职出国。

  施勇接了这个差事,第三天,找了个机会和方可仁密报,说是破译了一封不知哪方面的电文,有人要行刺方主任,除非方主任离开这个位置,不在国内,这个理由,施勇都感觉有些蹩脚,方可仁不怕刺杀,他身手好,多少回有惊无险,所以不当回事,可是彭先生不让扯出日本人,这是绝密。

  方可仁不以为然,这几年我见多了,还不是好好的,我福大命大,施勇不得不又加了一句,方主任其实出国散散心也好,最近日本人也对我们这面多有挑剔。

 

 

  满天星-——暗示

  施勇想,我暗示了我暗示了,你听不听得明白。

  方可仁摇头,没事,换个头目罢了,回头我送些东西给他,他不是喜欢古董吗。

  施勇叹气,他更喜欢你的脑袋。

  施勇再做最后一次努力,方主任,最近的形势的确对我们不利,有时候退一步海阔天空。

方可仁有些不喜,你什么意思,让我离开这个位子,给谁腾地,施勇电光石火间明白了,日本人是要在这个位置上安放自己的人。

  他马上惶恐的说,主任不要误会,我是一片忠心,看了这些电文,替您担忧,目前的局面,的确不利,我个人的建议,还是离开一段时间比较好。

 

  满天星-——不听

  方可仁不听劝,施勇给彭先生回复,也说了自己的猜想,彭先生也想到了,他想,这个位置换了方可仁,他还是要争一争。

  彭先生看着电话,终于打了过去,可仁呀,我听施勇汇报了,我也建议你以身体不佳的原因,出国治病,避一避风头,安全第一。

  方可仁说,老师放心,我没事,我一走,这个位置就是别人的了,不能走。

  彭先生放下电话,可仁,我对你仁至义尽了,你不走,我也没办法了。

 

  满天星-——调开

  彭先生配合了日本人。

  他先调开了程宗扬,让他去苏州办事,程宗扬有些奇怪,这件事,没必要让他去,让施勇去就可,他有些疑惑,但本能的反应是,不能和彭先生公开顶着干,他带了秘书,没带石头,他对石头说,我感觉哪里不太对,你在桐园吧,保护好这里,明珠那里,放了学马上回来,我没回来之前,别人都不要外出了。

  事实上明珠的确遇险,幸而是石头去接的,后来石头发现,对方是想哄走明珠,幸而明珠问了对方几个问题,比如她的母亲有什么交待,她说,妈妈说了,不是家人的话来接我,会带一句我们约定的话,你说说,我听听。

  对方有些害怕,这时候石头来了,对方看见石头,马上跑了。

  石头和唐笛汇报,唐笛马上说,这几天,不要明珠去上学了,这样,我托托人,给她换一个学校。

 

(责任编辑:人人文学网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08-15 08:08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