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文学网

开创文学新风尚 引领写作新潮流
欢迎光临 - 人人文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篇小说 > 科幻小说 >

秋霜洁

时间:2017-03-04 09:32来源: 作者:月涵 点击:
秋霜洁 吴家最小的也是最美丽的女儿,却并不是父母最宠的孩子。父亲爱的是长女吴雪,母亲对孩子们都一视同仁,父亲还有些感性,喜怒形于色,母亲是却典型的大家族的管家人,冷静稳重大大方方。 吴霜的记忆中,和姐姐母亲住在梧桐院里,四个哥哥和二姨娘住在

秋霜洁

 

  吴家最小的也是最美丽的女儿,却并不是父母最宠的孩子。父亲爱的是长女吴雪,母亲对孩子们都一视同仁,父亲还有些感性,喜怒形于色,母亲是却典型的大家族的管家人,冷静稳重大大方方。

  吴霜的记忆中,和姐姐母亲住在梧桐院里,四个哥哥和二姨娘住在牡丹院里。她从奶妈的口中知道母亲是正室,牡丹院是二房,她是嫡出,哥哥们是庶出。奶妈自豪她是正房大院里的仆人,可是在吴霜看来,牡丹院里比这里热闹多了。父亲是上半月在梧桐院,下半月在牡丹院。二姨娘可以和父亲一起打理生意,哥哥们也可以任意外出玩耍。她没感觉梧桐院比牡丹院高贵在哪里。

  姐姐吴雪比她大六岁,是她仰慕的人之一。姐姐可以穿马靴,可以骑马,可以打枪,可以穿漂亮的长裙,而她,只是追在姐姐身边的小尾巴。跟着姐姐可以去公园,可以爬山,可以做好多好玩的事。但要看姐姐心情好坏,姐姐不像母亲,她更像父亲,有时欢喜有时愤怒。只是她知道,家里人都对姐姐礼让三分,她的奶妈就怕着姐姐的奶妈。姐姐有父亲撑腰,姐姐说什么父亲都是赞成。连二姨娘也独对姐姐客客气气的,比对母亲还让三分。

  姐姐像阳光也像风,温暖也任性。

  吴霜记忆里最深刻的事是十三岁那年,先是喜气洋洋众人筹办姐姐的婚事,连二姨娘也忙前忙后,她听见二姨娘和哥哥说,吴雪嫁进了庄家,以后吴家的人都要看她的脸色。

  唯有姐姐和母亲不参与。

  姐姐忽而欢喜忽而忧伤,在她摔了一个茶壶四个茶杯之后,姐姐终于开始关心她的婚事,她大把大把的和父亲要钱,说是置办可心的嫁妆,父亲自然 是痛快的答应。

  突然有一天,吴老爷集合了吴家所有的人,宣布大小姐昨夜患了疾病送医院不冶而亡故,以后在家里谁也不许提起大小姐,谁提直接走人。

  吴霜不解,问母亲姐姐怎么了,母亲平静的说,你姐姐去另一个世界了,做她想做的事了。

  此后吴老爷不在涉足梧桐院,牡丹院着实风光了,可是二姨娘并没敢寻梧桐院的事非,也许是老爷交待了什么。

  吴霜的日子突然静寂下来,母亲本就话少,父亲又不来梧桐院,几个哥哥和她总是隔了什么。她真的孤单。

  云翔舅舅从国外回来,成了当地最有名望大学的副校长,力劝姐姐把吴霜送到女子学校寄读。他认为吴家的气氛不利于吴霜的成长。

  吴霜也想离家,她天性活泼爱玩爱闹,可现在家里的气氛,母亲沉默,父亲的脸色阴晴不定,牡丹院风风光光,这让她心里憋了口气。

  母亲最终点了头,让吴霜去了寄宿学校。父亲只是送了学费,不再过问。自 吴雪事件之后,父亲的生意受些影响,虽不至于元气大伤,但终是不及从前。庄家没有明着打压,暗地里时时生事。后来还是云翔舅舅托了人,才算缓和了下来。

  吴霜像出笼的小鸟,在学校里海阔天高,有同学往来,都是同龄人,热热闹闹正合了她的脾气。她爱唱歌爱跳舞,很快成了学校剧团的骨干。

  她成了梧桐院里的阳光,她在的时候,就是欢快的,她走了,整个梧桐院都是冷清的。

  每年姐姐生日那天,母亲都要准备一碗寿面,放在哪里。她知道那是给姐姐的。

  云翔舅舅有一次来家看母亲,吴霜听见他们说,姐姐在上海成了亲,对方到是个精明锐利的人。母亲只是轻轻的说,人是她选的,她该称心。

  那天夜里,母亲在梧桐树下一直徘徊,那时是花开时节,微风里花香清恬,和月色一样美好。

  吴霜走到母亲面前,轻轻的伏在母亲怀里,妈妈,我长大了去上海,替你看姐姐。

  大学生活是充实的,最让吴霜欣喜的是她的国文老师李波。

  李波是一个阳光一样的年轻人,自带光芒和活力。他热情博学儒雅从容。

他不像吴霜以前环境里的人,像是天外来客,有着不一样的谈吐和理想。

  毕业的时候,李波找到吴霜,说他要去上海工作,问她要不要同往。昊霜当即点头,她也要去上海看姐姐。

  站在姐姐面前的时候,吴霜恍然如梦,那个神采飞扬的姐姐,沉静了许多,不变的是她看吴霜的眼神,亲切温暖。

  吴霜把李波介绍给姐姐姐夫,按着事先说好的,说李波是她的未婚夫,现在李波是她的上级。他们要住在姐姐家,姐夫陈长风是一个特别的人,李波说这个人可以争取,即使争取不成,也不会伤害他们。陈长风是一个家庭观念特别重的人。

  吴霜和李波都进了学校教书,她喜欢上海,这里有姐姐,还有姐姐一双儿女,尤其是和婉,姐姐的大女儿,像极了姐姐小时候的样子,只是她的性格更像自己。也是活泼明朗型的。

  李波没给吴霜什么具体的工作,只是偶然送个信件取个东西什么的。李波说吴霜太天真,斗争经验不足,她的身份就是最大的贡献。

  后来李波离开学校开了贸易公司,姐夫让姐姐也入了股份,那个公司算是李波和姐姐合办的。吴霜仍然是当她的老师。

  和李波的婚礼很简单,若不是在上海,可能连婚礼都不办了,吴霜已经非常满足了,能嫁给李波,她已经快乐极了。

  她一直喜欢李波,一直热情的追,李波态度一直含糊,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同意了。她感觉是她的真情打动了她。

  那一年是抗战胜利的前一年,李波突然关闭了商行,让吴霜辞了学校的工作,说是要回老家。吴霜是一切行动听指挥,李波说要劝姐姐姐夫一起走。

  这些年来,吴霜一直不过问李波的工作,知道问也问不出来,干脆省心不管。但是她感觉出姐夫陈乘风是帮助过他们的。有时是药品,有时是情报,还有时是一些更危险的工作。

  最后离开的时候,陈长风没有同行,姐姐带了儿子女儿一起走,走的挺匆忙,说是赶母亲的六十大寿。

  船开的时候,吴霜想,妈妈,我把姐姐带回来了。

 

 

 

 

 

(责任编辑:王文轩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各位朋友,下面的相关文章可能对您很有帮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月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10-09 13:10 最后登录:2018-10-09 08:10
ad